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八章 卧看残月上窗纱
    好吧,我终于从无穷无尽的跑题中,拐回了正题。

    我弟。

    欧阳立。

    是个不省心的货。

    待两节物理课结束,我从对九阴真经的困惑中清醒过来,已经是中午了。

    平时中午,我会在学校胡乱吃点饭,在校园闲逛一下,就可以避免走那条七拐八拐的回家路了。

    但是,今天中午,我必须赶回家去。

    一是,我可以把修罗场的事情,跟欧阳立显摆一下。

    二是,欧阳立应该在等着我。

    能跟别人显摆,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显摆的事情不同。

    有些人是炫富,挂个金链子,拿个名牌包,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把自己卖给了有钱的干爹,炫个卖身钱。

    有些人是炫身份。耍个官威,凶神恶煞地挑剔,生怕别人觉得自己这个官,没什么鸟用。

    有些人,是炫无中生有。比如我,没钱没身份,但依旧经常把欧阳立炫得一愣一愣的。

    “你姐,老牛了。可以一口吃三个饺子。”

    “你姐,我,可以横渡游泳池,你信不信?”

    “你姐,是大罗金仙下凡,最拿手的,就是点石成金。”

    “你姐,今天上了修罗场,两招之内就废了赵冰。”

    “……”

    酷。

    想想我就激动。

    好像别人羡慕的眼神,是一支兴奋剂一般。

    让自己产生一种错觉,哇唔,自己好成功啊!

    所以,我兴冲冲地,跑回了家。

    走过小巷子,转右,过了街,转左,下了坡,转右,过了街,进菜市场,转左,再转右,到了。

    上了楼梯,打开大门,我拿出钥匙,准备开锁。

    我突然发现,我家的门,没有锁。

    轻轻一推,门开了。

    房门没有锁这个事情,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无非两种情况。

    第一,欧阳立回来了。

    第二,贼来了。

    打开大门,首先就是我住的客厅。

    客厅黑洞洞的,没有开灯。

    静悄悄的,沉寂无声。

    “欧阳立!”我有点害怕,于是扯着嗓子大喊一声来壮胆。

    欧阳立没有回答。

    那就是进贼了?

    我觉得贼,哪怕是毛贼,也应该有个不是太笨的头脑。

    要不然费力把锁撬开了,进去一看,没什么可偷的,你说,情何以堪呢?

    我一边为这个笨贼担心,一边开始检查,我家,被盗的情况。

    放眼望去,床,还在,雪球,还在。

    好的,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看来这个笨贼,果然是失望地离去的。

    上一次进了贼,贼也只是偷走了我家的针线盒。

    一个喜欢针线的贼。

    莫不是东方不败吗?

    贼什么都不偷,我也有点莫名地伤感。

    受到了贼的蔑视。

    算了。

    我停止了对贼的操心,开始了对自己的操心。

    客厅里,整整齐齐,没有翻箱倒柜的痕迹。

    雪球,瞪着大眼睛,安安静静地望着我。

    看来是个有礼貌的贼。

    只希望,下次贼走的时候,帮忙锁上门,那就更完美了。

    我走进欧阳立的房间,想看看欧阳立的宝贝们有没有少。

    粗略看去,什么都没少。

    反而,多了点什么。

    一个人。

    一个人躺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心里突突突的。

    本来,遇到这种情况,我应该扭头就跑,再配合两声尖叫。

    就像我看到小强一样。

    但是,我好歹也是从修罗场回来的人,胆量似乎大了不少。

    我向前走了两步,仔细打量起这个人。

    这个人,我竟然认识。

    欧阳立!

    我去!

    我赶紧跑上去,慌手慌脚地将欧阳立扯起来。

    欧阳立仿佛睡着了一般。

    他的脸色很白,比齐弦更像个吸血鬼。

    偶买噶!

    这种时刻,我居然还能想起齐弦?

    真是够了。

    我使劲晃荡着欧阳立,甚至不惜一个巴掌糊过去。

    欧阳立,果然幽幽醒转。

    他的意识有点模糊,看了看我,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今天想吃啥?”

    我勃然大怒:“吃吃吃……我像个一天到晚只想着吃的人吗?”

    “不像吗?”欧阳立被我搀扶着,坐到沙发上。他的话,有些虚弱。

    “欧阳立!不要以为,你病了,我就不会揍你!”我发出威胁。

    欧阳立却毫不畏惧:“揍我?你还是留着力气去揍赵冰吧。”

    嗯?

    我好生吃惊:“你,你怎么知道?”

    欧阳立翻了个白眼:“一个女生,去修罗场约架。你搞出这么大动静,我想不知道都难。”

    我讪笑道:“这个……主要是现在资讯发达,喜欢八卦的人太多。”

    欧阳立撇了撇嘴:“那你到底点石成金了没啊?”

    我眼睛瞪得溜圆:“当然。你姐,老牛了。在修罗场上,不到两招,就废了赵冰……”

    欧阳立苦笑了一下:“我姐威武,一统江湖!”

    我结束了洋洋自得,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欧阳立,你为啥倒了?”

    欧阳立不以为然地道:“早上忘了吃早餐,饿晕了。”

    “切。”我眼睛一瞪:“你姐是那么好忽悠的吗?”

    我望了望欧阳立苍白如吸血鬼的脸,蓦然有点担心:“欧阳立,你不会是贫血了吧?”

    欧阳立点点头:“你快去给我找点新鲜的人血。本公子好久没有吸人血了。”

    我一巴掌糊过去:“你不要贫。最近你去复查过吗?”

    我大概,果然是大罗金仙或者九天玄女转世,因此天生神力,天赋异禀。

    我这一掌,竟将欧阳立打出了内伤。

    他竟然流鼻血了。

    我去!

    他这是要碰瓷不成?

    我慌手慌脚地捏住欧阳立的鼻子,大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打的……吧?”

    欧阳立的脸被憋得通红。他一把推开我的手,嘟囔道:“你憋死我,是为了杀人灭口吗?”

    我赶紧拿纸,递毛巾,不亦乐乎。

    欧阳立的鼻血,竟然源远流长,延绵不绝。

    看着欧阳立苍白的脸和热血沸腾的惨状,我愁眉苦脸:“欧阳立,走吧,我们去医院。”

    唉。

    我不过是轻轻拍了拍欧阳立。

    这厮真是个不经揍的。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真是个悲哀的言论。

    怎样的悔不当初,让人萌生了种种想要预知未来或者穿越到过去的疯狂想法。

    如果能早早地知道结果,那么,一切都将是完美的。

    那么多穿越的狂想,大行其道,估计都是因为在现实的人生中,饱受了追悔莫及。

    如果我早早地知道,欧阳立是个瓷器,我才不去碰呢!

    反正,现在这厮,是赖上我了。

    被赖上,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惆怅。

    我嘟着嘴,抱着手,气呼呼地坐在急诊的候诊长凳上。

    欧阳立斜着眼睛看着我:“你不请假?”

    我没好气地说:“反正我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我有没有去上课,不会有人注意到。”

    欧阳立撇了撇嘴,表示不相信:“你刚从修罗场杀回来。如今可是风云人物。”

    我有点泄气:“我们班宋平,成绩年级第一,风云人物。隔壁十班武语,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风云人物。我们学校校花朱晴,倾城倾国,闭月羞花,风云人物。你姐,打架斗殴,风云人物。”

    欧阳立正捂着鼻子,却忍不住发出夸张的笑声,差点把塞鼻子的棉球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