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六章 作得琵琶声入云
    我去!

    一个小小的菜鸟,竟惊动这些个江湖中的大佬来此。

    我颇有些受宠若惊,又开始忍不住地偷瞄起齐弦来。

    他平时总冷着的一张脸,今日竟有一丝笑容。

    但他这丝笑容,仿佛是冲着林寒去的。

    齐弦走到林寒跟前。

    这两人,身量差不多高,就像两座山峰,横亘在草原上。

    林寒冷冷地盯着齐弦,连打个招呼的意图都没有。

    齐弦也不生气,反而无话找话,强行尬聊:“今天这里这么热闹,怎么能少了我?”

    林寒似乎对齐弦并无好感,只抱着手,靠在墙壁上,默不作声。

    齐弦倒是拼命地想与林寒套近乎:“林寒,你不是从来不进修罗场吗?怎么听说,你刚才,要上台了?”

    林寒白了齐弦一眼:“你倒是消息灵通。”

    齐弦微微一笑:“林寒,赵冰这样的小角色,怎么配跟你上修罗场?你若是今天有兴致,我们俩比划比划可好?”

    林寒皱了皱眉头:“你?我没有兴趣。”

    齐弦脸色一白,有些生气。但他明显按耐住怒意,假笑着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在晋诚,谁才是第一?”

    “不想知道。”林寒面无表情。

    “你!”齐弦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有点像俊美的吸血鬼。

    看到这两个人快打起来了,站在台上发呆的我,有点无所事事,磨皮擦痒。

    于是我高声道:“喂!你们两个!麻烦出去打。不要影响我。”

    林寒和齐弦,终于想起我来了。

    齐弦的神色一松,嘴角一勾,饶有深意地望了林寒一眼,说道:“我倒是忘了。今天我是来做裁判的。”

    林寒皱了皱眉头,低声道:“齐弦,你不要耍花样。”

    齐弦突然哈哈大笑,悠闲地走到毕恭毕敬的四只纸老虎身边,大大咧咧地坐下来。

    林寒朝我望了望,也坐了下来。

    而滑了脚的赵冰,尴尬地向着齐弦使眼色。

    齐弦眉头一皱,挥挥手,一脸厌恶:“快点上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好吧。

    齐弦果然是个护短的。

    亏我还偷瞄他。

    人的好感真的很脆弱。

    可以因为某一个无厘头的点,就轰然崩溃。

    俊美如吸血鬼的齐弦,就这样,在我心里,糊了一脸狗血。

    只见赵冰重新爬上平台,明显有些气短。

    他对着我,也叫嚣不起来了。

    他盯着我,明显有些戒备。

    只听裁判,糊了一脸狗血的齐弦,幽幽开始宣布规则:“修罗场,前后各二十米。掉下平台,输。”

    廖廖几句规则,说了跟没说一样。

    我翻了个白眼。

    只听齐弦又拖拖拉拉地道:“开始。”

    这么个猝不及防的开始,让我在原地愣了一下。

    一旁的赵冰,仿佛急于想要挽回面子,挥舞双拳,向我砸过来。

    我故技重施,撒腿就跑。

    赵冰看我逃跑,拔腿就追。

    结果,我们一个跑,一个追。

    活像疯狗撵人。

    平台二十来米,转眼我就跑到了边缘。平台边缘隔着一条一米来宽的过道,前面就是一块黑板。

    我前有悬崖,后有疯狗,进退两难。

    修罗场内,众人毫无惊讶表情。看到我陷入这种境地,仿佛是他们意料之中的。

    窗户外,吃瓜群众纷纷点头。开局不到一分钟,我完美落地,才是合情合理,结局引人舒适。

    百忙之中,我还抽空观察了一下这众生相,并将世态炎凉,感慨了一番。

    转眼就到平台边缘。

    我一脚踏空,马上就要落地。

    但我在空中,突然转了个身。

    我转过身,面对后面紧追不舍的赵冰,并对他笑了笑。

    赵冰一愣,被我的诡异笑容吓了一跳。

    我的右腿已经踏空。但我将右腿一个高抬,凌空一个劈叉。右腿正好抵在黑板上。

    于是乎,我便如一架浮桥,横跨在高台和黑板之间了。

    这边厢,赵冰还在发呆。

    说是迟,那是快,我伸手将赵冰一拉。

    吧唧一声,赵冰重心不稳,又向前栽倒,趴在了一米来宽的过道里。

    开局不到一分钟,完美落地。

    修罗场内,鸦雀无声。

    窗户之外,鸦雀无声。

    身如浮桥的我,鸦雀无声。

    我右脚一蹬,回到平台上,拍了拍我那颜色不可描述的校服,对着台下的陆敏和宋平,灿然一笑。

    .

    .

    陆敏,第一个发出欢呼:“欧阳君赢啦!”

    宋平是第二个:“赢啦,赢啦!”

    过了良久,窗外传来稀稀拉拉几个惊呼声:“居然被她赢了?”

    四只纸老虎,面面相觑。

    齐弦,苍白而俊美的脸,露出复杂的表情,就像个制作失败的石雕。

    林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两只手,本来插在裤兜里,此时被拿了出来。他搓着手,犹豫了半天,竟然鼓起掌来。

    林寒鼓掌,代表他认可修罗场的结果。

    在林寒的带动下,场内场外,响起了几声惨淡的掌声,算是附和。

    掌声中,混杂着赵冰的叫嚣。

    他已经从过道里爬了出来,跳着脚地大叫:“不算数!不算数!是我脚滑了!”

    陆敏冲到赵冰面前,一脸鄙夷:“赵冰!你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脸?”

    赵冰还想叫骂,突然被一人按住了肩膀。

    只见齐弦走过来,将赵冰肩膀一搭,面色如冰,低声道:“你要不要脸?”

    赵冰不敢造次,只能垂着头,乖乖地跟着齐弦,就要走出修罗场。

    齐弦经过林寒,停了停,给了他一个饶有深意的眼神。

    至于是什么深意,我也弄不明白。

    这些男生,真是有意思。

    大概是头脑简单,导致语言简单。

    什么都可以用一个眼神来解决。

    威胁时,是一个眼神。

    挑衅时,是一个眼神。

    互相看不对眼,是一个眼神。

    眼神,是男生这种生物的另一种交流方式。

    也不知道,他们互相之间,能不能正确理解,对方的意思。

    还是说,他们其实长期活在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之中。

    算了。

    看到这些人,不亦乐乎地善后,我觉得他们又将我忘掉了。

    于是乎,我大喝一声。

    我还站在高台上。

    胜者为王。

    我的形象,想必无比高大威猛。

    我大喝的内容是:站住!

    嗓音之大,堪比失传已久的狮吼功。

    在场之人,无不惊悚。

    几个不亦乐乎的人,又一次成功地想起我来。

    我潇洒地跳下高台,几步走到赵冰面前,伸出手道:“还钱!”

    赵冰灰头土脸的脸上,再一次露出萎靡的神色。他拿眼睛斜斜地瞟了瞟齐弦。

    见齐弦不动声色,赵冰又对着袁斌使了个颜色。

    袁斌颠颠跑过来,拿出个手机,脸上的笑容如同一朵太阳花。他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欧阳君,你的二维码呢?”

    我得意洋洋地取出我的二维码。

    从来都是赵冰举着个二维码,嚣张跋扈。

    如今,居然我也能举着个二维码,嚣张跋扈。

    果然举着二维码的感觉,神清气爽啊。

    我没有得意多久,就感到了两道不友好的眼神向我射来。

    只听赵冰这货,还企图耍个狠:“欧阳君,今天是我大意了,我们走着瞧!”

    切!

    说几句狠话谁不会。

    狠话说得越嚣张,往往是越心虚。

    我正要毫不留情反击赵冰,只听旁边林寒的声音传来,言简意赅:“滚。”

    赵冰听到林寒开腔,便麻溜地收拾细软,一溜烟跑了。

    我隐约地觉得,这个林寒,说他是恶犬,实在太贴切了。

    而且,他的犬种,应该是牧羊犬。

    因为,他是个牧羊犬综合征。

    他对自己手下的羊群,有天然的护犊子的想法。

    由于我不小心同他一个班,就被他看成了他的羊群中的一只羊了。

    不管怎样,这个林寒,有维护我的作为,还是被我体会到了。

    于是,我转过头,对着恶犬,露出个外交的笑容。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走过去,跟牧羊犬握手示意。

    牧羊犬突然向我走过来。

    他停在我面前,从上而下地俯视着我。

    我便仰起头,仰视着他。

    我突然觉得,多看看牧羊犬,是颇有益健康的。

    仰头动作,可以缓解颈椎病。

    而牧羊犬,也不嫌费脖子,盯着我许久。

    我有些不耐烦,揉了揉脖子,就打算开溜。

    只听林寒,幽幽道:“你究竟是谁?”

    有毛病。

    我还能是谁?

    于是我困惑地眨眨眼睛,有礼貌地道:“I am Ouyang Jun. And you?”

    林寒做了一个龇牙的动作。

    我知道恶犬龇牙,一般表示威胁。

    于是乎,我也不打算,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我再一次打算开溜。

    这个林寒,把握节奏真是,欠扁。

    就在我一个起跑动作的时候,他又幽幽道:“你不要糊弄我。赵冰,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偶的苍天啊,偶的大地啊。

    恶犬,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我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娇娥,被你脑补成大隐隐于市的高人不成?

    我无可奈何地瞪了林寒一眼,启发他道:“这叫智取。智取,知道不?”

    我想了想,觉得林寒说得也有些道理。于是我指着自己的脑袋道:“论智谋,赵冰确实不是我的对手。”

    林寒的嘴角微微一勾。他凑到我耳旁,低声道:“你有脑子吗?”

    我去!

    亏我还对恶犬产生了一点点好感。

    亏我还把他的称谓从恶犬上升到了牧羊犬。

    他这么快就原形毕露!

    有些人,当真是恃宠而骄。

    当然,我也没有宠他。

    有些人,真是万万不能给好脸色的!

    我正要跳起来破口大骂,恶犬突然一转身,翩然走出修罗场。

    那些恶毒的诅咒,就活生生地憋在我的胸口,郁结难耐。

    我面目一阵扭曲,咬牙切齿好一阵,才被陆敏和宋平拉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