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五章 醉卧沙场君莫笑
    所谓塔楼,其实是个孤立的四层小楼。

    所谓修罗场,其实是塔楼顶层的一个小礼堂。

    这个小礼堂,三面都是窗户,亮堂堂的。

    阳光,明晃晃地照进来,显得异常明媚。

    这么个明媚温暖的地方,竟有这么个阴森森的名字。

    修罗场不大,只能容纳一百来人。但其中铺满了桌子。人,只能塞在走廊里。

    桌子,密密麻麻地铺开,形成一大片平整的高台。

    人,密密麻麻地趴在走廊的窗户上。一个叠一个,脑袋挤脑袋,比看马戏团的狒狒还要投入。

    赵冰,施施然地走进修罗场。他跳上桌子铺成的高台,龅着牙,抖着腿,望着我。

    就在赵冰跳上高台的一瞬间,窗外看热闹的人群,突然爆发出尖利的欢呼声。

    仿佛赵冰是一个救苦救难的英雄,或者,是个就要挠首弄姿,娘里娘气的爱豆。

    赵冰显然,很习惯这样的场景。

    他穿着一身阿某某斯的运动服。这套运动服,五彩斑斓,活像只孔雀。

    而我穿着似蓝非绿,颜色难以描述的校服。我的胸前,有昨晚留下的白菜汤水渍。我的左膝,有前几天体育课长跑摔了一跤留下的破洞。

    赵冰,昂首挺胸,岿然而立,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

    而我被陆敏搀扶着,战战兢兢地走进修罗场。我缩着脖子,弓着背,有点像被压上刑场的犯人。

    也许我这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动了赵冰的隐恻之心。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我,突然温言道:“欧阳君,我与你上这修罗场,确实有恃强凌弱之嫌。只要你现在向我讨个饶,我就放你离开。”

    我大概上辈子,是个炮仗。

    所以今生,落了个一点就燃的脾气。

    我一听就火了。

    我将陆敏的手一甩,挺直了腰杆,毫不留情地道:“赵冰,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是来打架的。你却在这里动嘴皮子,是因为你就是个外强中干,绣花枕头吗?”

    赵冰气得脸色一变,大怒道:“欧阳君!本来好男不与女斗。结果你太不识抬举。我今天就要你满地找牙!”

    “抬举?”我冷哼一声:“你抬举我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赵冰一滞,好像有点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了。

    他只好哇哇大叫起来:“欧阳君!你到底是来吵架的,还是来打架的?”

    我的心一沉。

    被他看出来了。

    赵冰有阴阳怪气地道:“欧阳君,你不敢上来,就服个软,哥哥便饶了你。”

    赵冰话音一落,窗外看热闹的众人,立即发出哄笑声,倒彩声,口哨声……五花八门。

    好个赵冰!

    竟用激将法!

    我这个炮仗的弱点,是怎么被他看出来的?

    果然,我将脸一抹,向前一步,就要登上平台。

    哪知,竟杀出个程咬金。

    一个人冲出来,竟将我一把拉住。

    我定睛一看,竟是恶犬林寒!

    他怎么来了?

    莫非他也是来做个吃瓜群众?

    八卦之心,果然人皆有之。

    连这种,有自闭症的人,都来看热闹了。

    林寒,拽着我的胳膊,冷冷地盯着我。

    我莫名其妙。

    他既然来看热闹,就安静坐下来,看着便是。

    他拉着我是几个意思?

    于是我也冷冷盯着他。

    林寒俯视着我,言简意赅:“你有病啊?”

    我气得气血逆流,恶狠狠地道:“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

    林寒不为所动,一张臭脸就像涂了层福尔马林一般,僵硬,冷漠。他继续道:“修罗场,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

    这句话,好生耳熟。

    在男权世界,但凡要贯彻,男尊女卑的不平等准则的时候,这句话就会出现。

    就像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

    就像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除了礼义廉耻之外,女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行为准则,紧紧的勒在脖子上。

    该什么,不该什么。

    没有写在法律条文里,没有写在课本里,而是被人口口相传。

    奇怪的是,这口口相传的,除了男人,还有女人。

    就像战争年代,除了侵略者会奴役国民,汉奸们,也会不遗余力地欺压自己人。

    从小到大,我听了太多,该,或者不该。

    “女生,不该读书,找个有钱人嫁了,就行了。”

    确实,找个有钱人,做个废物。过几年,再被有钱人和小三赶出来,做个年老色衰的废物。完美!

    “女人,就应该相夫教子,孝敬公婆,任劳任怨。”

    确实,女人就应该作践自己,全面发展。保姆,厨子,司机,保安……应该能够在多重身份中,来回转换,还要完全免费,完美!

    “女人,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忤逆男人,要等男人吃完了饭,才能上桌。”

    当我和爸爸回老家,老家的老人们,便如是对我说。但是我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我饿了。

    于是我便和爸爸,一起上桌吃了饭。

    虽然老家的男人女人,都对我瞪眼睛。但爸爸是对我微笑的。

    好吧。

    我又扯远了。

    我听了太多的该,和不该。

    因此,我对该或者不该,已经免疫了。

    我转过头,对着这个又对我说该和不该的恶犬,翻了个白眼:“关你何事?”

    恶犬一愣,竟然还不放弃:“女生来这种地方,丢人现眼的,成何体统?”

    体统?

    呵呵。

    没想到,这个恶犬,长得阳光明朗的,竟是个老顽固!

    于是我还是冷冷地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林寒面目扭曲,咬牙切齿。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在强行,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语气一软:“欧阳君,你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要来修罗场?”

    我还是盯着林寒,以不变,应万变:“关,你,何,事?”

    林寒彻底被激怒了。他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几乎要薅下一层皮来。

    他放弃了与我周旋,转而向着台上的赵冰道:“赵冰,你欺负一个女生,你觉得好意思吗?她有什么事情,我来帮她打!”

    赵冰果然,对林寒颇为忌惮。

    他几乎要当众,对着林寒摇起尾巴来。

    赵冰陪着笑脸,甜腻腻地道:“林老大,您看,我也不知道,这欧阳君,是您的人。如果我知道,我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您看,我哪里,敢跟您动手啊?我这就认输……”

    说着,这赵冰竟然就要跳下高台。

    我涨红了脸,将林寒的手狠狠甩开,大喝一声:“放屁!”

    我的嗓门之大,将正要跳下高台的赵冰吓了一跳。

    我红着脸,气急败坏:“谁,谁说,我,我,我是恶犬的人?呸!”

    林寒也被我的大嗓门震住了,呆在原地不出声。

    我滋溜一声,爬上高台,对着赵冰道:“我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任何人帮我打架。”

    赵冰有些尴尬,看看我,又看看林寒,仿佛拿捏不住,这个分寸。

    我冷笑一声:“赵冰,上了这修罗场,要么你把我打下去。要么你就服个软,讨个饶,叫声姐姐,再把钱还给我。”

    赵冰勃然大怒,大叫一声:“欧阳君!你休要嚣张!我要你满地找牙!”

    说完,赵冰脚一跺,一拳向我挥来。

    我见赵冰的少林伏虎拳袭来,向后一退,再一个侧身闪开。

    赵冰的少林伏虎拳,虽然师从六块钱某宝武功秘籍,但力道极大,虎虎生风。

    优点是,一旦击中目标,目标轻则满地打滚,重则满地找牙。

    缺点是,一旦没有击中目标,赵冰自己就会重心不稳。

    果然,赵冰万万没有料到,我竟会闪过这一拳。他用力过猛,吧唧一声,向前栽倒,直接掉下高台。

    修罗场规矩,只要掉下高台,输。

    赵冰,晋诚武术爱好者社团的第三把交椅,少林伏虎拳的山寨版继承人,就这样,上台不到一秒钟,就华丽丽地倒下了。

    修罗场内,林寒,陆敏,宋平,四只纸老虎,鸦雀无声。

    窗户外,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鸦雀无声。

    我站在桌子平台上,鸦雀无声。

    趴在地上的赵冰,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大叫道:“不算数,不算数!我刚才脚滑了!我还没准备好!”

    陆敏也大叫道:“怎么不算数?愿赌服输,你怎么能耍赖呢?”

    眼镜虎唤作袁斌,他推了推金丝眼镜,气质儒雅地道:“当然不算数,刚才只是热身。裁判还没有说开始。”

    宋平不满地回怼:“裁判是谁?”

    “我。”只听幽幽的男声,从礼堂门口传来。

    我好生好奇,抬头一看,竟是齐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