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三章 请君问取南楼月
    热血和多巴胺,终将散去。

    激情的代价,就是一地稀碎的懊悔。

    我托着头,长吁短叹。

    我的对面,是同样托着头的陆敏,和同样长吁短叹的班长宋平。

    宋平苦着脸,冒出一句:“要不你转学吧?”

    我去!

    这个怂包!

    “这么点小事就转学?”我一脸鄙夷。

    “小事?”宋平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你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不就是赵冰吗?外强中干,绣花枕头。”我依旧嘴硬。

    宋平翻了个白眼:“小姐。赵冰,是晋诚武术爱好者社团的。”

    “我知道啊。”我也翻了个白眼:“我还知道他的成名招式是少林伏虎拳呢。”

    宋平一呆,支吾道:“赵,赵冰,是社团的秘书,坐第三把交椅的人物。你可不要小看他。”

    我掐指一算:“第三把交椅?那就是相当于吴用呗?但我看那个小龅牙,不太聪明的样子。”

    宋平嗔怪道:“你知道社团的第三把交椅是怎么坐上去的吗?这说明,赵冰在社团之中,只输给过两个人。”

    “哦?”我顿时产生了,猜谜的兴趣:“那两个人,不会是齐弦和林寒吧?”

    宋平对我的饶有兴致,有些不解。但他摇摇头:“一个是齐弦,另一个却不是林寒。”

    我有些吃惊:“不是林寒?那小龅牙,怎么对林寒毕恭毕敬的?”

    宋平方方正正的脸,露出认认真真的表情。仿佛跟我说话,是一件顶重要的事情。他答道:“林寒不是他们那个社团的人。”

    哦!

    原来如此。

    真相大白。

    林寒原来不是个耗子屎。

    说不清楚,我是个什么心情。

    我竟然莫名有点高兴。

    真见鬼!

    恶犬是不是耗子屎,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看到一个没有误入歧途的青年,为他高兴罢了。

    好吧,我又走神了。

    只听到陆敏长叹一声:“你们在这里讨论赵冰坐第几把交椅,会不会少林伏虎拳,有什么意义?不管赵冰排名怎样,欧阳君,都不可能打赢。”

    我有点不服气:“怎么我就不能打赢?”

    陆敏也学会瞪眼睛了:“你会打架吗?”

    呵呵。

    说我不会打架?

    那真是小看我了。

    不能因为我是个女生,就断定我不会打架吧。

    于是,我义正言辞地道:“我揍过我弟。”

    陆敏露出绝望的表情:“欧阳君,不如,你去跟赵冰道个歉吧。”

    “道歉?”我仿佛被踩到了尾巴,大叫一声:“万万不可!”

    “万万不可?”陆敏和宋平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脑子进水了吧?”我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两人:“小瘪三抢了我的钱,还要让我去道歉?这是什么鬼?还有天理吗?还有公平吗?”

    宋平见我发火,有点惊慌,结巴道:“在晋诚,是,是凭实力说话。天,天理不好使。”

    我去!

    天理昭昭!

    天理昭昭!

    既然还有地方,天理不好使?

    我更上火了:“天理无处不在!没有任何人,可以践踏公平道义。你们这是奴性!被人欺负久了,便以为被欺负是天经地义的。见到的不公平久了,就分不清楚什么是公平,什么是不公平了!”

    宋平张着个大嘴望着我,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欧阳君,下次辩论赛,你去参加吧。”

    我翻了个白眼,继续慷慨陈词:“这些恶人,就是被不作为的好人,培养出来的。那些耀武扬威的人,就是你们的逆来顺受,惯出来的!”

    宋平的大嘴,还没有闭上。他又没头没脑地补充道:“我觉得你可以做语文课代表。”

    我对宋平的没头没脑很不满,严厉地批评道:“呆子。”

    呆子被我的批评,弄得有些尴尬。他黝黑的脸红了红,低头不语。

    陆敏倒是不呆,一语道破了重点:“现在说什么公平啊,天理啊什么的,与明天的打架有什么关系?”

    我一愣,额,又扯远了。

    我坐下来托着下巴,又陷入懊悔之中。

    冲动是魔鬼。

    这句话,是多少男人胡作非为后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没想到,如今,我也用上了。

    陆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唠叨开了:“你说你一个女生,哪有去修罗场的啊?你说你去干嘛呀?你口才好,明天也不能在修罗场上把赵冰给骂死了呀。”

    我灵机一动:“怎么就不能骂死呢?当年诸葛亮不是也把王朗给骂死了吗?”

    陆敏气得脸发绿:“我说,欧阳君,你就去道个歉有什么大不了的?君子能屈能伸……”

    我嘟囔道:“不能屈,不能屈。我若是认怂,那今后就要在晋诚流芳百世了。”

    陆敏的圆脸,扭曲变形:“那你明天,在修罗场上出丑,就更流芳百世了!”

    说得也有道理。

    现在我倒是进退两难了。

    骑虎难下了。

    冲动啊,可把我害苦了。

    低头不语的宋平,又开始没头没脑了:“欧阳君,流芳百世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在乎这些虚名吗?”

    我有些戒备,感觉宋平要套路我了。

    果然,他接着说:“看你也不像个俗人。怎么会在乎这些俗名?不是说要你助纣为虐。但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退一步,风平浪静。”

    我抱着手,想看看宋平的套路,究竟有多深。

    只听他继续道:“欧阳君,你的钱,我来帮你还就是了。”

    我去。

    这个套路,竟把我感动了。

    这个扭捏的班长。

    这个婆婆妈妈的宋平。

    这个唠唠叨叨,像蚊子一样在我耳边飞来飞去的小黑。

    竟然把我感动了。

    但是感动这个事情,是不能轻易流露出来的。

    这样会显得我欧阳君,太娘娘腔了。

    虽然,我的确是个女生。

    而且是个长发飘扬的女生。

    但是我的内心,颇江湖气。

    娘娘腔,是不能容忍的。

    于是,我恶狠狠地瞪了宋平一眼:“谁要你的钱?你想包养我啊?”

    宋平的黑脸,再一次红得像个柿子,鲜艳欲滴。

    我义正言辞,大义凛然:“这个钱,是赵冰拿走的。我,一定要让他亲手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