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二章 簪花起舞当自强
    好吧。

    我又扯远了。

    还是继续说这个赵冰。

    赵冰,是病友会的一个小头目。

    头目虽小,官威却大。

    他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害怕江湖太平静的人。

    没有事情,就要搞事情。

    没有麻烦,就要制造麻烦。

    没有困难,就要创造困难。

    这种喜欢搞搞震的人,往往是在努力地,刷存在感。

    需要刷存在感的人,往往是极度没有存在感的人。

    没有人关注,却又极度渴望别人关注。

    得不到别人的爱,得到别人的厌烦也是可以的。

    就像熊孩子,通过恶作剧,来吸引大人的注意。

    因此,这个赵冰,一天到晚,花样百出地,来恶心大家。

    名目繁多的项目,被他想出来,搜刮油水。

    早晨,他站在学校门口。迟到的,罚款。

    晚上,他在教室门口转悠,美其名曰,夜查。晚自习缺席的,走神的,罚款。

    他成功地将6S管理法,应用到学校里。他装模作样,在校园四处游荡。但凡有脏乱,罚款。

    他的敬业,堪比教务处主任。

    他让学生们在学校读书,读出了坐牢的感觉。

    在赵冰的监督下,同学们上学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他为学校,创造了一种奋发向上的假象。

    因此,学校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赵冰,也将青春和汗水,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了这条勤劳致富之路。

    但奇怪的是,这个赵冰,雁过拔毛,兽走留皮的时候,却对我,颇为忌惮。

    至今为止,我没有扫过一次,他每天挂在胸口的二维码。

    每次进出校园,我都假装没有看见他。

    而他,也假装没有看见我。

    我想,我被他当成了空气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恶犬。

    恶犬曾经嘱咐赵冰,不要为难我。

    赵冰竟然,如此听话。

    真的不再为难我。

    我不被赵冰为难,倒是让我成了另类。

    我在一堆扫二维码的同学中间,大摇大摆地进出校园。同学们总是在我背后指指点点,以为我是这个赵冰的谁谁谁。

    呜呼哀哉!

    我是赵冰的谁谁谁?

    我的眼光能这么差?

    我的口味能这么重?

    虽然别人对我泼脏水,我是无所谓的。爱泼不泼。你泼你的水,我走我的路。我又不少一斤肉。

    但是,这个脏水,品味也太低了些。

    我颇有些气闷。

    这个恶犬,毁我清白!

    你记着!

    你等着!

    此仇不报,非欧阳君!

    我一边气闷,一边也对这个恶犬林寒,很是好奇。

    赵冰之流,如此忌惮林寒,说明林寒也是个大人物。

    但这个大人物,究竟大到何种程度,不得而知。

    因为,这个大人物,仿佛颇为低调。

    他似乎,比我,更加有社交恐惧症。

    他总是独来独往。

    他从来不与病友群里的任何人,产生交集。

    所以,林寒在这个打架偏执状态病友群中,是个怎么大的头目,实在是个谜。

    甚至,他是不是病友群中的一颗耗子屎,都是个谜。

    但是,我倾向于,恶犬林寒,确实是颗大耗子屎。

    首先,他那副吊儿郎当,横眉冷对的表情,就是耗子屎的标配。

    其次,赵冰等人,都是欺软怕恶的货。他们对林寒谜之恭敬,只能说明,林寒是比他们更加恶的存在。

    所以,虽然林寒,不经意的一句话,为我省了不少钱。但是,我断不是个,为了五斗米就折腰的人。这点小恩小惠,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第一印象,是极为重要的。

    而且,也是极其固执的。

    很难改变。

    林寒,妥妥的恶犬。

    鉴定完毕。

    额。

    好吧。

    我又扯远了。

    再说回赵冰。

    我与他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也不能这么说。

    我至少是他的绯闻谁谁谁吧。

    他居然,敢在我头上动土!

    他居然,敢抢我的钱!

    岂有此理!

    天理难容!

    大逆不道!

    气死我了!

    我听完陆敏的话,一下子血压飙升。

    热血,一下子冲上了我本来就不太冷静的头脑。

    什么涵养,什么礼仪,什么淑女,什么风度,统统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噌地站起来,大喝一声:“混账!”

    我的嗓门极大,将教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将陆敏一拉,大声道:“走!我们去找赵冰!”

    陆敏好生惊讶,结巴道:“我们找他干什么?”

    我瞪了陆敏一眼:“当然是还钱!”

    .

    .

    此时,正是清晨。

    晨光,温柔地笼罩着一切。

    不论是光明,还是黑暗,在晨光中,都金灿灿的。

    任何棱角,任何不平,在晨光中,都变得圆润而平滑。

    所有消沉,还有沮丧,在晨光中,都莫名地欢愉起来。

    晨光,有神奇的魔力。

    它给所有人,一个机会,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所以,清晨,真是个治愈疗伤的高手。

    可惜,今天这个风和日丽的清晨,我却要去做些煞风景的事情。

    我端着一腔怒火,拉着拼命挣扎的陆敏,向着大门走去。

    这个陆敏,好个软脚蟹。

    好个没骨气。

    我去为她出头,倒像是要害她一般。

    她用脚死死地抵着地,做出与我拔河的姿态。

    她一边拔,还一边苦口婆心:“欧阳君,不要冲动!冷静!冷静!”

    这个怎么会是冲动呢?

    怎么会是我不冷静呢?

    好吧。

    我承认我不冷静。

    但是即使我冷静下来,我也一样会去煞风景的。

    所以,我坚定地对着陆敏道:“陆敏,你放心,你要相信我。”

    陆敏挣扎得更厉害了。

    仿佛我的可信度,让她崩溃了。

    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我就那么不值得信赖吗?

    我站定,温言安抚道:“陆敏,你担心什么呢?”

    陆敏仰起头,可怜巴巴地道:“欧阳君,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将钱要回来呢?”

    凭什么?

    这是个好问题。

    我,从外表上来看,可以划分到软柿子一类。

    我瘦弱,一阵风就能把我吹得颤两颤。

    我不高,和别人吵架,容易被别人俯视。在气势上,就低人一等。

    我不惊艳,属于放到人堆里,容易被埋没的类型。

    我不娇美,很难让男生,产生怜香惜玉的冲动。

    所以,陆敏不相信我,情有可原。

    但是。

    可但是。

    但可是。

    我有一腔热血啊。

    我有赤子之心啊。

    我嫉恶如仇啊。

    我一身正气啊。

    咳咳。

    算了。

    这些可能会让陆敏更加担心。

    于是,我冷静了些。我义正言辞地对陆敏道:“亲,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一退再退,别人不会怜悯我们,只会变本加厉。”

    陆敏愣了愣。

    我见陆敏态度松动,便趁热打铁:“我们去讲道理,我保证,不打架!”

    陆敏迷惑地望了望我,不明白我怎么会做了这么个不着调的保证。

    说得好像我还能去打架一样。

    但见我态度坚决,陆敏只能点点头:“欧阳君,赵冰这些人,吃软不吃硬。你要与他好好说。你就说,这个钱,你有急用。赵冰说不定会良心发现。”

    我听话地应和道:“好的。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他说。”

    经过这一番软磨硬泡,陆敏才收起了拔河的姿态,顺从地跟着我,踏着晨光,走到学校大门。

    远远地,我们就看见了赵冰。

    他领着他的四只纸老虎,像钉子一般,扎在大门口。

    人潮汹涌。

    害怕迟到的学生,如同洪水一般涌进大门。

    而赵冰,就像是水流中的暗礁,牢牢地,坚持不懈地,给水流一个阻力。

    我望见赵冰,心中回想了一遍陆敏关于要我好好说的嘱咐,大喝一声:“赵冰!”

    赵冰正高举自己的二维码,在汹涌人潮中岿然不动。他突然听到我的大喝,有些猝不及防,身体抖了两抖。

    他疑惑地转过身,往人群中望了望。

    我怕他看不见我,于是立即拖着陆敏,杵在赵冰面前。

    赵冰眯着眼睛,露出失望的表情。

    浪费了他一个转头的精力,就看到我这么个无足轻重的人。

    赵冰不耐烦地打算转过身去,继续他勤劳致富的大业。

    我突然伸出手,狠狠地往他肩膀上一拍,高声道:“赵冰!还钱!”

    这一嗓子,用了我最凶恶的语气。

    赵冰果然被震住了。

    他不可置信地转回来,龇着龅牙,呆呆地望着我。

    陆敏也被震住了,瞪大眼睛。

    赵冰吃惊,是因为他从来都是收钱,没有向外掏过钱。

    陆敏吃惊,是因为我果然是个不值得信赖的人。

    见赵冰没有反应,我便厉声道:“你从陆敏那里抢的钱,是我的。你赶快还给我。”

    果然,赵冰很快恢复了镇定。他嘿嘿一笑,将胸前的二维码举起来,在我面前晃悠着:“你的钱在这里面。有本事你就来拿。”

    我大怒。

    欺负我,不能忍。

    蔑视我,就忍无可忍!

    我瞬间血压升高。

    热血,混合着让人激动的多巴胺,再一次让我的理智,烟消云散。

    我一个高抬腿,正中赵冰手中的二维码。

    他的二维码,从他的脖子上翩然而起,在空中优美地划过一个弧线,再吧唧落到泥地里。

    汹涌人潮,立即将二维码,印上若干脚印。

    赵冰呆若木鸡。

    陆敏呆若木鸡。

    四只纸老虎呆若木鸡。

    周围看热闹的人潮,呆若木鸡。

    在这一群大眼瞪小眼的木鸡之中,我伸出我右手的食指,在空中晃荡着。

    我的脑子里,浮现出李小龙的经典台词:我们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我怕我嘴一瓢,说出这一句来。于是我赶紧厉声道:“赵冰,那就按你们的方式来办。明天在修罗场,你与我打一架。我赢了,你还钱。”

    说完,我拉着木鸡般的陆敏,踏着幽幽划过天际的上课铃声,翩然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