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十章 归来倚杖自叹息
    “欧阳立,你们吴老师给我发信息了。说你今天又没去上课。说!你去哪儿了?”我横眉冷对着他。

    弟弟正在吃饭,节奏很慢,面无表情。他连眼睛都没抬一下:“你管的着吗?”

    “我!”我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我管不着?我告诉你!在这个家里,我是老大!你和雪球都要听我的!”

    欧阳立翻了个白眼。

    我谆谆教导起来:“江湖规矩,忠信仁勇严。你看,忠,是放在第一位的。我既然是老大,你就要以我马首是瞻,忠心不二!”

    欧阳立放下筷子,盯着我:“不是智信仁勇严吗?你自己发明的江湖规矩啊?”

    我气得七窍生烟。

    我只能用迂回的方式,来灭一灭他的威风。

    那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

    我用筷子敲着盘子,一脸嫌弃:“这些都是啥呀?蒜蓉小白菜,小白菜汤,豆腐干炒小白菜!”

    “欧阳立!你以为在养兔子吗?”我忍无可忍。

    欧阳立瞟了我一眼,懒得理我。

    他不理我,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大。

    最大的蔑视,不是反击,而是冷漠。

    于是我恶狠狠地道:“把雪球的鱼拿出来,给我熬个汤。”

    “不行。”欧阳立终于搭理我了。

    “凭什么不行?”我气呼呼地:“以后雪球每周只能吃一次鱼。”

    “不行。”欧阳立好像没有别的话了。

    我叹了口气,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欧阳立,我们是不是揭不开锅了?”

    “不是啊。”欧阳立淡然道:“但是我们最近要省钱。”

    “为什么?”

    “把家产花完了,我们俩以后还怎么争家产?”

    我去!

    我竟无言以对。

    说得好像我们有家产一样。

    陆敏说我的口才杠杠的。

    其实,有个喜欢抬杠的弟弟,我的口才不好才怪呢。

    我换了副严肃的表情:“欧阳立,是不是最近,你的药,花的钱多了?”

    “没有啊。”欧阳立摇摇头。

    “你有没有去医院复查?”我追问道。

    “有啊。”欧阳立点点头。

    不对。

    欧阳立居然没有怼我。

    他不跟我抬杠,肯定在作妖!

    我还识破不了这点小把戏,那我的道行就太低了。

    于是我板起脸来:“无妨!我直接去问李医生吧。”

    果然,欧阳立有点慌:“姐!”

    这货从三岁起,就唤我欧阳君。如果他唤我姐,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他闯了祸,需要我帮他背锅。

    第二种,他考砸了,需要我帮他仿个家长签名。

    我冷笑一声:“从实招了吧。”

    不用酷刑,不用利诱,这货就自动招了。

    就欧阳立这点节操,在战争年代,肯定是个汉奸。

    只听欧阳立有点沮丧:“姐,我需要两千块钱。李医生说要做配型。”

    切。

    不就是钱的事情嘛。

    我拍拍胸口,豪情万丈:“就这点小事,你姐分分钟搞定!”

    “小事?”欧阳立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一脸神秘:“你姐是九天玄女下凡历劫。”

    “那你这一世,也太龊了。”欧阳立打了个哈欠:“我记得你上一次,说自己是大罗金仙转世。”

    “是吗?”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管是什么转世啦。点石成金之类的,只是基本术法。”

    .

    .

    点石成金,确实只是基本术法。

    但既然是下凡历劫,怎么会记得上一世的术法呢?

    如果我真的是来历劫的,这个劫,也忒难历了些。

    待我回到天界,一定要投诉司命星君。

    把我的命运,写得曲折如斯,荡气回肠的,有意思吗?

    我跟欧阳立说,两千块钱是个小事情。

    确实是个小事情,不过是相对于天塌下来之类的大事来说。

    都是司命星君坑我,我经历过的天塌下来的大事,可真是不少。

    所以,对于钱,这种小事情,我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

    因为,即使我放在心上,我也弄不到两千块钱。

    好吧,我承认,有时候,英雄会气短。

    人会被地上的石子绊倒。

    能熬过大风大浪,却就是过不去一些鸡毛蒜皮的坎儿。

    我一向视钱财如粪土,因此,钱财大概也视我为粪土吧。

    所以,我和钱财的缘分一向很浅。

    为了这两千块钱,我首先打算勤劳致富。

    我找到了我一直打工的快餐店。

    为了能预支两千块钱,我将我每天放学工作三小时的承诺,延长到了四小时。

    但老板礼貌而不失厌烦地拒绝了我。

    “三小时你都经常迟到早退的,还四小时?”老板说。

    “万恶的剥削者!”我在心里狠狠地批判了他,礼貌地假笑着离开了。

    现在还不是跟这个万恶的剥削者翻脸的时候。

    这份工作,对我非常重要。

    每个月一千五百块钱,一千块钱零花,五百存起来。

    完美!

    更重要的是,我在打烊的时候,经常可以带回来没有卖出去的汉堡包,炸鸡腿之类的。

    真是个宝藏啊!

    既然劳动致富走不通,我只能走些非主流途径了。

    当然,违背公序良俗,天地良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我想到的是,借。

    找谁借,是门艺术。

    被借者,要看起来家境殷实,和蔼可亲,大方可靠,更重要的是,心里素质过硬,不能焦虑到经常催我还钱。

    因此,我选中了陆敏。

    都说兔子不食窝边草。

    我本不应该向身边的好朋友下手。

    但陆敏,不偏不倚,刚好满足上述条件。

    她对我友善,心地善良,更重要的是,她记性不好。

    天地良心!

    我真的不是盼望着,陆敏会忘记了催我还钱。

    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

    对我有恩的人,我来世就算做牛做马也是要报答的。

    好吧。

    来生报答,一般是今生懒得报恩,又不好意思占人便宜的时候,说的场面话。

    我的意思是,报恩这件事情,我是认真的。

    最多让雪球每周只吃一次鱼,我也一定会把钱还给陆敏。

    果然,当我告诉陆敏,我想借钱的时候。

    她立即就答应了。

    甚至都没有问过我原因。

    我反而懵了。我试探道:“陆敏,你为啥不问,我借钱来干什么?”

    陆敏望着我,淡淡地道:“既然你借钱,那必定是缺钱。缺钱这种事情,很多人都是讳莫如深的。那你又何必为难告诉我呢?”

    我很感动。陆敏胖乎乎,忠厚老实的样子,竟然深明大义如斯!

    呜呼哀哉!

    其实男人多英雄,温婉女子也不乏豪气干云之辈。

    我又问:“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时候还呢?”

    陆敏有点不耐烦:“我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不是等着这两千块钱果腹。你方便的时候,还我便是。”

    我方便的时候?

    我怎么感觉我从来都不方便呢?

    算了算了。

    陆敏如此真心待我,我一定也坦诚待她。

    来生……

    不可不可,还是从今生雪球的身上下点功夫吧……

    见我沉默,陆敏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明日,我便把钱带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