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九章 相煎何太急?
    最后,终于说到我的家了。

    我的家,能坐落在繁华的步行街上,那可不是个普通的地方。

    一般人,根本找不到。

    因为,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一个旅馆。

    蓝月旅馆。

    现在高大上的,就叫大酒店,酒店。清新脱俗的,就叫山庄,客栈。档次差一点的,也叫宾馆。

    能自称旅馆的,要不然就是土得掉渣,要不然就是破得无底线。

    这个蓝月旅馆,刚刚好,两者皆是。

    从一个狭小的甬道走进去,便是旅馆的前台。

    旅馆连电梯都没有,只有一个狭窄的楼梯。

    楼梯里黑乎乎的,弥漫着复杂的难以捉摸的气味。

    宾馆一共有四层,每一层有两条通道。左边的一条,通往客房。右边的一条,通往居民区。

    所以,我的家,其实并不是旅馆。

    只不过,是与这个奇葩的旅馆,共用一个楼梯罢了。

    缺点在于,总有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出现在楼道里。

    优点在于,租金便宜。

    没错,我的家,其实是租在这里的。

    对于租房还是买房的争论,不亚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争论。

    买不起房的人,列举了大把租房的好处:自由,不用做房奴,省下的钱可以去环游世界……

    我差点就信了。

    当然,我租住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买不起房。

    而是,我觉得自由,不用做房奴,省下的钱可以环游世界……

    哈哈哈……

    实在编不出来了……

    但不可否认,我租的房子,很是不错。

    经常出现在我的噩梦中。

    这个居民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每一层,有一个大门,把居民区和旅馆分割开来。

    这扇大门,是扇木门,高大,威猛。

    唯一美中不足,不容易锁牢。

    我经常浪费大把青春,在锁门这件事情上。

    因为不容易锁牢,木门经常被旅馆走错的客人,一脚踢开。

    一次次地锁门,以及门被一脚踢开,又成功地进入了我的噩梦。

    推开木门,是一个长长的通道,住着几户人家。

    我的家,就是最外面的一户。

    那是一个一室一厅的老房子。

    房间里临街的一面,是一排窗户。这显得房间非常明亮。

    从窗户望出去,看到的,是远远的青山。

    趴在窗户上眺望远方,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或者坐在窗下的沙发上看书,再来点零食,真是人间美事。

    与房间的亮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客厅的黑暗。

    客厅没有窗户,只有大门与外界相通。

    缺乏安全感的我,一回到家,就会把大门关得紧紧的。所以,客厅一般都可见度不高。

    在这个可见度不高的客厅里,竟然放着一个书桌。

    没错,我平时写作业,就是在这个可见度不高的书桌上。

    没错,我其实是住在客厅里的。

    那个亮堂堂的房间,住着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比我小约莫三四岁。

    之所以说约莫,是因为我爸爸实在想不起来,我倒底是哪一天生的。

    在办身份证的时候,爸爸便瞎编了一个日子。

    这个日子,便成了我的生日。

    偶买噶!

    没关系。

    作为女孩子,我没有被放到桶里淹死,或者送给别人,再或者取一个招娣、望娣、盼娣之类的名字,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但如此,爸爸对我还很好。

    我非常感恩!

    弟弟住在风水好,空气好,采光好的房间里,我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嫉妒。

    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

    至于弟弟有没有尊老,是见仁见智的。

    至少,弟弟对于照顾我的生活,还是没有什么怨言的。

    至于为什么是弟弟来照顾我的生活,主要原因是,我懒。

    好吧,我承认,是因为我不会。

    我不会做饭。

    而且,我也不打算掌握这门技术。

    能力,固然是个好东西。

    但是,拥有一项能力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你需要承担更多责任,做更多的事情。

    所以,我坚决反对随意地掌握某些技能。

    我弟弟大概没有想通这个人生道理。

    他在盒饭和方便面中煎熬了一段时间以后,便自行悟出了做饭的技能。

    所以,照顾我生活的重任,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说他没有怨言,其实是我大度。

    经常他做好了饭,唤我吃饭的时候,都像是在吆喝,额,宠物。

    “嗟,来食!”他如是说。

    我深知君子不食嗟来之食的道理。

    但是,做人嘛,活得太认真,累的慌。

    所以,一般在这个时候,我便会给他一个凶巴巴的眼神,之后,麻溜地坐到饭桌前去。

    饭桌,只有吃饭的时候,会被支起来,放在弟弟住的亮堂堂的房间里。

    弟弟,是个颇抠门的人。

    晚上,有两菜一汤,还勉强过得去。中午,往往就很随便。

    随便到,有的时候是一碗面,有的时候,是一笼包子,有的时候,只有咸菜和馒头!

    馒头!

    馒头!

    ……

    我经常托着下巴,幽怨地瞪着弟弟,不知道怎样来表达我的愤慨。

    “我们已经揭不开锅了吗?”我问得有气无力。

    “没有啊。”弟弟回答得很冷静。

    “欧阳立!”我怒了:“你是不是想饿死长姐,然后独霸家产?”

    欧阳立冷冷地用眼睛瞟了我一眼:“怎么我们有家产吗?”

    我一滞,差点被噎死。

    于是,我便换了一副笑容可掬的表情:“小立立,你看,我俩都要上学,忒费脑子。需要营养,需要营养,你知道不?”

    欧阳立还是淡淡地:“那就考试前给你加餐吧。”

    于是,我只能巴巴地等着考试。

    但是,弟弟对其他宠物,却是很不错。

    我们家还有一只宠物。

    雪球。

    那是一只猫,白色,头上有一抹黑。

    猫和我住在客厅里。

    额,又一次暴露了我的家庭地位。

    雪球就住在我书桌旁边的小沙发上。

    我写作业的时候,它就乖乖地蹲在台灯下,静静地陪着我。

    弟弟对雪球很是宠溺。

    每一顿,都是鱼肉拌饭。

    香喷喷,美滋滋。

    我的家庭地位,感觉还不如雪球。

    算了,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去嫉妒一只猫,记恨我弟弟。

    总的来说,我和弟弟的关系,还算融洽。

    除了偶尔,我们会大打出手。

    这个很正常。

    人都是这样,相爱相杀。

    “欧阳立!我的耳机呢?是不是你拿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拿了?”

    “不是你拿的,难道还是雪球吗?”

    “怎么就不能是雪球呢?”

    “嫁祸给一只猫,你好意思吗?”

    “好意思啊!”

    “快还给我,不然我揍你!”

    “说得好像你打的过我一样!”

    “欧阳立!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欧阳君!你不要嚣张!十年以后,我就让你满地找牙!”

    “……”

    我弟弟口中的十年之约,我基本上听腻了。

    他很小的时候,我就揍他。

    每次揍他,他便跑去找爸爸告状。

    爸爸说:“哈哈哈……没关系,十年后她就不敢揍你了。”

    结果,我每次揍他,他就会搬出十年后的威胁。

    十年复十年。

    十年何其多?

    弟弟也是死脑筋,每次威胁,都是十年,从来不修改。你说搞个倒计时,也好有点紧迫感。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也是个懒人。

    所以我必须时时敲打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