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八章 遨游坦荡红尘里
    一路上,陆敏都在喋喋不休地数落我。

    “你太冲动了!”

    “看你长得斯斯文文,怎么脾气这么倔呢?”

    “那些人,是你能招惹的吗?”

    “……”

    我抱着手,盯着地面,气呼呼地踢飞每一颗我的脚能够到的石子。

    “果然!”我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什么?”陆敏唠叨地也有点累了,听我答话,有点诧异。

    “那个恶犬!果然是和那些人是一伙的。”我恨恨地说。

    真是奇怪。

    那么多让我生气的事情,我偏偏选了这件事来说。

    大概是我气得有点糊涂了吧。

    “你说林寒啊?”陆敏也有点糊涂:“他?他好像不是啊……”

    “不是?”我立即反驳道:“怎么不是?你看那些人辣么崇拜恶犬。还亲切地称他为林老大!明显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陆敏瞪大了眼睛:“你的成语,用得真浮夸。”

    “哼!”我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种助纣为虐,欺压良善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陆敏更吃惊了:“这个……还不至于吧。”

    “至于。”我很肯定地对着陆敏点点头:“这种小混混,现在是不良少年,将来长大了,就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影响公序良俗,破坏安定和谐!”

    陆敏有些钦佩地望着我:“你的口才,杠杠的!”

    我翻了个白眼,想到个重要的问题:“这些人,如此嚣张,学校里怎么不管管呢?”

    陆敏叹了口气:“不是不管。”

    “难道这些人,都是有背景有身份有后台?”我对于世间的套路,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些登徒子的老爸,不会是某某刚之类的吧?”

    陆敏摇摇头:“有没有背景我倒是不知道。但学校不怎么管的原因是,管不过来。”

    “管不过来?”我对于陆敏故弄玄虚的套路也逐渐熟悉了。打破砂锅问到底,才是和她交流的正确方式。

    果然,陆敏望着我,幽幽道:“因为太多了。”

    “太多?”我终于恍然大悟:“都说你们晋诚,是龙潭虎穴,果然如此。”

    陆敏的思路,七绕八拐,终于还是绕回到了这个八卦的问题上:“欧阳君,你怎么会转学来晋诚?”

    我无可奈何地望着她,叹了口气:“因为,我犯了了不得的大错。”

    .

    .

    终于告别了被八卦之心折磨的陆敏。

    我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安安静静地回家了。

    我的家,离晋诚是挺近的。

    也就是走过一个狭长小街,向右拐到大路,上坡,再向左拐到一个小街,下坡,经过重重叠叠的楼盘、商铺、派出所,然后右拐到大路,过个街口,左拐进入个幽黑深邃的小市场,穿过小市场,左拐到繁华的步行街,再走个几分钟,就到了。

    整个路径清楚明了。

    虽然有点复杂,但是,我可以轻松搞定。

    虽然上坡下坡的,有点费鞋。

    但一路上,还算繁荣安定,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障碍存在。

    除了那个黝黑深邃的小市场。

    这个小市场,不过是条一百来米的小街。街道是被踩得坑坑洼洼的泥地。街道两边,密密麻麻地蹲满了商贩。

    之所以是蹲,因为,他们确实是蹲着的。

    这些商贩,多是走卒。

    每天早晨,他们将自己的商品,用箩筐背过来,摆好,然后,他们就蹲在墙根边。

    这一蹲,往往就是一天。

    这些人,跟我记忆中的贩夫走卒,有点不同。

    那些推着车,行走在大街小巷的商贩,要焦虑很多。

    焦虑,导致贩夫走卒们,高声吆喝,用各种花言巧语,给走过路过的人洗脑。

    而这个小市场的商贩,明显淡定多了。

    据我观察,他们从来不吆喝。

    他们就静静地蹲着,如同直钩钓鱼的姜太公。

    或者,更像等着苍蝇路过的猪笼草。

    早晨,摆摊,黄昏,收摊。

    生活简单又规律。

    还不费神。

    他们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

    各种蔬菜,水果,小玩意儿。

    有时候我会为他们担心。

    花一天的时间,卖掉几棵白菜,会不会养不活家?

    但是,这些路人的担心,完全是杞人忧天。

    商贩仍然很淡定。

    不但淡定,还很敬业。

    即使是卖几棵白菜,他们也会认认真真地待上一整天。

    市场上,除了流动的商贩,还有两家固定的铺面。

    所谓的固定铺面,其实也就是支个小棚,摆了几个桌椅。

    这两个铺面,也将淡定,发扬光大。

    一个铺面,是卖豆浆油条。

    每天早晨,晨光,和豆浆的热气相互缠绕,将小小的铺子,裹了个严严实实。

    在热气中,人向流水一般涌进小铺。大家见缝插针地找个位置,打着简单的招呼,或者闷声不语,低头饕餮。之后,人们,又像流水一般离开。

    小铺子一般开到晌午,就会收摊。老板是个爽利的人,多待一分钟都是不可以的。

    另一个铺子,是卖牛肉粉。

    米粉,被放到敞口的大碗中,淋一勺牛肉汤,再放点葱花。

    完美!

    这个铺子,只在中午出现。人们又像流水一般,流进去,又流出来。

    牛肉粉铺子,一般下午就会打烊。老板也是个爽利的人,决不能耽误回家吃晚饭。

    到了夕阳落山,这些商铺,商贩,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条空荡荡的小街,黝黑深邃。

    白天我走过这个市场,会莫名地高兴。

    生活那么闲散,真实,淡然。

    但到了晚上,我需要鼓足勇气,才能走进这条小街。

    小街里,没有路灯。

    我只能走得深一脚浅一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我仿佛化身成了古代的侠客,穿着夜行衣,耳听八方,密切地关注小街中的一举一动。

    之所以要密切关注,是因为,一到了晚上,小街的墙根边,就会蹲着些奇奇怪怪的人。

    这些人,三五成群,蹲在黑暗里。

    有时候是在聊天,有时候只看到明灭的烟火。

    人真的很奇怪。

    大部分人,害怕黑暗。

    但往往,隐藏在黑暗中,又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当然,这种安全感,并不包括我。

    每当夜里走过小街,我都惶恐不安。

    但即使惶恐不安,我依然选择从这里经过。

    原因是,懒。

    这条小街,是回家的近路。

    经过小街,便是一条熙熙攘攘的步行街。

    之所以说是步行街,不是因为繁华,而是只能步行。

    街道不宽,汽车一旦进来,就如陷入泥潭,进退不能。

    但这条步行街上,有一种很特别的车。

    三轮车。

    有人力的,有电动的。

    车头上挂个铃铛,跑起来叮当作响。

    三轮车,是我的救命稻草。

    尤其在我睡过了头,快要迟到的时候。

    我跳上三轮车,就像谍战片里的女猪脚,冷静地告诉车夫:送我去晋诚,要快,我有重要的事情。

    所谓重要的事情,其实,就是不要被张老师抓住。

    除了三轮车,步行街上,最有趣的,便是两边的光怪陆离的商店。

    书店,礼品店,百货店……

    这些地方,是我的快乐源泉。

    我长长久久地待在其中。

    把我喜欢的东西,看来又看去。

    看到后来,老板都认识我了。

    “你到底买不买?”老板礼貌而又不失鄙夷。

    “不买。”我坦荡荡地回答。

    这些没有节操的商人。

    古代青楼的女子,虽然也是会把自己的笑脸卖给银子,但也不至于因为客人不付钱就一副臭脸。

    因此,我依然坚定的流连在我最爱的小店里。

    看我的书,让老板生气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