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七章 我自横刀向天笑
    “皮肉之苦?”我皱皱眉头:“是个什么鬼?”

    龅牙虎指着刚才小胖子的背影:“比如那个小胖子,不交钱,就会有皮肉之苦。所以,我们是公平生意,童叟无欺。”

    我去!

    这下轮到我震惊了!

    公平生意?

    童叟无欺?

    原来是巧取豪夺!

    我的天!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在学校这种倡导公平的地方,居然有如此的不公平!

    在教育德才之处,居然有这种无德无才之辈!

    真是气死我了!

    气得我七窍生烟!

    我更气的是,陆敏和小胖子之流,能心甘情愿地忍受这种不公平。

    默许,其实就是助长。

    骄横跋扈之人,都是被这些软弱之人,培养出来的。

    不公平,都是在不反抗中,滋生而来。

    因此,我首先,对着陆敏发起脾气来:“陆敏!你这个没骨气的!你给了他多少钱?”

    陆敏低下头,嘟囔道:“不多,不多。”

    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不管多少,以后不要给他!”

    陆敏讪笑道:“破财消灾,破财消灾。”

    说罢,陆敏将我一拉,就要开溜。

    哪知,眼镜虎突然将我一把拉住。

    这个眼镜虎,是五只纸老虎中,个子最高的。

    不但高,还瘦。

    不但瘦,还苍白。

    不但苍白,还羸弱。

    宽大的校服,在眼镜虎的身上飘飘荡荡,活像个稻草人。

    仿佛一阵风,就能把这个眼镜虎,吹倒了。

    但是,这么个高瘦苍白的稻草人,却是这五只纸老虎中,最让人不适的。

    这种不适的感觉,怎么说呢,是像打了个寒战。

    这个眼镜虎的眼镜,是个金丝眼镜。

    正是电视剧里斯文败类的标配。

    他的一双小眼睛,总是藏在金丝眼镜后面,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

    此时,这双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

    眼镜虎的语速很慢,阴恻恻地:“你,是新来的?”

    “是又怎样?”我回瞪着眼镜虎,眼睛都不眨一下。

    与人眼神的对峙,在气势上,可不能输。

    谁知,眼镜虎的眼神,从我身上略过,落到了陆敏身上:“新来的,第一次是什么价,陆敏,你是知道的吧?”

    “什么新来的,什么第一次?”我也盯着陆敏。

    陆敏成了个夹心饼干。她盯着地面,小声说:“旧人每周五块,新人首次一百。”

    什么!

    我居然只值一百块!

    一百块!

    快!

    当然,我愤怒的焦点偏差了些。

    我应该愤怒的是,这些明目张胆,巧取豪夺之人,居然还明码标价!

    我又气得七窍生烟。

    这团烟,郁结在我的胸口,不吐不快。

    于是我大喝一声:“一百?没有!”

    “没有?”眼镜虎似笑非笑道:“那你有两个选择。”

    “哦?”我反而来了兴趣:“愿闻其详。”

    眼镜虎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尖声尖气地道:“第一,就是皮肉之苦。第二,你可以写下欠条,分期付款。”

    “我选第一。”我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欧阳君!”陆敏着急了:“一百块不算什么。你何必逞强呢?他们人多势众,好,好女不吃眼前亏呀。”

    好女不吃眼前亏?

    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但是,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

    怎么能随便食言呢?

    被他们揍一顿,节省一百块钱,想起来,还是挺值的。

    于是乎,我只能硬着头皮道:“不用说了,我选第一。”

    我这个人,是个不喜欢拖沓的性子。

    要打便打,一个耳刮子的事情,不必搞那么多繁文缛节。

    于是我眼睛一闭,一副引颈就戮的姿态道:“打吧!”

    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我自横刀向天笑之类的悲壮场景。

    一时间,我心潮澎湃,豪情万丈。

    没想到,我挨个打,也能将自己感动如斯。

    但是,这个耳刮子,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这五只纸老虎,也忒墨迹了!

    我等得好生不耐烦。

    就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我的等着耳刮子落下来的脸,突然有些凉飕飕的。

    仿佛,一阵清风吹过。

    本来清风这个东西,也无甚稀奇。

    但稀奇的是,这阵清风中,还夹杂着低语。

    这阵低语,极其简练:“有胆选挨打,没胆睁眼?”

    这阵低语,似乎很是耳熟。

    于是我,猛地一睁眼。

    只见一张戏谑的脸,凑在我面前,似笑非笑。

    恶犬!

    竟然是林寒!

    不知为何,见到在这个学校里,我为数不多的故人,我却很不高兴。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将自己软弱和丑态,暴露人前。

    “林寒!”我大喝一声:“关你何事?”

    林寒一愣,似笑非笑的笑容,也嗖的一声不见了。

    他将戏谑的脸,从我面前挪开,直起身来。

    之所以是直起身,是因为他极高的身量,跟我说话,是件颇费腰的事情。

    林寒也没有兴趣看我了。

    他转过头,将围着我的五虎将,一一扫了一遍。

    五虎将,果然也对林寒,颇为恭敬。

    五人刚才还扭曲僵硬的脸,堆满了甜腻的假笑。

    “林老大!”龅牙虎凑过来,仿佛给老爸请安的孝顺儿子:“您怎么还没走啊?”

    林寒寒着一张脸,温吞地道:“关你何事?”

    切!

    我更生气了。

    一共说不到几个字,还要抄袭我!

    这是语言多么贫瘠!

    词汇多么匮乏!

    五只纸老虎,听到林寒贫瘠的语言,却仿佛听到金玉良言。

    “您说得是。”龅牙虎似乎是这五人的小头目。他点着头,满脸堆笑:“那我们就不耽误您时间了。”

    林寒根本没有看这个点头哈腰的龅牙虎。他面无表情,就要抬脚悠悠然走出校园。

    “慢着!”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林寒的悠悠然:“为什么恶犬……额,林寒可以不扫码就走?”

    这回,轮到龅牙虎,对着我挤眉弄眼,一阵摩尔斯密码。

    我却不为所动。

    反正这些莫名其妙的密码,我也看不懂。

    只见林寒的悠悠然停了下来。

    他慢慢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他的眼神,又从我的头顶,飘到了龅牙虎身上。

    仿佛我是个什么有碍观瞻的东西。

    林寒盯着龅牙虎,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道:“这个人,是我的同学。你们就不用为难她了。”

    说完,林寒便转过身,斜背着书包,一摇三晃地走远了。

    我不会是听错了吧?

    林寒,是几个意思?

    他这是在为我说话吗?

    还是在为撞飞我的书而补偿?

    但我不是也抢了他的龙脉吗?

    说实话,我最讨厌这些恩来怨往的事情。

    世间的恩怨,不必算得那么清楚。

    算起来,太累!

    而且,我也记不住。

    但是不管怎样,林寒的话,确实很有用。

    五只纸老虎,如同接下一道圣旨。

    他们大眼瞪小眼,互相用眼神交流了许久。

    最后,眼镜虎突然展演一笑。他对着我晃动了几下稻草人的宽大衣袖,:“呵呵……你走吧。算你运气好,今日遇到了林老大。”

    而龅牙虎也一副不服气,又不敢造次的表情:“下次不要落在我手里……”

    我对这些空洞无物的威胁,毫无兴趣。

    说狠话,谁不会?

    我懒得再与他们纠缠。

    我拍拍衣袖,对五人莞尔一笑,翩然离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