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章 横看成岭侧成峰
    放学的铃声,不知为何,总是无比动听,让人心情愉悦。

    让人感觉,苦难果然,熬一熬,就熬到头了。

    我飞快地收拾了书包,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结果,我却被圆脸小姐姐陆敏一把扯住。

    “你不要着急。”陆敏对着我挤挤眼睛,却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的天。

    这个班的班风,是不是故作神秘?

    故作深沉,是不是一个容易传染的恶习?

    “我得赶紧回家。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向着陆敏解释道,礼貌中难掩无可奈何。

    “等大家走了,我俩再走。”陆敏仿佛没有意识到我的不耐烦。她的圆脸闪着和蔼的,友好的微光,让我不能硬起心肠来拒绝她。

    “为何要等大家先走?”我虽然不打算拒绝陆敏,但是语气明显有些愤慨。

    陆敏有些犹豫,但还是保持了假惺惺的讳莫如深的模样道:“等我俩走出了校门,我再告诉你。”

    我有些莫名其妙,莫非走出校门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危险的事情?

    这个莫须有的危险,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折磨着我的好奇心。

    都说好奇害死猫。

    真真是好奇憋死我。

    但陆敏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稳如泰山地做着她的作业。

    我只能坐在课桌前发呆,在打扫卫生的同学乌烟瘴气的敷衍了事中,愁眉苦脸。

    直到这一场乌烟瘴气的卫生打扫,逐渐归于平静,教室里,已经人去楼空,陆敏才满意地合上了她的作业本。

    “可以走了。”她高兴地站起来,冲着我笑了笑。

    我的耐性,已经在崩溃边缘。

    但是,人就是这样,经常低估自己。

    本以为忍无可忍,其实还可以再隐忍,再退缩。

    只要有颗息事宁人的心。

    于是我,乖乖地站起来,跟在陆敏的后面,离开了这个让我浑身不自在的黑洞洞的教室。

    踏出教室的一瞬间,我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如同血盆大口的教室门,长吁了一口气。

    来这个学校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说不定是一场赴汤蹈火的经历。

    但是没想到,这第一天,过得还算中规中矩。

    我不禁有点窃喜。

    虽然与恶犬争抢了座位,与张老师尬聊了钓鱼的辛弃疾,但也有古道热肠的圆脸小姐姐,还有敦厚老实的班长,温暖我心。

    这一场赴汤蹈火的经历,也不过如此嘛!

    我简直沾沾自喜起来。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没来由的沾沾自喜,很快就会被打脸。

    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最容易乐极生悲,悲从中来,来无影去不得。

    这一场赴汤蹈火,其实远远没有结束。

    圆脸的小姐姐陆敏,首先让我疑窦顿生。

    她拉着我,走出教学楼,却并没有径直离开学校。

    她虽然胖乎乎的,却灵活得如同一条蛇,拉着我在校园中,逶迤前行起来。

    我们一会儿躲进花丛,一会儿隐藏在水池旁。

    陆敏还神神秘秘,探头探脑,左顾右盼地,不知道在张望观察些什么。

    “你该不会是个特务吧?”我对陆敏的古怪行为提出了质疑。

    陆敏不满地将我往她身后一拉,皱着眉头道:“不要讲话,跟着我。”

    于是,我只能猫着腰,形容古怪地跟在陆敏身后。

    来往的同学看见我们俩,无不惊疑地侧目。

    大怕都以为我们两个是脑子进水了。

    我蹑手蹑脚,贼头贼脑。

    不是为了配合陆敏,而是实在不想被人当成傻子。

    很快,我便看到了学校大门

    大门是个铁门。

    铁栅栏门。

    高大,威猛,锈迹斑斑。

    铁门的顶端,还有尖利的凸起,似乎为了防止有人翻门而出。

    不由得让人联想到监狱的大门。

    高大,威猛,让人插翅难飞。

    就是少了几个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狱警。

    哦!不对。

    是我看走眼了。

    高大威猛的铁门前,确实站着几个全副武装的狱警,模样的人。

    之所以说狱警模样,因为这几个人,不是狱警。

    但胜似狱警。

    这几个人,长得,一言难尽。

    横看成岭侧成峰,高矮胖瘦各不同。

    分明是几个穿着校服的小屁孩。

    但又不是普通的小屁孩。

    本是稚气未脱的脸,却要强行扭曲成凶神恶煞的表情。

    这种表情,是绷得硬邦邦,冷冰冰的。眼睛要尽量的小,最好是一条缝。嘴角要尽可能向下,最好如同面瘫一般。面部表情一定要少,最好不动声色犹如僵尸,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总之,要尽可能的冷,尽可能酷,尽可能飒。

    为什么要有个冷酷飒的表情呢?

    达尔文早就有过完美诠释。

    外壳越坚硬的物种,越有柔软的内在。

    吃货也早有心得。

    壳越厚,越好吃。

    其实,这些冷酷的面具背后,是惶惶不安的灵魂。

    越表现得凶恶,越是掩饰心虚。

    人的外表,往往欲盖弥彰。

    比如女人,越打扮得娇艳,越是空洞无脑。

    比如炫富,越是名包豪车,越是说明无能。不能靠自己证明自己的人,只能迫不及待,用些外物来证明自己。

    所以说,面对这些凶巴巴的人,我往往是不怕的。

    不过是几只纸老虎,何惧之有?

    只见这几只纸老虎,在铁门门口一字排开,抱着手,抖着腿,冷冷地打量着每一个进出校园的人。

    我略微一数,纸老虎共有五只。

    按照外形,我粗略地进行了命名。

    分别是:平头虎,塌鼻虎,眼镜虎,龅牙虎,大嘴虎。

    我正津津有味,沉浸在自娱自乐中的时候,陆敏用手戳了戳我:“小心!”

    又来了!

    这莫非是个特工学校?

    彼此的交流都这么摸不着头脑?

    我茫然地望着陆敏的圆脸:“小心啥?”

    陆敏摇指五只纸老虎,讳莫如深地道:“就是他们罗。”

    “他们?”我不以为然:“不过是纸糊的。”

    “纸糊的?”陆敏莫名其妙。

    “额。”我觉得陆敏,无论如何,跟不上自己天马行空的思维。于是我解释道:“他们是协助保安叔叔,看大门的吧?”

    “这些勤工俭学的行为,着实让人钦佩。”我装出一副敬仰的表情。

    对别人敬仰,在我的生命中,是极少的。

    这是自恋的人,容易出现的通病。

    这样的人的眼中,自己是块美玉,而别人只是蝼蚁。

    到目前为止,仿佛还没有什么人,能入得了我的眼。

    因此,称颂别人,我是言不由衷的,脸上挂着假笑的。

    陆敏一愣,迟疑地道:“勤工俭学?这个.....大概也算勤工俭学吧。”

    “他们都有些什么业务?”我微笑着问道:“比如,检查有没有穿校服?有没有勾肩搭背?有没有花枝招展之类?”

    这些无非是学生之间互相为难的常见伎俩,学生干部狐假虎威的惯用手段。

    “这个……”陆敏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她的性子真是让我,滋生出想要揍她的冲动。

    我翻了个白眼,恹恹地道:“不妨事!我最喜欢穿校服,从来不喜欢勾肩搭背,并且,也不花枝招展。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我喜欢穿校服,是因为校服或蓝或灰,这种难以描述的颜色,经脏。

    我不喜欢勾肩搭背,是因为我对人,有天生的距离感,害怕与人亲近。熟悉我的人,给我下了个诊断:社交障碍。不熟悉我的人,给了我一个总结:高冷。

    我不喜欢花枝招展,不是不爱惜自己的羽毛。而是,我懒得倒腾自己。

    既无把柄,就何惧之有?

    真是不明白,这么几只纸老虎,就能将陆敏吓成这样。

    所以说,心理素质这个东西,和脑子一样,值得拥有。

    于是乎,我抬脚就往铁门走过去,施施然,坦荡荡。

    但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如晴天霹雳,划过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