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章 楚天千里清秋。
    终于还是让我遇到了个把正常人。

    等我转回身来,发现桌上赫然多了张纸条。

    “当心!”纸条上如是说。

    我心中一惊。

    这莫不是个通风报信的友好提示?

    还是个嚣张跋扈的警告?

    我探头探脑地,将四周环视了一遍。

    很快就发现,我的右手边邻座,有个人正在对着我使眼色。

    这个眼色使得,还颇为专业。

    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闭一下,短闭两下,再向右扬扬眉。

    莫不是摩尔斯密码?

    我费解地盯着这个繁复的眼色,顺便打量了一下使眼色的这个人。

    一个漂亮的小姐姐。

    她梳着马尾辫,个头不高。她有张圆脸,但是皮肤白里透红,并且总是挂着笑容。看上去像个苹果,让人顿生愉悦之感,甚至产生些许食欲来。

    此刻她好看的苹果脸,却面目扭曲地,专注于对着我挤眉弄眼。

    但是我尚未破解她的摩尔斯密码,就亲自体验了她让我当心的内容。

    这个内容就是,那个身材瘦小的中年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杵在了我的课桌前面。

    毫无声息,不动声色,如同绝顶高手,拈花踏浪而来,不着痕迹。

    但这绝顶高手,明显是有些生气。她阴森森地盯着我,说话声音很轻柔,却是冷冰冰地:“你,站起来。”

    不好!

    我心中一沉。

    我虽然不是学霸,但尊师重道的美德,还是完美具备的。

    我在老师面前,谜之听话。

    于是,我立即噌地一声站起来,有些惶恐地望着瘦小的中年女人。

    我的温顺,却仿佛并没有打动到中年女人。

    她用手指,敲着我的桌子,斜着眼睛望着我,慢悠悠地道:“我是高三(11)班的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我姓张。”

    我挤出个灿烂的微笑,对着张老师深深鞠了一躬,恨不得把头磕到地上去,并甜得发嗲地说:“张老师好。刚才我就看出来,您是个温柔漂亮又善良的老师。以后您多关照!”

    此嗲音一出,我自己都打了个寒颤,浑身的寒毛竖了一层。

    但是卖萌和吹捧,也同样没有打动张老师。

    张老师不动声色,脸上连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她依旧温吞地道:“我们这个班,最不缺的,就是装傻和耍横。甜言蜜语,卖萌充楞,谁不会?张张嘴就是了。插科打诨谁不会?昧着良心胡说就是了。横行霸道谁不会?不带脑子挥拳头就是了。”

    虽然,我意识到,张老师应该是在讽刺我。但我还是,莫名地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

    不但如此,我竟然对这个瘦小阴冷的张老师,生出些许好感来。

    张老师看我没有动静,于是懒洋洋地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她的目光,转移到了她自己的手上。她一边观察自己的手指,一边不经意地道:“这位同学,是今天转学到我们班的,欧阳君同学。大家热烈欢迎。”

    虽说要热烈欢迎,但张老师说得有气无力,难掩敷衍之态。

    而偌大的教室,只响起了稀稀拉拉的几个掌声,算是对热烈欢迎的回应。

    而我,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反应迟钝,是我的优点。

    或者说,我行我素,视外界为粪土,是我自我保护的途径。

    旁人的冷言冷语,甚至是恶语中伤,我见得多了。

    因此,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如果我都放到心上去的话,我大概早就累死了。

    我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对着大家,虚伪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施施然地坐下了。

    张老师,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向我意味深长地一瞟,转身翩然而去。

    刚才看起来还又瘦又小的身影,现在看来,却瞬间威仪非凡了。

    我正对着这太后般的非凡威仪,顶礼膜拜的时候,隔壁的圆脸小姐姐凑过来,幽幽地在我耳边说道:“张老师,你可别招惹她。”

    这个据说不能招惹的张老师,已然走回到讲台。她在黑板上,幽幽地写下几个字: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1]。

    然后她优雅地转过身,身体微微向后向左倾斜,缓缓举起右手,双眼向右上方望去。仿佛她的眼前,并不是黑压压的,神情呆滞的学生,而是波涛汹涌的东去大江。

    她的声音,缥缈而虚空:“楚,长江下游,战国时期,属于楚国。”

    刚才我才如同过江之鲫,在这浑水之中,搅合了一番。按理说,此时应该意兴正浓,兴致正佳。岂知,一听到张老师如梦似幻的声音,我的两个眼皮,就莫名地沉重起来。

    秋日的楚地大江,浩渺的烟波,仿佛正气势恢宏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准确的说,正洋洋洒洒地进入我的梦境。

    入学第一天,班主任的第一堂课,怎么可以公然,酣然入梦?

    这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虽不是阿谀奉承之辈,但,尊师重道的美德,还是完美具备的。

    重要的品质,显然是要三遍以上地强调。

    于是,我艰难地,用手狠狠地揉了揉,我惺忪的睡眼。我将腰背挺得直了直,并且左右晃动我的头,企图用不规则的物理运动,来驱散顽固的睡意。

    就在我的眼光,游离不定的时候,我突然瞟到,隔壁的圆脸小姐姐,也在好奇地用眼睛瞟我。

    看来,走神的不止我一个。

    上课走神,可能非但不是对老师不友善的行为,反而可能是一种为了忠实追随老师,摆脱困倦的奋力挣扎。

    于是我扭过头,望了望圆脸小姐姐,小声歉意道:“刚才我没有及时理解你的提醒。浪费了你的一腔仗义。”

    圆脸小姐姐冲着我笑了笑,眼睛弯弯的,脸蛋红扑扑的。她的音调,有点老气横秋:“也怪我,写得确实有点,令人费解。”她又眨眨眼睛,颇为友好地道:“我叫陆敏。以后有啥不明白的,问我就是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简直就是,我到了这个学校以后,唯一让我觉得心头一暖的时刻。

    可能是冷风冷雨中,混迹太久了,遇到星点烛火,也会觉得温暖异常。

    我使劲地眨眨眼睛,将微微湿润的眼眶,胡乱遮掩了过去。

    陆敏没有注意到我的多愁善感。她继续凑过来,露出一副打听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表情,问道:“欧阳,你原来是哪个学校的?”

    “韶华。”我犹豫了一下。但为了表达,对这个给我一丝温暖的陆敏的信任,我还是有些不情愿地,将我原来学校的名字告诉了她。

    我平生不太喜欢向别人暴露自己的私事。

    这给我一种,被人围观的感觉。

    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就像是古时罪犯被游街。

    无所遁形,体无完肤。

    也许做个透明的人,藏在人们注视不到的地方,才能让我真正感到安全和舒适。

    其中的缘由,大概是,我对他人的难以信任,和极度的戒备。

    我的纠结,还没有结束,就被一阵惊呼打断。只听见陆敏大惊小怪地道:“韶华?那可是重点中学!比我们的晋诚好了几万倍。”说完,她把脸凑到我跟前,露出个扭曲的表情,仿佛我是个天外来客。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从韶华转学来晋诚?”陆敏显然把张老师不是个善茬这码事情完全忘记了。在张老师的柔声细语声中,她继续向着我刨根问底:“你不会是,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被韶华赶出来的吧?”

    这个莫须有的了不得的大错,还没有从我的口中,被问出来。只听见,张老师绵长悠远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阴厉。

    这高亢阴厉的声音,竟然还和我有关:“欧阳君,陆敏,你们两个讨论得那么火热,想必是对辛弃疾的这首水龙吟很有感触。那么,欧阳君,你且来说一说,把吴钩看了,栏杆拍扁,无人会,登临意。是什么意思?”

    我的脑子,嗡地一声,如同煮熟的浆糊,卜朵卜朵地沸腾开了。

    之所以说是浆糊,是因为我即使不犯困,也难以理解,千年前的辛弃疾,到底在絮絮叨叨个啥。

    现在被张老师,当众发问,我这一头浆糊,就更糊了。

    有人说,紧张的时候,脑子是一片空白。

    我倒是觉得,此刻我的脑子,满满当当的,一晃荡,仿佛满是水声。

    可能是看到我,一脸错愕的样子,张老师有些不耐烦,又幽幽地重复了一遍:“欧阳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一惊,房颤心率又奔腾而来。我的脸,涨得通红,扭捏道:“大概就是说,辛弃疾用吴钩钓鱼,因为一无所获,顿胸锤足,拍打栏杆已泄愤慨之情。”

    话音一落,教室之中,竟然发出一种,奇怪的猪叫般的声音。

    仿佛是有人,捂着嘴,拼命忍着笑。但是又不争气地,从嘴角,漏出些许气来,因而发出怪声。

    而张老师,也不知道是被我的回答,还是被这猪叫声,惹得颇为不快。

    “钓鱼?”她的眼睛还是凝视着右上方,但是,却眯成了一条缝。

    仿佛,张老师,正眯着眼睛,与千年前尴尬钓鱼的辛弃疾,尴尬对视。

    对视良久,张老师终于张开嘴,仿佛是想对我冷嘲热讽一番。

    幸亏此时,放学的铃声,响了。

    .

    .

    [1]《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辛弃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