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不知星辰有灵灯亿万s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三章 更能消几番风雨?
    对于七嘴八舌多次提到老虎,我有点困惑。

    至于我究竟有没有和老虎发生什么联系,尚未可知。

    在欢腾喜悦的惊涛骇浪中,传说中的老虎,突然幽幽地站起身来。

    老虎的身量还是那样高,如同一座山峰拔地而起。

    他从上往下地俯视着我,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他莫不是要揍我吧?”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

    虽然我承认,某些时候,我说的话,确实会令人产生想揍我的念头。

    但是,揍人这个事情,我认为,是人类文明的退步,是雄性激素的硬伤。

    任何暴力,都是为了掩饰,智商的低下,和情商的不足。

    因此我对于暴力,是极其鄙视和厌恶的。

    但是不可否认,某些强烈的情感反应,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懦弱。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鄙视,是因为,我恐惧。

    偶买噶,算了。

    好吧,我承认。

    确实,我是有一点恐惧的。

    但是,面对着即将可能挨揍的窘境,我怎能未挨揍就先怂?

    虚张声势是必须的。

    于是我果断地阻止了自己继续后退的冲动。

    并且,我昂首挺胸地,故作冷静地抬起头,瞪着林寒。

    但是,我还是暗中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

    在我的怒目而视下,林寒,果然一步步地向着我走过来。

    冷汗,毫无骨气地从我的额头渗出来。

    甚至连该怎样呼吸,我都紧张得忘记了。

    房颤心率,又再一次如期而至。

    我憋着气,望着离我越来越近的林寒。

    空气仿佛凝固了,我似乎听到了空气凝结成冰的声音。

    跑?还是硬扛?

    这个问题真纠结。

    到新班级的第一天,就落荒而逃,必定成为这个班的传奇笑柄,流芳百世。

    因此,我心一横。

    不就是掉颗牙,挂点彩的事情吗?

    怎能坏了本姑娘的名声。

    于是,我站得如同高山上的松树。

    挺拔,而僵硬,扭曲得不自然。

    林寒终于走到我跟前。

    他停下来,缓缓抬起他的右手。

    我仿佛,听到了他的右手,落到我左脸上的清脆声音。

    我的左脸,甚至隐隐作痛起来。

    但是,那只右手,并没有落下来。而是轻轻拂过林寒额前的头发。

    我去!

    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这货居然还有心情耍帅!

    但在我看来,林寒的搔首弄姿,如同吃饱饭后舔爪的丑猫。

    这只丑猫,舔完爪之后,也不看我一眼,只是幽幽地道:“座位而已,喜欢就拿去。”

    说完,他居然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头也不回,仿佛我只是路边的一块破石头。

    随后,林寒绕过讲台,走到教室的另一侧。

    我终于理解,为何其他人,把林寒和老虎做出类比。

    林寒所到之处,竟然有人纷纷站起来,给他让座。

    不但让座,还点头哈腰,一副等待君王临幸的表情。

    而林寒,果然如同君王一样,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冷漠地巡视着自己的疆土。

    终于,他停在最后一排。

    最后一排一个一米八九的虎背熊腰的男生,竟然噌地站起来,飞快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搬到隔壁的空座上去了。

    不但为林寒让出了座位,还全程陪着,花儿一样娇艳的笑脸。

    而林寒,也丝毫没有客气。

    他大大咧咧地往座位上一坐,双手一抱,又恢复了那张僵尸脸。

    这边厢,已经有人将林寒的东西,麻溜地送了过去。

    我的天。

    真是涨姿势了。

    如此气势,堪比日本山口组啊。

    可想而知,这个林寒,平时在班里,是怎样的作威作福,鱼肉同学,欺压良善。

    我冷笑一声。

    既然这虎口中的牙,已经拔了。老虎的屁股,也摸完了。

    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不如就泰然处之。

    于是,我也大大咧咧的,端坐到这教室龙脉的龙眼上去了。

    只剩下,教室里,错愕者众。

    .

    .

    终于在这场热腾腾的闹剧中,回归平静。

    我长吁一口气。

    来这个学校之前,我就抱定了一闯龙潭虎穴的念头。

    只是没想到,这龙潭虎穴,费心劳力如斯。

    而且费心劳力成功抢占了龙脉龙眼之后,我却,后悔了。

    这龙眼,真是如坐针毡。

    我正疯狂地,将我的满腹经纶,强行塞到狭小的书桌里去。却莫名地产生出一种,芒刺在后的诡异感觉。

    我抬起头,才发现,这种芒刺,原来来源于我的四面八方。

    四面八方,埋伏着众多暗中观察者。他们的目光,如同千万道芒刺,扎得我体无完肤。

    不过,说体无完肤,还是夸张了点。

    害怕别人目光的,往往是内心不够强大的人。

    不怕被人围观的,要不然就是内心强大,要不然就是反应迟钝。

    我大概是属于后者。

    于是我坦然坐下来,对这些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目光,一一扫射回去。

    这些目光,有好奇的,有不屑的,有敌意的。

    不管是怎样的目光盯着我,我都无波无澜地盯回去。

    于是,过不了过久,这些目光,都觉得无趣,纷纷收了回去。

    偏偏还有一道,仍然恬不知耻地盯着我。

    我不禁有些恼怒。

    有些罪恶,就是被过分的纵容,慢慢培养出来的。

    有些欺凌,就是在不反抗中,被逐渐鼓励。

    于是,我打算果断地扼杀,这登徒子的尚不成气候的无礼行为。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转过身去,将我身后的这道目光,堵了个正着。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这道目光的主人,是个极羞涩的人。

    这登徒子,面色有些黝黑,方方正正的脸,显得颇敦厚。他戴着眼镜,那道让我勃然大怒的目光,正从镜片后面射出来。在我的注视之下,他的目光变得游离而躲闪。

    “你在看什么?”我盯着他,不满地问。

    他涨红了脸,让黝黑的脸,显得简直要黑得发亮。他装模作样地扶了扶眼镜,仿佛镇定了些许道:“同,同学,我是班长宋平。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他的话,越说越小声,最后简直就是在唇语考试了。

    我的苍天,我的大地。

    这个班里,怎么那么多奇葩。

    有个这么羞羞答答的班长,难怪班里无端地培养出恶犬来。

    我强行按压下自己心中的鄙视,挤出个虚伪的微笑,仿佛生怕惊吓到班长,轻言细语道:“好的。多谢。你真好。”

    岂知,宋平抬起头来,吃惊地望着我,眼睛仿佛又发直了。

    “呆子。”我翻了个白眼,心中暗暗嘀咕。我瞬间丧失了,与呆子继续交谈的兴趣,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