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我在玄幻世界挂机免费阅读 > 第六十一章:落幕(二合一)(求订阅)
    “逃!”

    此时,狂山的心里突然有着一个声音回荡。

    像是一种直觉,又或是生命遭遇危机时的本能反应。

    而他也是反应迅速,遵循心的判断,骤然转身向着外界冲去,眨眼间,他便是冲出了山洞,向着远处的天空急速掠去。

    “这家伙有些诡异,还是赶快离开为好.......”

    “不管如何,反正龙阳花已经得到了。”

    就在狂山念头转动间,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力。

    只见那人影站在山洞的入口处,他看着远去的狂山,只是随意一拳轰出,顿时四周的虚空倒卷凝聚在手中,而后化为一道风雷交加的拳影向着狂山的后背冲击而去。

    这道攻势迅猛而狂暴,让得狂山心中狂跳,他现在可以确定,对方确实是想对他动手,而不是开玩笑。

    “可恶,这家伙到底哪儿来的?”

    狂山紧皱眉头,心中充满了疑问。

    这人他可以确定,他之前从没有见过。

    狂山想不到对方出手的理由!

    难道只是为了龙阳花?

    可对方却又将龙阳花拱手相让,完全不对劲啊。

    虽然狂山心中疑问,但随着后背的拳影逼近,他的浑身一下紧绷,感应到了这一拳之中的伟力。

    “不行,这一拳不能硬抗,得接下来。”

    不得已之下,狂山在半空转身也是一拳轰出,想以攻击来削弱这道攻势。

    于此同时,他身上的4阶铠甲也开始发光,在他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光幕。

    在狂山做完这一切之后,拳影和拳头相撞。

    虚空中,只听彭的的一声,两道攻势接触在一起,狂山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

    那一道凝练的拳影,在接触的瞬间便是瞬间爆发,其中所蕴含的无穷力量,在碰撞的刹那,便是将他右拳覆盖的厚土真元彻底击溃。

    “啊,我的手!”

    狂山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这一道拳影将他右手覆盖的真元击碎,而后瞬间撞了上去。

    有风雷之力划过,将血肉之躯的右拳彻底包裹在内。

    只见他右拳被肆虐,血肉模糊间,有骨头隐现。

    一击,他的右手便已经被废!

    但这拳影并没有结束,而是穿过狂山的拳头去势不减的重重轰击在了其所激发的护盾光芒之上。

    淡黄色的光幕顿时闪动,明灭不定。

    在坚持一息之后,这挡下了炽热龙息的光盾也是崩溃爆开,而后剩下的力道尽数倾泻在铠甲之上。

    狂山的身体顿时如遭重击,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在空中划过,而后猛烈的撞击在远处的山谷之中。

    狂山的多重防御在这恐怖的一拳面前形同虚设,被摧枯拉朽的击溃!

    “彭!”

    一声巨响回荡四周。

    狂山的身体撞击在山谷的崖壁上,其巨大的冲击力让得山谷动荡,而后直接奔溃,巨石滚落间,将狂山的身形掩埋,而后有烟尘遮蔽了四周的景象。

    但紧接着,狂山的身形便是从烟尘中冲天而起,随后狼狈的向着远处夺路狂奔。

    狂山的脸色此时极为的惊恐。

    这一拳的威力他已经是竭尽所能的高估,但还是远远低估了。

    对方的实力之强,远远超过他!

    这一拳先是将他的攻势融化,而后那狂暴的力量直接从接触的右拳爆开,将他的右手摧毁。

    随后这一拳还顺带将他激活的铠甲护盾给直接打爆。

    要不是铠甲拦下这剩余的力道,他怕是将在这一拳之下重创!

    这份恐怖的战力差距,将狂山的心理防线彻底摧毁,他彻底放弃了与之一战的想法,而是选择夺路狂奔。

    “我穿着大长老赐予的灵铠,连天境中期也能抵挡一阵,但却对方挡不住一拳。”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毫无名气?”

    狂山非常不解。

    他确信自己从没有招惹过这般强敌。

    而对方的举动显然是要至他于死地。

    “早知道,就不该接下这个任务了。”

    狂山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后悔之情。

    但此刻,后悔显然为时已晚。

    ……

    “防御蛮高的啊,这灵铠该不会是泰阳宗的传承宝物玄石重铠吧。”

    那人影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嗯,这玄石重铠在泰阳宗传承四代,一般乃是每一代的大长老才有资格持有。”

    “而狂山此行乃是为了帮他们的大长老寻找龙阳花才来到妖兽森林,倒还真有可能借给狂山了。”

    “唉,用拳比用剑,果然还是差太多了啊。”

    这人影叹了一声,对于这一拳取得的战果有些不满。

    这人正是张易。

    在赶到此地的时候,张易正好看到狂山和火焰亚龙的大战,而他也就顺手在山洞里面等他了。

    此时,张易看着狼狈逃窜的狂山,笑了笑。

    而后他手中一握,一把裂空剑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毕竟是身穿4阶灵铠的天境武者啊,这一拳和剑意也不匹配,还是不能秒掉对面。”

    “嘛……这一拳也算是还回去了,下面,该干净利落斩杀对方了。”

    想着,张易往前迈步走出,身影便是骤然消散在了原地。

    ......

    逃逃逃!

    狂山真元全力催发,其身形在空中急速掠过,留下道道残影,宛若一道流光。

    他确信,逃命还有一线生机,但若是留下来,则是必死无疑。

    山林在视线中极速后退,狂山此时满脸的凝重。

    一阵之后,他心中一动,

    “对面好像没有追来......”

    在狂山的神念之中,他并没有感应到对方追来的痕迹。

    “难道对方是有独特怪癖,常年隐居的老怪物,那一拳只是随意戏弄我?”

    狂山心里想到,但他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他可是记得,在他第一遍在山脉之中探查情报时,是没能发现对方的。

    这也就是说,对方可能追来了,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

    狂山正想着,突然前方的虚空中有着波动传来,他的脸色顿时大变,而身影停止在半空。

    只见在他的眼前不远处,有着一道人影渐渐的聚合,而后彻底显现出来。

    这人影正是他的噩梦!

    对方并没有放过他,而是追上来了。

    狂山的心顿时跌落到谷底,他只觉一片绝望,寻不到一丝的光芒。

    “前辈,我们无冤无仇,你何必为难在下呢。”

    狂山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讨好般说道。

    ......

    自从狂山那一拳之后,已经过去了超过百年的时间,张易的实力变化可谓是天差地别,种种手段也已经完全更迭。

    并且他在进入妖兽森林大开杀戒之前,还改变了容貌,所以狂山现在才没有认出他。

    而张易见狂山没认出来,也没有主动自报家门,而是顺水推舟表演了一下。

    ——何必要面对敌人便自报家门,让对方死得瞑目呢,让敌人在稀里糊涂中死去不感觉更加绝望吗?

    不得不说,张易的本质是有些黑腹的。

    此时,张易听见狂山的话语,握剑随意道,“我心情不错,手有点痒,正想活动一下筋骨,斩杀一个人助助兴,我们缘分不错。”

    “什么……”

    张易随意的回答,让狂山脸上勉强露出的笑容也就此冻结。

    他的心里生出一股荒谬之感,感觉非常不真实,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无他。

    这一幕对狂山来说,实在是接受不了!

    他是谁?

    他可是天境武者!

    放眼整个星界也是地位崇高,被无数人尊敬的泰阳宗长老!

    然而此时,对方却因为这如此随意的理由,便是要取他的性命?

    这让他几欲吐血!

    他修炼数百年,没想到最后却是因为这个荒唐的理由而葬送了自己的生命,那他这数百年的磨砺有何意义?

    “好了,不要反抗了,乖乖上路吧。”

    张易宽慰道。

    “前辈,我乃泰阳宗长老,你杀了我.....”

    狂山还想挣扎,但张易却是不再多言。

    半空中,张易天境中期的肉身和修为舒展,其四周的虚空隐隐震颤,而九成的剑意也是催发,他这一刻的战斗力直接达到巅峰!

    那蕴含在身体之中的能量全力展现,让得高空中的云层这一刻也风云变幻,被一股无形的冲天而起的剑势一分为二!

    那如深渊般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而出,让得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尽皆陷入寂静。

    处于这领域中的狂山只感觉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将要落下的大山,对方只要一动,他便是会被绝对镇压,毫无还手之力。

    若是说之前的火焰亚龙是凭借血脉中稀薄的龙威镇压天地,那现在的张易则是凭借自身的实力达到这一步,并远远超过!

    本来张易在见到狂山之前还想过要不要戏弄他一番。

    也就是每一次都展露比他高出一线的实力,故意让狂山觉得自己有实力逃走,随后自己在慢慢的将他的心态折磨崩溃,到最后才将他斩杀。

    但真正见到狂山后,张易便是没有这个念头了。

    无他,对手太弱了!

    此时的狂山和当年所带给他的压迫感对比起来,实在是太弱小了!

    ……

    张易动了。

    他往前迈步,提剑信手斩出。

    一道煌煌剑光顿时从裂空剑上激射出去,糅合着九成的剑意向着狂山斩去。

    “不好!”

    狂山心里暗道一声,连忙全力抵抗。

    “大日手,破天掌!”

    狂山怒吼,完好的左掌拍出,顿时有着一轮大日在空中浮现,随后轰向那一道剑光。

    但是张易的一拳便是具有如此威力,何况他用上了剑?

    “噗!”

    看似凝练的大日被剑光瞬间撕裂,而后重重斩在灵铠之上。

    再次遭受重击,灵铠之上的花纹暗淡了一些,而反震之力也让狂山的口鼻眼等五官有着鲜血涌出,他周身的真元也是极为的混乱。

    狂山的伤势顿时更加严重!

    张易站在高空,往前走动间不断挥舞裂空剑。

    一道道无法抵挡的剑光不断轰击在狂山的身上,让他身上铠甲的花纹越发的暗淡。

    天境初期的狂山在张易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此时的狂山论战斗力还要在之前王衡和玄真子之上,但在张易面前,依旧脆弱的像一张纸。

    不得不说,铸就玄石重铠的材料无疑是极品。

    就算是以张易的攻击力也是难以斩断。

    若是没有这铠甲,狂山早便是被他一剑封喉。

    但张易目光平静,并没有丝毫着急,而是一剑剑挥出。

    虽然能量被铠甲阻挡,但其反震之力依旧在狂山体内爆开。

    极短的时间里,狂山便是在张易的攻势下不断后退,鲜血侵染得整个灵铠也是变成通红之色,他已是命悬一线。

    ……

    “差不多了。”

    某刻,灵铠之上的花纹已经全部暗淡,而张易心里喃喃一声,随后双手高举手中长剑。

    随着张易的动作,一股死亡的气息彻底弥漫了狂山的心间,隐约间,他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的身体一分为二的场面。

    狂山的眼眶已经被鲜血弥漫,导致他眼前所见皆是血红一片。

    此时他猛的看向张易,那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上满是疯狂的意味。

    “杀人者,人恒杀之!”

    “泰阳宗一定不会放过你,大长老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狂山沙哑的大吼着。

    “斩!”

    张易表情不为所动,眼神也是平静如水。

    他轻吐一字,一剑落下。

    天地失色,万物寂静,只见一抹光华掠过虚空,带来索命之声。

    狂山看了看灵铠之上暗淡的花纹,知道这一击已是抵挡不住。

    他将灵铠瞬间脱落,随即扔向那一道剑光,而后他大喝一声,竟然是直接将这极品灵铠引爆。

    “彭!”

    万物寂静的天地瞬间被击破,一股如同海啸般的能量波动向着四面八方传荡,摧毁着眼前所见之一切。

    4阶的灵铠自爆,所蕴含的能量让得天境武者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狂暴能量肆虐,狂山那血色的瞳孔紧紧的盯着那爆炸中心,试图窥见对方的身影。

    然而就在此时,有着一抹光华浮现。

    光华洁白,聚散不定,仿佛没有受到影响般从爆炸中心掠过。

    看见这一幕,狂山的脸上顿时绝望。

    引爆这顶级灵铠的一击,却依旧没能拼过对方。

    就算到死亡为止,他也没有触摸到对方。

    在狂山生命最后的时刻,时间的流速似乎也变得缓慢了。

    他的脑海中走马灯的闪过自己的一生经历。

    那当中有他成为内门第一人的辉煌,也有他独战四方挤进星界地境前十的意气奋发,更有他突破天境时众人羡慕的眼光。

    他的故事是精彩的。

    但现在,在张易剑下,他的人生却是不得不画上句号。

    “我不甘心啊!”

    狂山大吼着,而后声音中止,他的身体从高空坠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