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我在玄幻世界挂机免费阅读 > 第五十四章:心灵预警!(求订阅)
    就此,太苍国的这几位天境武者一拍即散,原本可能出现的一场战斗消弭于无形之中。

    而张易在这座城池逗留了几天后,也是感觉到原来在城池各个角落监察的武者消失了。

    他心中明悟,笑了笑道。

    “看来太苍国的这几位还是很识相的嘛,这样也好,倒是不用我再动手了。”

    想到这里,张易便是不再关注,而是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数十天一晃而去,中间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约战之日顺利来临了。

    这一天,无数的武者如蝗虫般铺天盖地的向着落虎平原深处进发。

    而张易也是顺势而动,身形一闪间往交战点赶去,准备好好观摩这一场战斗。

    落虎平原远处的高空,张易的身形在云层中出现,而后他便是将目光投向了前方的虚空。

    只见前方的虚空中两人相对战立,周身皆是涌动着浩瀚的真元波动。

    两人正是这一场大战的主角,太真门玄真子,清风门王衡。

    和正处于年富力强状态的王衡不同,七百岁的玄真子是一副苍老的模样。

    张易一眼看过去,便是感觉此人的身上死气重重弥漫,将生机彻底压制,给人一种落日黄昏的感觉,仿佛将要迟暮的老者。

    张易目中平静,并没有太多意外。

    “虽然天境武者的理论年龄是八百岁,但也只是理论状态罢了。”

    “随着年龄达到一个程度,哪怕是天境武者,整体状态亦是会陷入不可避免的衰老。”

    就像张易面前的玄真子,他虽然是天境武者,但其身体的气血,身体强度,精神等方面,比起正常状态都是有所下滑。

    生老病死,这是不可躲避的自然规律——至少在武道达到某种境界之前,这个规律不可避免。

    而那个境界到底是什么境界,张易还不得而知。

    至少,圣者境应该还不行,不然星界那几位大人怎么会如此着急?

    “道路漫长啊。”

    张易叹了一句,目光更加的坚定。

    “不过话说回来,玄真子之所以现在便要和王衡一决胜负,也是希望在大限之前为宗门扫除一个大敌吧。”

    “毕竟这些年来,两个宗门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可调和。”

    “而等到玄真子过世,怕就是太真门被王衡清算的时候,所以对方才在现在孤注一掷。”

    张易猜测着原因。

    而后,场中两人的战斗波动便是将他的思绪拉回。

    ……

    场中,玄真子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眼睛眯出一道缝,他打量了一下王衡,语气透漏出一种感慨。

    “真是没想到,当初的小子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当年的对错已经过去,现在再深究也没有意义了,今天,便让你我在此做一个了解吧。”

    王衡默不作声,点了下头,而后举起了手中长剑。

    此时在说些什么反而多余,两人能做的,只能是为了各自的宗门,全力以赴将对方击败!

    大战顿时一触即发!

    只见迟暮的玄真子那仿佛一直闭上的眼睛猛的睁开,浑浊的瞳孔中此时却像是有着火焰在燃烧。

    玄真子的身体依旧苍老,但在短时间里,他选择强行提起气血,以巅峰状态应对这一战!

    这一战之后,玄真子的寿命和实力怕是要再度加速衰减,但他已经无暇顾及。

    与其在衰老中苦苦支撑局面,不如燃烧生命放手一搏。

    做为一个武者,他亦是有这样的觉悟!

    “轰!”

    这一刻,两道真元光柱冲天而起,四周的天地灵气大幅度的动荡。

    两人威势扩散各自占据半边天空,而后携带着杀机向着对方席卷而去。

    而他们的身影也在此时激烈的交锋在一起。

    一时间,剑气和枪影在虚空中纵横密布。

    偶尔一道攻势落在地面,便是瞬间在大地上撕裂出一道深深的裂痕,那般威力让围观的众人脸色顿时惊变。

    两人的速度之快,哪怕是地境武者也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但哪怕是这样,依旧有着众多武者一眨不眨的看着交锋的两人。

    两人交手时施展出的武技和意境,对于旁观的武者来说,也是一份不小的机缘。

    若是能够把握住,便会有不小的进步。

    事实上,当大佬在战斗之时,围观的武者有所感悟,而后原地突破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

    “真是战局焦灼啊,究竟谁能赢下这一场比赛呢?”

    高空云层中,张易饶头兴致的看着这一场战斗,心里猜测着答案。

    虽然他可以用洞悉之眼看穿玄真子的情报,然后获得答案,但那样就相当于剧透了,他自然不会做如此无趣的事。

    张易摸了摸下巴。

    “要不压个宝吧,看两人谁能胜出。”

    “嗯……赌什么好呢?”

    张易思考片刻,眼中一亮。

    “有了!”

    “若是王衡赢了,那我就将狂山干脆利落的击杀。”

    “若是玄真子赢了,那我就将狂山折磨一番,然后在击杀。”

    张易点了点头。

    “嗯,非常完美。”

    ……

    “哈欠!”

    一处狂暴的风谷之中,凌厉的风凝聚成实体,在四处乱舞,其威力惊人,若是地境武者不展开真元护罩,在此地也会被瞬间撕裂。

    而在风谷的中心位置,盘坐着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子。

    此时,他突然打了个哈欠。

    这男子睁开了眼睛,眉头微微一皱,“奇怪,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是我的错觉吗?”

    思考一番没有头绪,这男子起身结束了修炼。

    “应该是错觉吧,看来是我在这里修炼太久,精神有些紧绷了,导致都快出现幻觉了。”

    “也罢,既然如此,这一次的修炼就到这里吧。”

    “唉,虽然在这里修炼数年,但肉身的进展却微乎其微。”

    不甚满意的低语中,这男子走出风谷,而后其身形一闪,来到了宗门的一处山峰。

    此时,在山峰的别院里,有着一个少年正在演练武技。

    待那男子的身形落下,那少年立马停下手上的功夫,抱拳行礼道,“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