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我在玄幻世界挂机免费阅读 > 第二十九章:做错事的代价(求订阅)
    雷家主导的城池之内,一栋五层酒楼里。

    有二人站在宽阔气派的木制阳台上,俯视着下方经过的车队。

    一人是中年男子模样,一席黑衣,面庞冷峻,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左右,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危险的气息。

    此人乃是一位地境后期的武者。

    而另一人则是体型修长,皮肤白皙,黑色的眸子中泛着冷光,是一位青年男子,有着玄境大圆满的修为。

    此时,两人看着下方的途径而过的车队,均是默不作声。

    直到车队之后,那青年才低语说道,“血手失败了,连消息也没有传回来,估计是已经命陨了。”

    中年男子闻言顿时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没用的废物,家族养了他们这么久,却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说道这里,中年男子微微皱眉,“现在对方已经进入了雷家的范围,再想动手,怕是不好办了。”

    “根据传来的消息,此子的血脉之力非常浓厚,若是成功觉醒,怕是能够进入主家,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家主候选人。”

    中年男子说道这里,看向身边的青年,“言儿,你想要怎么做。”

    听到那最后的一段话,那冷峻青年顿时面现怒色。

    他咬了咬牙道,忍不住说道,“可恶!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高,血手也失手了,难道是雷烈亲自护送的?”

    他虽然是雷家的大少爷,但是血脉之力的浓度却是并不算高。

    若是在以往,以他目前七成的血脉浓度自然可以顺利觉醒,再加上其背后势力的支持,他便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家主的继承人。

    然而今时今日,却是突然跳出来一个分家之人,并且其血脉浓度还很可能比他更强,让他如何不恼。

    他很清楚,身为一个血脉家族,族长和老祖对于血脉浓度有多看重。

    “离血脉觉醒还有数天的时间,这其间,想办法把乌玄丹给他服用了。”

    青年狠声道。

    乌玄丹,乃是污染血脉的一种丹药,仅对于还未觉醒血脉之力的武者有用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既然是分家之人,那就要脚踏实地些啊,妄想染指主家,真是可笑!

    “等回去后我便吩咐下去,言儿你放心,该是你的,谁也夺不走。”

    那青年听闻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拱手道。

    “多谢父亲大人了。”

    .....

    “原来如此,这一路之上,就是你们在搞鬼吗?”

    在两人下定决心之时,突然有平静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话语平静,听不出温度和气氛,仿佛只是平铺直叙一般,然而却是将在阳台的俩人惊出一身冷汗。

    “谁!”

    那中年男子连忙转身,周身的真元鼓动而出,目光凝重的看向房内,而相比之下,那青年则是慢了几拍。

    在他们的视线之内,木制的房间里,此时有着一袭白色服饰的男子坐在木桌旁。

    对方现在正一手握着酒壶,做倒酒状,显得很是惬意,与两人的紧张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是谁!”

    中年男子寒声问道,心里却是沉了下去。

    对面的男子哪怕是坐在他的前方不足数米的距离,他却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感知,仿佛前方空无一人一般。

    他的神念完全捕捉不到对方!

    这是个高手……

    中年男子心中划过这样一个念头,心里忌惮到了极点。

    “我是谁?”

    “你们之前不还是在讨论我吗。”

    张易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收回目光,倒满一杯酒后说道。

    “你,你是护送雷炎的人……”

    那中年男子愣了愣,随即便是反应了过来,不由睁大眼睛说道。

    “没错。”

    张易确认道,而后他又是摇了摇头,“哎,原来是家族间的明争暗斗啊,还真是有够无趣的。”

    不好.....

    对方来者不善。

    中年男子戒备的看着张易,心里有了判断。

    他眼神阴晴不定了数秒,随后试探般问道:

    “阁下……我不知道雷烈是如何请动你的,但我雷昊愿意出双倍的价格,只希望大人不要插手我们家族的内部事情,如何?”

    如此情况之下,雷昊决定先求和,再做别的打算。

    “听起来不错。”

    张易点了点头,说道,“可惜,我已经将雷烈的出价给吞了,倒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大人……”

    雷昊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张易打断。

    “好了。”

    “我这一路上被袭击了四次,其中你们应该至少派遣了两波吧,既然如此,做为代价,你们还是上路吧。”

    话到最后一字,房间内的气息顿时一片寒冷。

    “我乃是雷家大长老……”

    雷昊心里一惊,连忙说道。

    然而,

    对于吐露身身份的两人,张易没有一丝的犹豫。

    他眼中冷漠,抬手便是一指点出!

    指尖微微发光,随即有着两道剑气破体而出。

    两道剑气透明状,约莫半个手指大小,悄无声息的划过虚空,直逼对面二人。

    声势极小,然而却是不可抵挡。

    “噗!”

    “噗!”

    细微的洞穿喉咙的声音响起,木板上撒出现了两抹血迹。

    中年男子话语还没有说完,便是被剑气所洞穿,两人顿时倒在地上。

    他们的所有防御被瞬间洞穿,生命在这一击之下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整个过程瞬间完成,没有惊动四周的任何人,在雷家的城池之内,张易挥手将对面的家族重要人物击杀。

    “这便是做错事所付出的代价啊。”

    张易道了一句话,又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即身形骤然消散,而在马车里,张易的身形如同云朵聚合,凝聚成型。

    “不稳定的因素解决了,下来应该可以安心休息了。”

    张易不由想到。

    对方若是暗地里派遣杀手阻拦他们,虽然张易可以解决,但还真是不知道幕后之人。

    结果这二人直接在酒楼之上看着这一辆马车。

    那便是让张易有所感觉,探知到了其情绪中的怨恨情绪,而后张易神念扩散,也是顺便将两人的对话收入眼底。

    故而,

    张易便是直接起身将他们的人头收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