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 > 125 最后的准备
    随着方胜利营的到来,外加上迫击炮连,又准备组建摩托化部队,战车营三连又并入一连一起训练,周卫国就更忙了,率领着战士们投入到更为繁重的训练中去。

    “胜利,你们营的任务是协同战车作战,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了解熟悉这些坦克,我对你们的士兵的要求不像对坦克兵那么高,不需要你们个个都会操纵坦克,但是关于坦克的一些基本行进方式,作战方式,排级以上军官必须精通,士兵至少也需要了解。”

    “从今天起,每天两个小时的理论课,外加上五个小时的实践操作,你把你们营排长以上军官全部聚集过来,由我亲自授课,授课完毕之后,再由他们给底层的士兵进行教学,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士兵们熟悉坦克,如此一来才能进行后续的步坦协同作战训练。”

    “是。”方胜利应道。

    周卫国笑着捶了方胜利一拳,道:“胜利,你小子现在都是营长了,我还是个连长,你这么认真做什么,难不成现在营长都得听连长指挥了?”

    方胜利道:“那有什么稀罕的,谁叫是你周卫国呢,你就是个排长,我方胜利照样听你的。”

    “而且,卫国,旁人不晓得你的本事,我还能不晓得?你在连长这个职位上怕是呆不了多久了。”

    兄弟二人说笑了一阵,往日的情谊愈发的浓厚。

    提到中央军校下设的特战科以及特战队的时候。

    方胜利嘿嘿直笑道:“都让我给带过来了,特战队二十位成员一个没有落下。”

    周卫国惊喜道:“那真是太好了,特战队在战争爆发之后一定能够派上大用场的,另外,胜利,我想再请你帮个忙。”

    “卫国,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你就直说吧!”

    “好,我需要一支突击队,人数在一百人左右,标准不需要特战队那么高,但至少要超过普通作战部队,另外我还需要一支工兵,以备不时之需的爆破作战,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和你的突击队成员,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两支队伍给我拉起来。”

    “是。”方胜利应道。

    接着说道中央军校特战科现在的情况,方胜利感慨道:“谁能想到,毕业之后守兵和国安居然被学校留了下来,专门在特战科当教官!”

    周卫国笑道:“谁说不是,上次见面的时候这俩小子还给我哭诉,说整日的留在学校给那些学生教课实在是没有意思,不如去前线带兵的痛快。

    但我们特战科总不能荒废,所以我安慰他们两个,在特战科好好干,若是能为祖国培育出更多的特战人才,那不比上前线的贡献大的多嘛!

    再加上他们两个在狙击方面尤为擅长,我向教育长建议过后,教育长已经下令从各个部队抽调神枪手,创建属于我军的狙击手编制,他们两个正好能派上大用场。”

    “这么说他们两个这是好钢用在了刀刃上拿!”方胜利大笑起来。

    ……

    “报告长官,迫击炮连连长甄有为向您报到!”

    迫击炮连赶到的时候,连长甄有为率先向周卫国报到,周卫国因为这个名字足足愣了两秒,紧接着便看到一个胖子向自己走来。

    之所以这么形容,是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的词汇,这位迫击炮连连长,就连脸几乎都是圆的,由此可以想像他的体型在“胖”这个字上到底有多么突出。

    周卫国道:“甄连长,你我都是连长,当属同僚,不用这么客气。”

    “卑职不敢!”甄有为忙道,他在来之前可是听说过周卫国的名头的。

    张治中将军的得意学生,校长的嫡系,甚至与宋希濂,桂永清,杜光亭等一众将军都有交好。

    再加上从德国名校柏林军事学院学成归来。

    种种声名加在一起,甄有为就是个傻子也该清楚,即便同样是连长,这身份地位也是决然不同的。

    见甄有为如此客气,周卫国不再坚持,转移了话题问道:“甄连长,不知你迫击炮连的装备如何?”

    说到业务水平,这甄有为倒是给了周卫国惊喜,一听这话,他立马合拢双脚,敬了个军礼,如数家珍道:“报告连长,我迫击炮连共有民国20年式82mm迫击炮5门,炮弹86发,仿ZB-26轻机枪3挺,中正式步枪75支,手枪12支,手榴弹……”

    周卫国听得直皱眉头。

    “甄连长,据我所知,三个德械师的常规迫击炮兵连,至少也配有十门迫击炮,更多的甚至可达二三十门,为何你的连只配有五门炮,炮弹也少得这么可怜?”

    甄有为苦着脸道:“连长,没办法,我是从底层炮兵一步一步干上来的,比不了其他炮连的连长有关系,每次下发装备的时候我们连都是排在最后的,就这五门炮还是我厚着脸皮去军需部软磨硬泡了好久才求来的。”

    周卫国点了点头,甄有为解释的情况几乎是目前中国军队的普遍现象。

    旧军阀内部腐朽严重,各派系之间明争暗斗不说,就连同一支队伍内部的各个作战单位,甚至也需要托关系走后门,才能把装备搞起来。

    相对来说,作为新军的中央军已经好多了。

    想到这里周卫国长舒一口气,这种现象他是无能为力了。

    前世自己就是太过正直,结果把大好的装备都糟蹋在了那些囊虫们的手上。

    上海一旦沦陷,装备再好又怎么样,还不是白白的便宜了小鬼子。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争取过来武装自己的队伍,在战斗中发挥更多的作用?

    想到这里,周卫国拍着甄有为的肩膀安慰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说道:“若是我再给你多加上十五门迫击炮,你是否指挥的过来?”

    甄有为怔了下,随即大喜过望道,“多多益善,连长,只要你能把迫击炮给我弄过来,我就一定能让它们派上用场。”

    “好!”

    周卫国只说了一个字,两人的谈话就算是结束了,倒是让甄有为有些郁闷,也不知道这周连长到底算不算是答应自己了。

    直到一天之后,15门崭新的82毫米迫击炮被送到了甄有为的迫击炮连。

    看着被摆的整整齐齐的,清一色的82毫米迫击炮,甄有为有些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周连长他真的做到了,只用了一天的工夫!

    深深被震撼的甄有为终于感受到自家连长背后的能量了。

    再加上周卫国对他用人不疑的信任,甄有为当真是在感激涕零之中暗暗发誓,以后就跟着周连长混了。

    至于周卫国是如何弄到这15门82毫米迫击炮的,自然是通过张治中,宋希濂,桂永清等人的关系,其实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以他现在在张治中等人心中的分量,想要一批装备自然轻而易举。

    而在紧接着的对未来规划的炮坦协同的交流中,周卫国意外地发现,这个从底层炮兵一步一步爬上来的甄有为,是绝对有真才实学的。

    理论上或许有些许欠缺,但实际经验相当丰富。

    特别是在操作迫击炮的经验上,甄有为甚至是总结出了自己的一整套经验理论,用于迫击炮在各种环境下的有效作战指导。

    被埋没的人才无疑!

    想想那些靠着关系背景,进入部队之后一路平步青云,甚至很快便爬上炮兵营长位置的家伙们,以周卫国与之接触的经验来看,他们甚至远比不上这甄有为的才能。

    理论学习交流的第三天,当周卫国把自己用于预想的摩托化部队建设的各式车辆,运车兵,运输车卡之类的拉到迫击炮连的营地,并把自己的构想告诉了甄有为,关于如何把迫击炮与这些高速机动的车辆相结合,打造出一支具有炮击能力的摩托化部队时。

    甄有为竟是露出无比激动的神色,大为感慨道:“连长,你不知道,其实我早就在头疼这迫击炮的机动性问题了,一直觉得迫击炮只能固定在一个地方发射是最大的缺点,这下子好了,没想到被连长你一下子就解决了。”

    紧接着,两人又讨论到如何在高速的运动之下,保证迫击炮的炮击精准度问题。

    初步方案是:

    直接把迫击炮的炮底焊死在车辆上,在车辆保持匀速行驶中,考虑到相对速度,然后发射迫击炮。

    “只是这么一来,传统的迫击炮炮击经验就不够使了,老甄,你们迫击炮连怕是有的忙了。”

    甄有为挠了挠头,道:“连长,我们炮连的兄弟是不怕苦不怕累的,只是您知道的,兄弟们读的书少,好多理论怕是明白不过来,如何计算开炮时的相对速度上我们怕是不太明白。”

    周卫国笑道:“放心,这一点我会在专门的课程上给你们进行教学,摩托化部队实际作战的时候,运载迫击炮的车辆可以提前规划出几个炮兵们熟悉的档位,这样一来,理论教学过后,你们再以实际经验判断开炮后的实际炮着点的横向偏差距离,与实际位置,多加以练习,我想命中率是能练出来的。”

    见甄有为面带苦涩,周卫国道:“放心,平日训练的时候全部配备实弹练习,弹药的消耗问题你们不用操心,我要看的只是最终的结果,就算是让你们喝炮弹,我也要让你们喝出命中率来。”

    甄有为顿时大喜道:“连长,这还有啥好说的,我们迫击炮连一定完成任务。”

    ……来的时候就听说这战车一连的周连长关系硬。

    平时训练都是拿真战车真炮弹的,这回竟是落到了自己头上,也难怪甄有为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这下子还不过足了瘾!

    “老甄,除了迫击炮,你还会开别的炮吗?”

    想到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周卫国又问道。

    甄有为得意道:“连长,不是咱吹,咱一路从底层打拼上来,甭管是迫击炮,山炮还是野炮战防炮,咱是上手就来,就算是真没有打过的,随便摸索上一阵子也就会开了。”

    周卫国道:“150毫米的重型榴弹炮如何?”

    “这……”

    甄有为一滞,这玩意儿他倒是也听说过,据说委员长花费了重金才从德国弄到的24门特造32倍径150毫米重型榴弹炮,射程足有十几公里。

    军政部为此宝贝的不得了,部队的配备更是需要委员长亲自下达的手令。

    以甄有为的身份,自然是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是操作了。

    “连长,这种国之利器,哪是我这种小角色能见得着的。”

    周卫国笑着宽慰道:“别小瞧自己,话是你自己说的,只要让你摸索一阵子就会使了,说不定以后就碰着机会了。”

    甄有为苦笑了声,只当周卫国是在开玩笑,就他估计,自己这辈子想摸一摸150毫米重型榴弹炮只怕都是一种奢望。

    这样的事实,对他这样视炮如命的家伙来说倒不啻为一种遗憾了。

    ……………………………………

    时间又是一晃而过。

    周卫国一日一日地数着日子,离七七事变的爆发还有不到三个月了。

    期间周卫国又干了另外几件事。

    一件是撰写自己从奥雷德那里学习到手的德军强兵速成理论与实练手册。

    但老实说,周卫国心知肚明,对于中央军精锐,由德军事顾问一手训练指导出来的德械师部队来说,这套强兵速成理论怕是就有些鸡肋了。

    大概是改变不了什么东西,效果也不会太显著。

    再加上时间上怕是也来不及,所以周卫国继续的撰写则是另有打算,或许对于另外一支队伍来讲,这套理论和实练手册就太重要了。

    另一面,周卫国抽空与赶到中国的亚历山大见了一面。

    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合作已经顺利结束,以至于亚历山大再见到周卫国的时候,热情的像是见了金主的烟花柳巷的风尘女子。

    “周,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而且这里还是中国,我真没有想到你的手中竟然拥有如此财富,看来能与你进行合作实在是我最大的幸运。”

    周卫国笑了。

    他与亚历山大是合作共赢,有这样的朋友何乐而不为呢?

    愉快合作的前提下,周卫国适时提出接后续的进一步交易,并直言不讳道:“亚历山大,看现在的局势战争恐怕很快就要爆发了,你若是不抓紧机会在战争爆发之前狠狠的捞上一笔,你一定会后悔的。”

    亚历山大却是不以为意道:“不,周,我亲爱的朋友,你不会明白的,战争若是真的爆发,我的生意只会更加的好做。”

    周卫国道:“好吧,那么希望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希望我们的合作地久天长!”

    “当然,我的朋友!”

    亚历山大笑着回答道,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只要你不缺钱的话。”

    两人告别之后,陪同周卫国一同而来的刘三忍不住道:“卫国,这个德国人可靠吗?”

    周卫国道:“不管可不可靠,至少他的手上有军火和设备,那正是我们需要的,为了这些东西哪怕是冒险一试也是值得的。”

    “这倒是!”

    “对了,三哥,交易过来的军火和设备都核查过了吧?”

    “放心吧,都检查过了,质量还是很不错的,看来这个德国人倒是还算守信。”

    周卫国道:“那就好,战争一旦爆发,人人朝不虑夕,手上要是没有枪杆子,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有了这批军火,咱们总算是也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兵工厂和制药厂的安全保障上也好了不少。”

    “对了,三哥,制药厂与兵工厂的情况如何了?”

    刘三笑道:“卫国,正想和你说呢,这次从这德国人手上买的设备到手之后,咱们的制药厂基本上已经可以开工,制作一些简单的药物。

    只是兵工厂更加的复杂,无缝焊接设备,还有机床工业、化学工业、铜冶炼工业这些相关设备,咱们虽然花了大工夫,可还是没有齐全。”

    周卫国道:“相关专业人才只要到位了,设备是迟早的事情。”

    “正是这个道理,这几日我们的人打探到消息,说是在上海某兵工厂要出售一批旧设备,或许我们可以想办法弄过来。”

    “好,三哥,这件事你们商量着办,若是需要什么援手随时来找我,另外保密上还是按照老规矩,就打着周家的旗号进行,如果有人怀疑探查,就请父亲出面解决就是了。”

    “是!”

    “王士樵怎么样了?”

    “这说起来卫国你可真是神了,王士樵按照你的交待,这段时间一直老老实实地潜伏在暗中,还专门找了与他神形相似的人代替他抛头露面。

    而就在两个月前,他那个替身被人给暗杀了!

    王士樵因此被吓了一跳,直言他暗杀大王要是被人给暗杀了,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因为这事儿王士樵一直和我说,想找机会和卫国你见一面,也好当面感谢救命之恩。”

    如此说来,本应该在今年十月份被暗杀身亡的王士樵逃过了这一劫难。

    周卫国的重生终究是改变了王士樵的命运。

    “三哥,你替我转告王士樵,现在时局紧张,就暂时不方便见面了,后续我会找机会见他的。”

    “好。”

    分别的时候周卫国又多问了一句,“训练基地的事情?”

    “放心吧,都办妥了,你给的图纸上的那些器材也都装上了,卫国,看样子你似乎想利用这基地来训练部队?”

    “到时候一切准备妥当,三哥你就明白了。”

    “三哥,最后一事,即可通知联盟的所有人,准备好后续撤离计划,一旦情况有变,立刻按照计划撤离。”

    刘三惊诧道:“卫国,你是在担心中日之间的战争可能就要爆发了?”

    周卫国斩钉截铁道:“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且就在近期,我们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