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76】度朔山战役(中)
    轰隆声一阵借着一阵,在度朔山下响起。

    山体在雷鸣般的巨响下,微微颤抖着。

    山风之中,渐渐地扬起了一股浓烟的刺鼻味道。

    远在山顶上的军府衙门,虽然只是感到了微微颤动,浓烟味并未这么快就飘散山顶,但其中的阎罗王和他的副将,也随之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喊杀声,从山下西面传来。

    阎罗王心头一跳,料定是山下的港口遇袭了。

    他猜测的没错,司幽麾下一支快骑,借着夜色的掩护,以奔雷一般的速度,直奔了度朔山下的港口。

    在此事上,司幽似乎和阎罗王是心有灵犀。

    阎罗王夜袭司幽,司幽也夜袭了他的驻地。

    其目的都是几乎一样,力求削弱彼此的实力。

    只是阎罗王比较吃亏;那港口北面本就有方圆几里地无险可守,再上北面一旦失守港口必定门户大开,那就意味着,司幽可以长驱直入港口,切断了他们的海上运输路线,并且可以从度朔山一侧,长驱直入他的后方。

    阎罗王即将面对的是一场艰难的恶战。

    可话说回来,好打的战自然多有平庸之鬼去打,萧石竹把他阎罗王像钉子一样,钉在这度朔山,不仅仅是因为此地重要,扼守东瀛洲西海岸中部咽喉,从此地切开了西海岸的南北两面。

    更是因为这里一旦爆发战争就不是什么好打的,容易打的战。

    而他阎罗王也不是平庸之鬼,有着极高的领军和治军才能。

    而阎罗王是没有让萧石竹失望的。他随即脑子飞速运转,就对身边的副将,急声快语的下令道:“速速去点两个营的空骑兵,一分为二,一部从山麓直冲下去阻击夜袭敌军,一部绕行敌军身后,断他们的后路。要快,以快打快!”。

    与此同时,他的传令菌人,正从门外朝着一路小跑而来。

    在副将领命大步飞奔出去时,站到了阎罗王身前,喘着急促的粗气,赶忙回报道:“大帅,敌人袭击我军港口。”。

    “传令,水师战船离港暂避。”阎罗王对菌人,又下令到:“多加近海上有没有敌舰的行踪,一旦发现敌舰,发现即击沉。”。

    他知道敌袭目标直奔港口,应该已经把九幽国大军停泊在港口的水师战船,列为了攻击目标。

    哪怕敌人没有九幽国这么先进的火器,但只要又敌人冲上战船,或是从高空放火,也能借着风势,一把火烧毁一片战船。

    战船离港暂避,是最好的办法。

    菌人没问为什么,毫不犹豫的凝神聚气,把这道军令,用他们菌人间连接着的神识思绪传下山去。

    “西麓飞雷车也马上起飞,准备空袭敌军。”阎罗王又急呼一声,再次转头,看向了身前的地图。

    他目光一扫地图上的度朔山北面,沉吟思索起来。

    电光火石间,他忽然想到,或许夜袭的敌军是声东击西的诱饵呢?

    顺着这个思路,阎罗王快速思索着,很快又想到,若是真是如此,司幽不会不借机趁乱进攻,敌军的先锋军应该很快就会抵达度朔山北麓山脚,在夜幕下发动攻击。

    “北麓驻军原地不动,做好迎敌准备。”想到此的阎罗王,立马又对已经传令完毕的菌人,下令道:“一旦御敌,按甲计划进行还击。”。

    九幽国大军有个习惯,原地驻扎时,会根据各项情报提前预设好各项防御计划,以便战争忽然爆发时,不会为此措手不及。

    现在这个好习惯,正好救了阎罗王的急。

    菌人很快把他的军令,一道接着一道的传到了山中各处,传给了阎罗王手下的各部将领们。

    九幽国的一部分精锐空骑兵已经出动,按阎罗王的军令,直扑港口。

    当这些空骑兵来到港口上空时,低头一看,放眼望去就看到了港口北部已经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一路突袭而来的敌军快骑,各个骑着东瀛洲中一种名叫獦狚的兽魂。这种多是灰毛或是黄毛的兽魂,形状像狼,长着满是红毛的脑袋和老鼠一样的眼睛,对人魂充满着嗜血的渴望。

    而红眼着的獦狚行动敏捷,几个冲锋和跳跃动作一气呵成,总能轻而易举的避开九幽军的一部分火铳射击,再扑向落单的九幽国鬼兵,一口獠牙直扑脖颈,直截了当的将其脖子奋力咬断。

    獦狚身上坐着的敌军骑兵,一手持刀或是持长枪冲杀,一手拿着火把,四处放火,企图把海滩上的屋子和九幽军建造的哨塔,全部点燃。

    海滩上驻守的九幽国军虽然被敌人忽然偷袭,先打了个措手不及,面对来势汹汹的敌军,九幽军率先失利,很快丢失了最北面的第一道防线。

    但是,也迅速反应过来,立马组织了还击。

    他们中的步兵以每个小旗为单位,互为掩护,开始阻拦敌军。滩头上的九幽国骑兵们,也朝着敌人快骑对冲而去。

    试图不让敌军靠近港口中心。

    现如今,这海滩上杀声四起,枪炮声此起彼伏的响彻夜空。

    抛飞的血雾和残肢断臂,也在火光下随处可见。

    九幽国的反应速度之快,显然超出了敌军的意料。

    司幽军大惊之余,虽有还击,也在奋力挺近,但攻势显然是越往前越缓慢,气势也在九幽国军连响的枪炮中慢慢的减弱。

    而且司幽军中的鬼兵们很快发现,整个港口是两头宽敞,中间地带比较狭长。这样一来,司幽军之前进攻所用的一字型阵形,就显得捉襟见肘。

    他们只能根据地形,不得不用上添油战术,一点点的迎上了滩头上。而滩头上的九幽国军已经调准好了手中,十几挺迅雷铳齐刷刷的指向了司幽军他们。

    火舌从迅雷铳的枪口不断的喷吐而出,晃眼的火光连连闪烁下,九幽国这种能长时间大量连发子铳的火铳,把一枚枚愤怒的子铳疾射向了敌人。

    枪管慢慢有些温热了起来,一枚枚子铳呼啸着,破空乘风,撕开了一路所过之处的空气后,直扑敌军。

    司幽派出的这些快骑所骑着的兽魂獦狚虽然行动敏捷,但也没有子铳迅速。并且它们也没有铜头铁臂,在密集的子铳设计下,连连被击中。

    一道道兽血喷溅而起,一只只转瞬间就已经千疮百孔的獦狚,在冲锋的路上相继摔倒在沙滩上,把它们身上活着或是也已被子铳击杀的骑手,狠狠地向前甩飞出去。

    松软的沙滩虽说不至于把还活着的那些敌军骑手给摔死,可落地的这些敌军才爬起来时,迎面就有子铳朝着他们的脸上打来。

    接着在鬼血飞溅时,这些敌军就被九幽国的子铳把脸给打开了花,落下血糊糊的一张脸和被子铳打穿后剩下的血窟窿。

    九幽国的那些先进的火器,让战争变得更是血腥残忍,更是歇斯底里。

    前赴后继的司幽军,逐渐在滩头上染红了遍地沙子。

    九幽国军大军还搬来了猛火油柜,调集来了祝融氏的鬼兵。

    祝融氏的鬼兵们手捏法诀,运起鬼气,肚子随着稀奇慢慢地鼓了起来。

    他们的体魄里火气聚集,浑身上下热浪直冒。

    紧接着这些祝融氏鬼兵对着前方前赴后继冲来的敌军一张嘴,一道道烈焰立刻从他们的唇齿间,喷吐而出。有如离弦之箭,火焰道道朝着敌军迎面扑去。

    布置好了的猛火油柜,也对准了司幽军的骑兵,一道道火焰有如条条张牙舞爪的火龙,狂怒咆哮着飞舞向前。

    火光冲天而起时,一声声敌军的惨叫不断的从滚滚浓烟中响起。才传上九霄,空中又有道道破空尖啸,伴随着闷雷般的巨响传来。

    空中的九幽国空骑兵开始加入战斗。

    这些九幽国的空骑兵,先借着火光的指引看清了目标,然后从高空中用固定在兽魂身上的小炮,对着地上敌军,毫不吝啬的连连开炮。

    炮弹像狂风暴雨一样的落在了敌军的头上,沙滩上原本就松软分量轻的沙子,在爆炸中接二连三的高高抛射而起,像是一道道有沙子组成的喷薄泉水。

    炮弹的爆炸撼天动地,让沙滩的沙子变得焦黑。

    司幽军和他们坐骑的残肢断臂,也在火焰中四散抛飞。

    从此刻开始,司幽军不但没有能再向海港中心再进一步,他们之前势如破竹的进攻步伐,停滞了下来。

    而九幽国的祝融氏鬼兵,和那些猛火油柜喷吐的火焰,还在两军之间构成了一道道横亘的火墙,火舌舔舐融化着司幽军死去军士的尸体,照亮了空中九幽国空骑兵的视线范围,也挡住了司幽军前进道路。

    更让司幽军们恐惧的是,九幽国的空骑兵一直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也不落下。但空骑兵配备的火铳火炮,一直瞄准着地上的司幽军,追着他们这些九幽国的敌人穷追猛打。

    轰然巨响总是伴随着令司幽军心胆俱裂的爆炸而来,随即就会有几个或是十几个司幽军命丧爆炸之中,连个全尸都不能留下。

    司幽军们在惶恐中丧失了斗志,他们开始心照不宣的朝着来路撤退。

    但是已经没了之前的整齐步伐,慌张下,司幽军是争先恐后的想要离开海港战场。

    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互相踩踏。

    那些仓惶逃窜的司幽军中,不少的士兵没有死在九幽国军威力巨大的枪炮下,倒是在逃窜中,被自己的同伴们踩踏致死。

    可当司幽军们争先恐后的逃离海滩战场时,忽然发现,他们的噩梦并未结束。

    从天而降的炮击和雷电,挡住了他们撤退的道路。

    九幽国军中的另一支空骑兵,以及度朔山西麓驻守着的所有飞雷车,已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前后夹击已经完成,海滩上的九幽国军重新调整了部属,骑兵一马当先,率先追赶敌军而去,而步兵也紧跟其后,随着骑兵对逃窜的司幽军一顿穷追猛打。

    海滩上的厮杀声,惨叫声不断的响彻夜空。

    还是乌云遮顶的夜空下,火光通红,浓烟滚滚。火药味越来越浓烈。

    这个消息,也随即传道了山顶上的军府衙门之中。

    原本安静的军府衙门正堂上,灯火通明,变得热闹又嘈杂。

    阵阵夜风带来的血腥味,让汇聚正堂里的九幽国军将领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一个巨大的沙盘已经搬了出来,放在了正堂中间的地上。

    沙盘上用沙子堆放出了度朔山以及周边方圆数十里的地形,一模一样的还原了周边环境。

    在摆放沙盘的长案边缘,还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木雕小人,各个有成年菌人大小,与成年人魂的男子手掌一般长。

    这些小人全部做成了鬼兵模样,或是骑着兽魂,或是站立着,手中握着刀枪剑戟,或是火铳。

    模样基本一致,但颜色一分为二。一部分是红色的,一部分是黑色的。

    站在沙盘边的联络菌人,收到了战报的回复,当即转述给了在场的所有将领:“海港回报,沙滩上的敌军已经肃清,敌人正在向北撤退。我军已经拦住了去路,前后包围已经完成。就是死伤有些严重,海港驻军和官吏、工匠们,已经在敌人的突袭下报销了八百多个鬼了。”。

    这个菌人才说着,一旁站着的一个妖魂将领,当即把几个木雕小人,按菌人的转述,摆放到了身前沙盘中,西面海滩和海港的位置。

    对面站着的阎罗王,目视沙盘。

    木雕小人摆上去后,战局一目了然。

    只是阎罗王杵在沙盘长案边缘的双手使劲攥紧,紧紧地握着长案边缘,久久没有松开。

    他那双已经不再皮肤细嫩,反而粗糙了不少的手背上,道道青筋,慢慢地隆起。

    八百多个鬼的阵亡,让阎罗王眼中也布满了怒火。

    他当即怒声道:“打,给我狠狠的打被围起来的这些敌军,只要他们不投降,杀无赦!”。

    菌人忙着传令,阎罗王身边的参将,接过话来,给他汇报到:“按大帅你的要求,菌人们的地上斥候,已经向北而去,我们的前沿哨都安排就绪。空骑兵中的斥候也已出动,按大帅你的命令,向北三十里进行高空侦查。只要敌人有所动作,我们都能提前发现。”。

    阎罗王满意地点头一下。

    被敌人偷袭成功的事,他要力求不再发生。

    但阎罗王还是担心,司幽趁此开始声东击西。

    “大帅。”片刻后,传令完毕的菌人抬头起来,看向了阎罗王,稍一沉吟后,给他汇报到:“前沿哨回报,敌人果然动起来了,大军主力一路向着东南前行。”。

    “东南?”微微一愣的阎罗王,把双目睁大了些许,看向了沙盘的西南面。

    还原了地形的沙盘,可以看到度朔山的东麓,正好在司幽军的东南面。

    司幽又给了阎罗王一个惊喜;他不打九幽国的正面,剑走偏锋,直奔度朔山的东麓而来。

    这招真的是损极了!

    阎罗王眼角肌肉,连连抽搐几下,眼中怒火更盛了。

    司幽如此部属,那就意味着,度朔山将为司幽所用,成为他的屏障,挡住九幽国水师舰船的一切炮火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