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76】度朔山战役(上)
    大帐外的夜风,又急了起来。

    那呼呼声在帐壁外不断回响着。

    帐内的萧石竹点了点头,赞同了妻子鬼母的话。

    只要让青丘狐王知道他‘死’了,那他的这一趟东行,可就安全多了。

    萧石竹也决定,给青丘狐王来一个顺水推舟。

    既然青丘狐王这么期待着他去死,那他不妨就‘死’上一次。

    打定主意的萧石竹,已经准备开始着手这个计划了。

    “找林聪来办这事吧。”见丈夫打定主意的鬼母,稍加思索后,对萧石竹说出了一个自己的个人建议:“这种事情,交给他来策划是最好的。他本来就是做保密工作的,对这类能蒙蔽敌人眼睛的事情,也是比较擅长。”。

    萧石竹和鬼母是一拍即合,他本来也是如此打算的,当即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萧石竹之所以想到了林聪;也是因为这种骗鬼的事,林聪对九幽国的敌人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熟能生巧,有经验,也有那个能力。

    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林聪来策划和执行这个计划,是很可能不会露馅的。而且,他非常信任林聪。

    林聪对他,向来也忠心耿耿。

    想到此的萧石竹,就要伸手去拉一下,一旁垂下的绸缎。

    那绸缎上挂着一个铃铛,一旦拉响,菌人就会进来。

    可他手才深处去,鬼母就拦住了他,并且递给他一个眼神,示意萧石竹不远处还有青丘狐王的大帐,身为狐鬼的青丘狐王,听力可是比人魂要强几倍的。现在铃铛一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惊动了青丘狐王,那对方说不定会多想,给他们带来麻烦。

    萧石竹注视着鬼母一双美目,转瞬间就已经会意。也默不作声的给妻子递了个眼色,示意她跑一趟,叫身边负责通讯的菌人过来。

    鬼母旋即站起身来,默不作声的走到侧门边上,轻轻地掀起了门帘后,对门口站岗的素天居弟子,在风声中悄声说到:“请今夜当值的菌人过来。”。

    说罢就放下了门帘。

    鬼母再次折返帐中,并未先回到萧石竹身边,而是去了屏风之后。

    不一会儿后,鬼母抱着一件用白羽合捻成绒后织成的大氅,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来到萧石竹身边后,给萧石竹披在了身上。

    要是放在过去,就这点荒野上忽然刮起的阴冷大风,鬼母是不会担心萧石竹因此着凉的,毕竟那时候萧石竹的体魄是异于常鬼的。但萧石竹自从从黄泉回来后,遭黄泉女王暗算,不但因此折寿,而且他的这个体魄身体远不如从前了。

    该保养的,鬼母是时时刻刻惦记着,一时一刻都没有忘了。

    “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带着我就要东行,我也没法说服你,但一路上自己可别逞强。”在萧石竹身边坐下的鬼母,轻叹一声,不由得‘唠叨’了起来:“冷了热了,遇到风啊雨啊的,自己都要注意了。可别再像以前一样的,不知冷热,都不知道怎么给自己保养了。”。

    这番唠叨,要是放在往日,萧石竹多少会觉得有点烦的。今日一听,却多了很多的耐心。等到妻子一番话缓缓说完,萧石竹耐着性子点头应了下来。

    并且牢记于心。

    虽然这几日,只要独处,鬼母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但他今日还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对于鬼母这番唠叨,他现在是有着十足的耐心。

    萧石竹这边才应了下来,不远处的那边,门帘掀开了一小角,今夜当值,为萧石竹负责通讯联络的菌人,顺着掀开的小角一路小跑进来,很快来到了萧石竹的身边。

    “你记一下,天亮之前你得悄悄进城一趟。”菌人才站到自己身边,萧石竹已经下了令:“告诉林聪,让他天亮后来猎场找我,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要惊动任何人。”......

    萧石竹还没休息,远在东瀛洲度朔山阎罗王,却忙里偷闲的去了军府衙门后堂中,小睡一觉。

    阎罗王暗中派出的空袭大军已经出发了,接下来无论如何,度朔山战役都会如期而至。

    到时候一旦开战,阎罗王就没有多少时间休息了;趁着现在,开战前的片刻宁静,好好的休息一下。让日后开战,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去和战士们一起并肩作战。

    粗声的呼噜声,在军府衙门那只点着一盏孤灯的后堂中回荡着。

    那此起彼伏的声音,绕梁回响。时而沉闷,时而响亮。

    熟睡的阎罗王,睡了半晌收住了鼾声。并未苏醒的他,不知不觉的抬手起来,挠了挠自己满脸的浓郁胡子。

    紧接着翻了个身,又继续鼾声大作的睡了起来。

    阎罗王自己都不知道睡了多久,这门外忽然传来了他的副将的喊声:“大帅,大帅。”。

    喊声急切而响亮,隔着一门的后堂内,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嗯。”从梦中闻声忽地惊醒的阎罗王,继续闭着眼。

    鼾声虽然戛然而止了,但阎罗王还是尚未完全清醒。

    他本能的抬手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试图驱散睡意,让自己快点清醒。

    “大帅。”隔着大门站在门外的副将,隔门行了一礼,道:“我们奉命执行夜袭的士兵们回来了。”。

    听到这话的阎罗王立即清醒,睡意全无;他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

    起身太猛的阎罗王,在坐起身的那一瞬间头忽然一晕。但很快就好转的他,连忙急声问着:“战况如何?”。

    话才说完的阎罗王已经把双脚放下了床榻,套进了床边地上的鞋子里后,迫不及待的起身,大步走向大门口。

    门外的副将并未急于回答,静候着阎罗王开门再说。

    大门一开,阎罗王看到了自己手下那个副将,满脸欣喜的站在门口。阎罗王一见,有种预感,这次袭击一定是收获颇丰。

    他立马拉起了自己的副将,顺着屋前挂着白布灯笼的回廊,朝着前堂而去。

    一路上,还没有走出几步的阎罗王,已经忍不住关切的多此问到:“战况如何?我们死伤了多少士兵?”。

    “无阵亡,倒是伤了一百来个士兵。”给阎罗王汇报着的副将,随着阎罗王来到了前堂:“兽魂无伤亡,伤着的士兵们也无重伤,都是轻伤,稍微处理一下伤口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阎罗王听着汇报,唤来了门口守卫,让守卫去传一些热茶来。

    “坐下慢慢说。”坐到帅案后的阎罗王,也请自己的副将坐下:“详细说说。”。

    “是。”应声坐下的副将,回到:“我已经去看过伤员了,都无大碍。据他们回报说,敌人据我们不过三十里左右了,今夜空袭确实是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敌军反应速度也不慢。他们很快就稳住了阵脚,用手中连弩对天还击。用的多是东瀛洲内的三尺弩。这种弩射程远,力道大。而且敌军大量装备这种连弩,一旦全部射击,那就是道道箭雨。我们受伤的那一百多士兵,就是被这样的连弩弩箭擦伤的。”。

    阎罗王一听这番话,略一沉思,便是想到了司幽如此安排,只怕是为了对付九幽国的火铳的。

    东瀛洲的三尺弩由来已久,弩身长三尺,弦亦是长三尺,四四方方的,又称之为四方弩。

    且弩弦为阴曹地府之中,狻猊的脚筋制成。不但坚韧,且弹性不错,不惧水火。

    弩箭射程五百步之遥,能轻而易举的洞穿大部分铁甲,可连发五箭。是阴曹地府之中,诸多冷兵器里的利器。

    东瀛洲中,多数的鬼国都大量装备了这种连弩。

    若不是九幽国又大量先进的火铳和火炮,阎罗王可能会畏惧这种连弩。但他知道,在九幽国的火铳火炮面前,这种连弩也就不算是什么利器了。

    他在沉思中前思后想片刻,已经又了几个对付这种连弩的对策了。

    那边,他的副将还在继续汇报着:“我军空袭下,至少杀死三万左右,伤敌也有三四万。虽然并未因此折损敌军主力,但也达到了我们消耗敌人军力的目的了。”。

    阎罗王收起了沉思,听完汇报,心满意足的微微颌首一下。

    杀敌三万左右,阎罗王也就满足了。

    本来他也不是奔着一次奇袭,就完全让敌军失去战斗力才发动夜袭的。他的目的就是,能吃掉一点敌军,就吃掉一点。

    只要吃掉一点,度朔山日后开战的压力就会少一些。

    “这么一算,他司幽手上至少还有五十几万人可以调用。”沉吟片刻的阎罗王,缓缓说到:“我们收着的这里,北面横宽二十余里,敌人可以完全发动全面进攻,打击北麓的任何一个阵地。”。

    副将点头一下,表示赞同。

    “让水师做好驰援准备,一旦开战,先炮击西北面临海敌军。船上的坠星炮也做好准备,随时能给予我们火力支援。”阎罗王把自己早已想好的战术对策,说给了副将,以便对方好把他的命令,很快传给该地区所有的将领:“飞雷车和空骑兵也要随时做好准备,大战开始后,听我调令,指哪打哪。”。

    “诺。”副将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

    卫兵入内,给他们都奉茶后又退了出去。

    阎罗王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刮了刮茶末,又吹了吹杯中升起的热气,轻轻地抿了一口茶。

    温热的茶水入口回甜,再咽下去后,阎罗王浑身一暖,体内最后的一点睡意,荡然无存。

    另一边,也是才喝了一口茶的副将,端着茶杯,慢慢拧起了眉头,稍加回想后,对阎罗王说到:“大帅,还有一事。我给你传令的时候,派出了几个斥候跟随大军行动,主要是为了高空侦查一下敌军,摸一下敌人的情况。”。

    “嗯。”阎罗王嗯了一声,把卡在牙缝的茶叶吐了出来,就吐在了身边地上。

    “这几个斥候回来后,汇报了一件事比较奇怪。”放下了茶杯的副将,给阎罗王继而说到:“几个斥候虽然没有参战,但是他们在空中,借着我军投弹爆炸后的火光和烈焰,把敌人的情况都观察清楚了。他们发现,司幽的营寨之中,有和之前情报略有不同的地方。”。

    还未对此事重视的阎罗王,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不同?”。

    “少了至少五万到七八万左右的快骑兵,连坐骑也少了至少五万到七八万匹。”阎罗王的副将,倒是对此非常重视,他肃色汇报道:“我也询问了情报部的人了,这几天其他战区也没有出现司幽派去的支援大军。这几万骑兵,好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

    他的这些话说完,阎罗王才重视了起来。

    虽说只有这点情报,阎罗王也不知道这些敌军消失了,是去哪里了?可是,沙场宿将的阎罗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

    他总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且,这些快骑兵不像是去运送物资粮草的。

    那会做什么呢?

    “五六万到七万左右吗?”

    问着话的阎罗王站起身来,大步走到了大堂左侧墙壁前站定,目视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快速一扫后,从中找到了度朔山的位置。

    他的副将也跟了过来,与阎罗王并肩而站,也找到了地图上度朔山的位置后,抬手一指地图上度朔山北面,道:“现在司幽大军大概就在这个地方,如果他不管不顾伤员,天亮前会拔营,清晨就会抵达我们这里的北麓山脚。”。

    但阎罗王只是瞟了一眼他手指的地方,又继续沉思了起来。

    他在思索,消失的那些敌军骑兵,会不会也是偷袭的奇兵?

    如果是,司幽会让敌军偷袭度朔山的什么地方?

    这么想着的阎罗王,目光聚焦在地图上度朔山地区,轻轻一转,扫了几圈该地区后,最终定在了地图上,度朔山的西北口。

    哪里是一个喇叭形状的口子,连通着度朔山以西地区的港口。

    在一马平川,无遮无拦的滩头上,阎罗王一直没有安排守军。

    因为没有依托可守,他让海港上的守军,都不再这片方圆大概三里地的喇叭形滩头上驻守。

    如此一来,这地方就能让敌人快速通过。兵锋直抵港口。

    就算阎罗王在西北面的山中悬崖上,有修建堡垒暗道,驻守了两百多个士兵,据险为守,让敌人没法从这里顺利攻上山头,但是如果敌人速度极快,能在付出极小的损失的情况下,攻打到海港中去。

    港口中的守军,就算能抵抗住敌人的进攻,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快,调集一些空骑兵,随时准备着支援港口。”阎罗王想到此,急声下令到。

    他话才说完,一声忽如其来的轰隆巨响,从山下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