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74】信念
    夜幕深深,血雾谷衙门外,灯影后是一片被夜幕笼罩着的黑暗。

    不远处的山谷内,各种工具敲凿岩石的声音,还有各种各样的机械在连轴运转不停的声响,在夜空下此起彼伏的回荡着。

    夜里的血雾谷,总是比白天要热闹得多。

    当地的主事,立在衙门的正堂上,听着不远处热火朝天的工作声,目视着身子前方远处,那是敞开着大门的大堂外。

    那前面的庭院之中,几声虫鸣从两侧偏房的台基角落里,悠悠传来。

    主事身边的那个鬼吏,还用好奇的目光直视着这个主事,期待着主事告诉他一个答案,解答他内心的困惑。

    片刻之后,该地主事缓缓摇头着:“不知道,关于这种灵石最后的记载,时至今日已经相距时代太久远了,再加上我官阶不高权限不大,查不到太多的书籍和密档,也不是很清楚这石头的功效。”。

    身边那个鬼吏有点失落,嘴里悻悻的吐了了一个:“哦。”。

    好奇的目光,也转瞬即逝,消失无踪。

    紧接着,一丝丝失落的目光,从他眼底慢慢的升起。

    “不过我可听在此任职的一些老工匠说起过,这石头在魔神们手里,不只是可以用来作为动力使用,他们甚至能借此,凝聚阴日和阴月之光化为能量,再打造成为威力不小的武器来使用。”主事的抬起了自己粗糙的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轻轻地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了:“若是真的有此奇效,我想,日后我国的各方面工业,以及军队的实力都会因此突飞猛进的。”。

    主事的对此石头知之甚少,也说不太清楚,可身边这个书吏也是他的亲信,可信之人,他已经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对对方知无不言了。

    不过这些日子里,他也没少琢磨这些古老的灵石,琢磨来琢磨去,虽说没有研究出个子丑寅卯,可他还是有一种预感——挖到这种灵石,将会改变九幽国的未来。

    “阴日阴月?”身边的鬼吏嘀咕了一声,紧锁着眉头沉思起来。

    这些光芒虽然他几乎天天都见着,可是怎么也想象不到,如何凝聚其中的力量。

    因此心中还是困惑费解丛生,不知道此灵石倒底有着什么样的神效......

    远离南部地区的玉阙城外,那玉阙猎场上迎来了夜幕下的宁静。

    今夜的猎场上风很小,今夜的风也不常起了,没了白天时此起彼伏的呼呼风声,气温也比昨夜高了一些,不再阴冷。

    萧石竹的行营之中,也因为没了大风的缘故,那些立着的九幽国彼岸花旗帜,也没了猎猎作响声。

    林立营寨之中的火盆,添上了来自于玄炎洲东部地区,啸风平原以北的九嶷深沟中,产出的赤油。

    这种颜色鲜红如血液一般,又经久耐燃的火油,点燃之后腾起了道道明亮火焰,照亮了营寨之中,每一顶帐篷间的每一处角落。

    一队队各个健壮的巡逻禁军,穿梭在营寨之中。

    安排在各地的明哨,也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各司其责。

    外围还有巫小灰安排的军队驻扎在附近各处,此地的安全,绝不亚于远处玉阙城的玉阙宫。

    阴日落下的入夜后,和青丘狐王又是喝了个伶仃大醉的萧石竹,终于在子夜来临时,在鬼母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回了自己的大帐。

    入账的萧石竹,就运起玄力逼出了体内酒气,醒了一生的醉酒,准备接见大臣或是批阅奏本了。

    可这一切,在大帐外的青丘狐王一无所知,他还以为,萧石竹今日又要呼呼大睡到明天日晒三杆了呢。

    宴席散去,青丘狐王也在目送着萧石竹回帐后,带着自己的卫士,回到了自己的帐内。

    今日,他也玩的尽兴。

    在长琴的陪同下,青丘狐王见识了玉阙猎场上的一番奇景。日暮之时,那溪水中升起的道道云霞,令青丘狐王大开眼界,也对这个九幽鬼国,更有征服的欲望。

    在青丘狐王看来,这等有着奇景的地方,不该给萧石竹这种他打心底看不起的小鬼来掌管。

    青丘狐王暗暗发誓,终有一日,他要把这片美丽又富饶的土地,都尽收自己囊中。

    在他的眼中,九幽国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城一镇,早晚都要是他们青丘狐国的疆土才肯罢休。

    青丘狐王来到自己的帐内,径直的走到了火塘边上,铺着的鸾羽抽丝后编制而成的浅蓝色的华丽大起的地毯上,盘膝坐下。

    身边跟着的小童,立刻去一旁的小桌上,取了一些九幽国送来的羽人云雾茶,用也是九幽国提供的茶具,开始给青丘狐王泡茶,用于醒酒。

    今日跟随在青丘狐王身边的贴身卫士,乃是胡氏兄弟中,只有五尺身段的那个胡兴雨。

    这个矮小的黑毛狐鬼,迈着缓步走到了青丘狐王身边站定后,不慌不忙的抬手起来,捋了捋自己垂至胸钱的飘逸长鬃。

    青丘狐王不言不语,注视着身前火塘中被火焰舔舐着的木炭,和从中升起的热浪,愣愣出神。

    脑中想象着的,还是未来吞并了九幽国,萧石竹跪在他青丘狐王脚边悲惨哀求的美好景象。

    胸中也有一股兴奋之情,随着想象而出的场景脑中不断浮现而不禁升起。

    一旁的胡兴雨见状,暗暗思忖一番,便揣度到了青丘狐王心中所想。

    毕竟跟随在青丘狐王身边已经多年了,胡兴雨和他的其他兄弟一样,对揣度青丘狐王的心思已经总结出了一套非常有用的方式方法了,而且百试百灵。

    此时,胡兴雨已经知道了沉默不语的青丘狐王,正沉浸在吞并和消灭了九幽国,成为阴曹地府中实力不俗的大国国主的美梦和喜悦之中。

    胡兴雨也默不作声,暗暗盘算许久后,觉得此事不过还是美梦。

    美梦虽美,但很难成真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胡兴雨不再沉默,他捋须着缓缓开口,对青丘狐王略有一些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大王,是否是在想那件事?如果是的话,臣觉得,此事你还是慎重三思啊。”。

    说话话音控制得很小,尽量只让他自己和青丘狐王听清楚。

    并且在青丘狐王的小童过来奉茶时,就立刻闭口不言。

    而青丘狐王立刻会意,知道胡兴雨所说的那件事,是与九幽国做对之事,当即也在接过了小童的奉茶后,打发了小童下去,让大帐之中,只剩下了他和胡兴雨两个鬼。

    小童走后,青丘狐王慢条斯理的吹了吹杯中升起的热气,品了一口茶后,从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为何?”。

    这种美梦被忽然打断的赶紧,让青丘狐王心生不悦。他眼中的兴奋,在转眼间已经被阴冷代替。

    青丘狐王确实动怒了。

    只是尚有理智,让他尚且留着一丝冷静,想听一听胡兴雨的建议再行定论。

    “过去,未曾到过此地,我们都认为这里的一切都废了,这个曾经快速崛起,不可一世的鬼国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强大,因为获得了长期和平的机会而光芒黯淡。”

    胡兴雨继续用压低的嗓音,对身边的青丘狐王娓娓道来:“但今时今日,我们到了这里,一路走一路看,我慢慢地改变了这种想法。不只是这个鬼国有着四通八达的宽阔冥道和灵渠,也不只是他们的城镇有多富饶,还因为这里生活着的鬼们,眼中都有一种不常见的目光。一旦提到九幽王,这种目光越是显眼的。”。

    胡兴雨改了口,不再直呼萧石竹的名讳。并且在提到九幽王时,胡兴雨不由得肃然起敬。

    可青丘狐王却是听得一头雾水,慢慢地拧起了眉心,困惑道:“什么目光。”。

    “饱含着信念的目光。”

    胡兴雨随即答到。

    青丘狐王脸上的困惑不减反增;他不懂九幽国,不懂九幽王,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

    见他眉头紧锁,没有舒展开,胡兴雨又补充说到:“就像我们四兄弟,提到大王你的时候一样,双眼都会不禁泛起饱含信念的目光。这种目光来自于我们相信你,信任你,对你的命令和决策坚信不移。”。

    “所以我们都能忠实的执行你的命令,每一道命令。这是你的意志,顺利传递给我们的一种现象。”

    说到此,青丘狐王已经听了个似懂非懂,稍加思索后,悠悠道:“你是说,所有的九幽国鬼都有这种目光,来自于萧石竹的意志;所以尤其是提到萧石竹的时候,这种目光更是显目清楚吗?”。

    但青丘狐王内心还是对此不信,表示狐疑。毕竟他已经深信了九幽国没就了,也看不到胡兴雨所看到的这些细微之处。

    “是的。”胡兴雨毫不犹豫的把头一点。

    “应该说,是几乎所有的九幽国鬼民都是如此。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虽然我不知道九幽王用了什么办法做到的,但从这些总总迹象来看,他的意志层层传递,如今已经遍布了九幽国的每一个角落。这个国家在他的个人意志笼罩下成长为一只庞然巨兽。现在只是在蛰伏,一旦与其为敌,只要九幽王一声令下,全国上下,小到儿童小鬼,老到老鬼,都能一起被迅速动员起来。届时巨兽苏醒,亮出尖牙利爪,势不可挡的会撕碎一切挡在它身前的东西的,包括与其为敌的鬼。”。

    胡兴雨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解后,看向了青丘狐王的双眼中泛起了期许之色。

    他期望着青丘狐王就此收手,不要再继续糊涂下去了。

    也是要借此告诉青丘狐王,别再妄想和九幽国做对了。

    可他这番话,并未点醒执迷不悟的青丘狐王。

    固执的青丘狐王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是胡兴雨多心了。

    他只看得到萧石竹沉迷酒色,安逸享乐。并且根本不相信,连酆都大帝都做不到的意志层层传递之事,萧石竹就能做到。

    想来想去,甚至胡兴雨在青丘狐王看来不过是怯战,是灭自己威风的怂包行为。

    他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了胡兴雨,心生一丝丝鄙夷。

    同时用轻蔑的口吻反问道:“有这么玄乎吗?”。

    “啊?”

    胡兴雨没有想到青丘狐王如此固执,反被问得猛然一愣。

    “我说,你说的那个什么信念的目光,有这么玄乎吗?”

    青丘狐王耐着性子又补充了一句后,再次端起了自己的茶杯,悠哉悠哉的喝茶起来。

    胡兴雨一看,便知道青丘狐王还是不信,当即再次重重地一点头,肯定的答复道:“是的,这或许就是九幽王的过人之处。他的意志连接着每一个九幽鬼们,让他们团结又让九幽国上下一心,才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九幽王的存在,也是九幽鬼们心中的无形支柱。他像一根高大粗壮的天柱,撑起了九幽国诸鬼头顶的这片天空,让这里诸鬼不只是仰视着他,更是信赖着他。因此他的任何一道命令,九幽国诸鬼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哪怕是九幽王要他们去死,他们也能含笑着赴死。”。

    再次说了这么多灭自己威风的话,也是实事求是,胡兴雨把自己看到的观察到的都说出来了。目的还是一个,力求劝解青丘狐王不要冒险,不要再对待九幽国的问题上,赌上全族全国的命运来做殊死一搏,不要做出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的愚蠢举动。

    毕竟在胡兴雨看来,只要青丘狐国不主动和九幽国作对,萧石竹也拿他们没办法。

    任由萧石竹是天生的鬼才,可也不敢在两国问题上,冒天下之大不韪,首先发动战争,落得个背叛盟友,无情无义的恶名。

    胡兴雨基于此,要力求告诉青丘狐王,对待九幽国,还是必须采取大树底下好乘凉的策略。

    而非之前迅速争夺占领东瀛洲,偏安一隅发展壮大,与其分庭抗礼的对策。

    他是青丘狐王身边当之无愧的忠臣!

    只可惜,明珠暗投,效忠错了对象。

    又是沉默许久的青丘狐王,依旧不信胡兴雨的话。

    自负和自大在胸中纠缠滋生的青丘狐王,已经听不见任何的逆耳忠言了。

    若不是在九幽国中,青丘狐王一定会拍着桌子,怒声大骂胡兴雨:“你怯战!”。

    然后再对胡兴雨来个撤职查办,或者降级削官什么的。

    但是现在,青丘狐王并未这么做。他反而冷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想的事情并不是放弃与九幽国一较高下,而是既然萧石竹是九幽国诸鬼的支柱,那就如何打断这颗支柱。

    青丘狐王左思右想着,不由得走上了一条过去北阴朝和酆都大帝,用于对付九幽王萧石竹的路。

    他想到,既然是萧石竹的意志在层层传递,让九幽国这个鬼国变得强大无比,那就从萧石竹入手。

    摸出萧石竹,让他的意志从此消失在九幽国,消失在阴曹地府。让这颗撑起九幽国天地的柱子,从此断裂。

    这就是青丘狐王沉思许久后,想到的办法。

    他本不想就此放弃之前的计划和努力,也不甘心就此放弃,他还想要再搏一搏。

    既然胡兴雨看到了他并未看到的一面,那青丘狐王就像一个对付这些事的对策出来就行。

    他决定,制定一个暗杀萧石竹的计划。

    在他们一行鬼离开了九幽国之后,立马展开行动。

    力求让萧石竹因此殒命,让这个鬼国乱作一团,在让萧石竹的意志,从此烟消云散。

    既然萧石竹是这个鬼国的支柱,那青丘狐王就打断这颗支柱。让整个九幽国中诸鬼的信念,从此荡然无存。

    外面忽然就起风了,而且风声不小。

    呼啸的风声尖长又锐利,有如鬼哭狼嚎一样,环绕着这个行营飞旋,穿梭在每一顶帐篷之间。

    许久之后,渐行渐远,风声也越来越小。

    在风声完全远去之后,已经打定主意的青丘狐王抬眼起来,看了一眼还在身边站着的胡兴雨,叮嘱到:“你去,悄悄地把长琴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