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67】不变应万变
    细雨连绵,还在连连飞落在嵎夷谷这一带。

    风雨声在不知不觉间,也开始变得轻柔。

    虽然嵎夷谷上方天空还是一片乌黑,但空中的乌云也已不再那么的厚重,颜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的深了。

    而且远方天际,云层的遥远边缘处,也开始透出了一丝丝明媚的阳光和明亮。把整个天空分割成一明一暗两种不同。

    在东瀛洲生活久了的鬼们都知道,出现了这种天象,那就是证明,东瀛洲这个连绵的雨季,已经快要结束了。

    潮湿和阴冷的遭心天气,即将离去。暖暖的阴日之光,在雨季过后又会普照这片大地。

    而嵎夷谷外,横在山谷出路上的联军大营中,还是蒙着一阵阴霾。

    联军是仗着数量优势的,可是发动了几次的攻击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还被九幽军打得死伤惨重,让这些联军战士们,都信心流失,士气低落。

    同时,不少的士兵们对九幽国威力凶猛,开山裂石轻而易举的火器,已经心生畏惧。怯战之心,由此而生。

    整个营寨之中,只有玄目的大帐,现在倒是没有丝毫的阴霾了。

    那个人魂文官的献计,扫空了帐内弥散的阴霾。

    在玄目说了部下计划可行后,其他的部下都用钦佩的目光,看向了献计的那个人魂。

    而那个人魂感到了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中,充满了真诚敬意,这心里一下得意涌起,嘴角不由得上扬。

    官袍下遮住的腿,也是得意的扬起脚尖,以脚后跟立在地上,随意的轻轻地抖了几下,对别人的钦佩也倍感享受。

    他一下子又有了个灵感在脑海中弹出,有立功机会绝不放过,随即就迫不及待地给玄目来了第二次献计:“还有,大将军你也知道,这片土地上的雨季就看过去了。往年的雨季过后,就是一段时间的万里无云,晴空暖阳了。到时候,我们以火攻烧山,山中的九幽军又有什么办法对付呢?山中的水源就那几口泉水,不过是够山中驻军饮用,可也不够用来浇灭来势汹汹的山火啊。”。

    这种守株待兔的办法和战术,确实符合玄目那稳扎稳打,过于谨慎的胃口。

    当下,玄目又是思索片刻,也没有找到这个计划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后,再次同意了部下的这个建议。

    于是,玄目当即给部下下令,让他们分手到了嵎夷谷四面八方各处要道上去。做好第一步计划,在山谷外围困山中九幽军,以此也切断山中九幽军与外界的联系。

    坚决要把围住,困住,借此熬死嵎夷谷中驻守着的九幽国军的计划,彻底的进行到底。

    众部下领命而去,这大帐之中一下子就只剩下了玄目自己,独坐帐内,沉浸在得意和对未来有利战事的幻想之中。

    正如春云所说的一样,这个玄目只是他那劳民国的名将。但是要是放眼全地府,玄目还真的不算什么名将。

    就单独拿出眼光这一块来看,玄目也不是有深远眼光的。

    看待问题和战局,那都是只看眼前。

    他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有多恐怖的,也不知道九幽国的战术早已和其他冥界鬼国完全一样的了。整个九幽国的战术新颖,总能扬长避短,别说是围困了嵎夷谷,玄目就是封锁着更多的地方,山中的春寒也有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

    更何况,那空中是玄目没法封锁的。九幽国又有着阴曹地府之中,为数不多的强大空中部队。除了飞天军和空骑兵,九幽军还能调动仙槎和飞雷车来运输物资的。

    更何况,距离嵎夷谷不远处的东瀛洲西海岸的海岸线,已经被九幽国的水师完全掌控了。

    物资运输,也可以从海上起飞空中部队,给嵎夷谷进行接二连三的空运物资;这些行动,对于九幽军来说轻而易举。

    光是这些优势的存在,山上的春寒就等于把玄目的计划拆了个一干二净。

    玄目这个得意洋洋的计划,用来对付九幽军,注定又是一场无用的白费力气。

    玄目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还沉浸在得意和欣喜之中,一时间没法拔出来......

    山上,九幽军建造在山体岩洞之中的指挥所里,累了一宿的春寒,终于能稍微歇一会了。

    她手上拿着一个才啃了一口的白膜,靠着椅背,微微歪着头,闭目打盹起来。春寒本来只是想要眯一会儿的,却很快就熟睡了过去。

    脸上的疲色,并未因为睡着了而褪去。

    打战是很累人的,而对于战争中的任何鬼来说,只要投身到战场上,耗费的可不只是体力,还有心力。别说是春寒这么一个人魂小鬼,在战场上坚持指挥,会难免吃不消,就是身怀玄力的萧石竹在战场上没日没夜的厮杀,难得歇息时也是抓紧时间,能休息多会儿就休息多会儿的。

    春寒的副将鱼炎,去阵地上替春寒视察了一圈回来后,就看到了春寒熟睡的模样。于是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现实轻轻地取下了春寒手中,那个咬了一口的白膜,然后去来一条羊毛编织的毯子,轻轻地给春寒盖在了身上。

    随即,鱼炎又转头对周围正在忙着誊写或是记录此地战况等的文官文吏们,打了个轻声的手势,示意大家都轻声一点,让春寒好好地睡一下,回回神。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尽量不要说话,埋头做事。一定要交流点什么,也尽量控制了声音。

    做好这一切后的鱼炎,站到了观察口那边,拿起了窗口沙包边上的千里镜,拉开后顺着观察口,朝着外面张望。

    千里镜中,外面山坡上的一切,在鱼炎眼中变得清晰起来。

    她看到了阵地上,加固防御和休息的士兵,也看到了雨帘下,落在了树梢上避雨的一些鸟群。

    忽地,空中响起了一声闷雷作响,雷声从天而降,震撼大地。

    九幽军的这个指挥所中,也随着大地的颤动微微一抖,指挥所里的那些油灯,跟着也晃了一下。

    原本还在椅子上熟睡的春寒猛然惊醒,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急声问到:“是哪里打炮?”。

    鱼炎赶忙放下了千里镜,转身过来,看到了春寒眼中已经尽是警惕,全无才睡醒的困意和迷茫。

    身上披着的毯子,也随之落在了身前地上。

    战争让她浑身紧绷,连做梦都似乎睁着一只眼睛一样。一有什么响动,当即进入战斗状态。

    “将军,没有打炮。”鱼炎走过来,轻轻地摁着春寒的肩头,让她再次坐下:“只是打了个响雷而已。”。

    说罢,鱼炎给春寒到了一杯热茶,又把那个白膜拿给了卫兵,交代对方去给春寒热一热。

    侧耳倾听着外面风雨声,半晌也没有听到厮杀和枪炮声的春寒,镇定了下来。眼中警惕也随之消散无踪。

    喝了一口茶的春寒,当即又问鱼炎道:“岗哨都安排好了吗?”。

    拿起毯子的鱼炎,走到一旁,使劲一抖抓着角的手中毯子,抖落了上面的尘埃后,回到:“都安排好了,明哨暗哨都遍布了山中各处。一有敌人进犯,他们就会先行打击敌人,也可以给阵地发出警示。”。

    说着这话,鱼炎已经把手中毯子叠了起来,放回了一旁的柜子上去。

    放下了茶杯的春寒已经没了睡意,她身子微微前倾,目光扫过了桌上地图山,画出的嵎夷谷和附近山水城镇。

    “将军,要不你到寝室里去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再唤醒你就是了。”鱼炎在春寒一旁坐下,劝说道:“你从昨夜到现在是一宿没睡,不休息一下怕是吃不消的。”。

    “一会儿在说吧。”从地图上收回了目光的春寒有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一个文吏书案边,拿起了书案上的一本书簿,翻看了起来。

    上面记载的是,这几日春寒指挥着的军队,在战斗之中消耗的物资。除了弹药之外,还有粮草和药物,也都是一一详细的记录在册。

    春寒细细翻看后,心里有了个底。

    “这其他地方的战况,有什么消息吗?”放下了书簿的春寒,问着这话走回了自己的桌案边,又看起了地图来。

    鱼炎当即摇了摇头,道:“还暂时没有其他的消息。不过,其他几个将军,也在另外的七个险要之地站稳了脚,敌军前进的脚步会由此变得缓慢。”。

    “好吧,我们还是把精力都先放到消灭眼前这个玄目上来把。”春寒也不再多想,眼睛盯着地图上嵎夷谷北口处,不断打转。

    这地方,就是玄目现在安营扎寨的地方。

    春寒虽然也知道,这一两天他们杀敌无数,让玄目军死伤数万鬼兵,但是并未撼动玄目的根本。

    如今玄目的手上还有十几万的精兵强将,尚且还有战斗信念和决心,斗志也还尚存。

    可春寒不过五万兵马,这一两天还死伤了几百人,问题虽然不大,但在军队数量上,春寒依旧没有任何优势。

    “我看这玄目,今日是试探了我们了,无功而返,但之后他会做什么呢?”思量间,春寒一声嘀咕后,皱紧了眉头。

    她注视着地图的目光,始终没有收回来。手上拿起了一支木炭制成的短笔,把削减的笔头,点了一下地图上的嵎夷谷北口,顺手又画了个圈,把玄目如今安营扎寨的地方圈了起来。

    一旁的鱼炎一看这个圈,也陷入了苦思冥想。

    她也一时间,想不到玄目接下来会做什么?

    玄目是一个谨慎太过的鬼将,这样的鬼将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定的模式。关键是,九幽国大军让玄目没法按过去的作战模式进行战争了,玄目必定不会一如既往用惯用手法和战术来作战了。

    都知道玄目肯定要另寻他路,但他要做什么,鱼炎和春寒一时间也不知道,也猜不到。

    但是她们两鬼,都按着玄目那谨慎太过的性格去预判之后的战争走向。

    沉默许久之后,鱼炎和春寒都忽然眼前一亮,两鬼也同时抬头起来,四目相对下,异口同声的说到:“围而不攻。”。

    她们同时想到了,以玄目的性格,再试探不出九幽国军的防御弱点后,必定是要对嵎夷谷围而不攻的。

    以春寒和鱼炎的推测,这是玄目能想到的最好战术,就是围而不攻。不但对金身的玄目胃口,而且对于玄目来说,只占着人数优势,没有武器优势和地利,那只能是围而不攻。

    打不死你我也熬死你的战术。

    这战术,说起来大多数时候也挺管用的,九幽国大军也在朔月岛上,用过类似的战术拖垮北阴朝大军。

    可是,玄目和九幽军的实力,差点可不是一星半点的,要真用了这招,效果会是差强人意。

    “我倒是还真的希望,他玄目就围而不攻呢。”呵呵一笑的春寒,身子后仰,靠着椅背,侃侃而谈道:“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在山上休养生息,把工事修得跟坚固。夜里还可以是不是的袭扰一下玄目,偷袭他的军营,让他头疼去把。”。

    说话间,春寒把双臂伸直起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后,双臂枕在了脑后。

    “若真是这样,我们自然是求之不得的。”鱼炎也附和着说到。

    这其中对九幽国军的利处,春寒都在之前一语道破了。

    玄目只要不攻击,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加固山中的防御工事,让嵎夷谷更是固若金汤。

    至于玄目如果真的这样做了,无异于是给了春寒他们九幽军大量宝贵的时间。春寒和鱼炎,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只是两鬼都知道,这也不过是他们自己的猜测,玄目接下来要如何调整战术,还是一根筋的继续试探,春寒和鱼炎都没法肯定,对方会选择哪一种解决办法。

    于是,春寒放下双臂,坐直身躯,对鱼炎谦虚的请教道:“鱼炎,你是我的前辈,经验肯定比我丰富,你看这样如何?反正我们只是推测,并不确定玄目会如何去做,不如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他要是一根筋,继续试探我们的防线,就和早上一样,来一次揍他一次,让他玄目知道我们的防御没有弱点。同时加固防御工事,让山谷中的防御更是坚不可摧?”。

    鱼炎只是稍加思索,也觉得可行,于是点头着建议道:“可以的。不过我们夜里的夜袭计划,也可以先制定好了,是不是的给玄目来个你来我往。不能只是我们不变应万变,那我们就彻底被动了,要敌人袭扰我们,我们也要不客气的袭扰他们才行。”。

    【今天是跨年夜,起床难呼哧呼哧,加班加点的赶出这么几章不是为了选劳模。只是为了再次祝大家今晚跨年之后,来年天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心想事成,想脱单的脱单,想脱贫的脱贫,一切的遭心事都在新的一年里烟消云散,一件不剩。一切的好运,接踵而来,挡都挡不住。好了,不扯了,我跨年去了,各位我们来年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