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66】头疼
    帐外的大风,又呼啸了起来。

    平原上的大风强劲,吹到行营中也劲力不减。那些行营里的诸鬼只要迎风而去,都能隐约感觉道脸颊被大风吹得有点生疼。

    草地在风中一阵阵翻滚,远山中的树林,也在大风吹过时摇动枝叶。

    行营之中,帐篷和旌旗在大风中,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呼呼的风声,在萧石竹的大帐外回旋不息。辰若端来了新泡好的热茶,给帐内诸鬼逐一奉茶后,站到了距离鬼母不远处的一旁,安安静静的站着。

    端起了茶杯的萧石竹,面露悦色。

    听到一个好消息,他也很开心,但也没有失态的手舞足蹈。当即只是都顾不上喝口茶润润喉,就对林聪又说到:“林聪,给阿三传个话,让他可以开始在北阴朝的垄断计划了。但是不要着急,一切都慢慢来,任何事情任何计划都力求稳扎稳打,切忌不要冒进。”。

    这个计划,在九幽国中也是最高级别的保密。目前,也只有四个鬼知道全部计划的内容和步骤,以及备用方案和应急方案等等。其中三个,现在已经坐在这玉阙猎场上的大帐内了。而剩下的那一个,就是萧石竹提到的阿三。

    整个计划就是让阿三在暗中,从北阴朝治下各地商贾里,先扶持起一些富商来。让这些掌控着资本的富商在往后的几年内不断的壮大,然后在市场上某些领域一手遮天,再反过来成为北阴朝要把控朝廷财政收入而不可或缺的财阀,再以垄断的手段抬高北阴朝的物价,拖垮这个如庞然大物的北阴朝,也能借此挑起北阴朝的内乱民变。

    这一招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的高招构思就来自于现在满脸悦色的萧石竹。

    萧石竹向来有仇必报,既然北阴朝在签订了协议后还暗中动手,他就欣然接招。

    北阴朝愿意悄悄地给他一刀,他也不介意,反手就给北阴朝一枪。

    他是绝对不会逆来顺受的。

    林聪暗暗细思一番,也觉得时机到了,而且北阴朝中,奸商不少,也很容易被暗中蛊惑和扶持。于是,林聪不由分说的应了下来,打算一会出门去就立马去办这事。

    “这是一个长计划,你务必提醒一下阿三,一定要有耐心。”鬼母抿了一口茶,对林聪提醒道:“要绵里藏针,锋芒不露,北阴朝察觉到我们真正目的越晚,越是没法挽回。”。

    “是。”林聪应着,牢记于心。

    “之后你就把精力,先多用一些到东瀛洲去吧。”萧石竹接过了话来,继续对林聪说到:“从我这两天和青丘狐王的接触来看,他如此自信,似乎青丘狐国已经做好了全部的防御和本土作战的准备了。没有精准的情报来制定进攻和作战计划,我军会死伤严重的。”。

    “其实这个计划已经开始了,很多早已进入东瀛洲青丘狐国的潜伏冷子,已经在几个月前被逐一唤醒。”趁着萧石竹说话时喝了口水的林聪,随之放下了茶杯,给萧石竹和鬼母交了底:“如今他们正在暗中侦查的是,青丘狐国每一处关隘要塞,和必争之地城镇的物资运输路线。”。

    林聪做事,一如既往的是眼光深远的,令萧石竹安心又省心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任何世界都通用。只要弄清楚了这些青丘狐国各地的运输路线,日后两国开战就可以先毁了这些路线,切断敌人的运输。

    一旦运输都断了,在前线的敌军用不了多久,都会很快就军心崩溃,装备无物资供应,尤其是弓箭和火铳这一类的装备,也就会无用武之地了。

    敌军的前线将士也会很快吃不饱,穿不暖,怯战和厌战之心随之而生。

    “好,很好,这事情我也全权交由给你来办,我不会插手和过度干预的。”萧石竹面露满意之际,给林聪说到:“一切安排由你自己决定,我只要结果。”。

    “是。”林聪应了一声,再次悠哉悠哉的喝茶起来。萧石竹的话,也一字不漏的牢记于心。

    “还有一事要你来负责,我不在玉阙城的期间,一旦有变,你和巫小灰要暗中配合,把萧茯苓扶上王位。”萧石竹信任林聪,非常信任,是能以命相托的信任。于是不假思索,把自己想好的后路都说了出来:“不要让王位空悬,出现列侯纷争之大乱。也要在如果有人反对茯苓时,哪怕是德高望重的大臣,玄教也可以实施杀鸡儆猴的手段。务必要让我女儿,坐稳了这个王位。”。

    林聪才听到此话,顿时有些不镇定了。手微微一颤,茶杯险些没有端稳,不少茶水泼洒而出,淋在了他的虎口上。

    林聪顾不上手上被烫得阵阵发疼,惊慌失措的目光眼中迸出,看向了不以为意,依然面色平静的萧石竹。

    而鬼母也用惊慌的目光,看着萧石竹。

    这都是萧石竹这番话,说得好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

    “我是说如果。”萧石竹平静的语气说着,又转了一下手上的鹿角扳指,把扳指上雕刻精美图雕,从手心内转朝了外面。

    “林聪你去忙吧。”顿了顿声,萧石竹瞥了一眼林聪因为泼洒的茶水,浸湿了大片的衣袖:“先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林聪只得从命,放下茶杯,行了一礼后退了出去时,萧石竹也给辰若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也出去。

    辰若见了,一言不发的跟在林聪后面,离开了大帐。

    两鬼才走,鬼母就双眼红了。眼中的惊慌失措,已经化为了担忧。

    萧石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鬼母拦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知道自己要去冒险,不得不去,而且他没法给谁保证,一定能活着回来。就像他要求,所有远征的士兵,上战场一定要留下遗书一样,是战争永远都没法预判死活安危的。

    而且战场是冰冷的是无情的,更是充满变数的,这些对于打了不少战的萧石竹都一清二楚。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给鬼母什么信心满满的保证,他说不口,也不愿意这样来欺瞒哄骗鬼母。

    他只想再去战场之前,给自己的亲人,留下点美好的回忆。

    帐外又刮起了大风,这次的风声断断续续的,但每次都悠长尖锐了,好似有人在风中伤心哭泣......

    东瀛洲,嵎夷谷。

    风萧萧,雨淅淅。

    漫天细雨如丝如线,不断的落在山谷之中。

    雨雾迷濛中的嵎夷谷两侧山脉的外侧,山谷的东西两面,在今日的风雨中又留下了不少的血腥味和焦痕、弹坑,以及碎裂的岩石。

    从清晨开始,山下联军就对这个山谷的北面和东西面,这三个方向不断的发起同时进攻,虽说规模没有昨日的正面进攻大,但小股袭扰的敌人,更是难缠。

    他们在山林岩壁间,躲闪着九幽国驻军的精准射击。在留下了一具具尸体后,依旧没能占领山中任何一处要塞和险要之地。

    但是,战斗时间确实比昨日大规模进攻还要长。

    雨雾之中的联军敌人,忍着风雨下阴冷不断对山中各处九幽军,发动进攻。可是今日的联军敌人非常机灵,每每遇到九幽军还击,他们就打一下就跑,退到九幽国军手中火铳,射击不到的地方。

    等到九幽国军停下了反击,敌人又反扑上来。

    每次如此,留下几具或是十几具尸体后又撤走。然后再来,又逃走,反反复复十几次,到了中午过后,联军才鸣金收兵,之后几个时辰内,敌人都没有再发动任何进攻。

    九幽国也付出了一百多人牺牲的代价。多数的还是才初上战场的新兵,打中敌人后一阵兴奋激动,不顾掩护和躲闪,被敌人的弓弩击杀的。

    嵎夷谷中不再有枪炮和厮杀声,只有那风雨淅淅沥沥,冲刷着山坡上留下的鬼血。

    血腥味似乎淡去了一些,但依旧漫山遍野随风飘散,飘得到处都是,整个山谷的气氛更显得压抑了。

    山中一些九幽国的新兵,闻着风雨之中已经不再有的清新,而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变得麻木。

    面无表情的他们,环抱着火铳,靠坐在战壕里,又定上架起木板这雨的地方。

    老兵们倒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味,时不时的走过来,和新兵们聊聊天,也能缓解一下他们的压抑。

    没有人喜欢战争,九幽国的鬼兵也是一样的,他们远在玉阙城的主公萧石竹也是一样的。

    若是地府不是如今模样,这些士兵应该又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而萧石竹,应该是那种一百年后,服从叛军,按他身前积德和缺德量刑后,进入轮回的人魂。

    但他们都没法再活在理想之中,他们都必须拿起刀枪,直到开创一个美好光明的未来为止。

    萧石竹了解这点现实,这些战场上九幽国军的新兵蛋子也了解。麻木只是他们在驱散对战争的恐惧前,必须走过的过程。

    一旦过了这个心理过程,他们将成为在开拓光明未来道路上,一个个无畏的战士;就像是现在和他们正在闲聊的那些老兵一样,生死看淡,坚定的走在改变地府和开创光明未来的道路上。

    趁着停战,本地的指挥将领春寒也把一条军令,传遍山中各地,传得让山中驻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条军令就是,此时嵎夷谷已经是九幽国的领土,既然是九幽国境内,那就人在山谷在,死守倒底,绝不后撤。

    这条军令,让那些新兵蛋子们振奋了。他们中一部分鬼兵,因为这条命令,缓缓地从麻木中缓过神来,眼中又有了斗志和信仰的光。

    而在山谷北口外,联军大营里的玄目并不知道此事。

    他坐在了自己的大帐里的帅案后,怒色五官间浮现,满脸铁青。

    身前左右的那些手下将领,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前地面,默不作声。

    愤怒之余,玄目还很是头疼。

    今日天亮后,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下令军队发动了大小十几次进攻和袭扰,死伤了一万多鬼兵的代价,也没有攻陷九幽国在山谷中任何驻守点就算了,关键是折腾了半晌,回来的幸存士兵,居然没有一个从九幽国的防御工事上,找到弱点的。

    要只是士兵如此无眼界,玄目也不至于如今这样,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口鼻喷吐烈焰,以此来消除心中怒火。

    关键是参与战斗的领兵将领们,都异口同声的告诉他,九幽国的防守滴水不漏,山谷已经固若金汤等等。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就是打不上山去,也灭不了山中驻扎着的九幽国大军。

    而且,这个无用的结果,还是牺牲了一万多名鬼兵换来的,玄目就更是头疼了。

    “怎么都不说话?”

    玄目怒目环视着身前众人,那些他手下的左膀右臂们,怒声质问到:“你们都哑巴了吗?”。

    玄目面前的诸鬼,还是一言不发。面对玄目的质问和愤怒的目光,他们唯一做的是把鬼头垂得更低了。

    他们这装哑巴的举动,是让玄目更是火冒三丈,当即扬手起来后,重重地落下,狠狠地拍了桌案。

    砰的一声闷响,在大帐中响起,惊得玄目身前诸鬼都身子一颤。胆小的一些鬼,还差点被这忽然起来的响声,吓得跳了起来。

    这么一整惊吓,倒是还真的把其中一个鬼,吓得一个激灵,心中忽生一计。

    整个鬼是左边那排鬼中,一个穿着文官长袍的人魂,站来出来,趁着对怒火未消的玄目微微行礼之际,眼珠子快速一转,说到:“回将军,虽然我不知道敌人在山中布防有什么弱点,不过我倒是有一计,可以献给将军你找到击破敌人的办法。”。

    玄目听到此话,脸上怒气开始渐渐消散。看向直腰起来的那个人魂,眼中多了一分期待:“快说。”。

    “敌军远道而来,四方没有后方,所带物资必然不多。”这个人魂缓缓地把心中所想娓娓道来,殊不知自己想得挺美,就是不太了解九幽国:“就算用空骑兵运输物资,又能带来多少,更何况空骑兵也要长途跋涉,越过我军主力大军的封锁,又能运送来多少物资呢?如此,九幽国军在此必定不能久战。”。

    这个人魂一番看似合理,但对于九幽国来说是错得离谱的分析,玄目居然也思前想后一番后,完全相信了。

    并且,玄目之前的头疼,也因此得到了缓解。

    于是,他示意那个人魂继续说。

    “不只是吃喝所用,就连他们的武器弹药也有耗尽的时候,补给又困难,到时候九幽军就是一支陷入困境的孤军了。”人魂清了清嗓子,继续在他鬼的注视下,娓娓说道:“我军只需要困守不攻,切断九幽军他们的与外界的联系,守株待兔,必然是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大好收获的。”。

    玄目耐心的听完他的话后,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他之前的头疼和愤怒,早已不见了踪影,现在的玄目,重获了理智。

    按着那个人魂部下提出的建议,玄目反反复复脑中演算许久,也觉得此计确实可行。

    于是,玄目点头一下,道:“嗯,确实可行。”。

    【今天是跨年夜,起床难呼哧呼哧,加班加点的赶出这么几章不是为了选劳模。只是为了再次祝大家今晚跨年之后,来年天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心想事成,想脱单的脱单,想脱贫的脱贫,一切的遭心事都在新的一年里烟消云散,一件不剩。一切的好运,接踵而来,挡都挡不住。好了,不扯了,我跨年去了,各位我们来年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