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62】惊醒
    北阴中天殿的大门,随着酆都大帝轻轻地一拍手后,缓缓地关了起来。

    大殿上没了冷风的呼啸,那几个精美又华丽的暖炉中腾起道道热气,弥散四方。大殿之上的阴冷慢慢地驱散,暖了起来。

    “陛下。”就在龚明义还跪在地上沉思之时,大殿上有一个兔头蛇身的妖魂,忽然对酆都大帝谏言道:“请为龚明义大人赐座;今夜畅谈,必不是一时一刻之事。久跪在地上,必然是吃不消的。”。

    酆都大帝闻言,也没有多想,就道:“坂鼻说的是,赐座。”。

    他身边候着的宫奴闻言,应了一声往偏殿而去。

    不一会儿后取来一个松软的坐垫,摆在了距离酆都大帝右前方最远的地方,请龚明义坐下。

    谢过了酆都大帝,坐下的龚明义,对那个之前为他说话,脖子上环着三尺长的白色鳞片的妖魂坂鼻,投去感激的目光。

    “看茶。”紧接着,酆都大帝又对那个宫奴吩咐了一句。

    宫奴领命,又折身去了偏殿,给龚明义泡茶去了。

    “其实,九幽国鬼兵们的神鬼术,并不是很厉害,也没有几个神鬼术高深莫测的鬼将。甚至很多的士兵,都不能顺利的施展出像样的神鬼术。”已经沉思了许久的龚明义,在灯火和夜光珠柔光下,始终微微地低着头,若有所思的缓缓说到:“更多的士兵,在神鬼术方面的训练是一点都没有,对神鬼术一窍不通的九幽国鬼兵数不胜数。”。

    龚明义说得很慢,声音也不大,只能保证远处的酆都大帝,和身边的内司十八将们听得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并不知道已经组建了内司的龚明义,也对身边这十八个陌生的鬼们,心生了点点好奇。

    当年他离开酆都之时,这十八个老鬼还未从北地调来,双方都是素未谋面的。龚明义对他们,也不是那么的知根知底,甚至全部都不认识。

    好奇也因此更重了。

    龚明义顿了顿声,也知道还得回答酆都大帝,于是暂且收起了好奇后,继续说着:“他们九幽国的鬼兵们,最擅长的是精准的射击和近战搏杀。往往都是在远处,就用手中射速快,射程远,威力不小的火铳先开枪对我们的士兵进行精准射击。在士兵们的冲锋路上,很多都是被火铳打死的,几乎全部都是被一枪毙命的。”。

    说着说着,龚明义脑海中又浮现了在朔月岛上的作战场景。在龚明义的脑海中,闪过了登陆作战后一次次的进攻,排山倒海的北阴朝鬼兵,涌向了九幽国修建在朔月岛上,各处据险而守的坚固阵地。

    然后,此起彼伏的枪声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带起了一枚枚火焰包裹下,拖着滚滚浓烟的炮弹发出声声锐啸,从天而降。

    龚明义回忆至此,忽地顿住了声,他的双手猛烈一抖,眼中惊惧毕现。

    脑海之中又浮现的,是一幕幕惨烈的场景。在枪声和爆炸声中,成排成片倒下的酆都军,以及那些被火炮炸得四分五裂,尸骨血肉模糊的北阴朝鬼兵惨死的景象。

    就算是之前冷血无情的龚明义,再次回想起那番景象,也觉得地狱的恐怖,与九幽国的战场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

    九幽国先进的武器,甚至比大多数的神鬼术威力还大,而且无需太长的启动时间。

    这些先进的武器让战场更是惨烈的同时,也在龚明义的心里,埋下了畏惧和惊恐的种子。

    “他们的远程火炮,可以精准的打击我们在后方准备正在准备用神鬼术进攻的士兵,以及援军和物资,让所有的神鬼术还没有得到施展,就已经化为虚无。物资损失惨重,援军不能及时进入战场驰援,进攻变得续力不足。”片刻过后,从回忆和回忆带来的恐惧中缓过神来的龚明义,继续对大殿上的其他鬼,缓缓说到:“而火铳无论什么型号,从射速到填弹都极快,不存在磨蹭和很长的射击间隙。九幽国鬼兵能手持一把火铳,快速的对我军进行连续击杀。一枚接着一枚的枪子,也总能让冲锋的勇气,显得那么的渺小无力。”。

    酆都大帝一言不发,却有也有些无聊,这些事情他早已听过好多次了。现在在听一遍也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而内司十八将倒是听得聚精会神,他们原本就远离九幽国,之前又不涉及北阴朝的核心事务,对九幽国的了解太少,所以现在无论龚明义说什么九幽国的事,那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新鲜的。

    “在战术上,九幽国鬼兵也从来不被动。他们讲究的是机动作战,运动歼敌。往往是在我们进攻一个点的时候,忽然从左右,或者是头顶上杀出一军。”喝了口茶,润了润喉的龚明义,继续说到:“这些奇袭鬼兵往往是打一下就跑。你不追,他又打过来,还是打一下就跑。直到把我军大部分力量分散为止,然后他们九幽国军借着周边险要地势将我军切割后,逐一消灭。这只是其中一种战术。九幽国军甚至还在战场上能安排冷枪手,专门在战斗中,悄无声息的射杀我们的军官。以至于战斗到了后期,我都不敢让军官们穿着专用铠甲上战场。他们也能在战场上,把防御战打成进攻。面对我军的每一次进攻,九幽军都会先召唤飞天军和空骑兵,还有飞雷车,对我军冲锋的大批鬼兵进行覆盖式的轰炸之后,炮兵继续轰炸。待到炮兵炮击结束,步兵在骑兵的配合下开始发起反冲锋。以骑兵分割我军后,步兵上前消灭被分隔开的我军各部。”。

    这些事情,酆都大帝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也聚精会神了起来。

    往常,奏本上的战报,描述的九幽国大军战术只有火炮依托,先行轰炸后的步兵骑兵再进攻,可没有讲述得如此详细。

    如今听龚明义讲的这般详细,酆都大帝也是眼前一亮。

    “再有就是奇袭,也是九幽国大军最擅长的。他们有着强大的空骑兵,不再是配备弓弩,而是火炮。”龚明义的眼中再次泛起了惊恐,回忆着在朔月岛上的一次次被偷袭,缓缓说到:“再配合上他们的飞雷车,仙槎等空中武器,每次夜袭都能从高空对我军进行有效打击。就算我军做出了无数的空营来迷惑九幽军,也无济于事,收效甚微。他们还是能每一次袭击,都精准的打击到目标上。此时,至今我也没有想明白,九幽国是怎么做到的。”。

    龚明义话说到此,戛然而止。

    他慢慢的低下头去,越埋越深,双手攥紧了自己衣袍下摆。

    脑中浮现的是在朔月岛上,每一次被九幽国大军夜袭后的场景。营寨之中的火海和腾起的浓烟,还有那些爆炸中暂且还活着,但是已经断臂或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战士们,发出的惨烈痛叫和呻吟声,这些过去的记忆不断的在他龚明义此时此刻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龚明义以为他已经铁石心肠了,可没想到,再想起这些,他都觉得内疚和痛心,为那些死在了敌军手上的战士们,觉得内疚和痛心。

    龚明义忽然觉得,是他没能力,没能把那些远征的将士们带回来。

    “还有呢?”。

    这种内疚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酆都大帝的一声问话打断了。

    龚明义缓缓抬头,瞄了一眼不远处靠着凭几安坐的酆都大帝。他从酆都大帝的脸上,看到了平静,看到了一丝丝的藏在平静之中的无所谓。

    龚明义心头一颤,困惑顿生:是什么条件才能让神,这么的无情?

    “还有呢?”就在龚明义愣神之际,酆都大帝又问了一句。这次语气之中,多了一点急迫和不耐烦。

    “还有就是,他们九幽国的武器很强,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伤害,都不是我们手中的刀剑弓弩可比的。”回过神来的龚明义,收起了情绪,继而又说到:“火铳大概有两种,一种短而不长,可单兵手持,连续射击十几次,不做停息的。另一种比较重,下方有支架,需要两鬼一起操作,连续射击上百次也不停息的。且好像他们的火铳枪管,也在连续射击后不会发红发热发烫。”。

    龚明义自己都没想到,无意中倒是说出了九幽国火器的秘密。

    萧石竹正是暗中得到了魔神的锻炼金铁之法,用去了制造火器。

    一边回想着战场情形的龚明义,始终没有松开攥紧下摆的双手。同时嘴里也一边说到:“单兵手持的那种火铳,火铳口还上着短刀,可以用来近战搏杀。这些短刀,又都是精钢打造,古神技艺,锻造得非常好非常锋利,我军最坚固的铠甲,都能轻而易举的劈开,伤及皮肉。开肉裂骨更是简单容易了。”。

    这番话才说完,内司十八将之中,坐在距离酆都大帝最近处,那个牛头猴身,各自不大的妖魂五通就紧锁了眉头,若有所思的说到:“我怎么觉得,这些九幽国的武器,这么像是当年魔神们手中的那些武器呢?”。

    五通猜测的线索,来自于枪管不会发烫的这点。

    而五通的这番话,也立马点醒了龚明义,让他想起了过往的一件事后,赶忙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这位大人说的一点没错。当时,在战场上,我身边就有一个随军博士,他也是这般推测的。他说只有在古籍之中,才见过九幽国鬼军控制的这些武器的记载。甚至九幽国的仙槎上,那些发射的炮弹炸开后迸射出的滚滚奔雷,劈岩开石的雷电,也是像书中提到的,过去魔神研究而出的一种技艺打造而出的。”。

    只可惜,这个随军博士说完这番话后没有多久,就在九幽国军乐此不疲的一次偷袭夜袭中,殒命于炮火之下了。

    之后,龚明义明明是进攻的,可经常被英招逼得左支右绌,就一直忙于操心打战的事情,倒是把此事都差点忘得一干二净。

    要不是今天五通若有所思的说了一下,点了一下龚明义,只怕他也想不起来了。

    “真有此事?”酆都大帝困惑的目光一路向前延伸,直到看向了龚明义才停下,定在了龚明义的脸上。

    酆都大帝至今还是不敢相信,九幽国获得了所有的魔神武器制造技艺。他之前想着的,无非是九幽国能得到皮毛而已。

    毕竟酆都大帝找寻这些魔神技艺已经很多年了,还是一无所获。怎么就被九幽国找到了呢?

    现在龚明义这个见过几乎所有九幽国鬼兵配备的武器的鬼,就在自己面前,酆都大帝一定要问个一清二楚。

    其实,龚明义自己也没有肯定的答案。魔神灭族,从这阴曹地府这个世界消失的时候,龚明义都还没出生呢。

    他哪有机会,见识过去魔神打造的那些武器,曾经在阴曹地府各地,发出撼天动地的神威呢?

    可就是龚明义不肯定,所以别人说什么,他就容易先入为主的相信了。反倒是弄巧成拙,让酆都大帝更是不会去小看九幽国了。

    这间接的导致了日后的萧石竹,在和北阴朝的战争中越打越苦也越是凶险。

    龚明义都没有自己思考一下,就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一下,肯定说道:“是的,陛下,九幽国的鬼兵几乎都装备了魔神技艺打造的武器。”。

    这边,龚明义都不知道自己添油加醋了,却歪打正着惊醒了北阴朝高层的这番话才出口,那边大殿上除了酆都大帝之外的其他鬼们,一片哗然。

    这内司十八将,可有几个鬼是跟着酆都大帝从白手起家一路走来,创建了北阴朝的元勋啊。其他的,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鬼了。在他们少年时代,魔神还在这个世界上呢,正在和古神们打得热火朝天。

    虽说也未必见过魔神制造的所有武器,可多少略有耳闻。什么十里开外开山裂石的利器,百丈之中一息致命的火铳等等,内司十八将在年轻时,都或多或少有听过这些武器的威名的。

    内司十八将中,有几个鬼甚至在惊讶过后,手指都在不自觉的颤抖着。只是下意识的控制,装出的大胆,强制着他们没有浑身瑟瑟发抖,只是手指这个局部颤抖而已。

    反观酆都大帝,他倒是不惧,不过眼中满溢的惊讶久久挥之不去。双唇也微微张开,忘了合上。

    龚明义的话,确实点醒了酆都大帝和内司十八将。

    在此之前,他们都觉得萧石竹的九幽国也不是不能战胜的,有些胜绩,也不过多有运气的偶然而已。

    而且,九幽国现役鬼兵数量,远远不及北阴朝。这是之前北阴朝高层,都认为这是他们的绝对优势。

    不过现在看来,未必可行了。就连北阴朝鬼兵们擅长的神鬼术,面对魔神技艺打造的武器,也要甘拜下风。

    毕竟北阴朝鬼兵们,就算再苦练千年,神鬼术的修为也不如古神啊。

    就算当年,古神对魔神的大战,古神不过也是险胜和惨胜。

    惊醒的同时,无论是酆都大帝还是内司十八将,想到的都只有一点。那就是得继续快速发展北阴朝的军工,要在这方面追赶九幽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