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60】对手
    风雨飘摇,淅淅沥沥的雨滴细如牛毛。

    随风而下密集雨滴,让整座嵎夷谷,无论是两侧拔地而起,连绵十几里的山脉还是谷内外,都遍地泥泞和潮湿。

    泥水如溪流一般,不断从山上潺潺留下,原本陡峭的山路,因为泥泞更是难行。

    九幽国在此地的驻军,于山中就地取材,找来一些结实的树木,砍伐后快速制成一块块木板,在一部分战壕的上方平铺开,横在头顶做挡雨之物。

    五感六觉异于常人,以及有着能暗中视物的夜眼的诸鬼,分散在山中各地,担任了夜幕下九幽国岗哨的主力。

    有他们的存在,大部分山中驻军,可以在山崖上开凿的岩洞和防御工事里,在点着的篝火边上,暂时安睡,好好休息一下。

    雨夜中,没有宁静。在这夜雨的寒风冰雨下,满山遍野反而都充满着肃杀和紧张。

    而且就算是现在已经在疲惫中睡着了的九幽国鬼兵,也是随之做好了惊醒后就马上投入战斗的准备。

    山谷内外,方圆几十里内都被紧张气氛和浓重的火药味笼罩着。

    山上的九幽军,不知道山下的敌军会不会冲上来?什么时候杀过来?

    山下的敌军,亦是如此。

    双方都紧绷着全身的神经,要到战争完全结束为止。

    在山中,九幽国大军的临时指挥所。各部将领在后半夜才从中鱼贯而出,然后朝着各个方向大步离去,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很快,这些将领们消失在了黑夜的风雨里。

    春寒的战略议会,也已经开完,接下来如何对敌等等,都有了个大致的方向。

    指挥所中的指挥室里,在其他将领们离去后,只剩下了春寒和她的副将。

    终于坐下了的春寒,也示意自己的副将坐下后,率先开口,说到:“鱼炎,我看情报上说,这次我们的对手是一个叫玄目的将军。你在我母亲身边多年,对此鬼将可有了解?”。

    她的副将端起了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茶后沉思回想了起来。

    没有催促她的春寒,也端起了自己的茶杯喝茶起来。

    热茶入喉,带起一阵暖流,流遍春寒全身,驱散着她铠甲下身上的寒意。

    她身边坐着的副将,还在沉思。

    此鬼曾经在春寒的母亲春云身边,做过贴身侍卫多年,对各国的名将都多有耳闻。但听得太多,不想一下,她也不能给春寒准确的回答。

    而春寒有所问,也只是为了更好的了解自己的对手。

    沉思间回想了半晌后,那个名叫鱼炎的副将,才缓缓开口,若有所思地说到:“此鬼我知道的也不太多,据说此鬼是东瀛洲劳民国的大将,而东瀛洲的这个劳民国,不过是一个小国,而且在此之前,是北阴朝安置鬼奴和征兆鬼奴的地方,一直都没有完整的主权,被北阴朝暗中控制了多年。因此国中鬼才一直都不多,玄目在此国中倒是优秀。不过要是和全境内其他鬼国的鬼才们相比,他无论是智谋还是战场经验,都要比其他鬼国的大多数鬼才们略逊一筹。且向来保守,从不激进。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春寒听她说完后,回想了一下白天的战斗。

    确实,这个玄目有些保守了,以至于攻击打得是来势汹汹,但蓄力不足,典型的保存实力的打法。不过这种保守,在战场上也未必都是坏事。

    就像现在,玄目的围堵对峙,让春寒抽不了身。

    她本还想调拨空骑兵,给朝着度朔山去了的联军主力,来一次夜袭轰炸呢。

    现在好了,她面对山上不知道何时会攻击上来的,兵力本就不多的春寒,断然也不敢冒然抽兵去打游击。

    唯一让春寒能稍微高兴一点的,就是玄目指挥的兵马,也来自于联军。

    只要她能拖住这支联军,就等于削弱了进攻度朔山的联军实力了。

    “不过,越是保守的鬼将,越容易稳扎稳打。”副将鱼炎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外人他鬼后,对春寒道:“大小姐,这玄目也能把我们下山的路和机会,严防死守住了。”。

    “是啊,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了。”一声感叹后,春寒目光变得满溢着自信,她已经想到了对付玄目的办法和方向了:“但对付这样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打得畏惧了,真正的害怕了,他也就怯战了。”。

    一语中的,精准的点到了玄目的缺点......

    玉阙城外,猎场中云崖上。

    萧石竹让手下宫人,抬来了毡布屏风,把崖顶空地围住。

    又在地上铺上了象牙席,摆上了案几。

    他就在这云崖上,接见了风尘仆仆赶来的英招。

    午夜早过,月已西斜,云崖上吹风林动,松涛阵阵。

    山风吹拂过崖顶,被毡布屏风挡住了。

    萧石竹和鬼母在屏风之间的象牙席上并肩而坐,借着还很明亮的阴月月光,看向对面,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的英招。

    从玉阙城着急赶来的英招,脚不停步的跑了十几里路,都跑得嗓子都有点冒烟了,直到现在喝了几口茶,这直冒烟的喉咙才缓过来。

    “你这是才从前线视察归来吗?”在英招放下茶杯,砸吧砸吧嘴时,一直都没有催促英招的萧石竹,才缓缓开口问到。

    他看到对面的英招,身上还披着战甲,才这么问的。

    “是啊。”英招笑了笑,点着头:“只是不曾想,才进城就被大哥你知道了。”。

    “守城军见了你的腰牌,就知道你是谁了,他们也不过是按规章上报,例行公事而已。”萧石竹不以为然的笑笑,问到:“那朔月岛现在是何人在替你打理?”。

    “是嵇康,这小鬼做的不错。”英招咧嘴一笑,夸赞道:“能力也不错,把朔月岛治理得井井有条的,之前战后的恢复,也多亏了他的帮忙,我才能把岛上各城各镇军民调度有方,让朔月岛尽快恢复。如今,岛上的农耕和商业也是他在调度,各大港口和各地耕地都已经恢复了商业往来,以及生产,又是和过去一样的繁华热闹了。”。

    他说的这些,萧石竹已经暗中知晓,不过还是装作才第一次听到一样,沉思片刻后,悠悠道:“这样说,北阴朝倒是走了一招臭棋,白白舍弃了一个人才啊。”。

    “这么看来,当初茯苓觉得留着嵇康也能有用,并没有看错。”鬼母随口一说,搭话一句。

    “我女儿。”不曾想,萧石竹一听,立马就满脸洋溢着骄傲和自豪,得意洋洋的说到:“必须有眼光的,这还能看错了。”。

    说罢,昂首哈哈大笑几声,笑声中也是充斥着得意和自豪。

    不过片刻过后,萧石竹就收起了笑声,言归正传:“对了,英招,前线建设如今进行得怎么样?”。

    他问的事,也是英招到此见他要汇报的事。

    英招千里迢迢,风尘仆仆的赶来,也就是为了此事。

    “一切正常,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几个军器监的分局,也已经秘密开赴前线,进入了前线诸岛驻扎,建设兵工工坊。”跪坐着的英招,直起了腰杆,答到:“进驻士兵,也按大哥你的吩咐,一明一暗,水下水上同时运兵抵达前线。我观察下发现,岸上的敌人依旧只发现我国海上运兵,并未注意道海下的运兵,这无疑对我们是有利的。而且鲛人和舟幽灵氏族,组织了十万水下精兵,也已经进驻六天洲南部沿海地区的海下礁石。我军已经完成了整个六天洲,南面的全面封锁。”。

    静静听着的萧石竹,听到此面露满足之色。

    这正是他要的战略意义,遏制北阴朝南下的道路,一改往日北阴朝水师大军,能直通他九幽国腹地的优势。

    一旦北阴朝再又对九幽国作战,必定只能海上作战。

    而九幽国的铁龙舰和玄武舰,铁甲海鹘和沦波舟,如今如像是下饺子一样开始了大量的批量生产下水,一年各种战舰都有十几艘能生产出来。两国再有战争,萧石竹有信心,一举消灭北阴朝所向霹雳的北阴水师,彻底灭绝北阴朝的海上力量!

    十几年的隐忍,终于见到了成果。

    萧石竹也好,鬼母也把,都心知肚明,从今日开始,北阴朝随风逐流,大批水师战舰一路南下,轻而易举地逼近九幽国边境和腹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他们夫妇表面只是面带微笑,胸中却心花怒放。

    九幽国这又扬眉吐气了一把,有了整个瞑海,腰杆子就更硬了,能挺得跟笔直了。

    那边,英招顿了顿声,继续说到:“黑龙岛也发展得不错,水师港口扩建和重建都已经完成了。刑天将军,在岛上练兵也初见成效,全民皆兵,岛上军民皆为闲时为农,战时为兵。可以让黑龙岛成为第二个朔月岛。”。

    “上次,北阴朝大举入侵时,龚明义也分兵进攻了黑龙岛。岛上防守,全由刑天将军指挥,打得非常漂亮,几乎是全歼了来犯之敌的。”末了,英招又补充了一句,夸赞了一番刑天:“还用计,缴获了几艘北阴朝的大福船。”。

    “嗯,此事我在战报上也看到了,也论功行赏了,刑天是块打战的料。”萧石竹点了点头,满意神色依旧挂在脸上:“只要是用他去治军统兵,那就是把好钢用在了刀刃上了。”。

    英招默然点头,赞同萧石竹的话。

    不过一会,英招又问到:“对了大哥,你知道北阴朝把谁安排在了六天洲南面,主持军务了吧?”。

    “上清童子啊。”萧石竹随口一答,语气有些不以为意。

    “是啊,这个北阴朝给我们换来的新对手,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端起自己茶杯,英招呷了一口茶,又道:“这家伙,还真不是徒有虚名。一到任就在沿海地区大力修建防御工事,沿海修建,据险而守,又互为犄角可以互相呼应支援,才短短数月,这六天洲南部沿海,多数地方都已经是固若金汤了。”。

    英招眼底,浮现了一丝丝钦佩之色,但很快又一闪而逝了。

    他对这个也是他这个九幽国北境统帅,兵马大元帅的对手,由衷的钦佩。

    前线视察一圈,英招看到的,不只是九幽国的防御建设进展顺利,也看到了上清童子的能耐。

    “这小鬼还能在海岸边上,那些江河的入海口出建立港口,钻了我们控制整个瞑海的空子。”紧接着,英招又对萧石竹和鬼母继而说到:“连船坞工坊,都已经造好了。这让北阴朝在六天洲南部地区,依旧能有水师力量。再配合上沿海据险而守的炮台,我们能让北阴朝没法顺利南下,北阴朝也能让我们没法顺利北上。”。

    顿了顿声,英招继续说到:“我回返前还听当地我军的侦查斥候说,这上清童子最近在迁民,情报上还提到,他要让距离海岸不过三十里的内陆,都完成开荒和耕种。并且建造城镇,让这些地方也形成一道道防线。”。

    “筑城守土?”萧石竹听到此,皱了皱眉,也觉得这上清童子是个不错鬼才。

    可别小看了这筑城守土,有鬼城鬼镇,就能安置大量的孤魂野鬼和大量鬼民。

    不打仗时,在附近开开荒,增加一下北阴朝的收入和国库,充盈仓廪。打起仗来,这些鬼就可以组建成为一支支鬼兵。

    和萧石竹上马为兵,下马为民,全民皆兵的战略国策是一模一样的。

    这种国策,将来有什么效果,萧石竹一清二楚得很。

    在英招点头时,萧石竹又道:“这上清童子小白脸,也不是中看不中用的那种啊。”。

    英招闻言,有点想笑,可赶忙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给忍住了。

    此时月光正洒在对面萧石竹的脸上,加上近来萧石竹都在宫中,脸色白皙皮肤也细腻了些,看起来萧石竹更像是小白脸。

    定了定神的英招,终于忍住没有笑出来后,对萧石竹谏言道:“大哥,我倒是觉得,对付上清童子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对手太弱,反而没有意思了,就因为有上清童子这样的对手,才能不会觉得无聊。不过,也正因如此,我们也不能小看了这个对手。”。

    “嗯。”萧石竹微微颌首着,虚心接受了英招的建议,随之又问到:“你看,对付上清童子这种固若金汤的防御,有什么建议吗?”。

    “暂时没有。”英招很老实,摇头着直言说到。

    英招不仅仅作战勇猛又有战略眼光,而且向来诚实且实在,这是萧石竹最看中的地方。

    现如今,英招依旧如此。

    他这么问也不指望英招能立马给他什么完美的建议,当然有建议最好,没有的话英招也别忽悠他萧石竹就行。

    英招做到了,和过去一样知道就知道,不知道也不信口开河,令萧石竹非常满意。

    “嗯,那就先盯紧了这个上清童子的一举一动,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皱着眉头沉思了半晌的萧石竹,慢慢地舒展开了眉头。

    他想了个对付上清童子的办法,于是说给了英招听:“得让上清童子这小子先动起来啊;不过我倒是好奇,接下来他还能玩出什么新鲜的花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