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42】没安好心
    那些九头鸟,又在北阴中天殿外开始鼓噪啼鸣了。

    阴风中,声声尖啸,回响在了大殿之外。

    大殿外的宫奴们,已经开始试图驱赶这些烦人的九头鸟了,以保持大殿之中的清静。

    而大殿里的轮转王说完了那些话,就准备行礼告辞,却被酆都大帝叫住,问到:“别急着走啊。我们君臣,聊聊。”。

    不等轮转王那边答应,酆都大帝又唤来了宫奴,道:“赐座,看茶。”。

    今天的酆都大帝,似乎是心情不错。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怒气和杀气来。

    这种和颜悦色,在他身上还是很难得一见的。

    倒是让那轮转王,都有些暗暗大吃一惊。

    不过他吃惊归吃惊,酆都大帝不许他走,轮转王也不敢立马离开,只得起身,坐到了酆都大帝身前左侧,宫奴为他准备好了的蒲垫上去,接过了宫奴递来的茶杯。

    “你说,萧石竹对东瀛洲会不会提前动手?”在宫奴离开后,酆都大帝若有所思的问轮转王:“目的并不只是抢夺东瀛洲的土地,更要是从打青丘狐王一个措手不及?”。

    对于酆都大帝抛给的这个问题,轮转王可不敢怠慢,赶忙认认真真的思索了起来。

    他回忆了所有有关九幽国的战报,有如走马灯一样转过他的脑海后,才缓缓说到:“从以往九幽国任何的军事行动战报和塘报来看,九幽国大军擅长运动歼敌和出其不意的奔袭,这么来看,萧石竹很有可能会给青丘狐王一个出其不意。但是,考虑到萧石竹虽然擅长攻其不备,不过九幽国和青丘狐国是同盟关系一事,此事在咱们阴曹地府之中,已经是人尽皆知,所以萧石竹绝不会先动青丘狐国,他只会和我们之前推断的一样,先攻击东瀛洲中,青丘狐国以外的其他地区。这样,也能做到剪除青丘狐王的左膀右臂和盟友,无形中削弱青丘狐国的实力,也是给了青丘狐王一个措手不及。”。

    “嗯。”酆都大帝非常赞同轮转王的这番分析,点头一下。

    “这就是萧石竹的高明之处,他不会和青丘狐王明火执仗的对立的。但也能让青丘狐王这个蠢货,吃上一个不小的哑巴亏。”酆都大帝今日果然心情不错,眼中大放异彩,不住地夸着萧石竹这个对手:“青丘狐王自诩天下计谋第一,哪里知道,计谋要善于诈术才算高深。可这方面,他算计不赢萧石竹的。”。

    轮转王无法反驳;萧石竹确实诈术一流,这在轮转王看来,或许和他在人间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骗子有关系。

    殊不知,欺诈和谎言,是萧石竹在人间时每时每刻都会经历的。一个没有父母和靠山的孩子,总有人要想着欺负他。

    明着不敢动手,就总能使诈。一次次被骗一次次反骗,让萧石竹的诈术得到了千锤百炼。

    对于萧石竹的这一点经历,如今的酆都大帝也是心知肚明。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萧石竹的发家史和他酆都大帝一样的艰辛,又充满了欺骗和谎言。

    而且每一个经历过的欺骗和谎言背后,都充满了危险,甚至是九死一生的。

    如今知道了这一些的酆都大帝,对萧石竹的了解更深了。

    然后,他又对轮转王说到:“你觉得青丘狐王这个鬼,格局大吗?”。

    这次轮转王没有多想,就默然摇头,以此来给予酆都大帝答复。

    “是啊。此鬼心胸狭隘,眼光短浅,难成大器。”平复了心情的酆都大帝,面色和目光再次恢复了平静后,悠悠道:“既如此,吃了哑巴亏的青丘狐王绝不会罢休。一旦从九幽国回到东瀛洲中,他只要安全了,就会立马和九幽国翻脸。不管不顾一切的翻脸。到时候,理亏的就是他青丘狐王了。这是萧石竹布局策划的第二个高明之处;到时候,后人再谈起这一段过往,必定赞扬九幽国的克制和忍无可忍,才出兵征伐,并且出师有名的,也会痛骂青丘狐国背信弃义,活该被打。关键是,青丘狐国只要胆敢撕破两国盟约,公然进攻九幽国国境,萧石竹就能名正言顺的踏平他们这个鬼国。”。

    轮转王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么深,不过现在听酆都大帝这么一说,他都有些忍不住要为萧石竹竖起个大拇指了。

    谁能想到,计中有计,如此精妙的设局,能让青丘狐王两次吃亏而不自知?

    “这论计谋远虑,以萧石竹之能,只怕现如今的冥界众鬼无出其右了。”这一念闪过,轮转王心中惊骇。

    对面就是酆都大帝,整个阴间最能使诈的鬼,不知为何,轮转王却忽生这等荒谬的念头。那岂不是说,酆都大帝也不及萧石竹了吗?

    这等念头,乃是欺君,如此大逆不道,令轮转王才会忽生惊惧,手指微微一抖。

    他赶忙打消了这等念头后,转念一想,岂不是青丘狐王面对萧石竹,注定必败吗?

    于是赶忙问到:“陛下,如此来说,东瀛洲无论如何都是归于萧石竹了?可陛下为何还要暗中大力资助东瀛洲内,一切与九幽国敌对的势力呢?”。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嘛。”酆都大帝身子向后,斜靠在身后的凭几上去。一手曲起,搭在了凭几扶手上,支着他偏着的头,在两旁香炉之中徐徐腾起,从身前飘飞而过的青烟后面,胸有成竹的悠悠道:“再说,青丘狐王是不会甘于败给萧石竹这种小鬼的,他看不起萧石竹,因为萧石竹做过狗监。在阴曹地府的阴籍里,萧石竹出身低微。不像他们这些冥王一样天生就是贵族,天生就出生高贵,天生就高人一等;这样一来,青丘狐王就算败局已定,也会拼死抵抗。青丘狐国的大军会如同疯了一样,给九幽军造成不小的损失。甚至能把战争持续一年半载,到时候灭亡一个青丘狐国,换取了极大的削弱九幽国军力国力的胜利,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朕只是出资一点武器和粮草而已,就能换来在比在战场上杀死九幽军更多的胜利,何乐而不为呢?”。

    酆都大帝说的没错,阴曹地府之中诸多冥王诸侯,王公贵族,看得起萧石竹的那是凤毛麟角。

    曾经不可一世,集聚百万大军和北阴朝开战的姬轩辕,不也是如此吗?直到姬轩辕快死了,才认清了萧石竹的能力。

    也才幡然悔悟,知道有时候身份地位和能力还真的不是能挂钩的。

    一时之间,恍然大悟的轮转王对身边的酆都大帝,又是敬佩有加。

    萧石竹让青丘狐王吃了哑巴亏,酆都大帝就顺手推舟,再来个依葫芦画瓢,给萧石竹也吃个哑巴亏。

    无论如何,就是萧石竹和青丘狐王打得两边都残了,也怪不到北阴朝的头上来。两国无论谁输谁赢,与北阴朝也都无关。

    酆都大帝只是用了青丘狐王的野心和狭隘来设局而已,当然,这个局也离不开萧石竹的推波助澜。

    只是可怜了青丘狐王,它无非是酆都大帝和萧石竹这两个高手博弈,都要用到的棋子。

    无论如何,他青丘狐王都成为不了最终的受益者。

    “陛下高瞻远瞩,臣佩服之极。”轮转王想到此弯腰下去,给酆都大帝毕恭毕敬的叩了个头。

    “呵呵。”酆都大帝淡淡一笑;心里知道,自己当年也是看不起萧石竹的那类鬼,否则,也不会在萧石竹身上,吃了那么多的亏。

    若是早点重视这个小鬼,北阴朝也不会让九幽国,能有如今与其平分天下的实力。

    定了定神,抛开了这些胡思乱想之后,酆都大帝又对轮转王问到:“对了,对九幽国的九幽弓收购,成效如何?”。

    “暂时还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过还在继续收购。”轮转王放下茶杯,危襟正坐的回答道:“不过收购来的大量九幽国,都如数交给了青丘狐国了。”......

    萧石竹踏着中间为浮雕云龙纹,左右两侧是垂带浅刻卷草纹的石阶,登上了天权殿后的后殿。

    鬼母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进入了殿内。

    进入大殿的萧石竹才坐下,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

    他这是才和青丘狐王吃完饭后,回到这边来休息一下。只是这一顿接风宴,吃得萧石竹有些憋屈。在宴席上,他不得不对青丘狐王保证和承诺,为了两国和平,不再追究狐姬涂瑶清的追责。

    虽说这本来就是他萧石竹自己制定的计策,目的在于稳住青丘狐王的同时,让对方觉得他已经因为暂时的和平到来而昏聩。

    不过真的实施起来后,萧石竹话出口去,又心里很不舒服。

    他能宽容,不连坐狐姬的孩子萧茯雷,那是因为也是他的骨肉。可萧石竹,对狐姬涂瑶清如今是恨之入骨。他恨不得生食其肉,根本不想念及什么夫妻缘分。

    一提到涂瑶清这三个字,萧石竹就一阵牙根发痒。

    “好了,你这回来的一路上都已经怒气冲冲很久了,消消火。”鬼母在萧石竹身边坐下,看着丈夫铁青的脸,劝道:“你啊,戏还得做足了,一会儿我得去亲自把涂瑶清放出来,送回她的宫里去。”。

    萧石竹一言不发,狠狠地咬了咬牙。

    脸上的怒容,不减反增。

    鬼母说的那些,才是萧石竹最气愤的地方。

    “你去办吧,这事情我暂时懒得管了。”一会儿后,还是气不愤的萧石竹怒哼一声,不耐烦的说到:“但是有一点,这涂瑶清要严格管控,锁在宫中不得外出。对外,对外就说她在修养,不便见客。”。

    鬼母应了一声。

    “收拾收拾心情,晚上还有一场酒宴呢。可别到时候,让青丘狐王看出你有什么不开心来。”不一会,鬼母又对萧石竹说到:“再说了,这青丘狐王都送了我们那么多的宝物了,你好歹要表现得开心一点吧。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么多的宝物?”。

    “这么多的宝物,也是没安好心的。”萧石竹余怒未消,又怒哼一声。

    对这个青丘狐王,萧石竹是没有那么多的好感的。

    不过他也觉得鬼母说的对,怒哼之后,就慢慢地收起了怒容,压下了怒火。

    “我又不傻,又不是看不出来他青丘狐王送这么多东西来做什么?”压下了怒火萧石竹,接过了辰若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

    这之前怒火太盛,烧得萧石竹喉咙都直冒烟了。这茶水喝下去了,才缓解了一些。

    “青岚,各部那边,有汇报了阿三什么时候回来的信息吗?”放下茶杯的萧石竹,转头看向一边站着的青岚。

    青岚想了想,也没有接到这样的信息,于是默然摇了摇头。

    “等阿三回来,及时告诉我。”萧石竹想了想,又对青岚交代道:“让他赶紧找买家把那些宝贝卖了,充当军费什么的都可以。”。

    青岚应声着就拿出纸笔,把这些事情都记在了他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唯独那出售青丘狐王送来的宝物,是没有记上去的。

    这也是出于保密,以免泄密的一种保障。

    “今天一看到那些宝物清单,我整个鬼都不好了。”萧石竹回过头来,看着鬼母,侃侃而谈起来:“一看着那些清单,我就看到了青丘狐王的不安好心和野心。说白了吧,之前我不太相信他敢从我国回去就发兵,挑起战争,现在,我信了。他巴不得我就抱着那些宝物,一步一步的昏聩下去呢。”。

    反正现在后殿上,除了他们夫妇就是青岚和辰若,这两个贴身可信的鬼,萧石竹畅所欲言,毫无顾忌。

    “这不就是你正想要的吗?”鬼母手拿被盖,轻轻地刮了刮茶杯里的茶水,又轻轻地吹了吹升起的热情后,抿了一口茶,转头和丈夫对视之时,抿嘴一笑。

    “也是。”萧石竹忽然想起来,他就是这样打算的。之前一生气,还差点把这事情忘了。

    立刻马上,他心里最后一点怒气也没了,和颜悦色的萧石竹,笑道:“他青丘狐王要是不安好心了,这计划还真的成不了。”。

    鬼母见他心情好了,也就安心了。

    这气大伤身,鬼母可不希望萧石竹被愤怒缠身,伤了体魄。

    “其实他何止只是没安你说的这些好心啊。青丘狐王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是要借此让我们认为,东瀛洲局势稳定,我们有青丘狐国的靠山,不再往东瀛洲调兵遣将。”鬼母见他心情好了,就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去:“没有再多的兵马千万东瀛洲,这青丘狐国就能应付。反正现如今我们进驻东瀛洲的军队数量,他们应该是能对付的。我感觉他给你送礼,就是还有这目的。”。

    “青丘狐王想得挺美的。”萧石竹嘿嘿一笑,那一双眼珠子滴溜一转后,若有所思地道:“这么说,如果我再增兵,其实对青丘狐国还是有压力的?”。

    鬼母嗯了一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