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36】长进
    海水被九幽国这支浩浩荡荡的战舰,接二连三的破开。

    大浪翻卷,海风咆哮。

    九幽国战舰上林立的船帆无不是在风中鼓舞起来,一些战舰船舷两侧的水轮翻转不停,速度极快。

    这支舰队离开了度朔山下的港口先向西走了十数里的海路后,然后飞驰着向西北而去。

    很快又从晴天的明媚阴日之中,行舟到了弥补的乌云之下。

    海上大风更紧了,乌云下也飘起了毛毛细雨,冷丝丝的,噼噼啪啪的打在了九幽国的舰队船身上。

    甲板之上,很快就有积水横流,四周女墙也是不断流水。

    好在九幽国的装备枪炮,都是防水的。不然这在雨雾之中穿行上一段时间,船队甲板上的火器,岂不是都得哑火了?

    不过雨雾倒是成了这支舰队最好的掩护。它们钻入了雨雾,就消失在了雨帘之中,接着雨雾的掩护,继续前行。

    海上波涛,在雨雾下也汹涌了起来,有如深海不断咆哮的巨兽。数尺甚至丈高的巨浪,不断撞上了九幽国这些战船的船头和船舷。

    除了大型战舰之外,舰队中的小型快艇倒是在浪中不断摇摆。

    共渊旗舰船舱之中,也能隐约听到外面越来越急的雨声风声和海浪声。

    在船舱之中夜光珠缓缓亮了起来时,共渊又仔细端详着地图,脑海中还徘徊着之前英翎星在地图上,划过的路线图。

    心中细细一番盘算路途后,说到:“这本来按原计划,最早在今日傍晚,最迟今日入夜时分,我军就能抵达流波岛南岸海域,逼近那流波岛南岸不过七八里地的地方。”。

    共渊靛蓝的脸上,两道青色长眉皱了起来后,又道:“可现在英校尉指出的这条路线,会让我们的舰队,到下半夜甚至黎明时分,才能抵达流波岛的西岸附近海域。”。

    “不行。”英翎星缓缓摇头一下,斩钉截铁的道:“我们必须得全速前进,必须在今夜入夜后,至少在午夜时分抵达此地,并且展开攻击。”。

    英翎星这番不容商议的话,说得语气非常坚定。可也不是一定要逼共渊,只是他的计划拖不得。本来就是快攻,讲究行军进攻一定要迅如电,疾如雷才行。

    多耽搁了时间就不算什么快攻了,更容易泄露行踪,反而好让敌人有所准备和防范,到时候进攻死伤会更大。

    虽说这茫茫大海之上,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这种情况下,敌人的探子船也未必能在碧波万顷,没有任何标识物的大海上,找寻到九幽国这支舰队的痕迹与行踪的。

    可有时候,天命运数之事是很难说的。

    很多时候,就是很容易有多般巧合。

    这种万一巧合之事要是发生了的话,这一支九幽国的战船舰队暴露了行踪,敌人就会有所准备。那么,英翎星制定的速战速决攻占流波岛的计划,就会因此流产。

    共渊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一时间确实有些为难。

    战船要是都是快船,倒是办得到的,按英翎星的要求准时抵达战斗海域。但是他的舰队战船还有不少的大型战舰,这些大型战舰速度始终不及快船的。

    当然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午夜抵达流波岛西岸,但是就是艰难了些。

    “好吧,都是为了让战士少流血。”又沉吟思索了片刻的共渊,一咬牙一跺脚,斩钉截铁的道:“我这就下令,让水手舵手都该给我全部动起来,船队全速前进。保证在今夜午夜抵达流波岛西岸。”。

    共渊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立马唤来了传令兵和传令菌人,道:“传令下去,各船船工水手全部开工,要人不停手,保证每只战船都全速前进。就是累死,也给我累死在各种的岗位上,累死在工作中。”。

    这道命令是共渊统帅九幽国的舰队以来,就从未下过的,但要九幽国这支舰队赶上计划时间,必须如此。

    “诺。”传令兵和他肩头的菌人应了一声。

    “传我军令。”这时,英翎星也转头看向他们:“麾下军士也分派一部分士兵出来,轮流帮忙水手作业,全力保证舰队以最快航速前进。”。

    “诺。”传令兵又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开了船舱。

    “还有一事,还请共渊将军调动随行的沦波舟,鲛人和舟幽灵分兵一批,悄然抵进流波岛南岸海域。”朱亥已经沉默了许久,却也没有闲着,想出一个能完善英翎星计划的方案来:“再分兵一部分调往流波岛北岸海域,也是潜伏下来。一旦敌人传信援军,就在水下给他们来一个前后夹击。不求全歼驰援之敌,但求拖住敌人,击毁和凿穿敌船,削弱敌人的援军,给我们主攻部队赢得攻击时间,减弱攻击压力。”。

    不得不说萧石竹的安排,是正确的。朱亥的沉稳,在关键之时,总能给英翎星一些可行性的上好对策。

    这也让还很年轻的英翎星,不至于毛毛躁躁,也能让英翎星思虑周详。

    “对,如此行动,一来可以防备敌军援军,二来也能拖住援军。”共渊一拍脑门,兴奋的大声嚷嚷道:“三来,就算我们占据了海岛,敌人想要反扑,也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妙啊,妙啊。”。

    这三条无一错误,这正是朱亥想到的妙计绝妙之处。

    而且,共渊安排在海面下的水师将士可是不少,足够分兵。又在海上,能神出鬼没袭击敌人,从深海之中向上攻击,总能令对手防不胜防的。

    不过,共渊还是先看向了英翎星,征询他的意见。

    毕竟现在,英翎星是他们的领导和指挥。

    “可行。”英翎星毫不犹豫的点头一下,钦佩的目光看向了朱亥,道:“老将就是老将,经验丰富,看来我还有很多需要和你们老前辈学习的。”。

    谦虚又谦逊,没有丝毫的傲气,倒是整得朱亥有些不好意思,呵呵一笑后,道:“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嘛。”。

    一下子,两个将领关系拉近了不少,倒是更利于协调和团结了。

    “好,就这么定了,二位在此商议你们进攻的事情吧。”共渊站起身来,说到:“我去负责催促舰队加速前行,航速的问题就交给我了,保证按时给你们送到进攻海域。”。

    说完,共渊拿起了桌上自己的头盔,带在了头上,走出了船舱去......

    玉阙宫,绝香苑。

    黑雪让这里的地上奇草,全部被盖住。各类鬼树,树冠也在雪中被压低了。

    阴日东落后,天空暗了下来。

    主楼前,那龙威亭中升起了炉火。

    亭中正中处地上架着炉身圆形的暖炉,浅腹的暖炉炉壁有长方形镂孔,两侧置钮于提链相连。下设三蹄形高足。

    阴曹地府之中,不尽木炼造的炎风碳堆在炉中,点燃了起来。

    这种木炭的特点就是经久耐烧,它是可以持续烧一个冬天的木炭。

    一般情况下,寻常人家,不知道该在不需要暖炉,但木炭还在燃烧时如何处理,倒是不经常使用这种木炭。九幽国也把这种木炭,多用于锻造武器所需钢铁的火炉。

    剩下的,也就是宫中所用了。

    一般秋末时,宫女们就会找几个暖炉,装上些炎风碳,点燃后安置在一起。哪个宫中需要暖炉,就将其送去。不需要时,再把这些木炭送进去遍布宫内的地下地暖通道,那些被称之为火道的地下暗道里去。

    这样一来,宫中冬日,各大殿堂楼阁都是暖气四溢的。

    而且这种木炭经久又耐烧,一次点燃能燃烧一个季度,倒是也省去了不少人力,可以用来做些其他的事情。

    今日,绝香苑的龙威亭中,也点着暖炉,烧着炎风碳,可不是已经入冬,而是下雪让萧石竹难以抗拒寒冷。

    而龙威亭也被改建,不再是四面通风了。

    这亭子的几个面都封起了墙壁,没有那么多的玉石,萧石竹就让人用石砖。而且也在墙壁上开了窗。留下的一面,也装了唯一可以进出的门。

    萧石竹把一些书架,和他要看的书卷就暗自在了亭子里。各大书架,挨墙而立。往日也会在这里,接见一下一些大臣,商讨一些重要的国事。

    而他往日的一些家宴,也多设在这里。

    亭子现如今已经密封,相对安静,家里人一起在此用饭,也能安心并且随意一些。

    今天,萧石竹的晚饭也是在此吃的。吃完饭的萧石竹也没有离去,就坐在亭中,看着同样没有离去的女儿萧茯苓,坐在火炉便剥橘子。

    “父王,听你说东瀛洲就要开战了,你不打算去前线指挥吗?”剥好的橘子,萧茯苓递给了就坐在自己身边的鬼母,又问对面正在喝茶的萧石竹道:“也不打算给前线一点意见啊?”。

    亭中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萧茯苓说起话来,也是毫无顾忌,不担心任何机密会因此泄露。

    “隔着万里的大海呢我的姑奶奶,我在这边瞎指挥什么?”萧石竹听着亭外还在咆哮的阴风,呵呵一笑,道:“专业的鬼做专业的事,前线那么多专业的将领,难道还指挥不了一场大战?”。

    萧石竹就是这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让九幽国的战争总能不被后方干预和插手。又是术业有专攻,加上前线总比后方要消息灵通,也能更好的调整战略和战术。

    这是九幽军经常打胜仗的原因之一。

    “可我听说,酆都那边,在东瀛洲还留了数百万的军队,虽说是被遗弃了,可他们这些鬼兵还是要和我国开战的,就等着雨季结束呢,他们就要亮出刀枪,入侵我国了。”萧茯苓还是有些担忧,又拿起了一个橘子后,继续说道:“这些军队都骁勇善战,不是等闲之辈,你老人家不过去,东瀛洲的那些将领自己应付得来吗?”。

    萧石竹哈哈一笑,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到:“所以我把阎罗王调过去了啊。用过去的北阴朝鬼将,对付现在被北阴朝抛弃的士兵鬼军,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对自己这个女儿,只要她愿意问,萧石竹是知无不言的。其实,他已经把萧茯苓是当成了未来接班人来培养。

    且不论能不能也把萧茯苓培养成为一位明君圣主,就算不能扶持这女儿登上宝座,萧石竹也可以让女儿成为自己得力的左膀右臂的。

    那边的萧茯苓已经剥好了橘子,慢慢地吃了起来。同时沉吟着,思索着。

    想来想去,萧茯苓也觉得自己的父亲所指定的方针策略,不无道理,而且非常妥当。

    阎罗王可是在北阴朝,担任过千年要职的鬼。而且身为阎王之一,他也经常为酆都统兵征战过。

    对于北阴朝的战术,那是一目了然,也是知根知底的。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要阎罗王去打那些酆都军和玄帝军,正好知道如何有效的对付九幽国的这些敌人。

    “茯苓啊,打战这种事情,你还得多和你父王学一学。”鬼母拿着手帕,帮女儿把嘴角溢出的果汁,仔仔细细的擦掉:“打战可不只是你来我往的厮杀,战略问题,用人问题,还有经济问题,每一步都是环环相扣的。以后,没事多和你父王学学这些。”。

    “对,再多学点,以后她的婚房也摆上刀枪剑戟,沙盘和作战地图。”那边,萧石竹调笑道:“什么礼乐乐师,都不用了。直接安排一直军乐队,一支禁军,把她送到我女婿的手里去。”。

    “爹,我才几岁啊,你就巴望着我嫁人了?”萧茯苓脸上顿显不悦,撅了撅嘴,有些埋怨,又有些期许的说到:“再说了,我以后的夫婿要不是父王你这样的男子汉,我才不要呢。那些文人士大夫,世家子弟的软脚虾,才配不上本翁主呢。”。

    要求还挺高的,弄得鬼母在一旁都乐得笑了起来。

    “瞎说,你爹我是独一无二的,哪有和我一模一样的?”立马瞪了女儿一眼的萧石竹,道:“别人有别人的有点,这事情上哪能货比三家呢。再说了,世家子弟里也有优秀的孩子嘛。你看看那个,那个秋月家的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的?”。

    一时间忘了对方姓名的萧石竹,转头看向鬼母。

    鬼母会意,道:“秋白桐。”。

    “对,就是这孩子。人家去治贪就很有骨气和底气,把南方山林地区的贪腐,两年内全部解决。”萧石竹一拍脑门,赞赏道:“人家这孩子就很男子汉,我听玄教上报说,当时有贪官经常暗中威胁他,他还是不惧,几次被暗算,死里逃生后也没有轻易罢手。执意惩戒贪腐,把不少因为贪腐都私有化的行业生产,都收归了朝廷。把那些贪官污吏抄家的抄家,砍头的砍头,坐牢的坐牢,雷厉风行,办事也很利索嘛,这就不像是软脚虾了吧。”。

    不曾想,在萧石竹这边看得上眼的年轻,在女儿萧茯苓那边却是不屑一顾。

    萧茯苓轻轻一哼,不屑的道:“还不是软脚虾。他是今年鬼民大会的成员之一,每天见了我点头哈腰的就算了,能躲着我就躲着我,我又不能吃了他,看把他吓得,到我这里一点气节和骨气都没得了。”。

    “那是尊重你。”鬼母也赶紧的,打了一句圆场。

    话说到现在,倒是像是他们夫妇要给女儿介绍女婿了一样。

    萧石竹也觉得话题有些偏了,而且不妥,赶忙轻咳两声,拿起来手边奏本,翻看着同时岔开了话,对萧茯苓问到:“还是说说这个鬼民大会吧,你在会后给我和你母妃上奏说,应该反对大量的生产被人垄断的事情,详细给我说说。”。

    “是。”萧茯苓坐直了身子,给自己的父亲缓缓汇报道:“其实,这个提议不只是听了大会上,大多数来开会的鬼民说,各地商人大量收购生产行业的问题。还有我去啸风平原公干后,得到的一些经验。”。

    “那啸风平原上,大量矿产被商人收购开采,这税收是增加了,但也容易被外敌蛊惑了这些商人。资本不经意间,就流出了国外去了。”

    “再加上有些商人不厚道,明里暗里的容易克扣工人的工钱,这长期以往,就是容易导致激起民变的。像这种高利润,又是立于国家发展的工业生产,开放一部分外包给商人可以的,但全部或者大部分开放外包,让这些产业私有化,反而利大于弊。”

    “父王要征战四方,经济为先嘛。经济稳定,国内安定。经济混乱,不用敌人打我们了,自己都从内部给瓦解咯。”别看这萧茯苓还是小鬼,学的多见得多,又是聪明的孩子,这想问题也不欠考虑,不仅头头是道,条理清晰,而且少了些幼稚,多了些成熟。

    这让萧石竹也看到了她的长进;听着女儿这番很是实际的话,萧石竹心中倍感欣慰。

    其实,就算女儿不说,在全国进入休养生息之后,他首抓的任务之一,也有此事。

    但是得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

    “好在我国早已由朝廷管控了买卖,以及工商的发展。阿三叔叔在这方面,也做的很好,商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大肆偷税,不仅仅是税收上管控,还有工人们的工钱,以及物价的管控也把持得很好。最好的商人们还没有到囤积物资,哄抬物价的机会。”顿了顿声,萧茯苓又说到:“只不过,这要是长此以往,难免会让这些商人以身犯险,不惜触犯律法,也要赚钱。”。

    “嗯。”萧石竹也觉得言之有理,见萧茯苓胸有成竹,脸上自信满满,想来是萧茯苓已经有了计划;于是萧石竹本着要看看,这萧茯苓治国之能长进如何,又问到:“如果让你来处理此事,应该怎么做?”。

    萧茯苓果然是有备而来,当下只是回想了一下,就又缓缓说到:“说起来此事得立马改,国家经济命脉确实应该牢牢掌握在朝廷手中,但也不能急于求成。孩儿有个拙见,不如分成几个部分来完成。首先收购各地军工业军器监所需的原材料生产行业,使其从现在的五五分,逐步成为二八分,即八成掌握在朝廷手中,成为官营,两成可以归于民间商人,为民营。这样也方便管控,以免资金和资源,大批悄悄地流入到国外去。”。

    萧石竹没有插话,嗯了一声,示意女儿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