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32】统兵
    大堂上,那两只月花绕枝的三足香炉里,散发出一道道气味清爽的淡香,不知不觉间弥散到了屋中四周。

    共工点头,应声一下,接下了萧石竹分派给他的任务和工作。

    “后勤保障,陆吾和蒋子文,你们要做好了。”萧石竹和林聪,各自坐回了自己位置上去后,萧石竹又道:“句龙,安排好建造工匠和设计师,立马启程赶往东瀛洲地区。”。

    “诺。”这三鬼齐齐起身,齐声应答到。

    “此战过后,全国都要立刻投入休养生息,东瀛洲亦是如此,内部的安定,极为重要。”接过话来的鬼母,举目看向前方:“林聪,雷云......”。

    萧石竹此话还未说完,这两鬼已经起身,雷云在站起来的当即,给萧石竹和鬼母保证道:“请主公**放心,东瀛洲的治安工作,臣会尽快拿出计划来,并且同时做好相对应的安排。待你们看过计划同意之后,就马上执行。”。

    林聪虽然一言未发,但还是重重地点头一下,示意会意,也示意保证完成使其内部安定的任务。

    “不必了,你们做好了计划立刻执行,报备就行。”萧石竹当机立断的说到,对大臣的能力,也表示非常信任。

    “英翎星有杀降的前科,是否给他派个监军?”那陆吾又沉默片刻,在雷云把话说完之时,方道:“大王,这次要是英翎星再忍不住手,杀了降,全部是又折损了我军声誉啊。”。

    萧石竹亲自点的将,倒是没有什么能力问题。

    英翎星这个将门虎子,不但指挥作战能力很强,而且骁勇善战,尤其是每到战场上,总是能身先士卒。

    而且和他爹英招一样,战场上也不骄傲自大,也很沉着冷静,从不毛躁。

    属于刚毅多智勇的年轻小将,被萧石竹曾经夸赞为,小将中将来会倍有前途国之栋梁。

    唯一的缺点就是,英翎星总喜欢杀降。

    这或许和他小时候,就在朔月岛经历过战争有关。在英翎星看来,只要降兵降将不杀完,还是可以杀几个,以儆效尤,以壮九幽军声威的。

    但这是萧石竹不允许的;九幽军之所以能恩威同存,在攻城略地之后也能得到当地鬼民的支持和敬重,无非是军纪严明,赏罚有度,并且和鬼民秋毫不犯,以及不滥杀降者,也不干牵连和连坐之事。又是待人和气,办事公道。

    要是英翎星不是英招的独子,不是萧石竹自己的异性兄弟子嗣,而且杀降也不严重,军事指挥能力也非常强。萧石竹早已亲手挥刀,砍了他的鬼头了。

    而且萧石竹也让陆吾,给英翎星递话了几次后,英翎星确实没有再杀降。不过这也是多有雨季,让九幽军在东瀛洲地区进攻停滞的原因。

    陆吾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在阎罗王手下,英翎星尚且顾及几分,老实一些。可要是让他自己做了主将,统兵出击,英翎星难免不会**病又犯了。

    但如果有监军跟随,就不同了。

    监军和督军,是在九幽国大军中,主要责任是鼓励士气,以及给以传达朝廷的指示,普及信念和军规军纪,约束和监督军士切勿触犯军纪国法的军职。也负责执掌军法,奖惩之事。

    有监军相随,能对英翎星起到监督和约束。

    “春云,立刻下令调东夷洲朱亥北上进入东瀛洲。”想到此,萧石竹不再犹豫:“担任英翎星的监军。再让兵律处给朱亥一个执法营,凭他调遣差用。”。

    朱亥是个大义凛然,正直公正的人魂。也是统领兵马的鬼才,而且不畏强权,从来不买任何高官和其子弟的账。

    调此鬼去监督着英翎星,倒也是合适。

    “如果......”春云才应答着,萧石竹眸色变得幽深,目光变得变冷,有如寒冬冰窟一般;顿了一顿,他就用寒意森森的语气,毫不迟疑的道:“如果英翎星这次在屡教不改,杀!”。

    屋外风雪更大了,铺天盖地的雪花越来越密。大堂外的竹林中,漾出的朦朦鬼气,一缕缕一层层,朝着大堂这边随风而来。

    那个沉声的‘杀’才说出口,在场的大臣无不是身躯一震,心头一凛。

    他们都知道,萧石竹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别说英翎星只是他结拜兄弟的儿子,算是他的侄儿,就会他萧石竹自己的老丈人,不也被他咔嚓了吗?

    未来若是萧茯苓萧茯雷触犯了国法家规,萧石竹也绝对会举起斩首刀,正法了自己的孩子的。

    这就是萧石竹,虽然让大臣们每每看到他这样的决心都感到害怕畏惧,可也让鬼民能看到他说的公正,不是虚妄的幻想,不是遥不可及的期待。

    萧石竹向来也是遵循着鬼民大如天的原则办事的,为了争取民心,他在所不惜。

    “好了,这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春云你立刻去传信给阎罗王,让阎罗王先给英翎星调派两个旅的兵力,随后各地在组织调动四个旅,支援并且听从英翎星的指挥。”萧石竹收起了眼中的冰冷,道:“林聪留一下。”。

    事情已经决定了,其他大臣也没有异议和建议了,于是都站起身来,行了一礼后,退了出去。

    林聪则是留了下来。

    才走出院落的陆吾,在风雪中站定的同时,也喊住了春云:“春云大人,请留步。”。

    其他大臣虽有好奇,但没有驻足,还是各自一言不发的朝着各自部门那边走去。

    “陆吾大人,有什么事吗?”春云站定在陆吾身边,缓缓问到。

    天空中阴风卷起黑雪,吹散向了四周。

    地上已经铺上了一层积雪;鬼走在上面不但会留下脚印,鞋底还会发出一阵阵的沙沙声。

    “过去主公是没有嫡长子,如今主公是有长子的,是正儿八经的世子。”风雪声响中,陆吾带着春云走到一旁,远离了中枢院的院门,站定后轻声说到:“你看,历代国中有子不立太子爆发的内乱就不少。远的不说,就说几年前,那昆仑洲的邯国,不就是因为有子不立储,人人觊觎王位,从而引发了国中的六公之乱。还被王母国趁乱,将其吞并灭国的吗?”。

    “陆大人,你想说什么?”皱了皱眉的春云,有点不耐烦的问到。

    春云向来是专心治军的,也有过一段时间要摆弄点朝政,可最终还是觉得这些事情太过于无聊无趣,最终还是去专心军政去了。

    现在的春云,一提起这些背后把控朝政的事情,就觉得心烦。

    自然也没有给陆吾好脸色。

    陆吾呵呵一笑,也不介意春云的脸色和不耐烦,继续说到:“我们是不是该去劝一劝大王了。毕竟他已经有了世子了,就算不是嫡出,也应该按过去的祖制,立长立贤,设立一个太子吧。”。

    春云听得眉毛颤抖几下,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陆吾,将其上下一番打量。

    对面的陆吾面含笑意,显得是那么的和善。

    她不是愚蠢之鬼,听得出陆吾这番话,看似苦口婆心,不过是已经找好了下家新君的托词。

    陆吾想要萧石竹,立萧茯雷为太子。而陆吾暗中,扶持这个太子。

    一旦萧石竹有变,陆吾可以立马扶持太子上位,继承萧石竹的王位;陆吾可谓是把自己的一切退路和未来,都已经修好想好了。

    而且,萧茯雷是无亲无故的,虽然现在被鬼母收养,但没有外戚帮衬。一旦萧石竹把青丘狐国给收拾了,这个小王子,无非就是光杆司令,很容易成为傀儡和木偶的。

    当然,陆吾如此打算虽说谈不上不忠,但是也自私之极。春云大惊之余,心里暗暗想到:“主公这选朋友的眼光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陆大人,此乃主公家事,我觉得你我还是不要搀和的好。”紧接着,春云直言回绝了陆吾:“俗话说的好啊,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这是主公自己的家务事。”。

    说完这番话,春云也没有给陆吾再劝说的机会,继而又道:“陆大人,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也听到了,主公要我立马去传军令的。”。

    说罢,春云对陆吾微微行礼后毅然决然的转身,拂袖而去。

    春云这是明确了自己的立场,她绝不参与陆吾的党争,也不会去帮陆吾怂恿萧石竹立储。

    陆吾的脸,在风雪中一下子拉了下来。

    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是给自己找一条后路而已,为何却又处处碰壁?

    更何况他又不是不忠于萧石竹,而且他也不敢不忠于萧石竹。

    注视着春云远去后,陆吾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后,也转身离开,朝着自己办公点那边,悻悻而去......

    玉阙城在下雪,度朔山在飘雨。

    比起过往数月的暴雨,今天早晨开始,度朔山的上空,漫天雨帘没有了过去的狂暴和密集。

    寒风也柔和了一些,由过去的咆哮转为了长啸。

    就连刺骨的阴寒,也明显的不如从前了,减弱了几分。

    大桃木下度朔山上,已经恢复了生机。当地的驻军,完全根治了鬼瘟鬼疾,附近地区的病源也得到了根除和净化,彻底根治并且消灭了这场天灾人祸。

    但是九幽国,也付出了数万军民的性命代价。

    只是,九幽国还是像个巨人一样站着,昂首挺胸的站着。

    这对于九幽国的敌人来说,是失望透顶的。

    阎罗王这个大帅,也及时调整了部属,让度朔山的防御重新规整,再次变得固若金汤。同时,按萧石竹给予的一定特权,开始在当地招募兵丁,扩充兵源。

    山腹中才建设起来的当地军器监,也开始投入了生产。四周山脉上的粮食和鬼药种植,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一切都为九幽国即将开始的东瀛洲洲内北伐在积极的准备着。

    林聪手下的情报人员,玄教教徒们也都撒了出去,前往了度朔山军府大堂里高挂着的地图上,所标注的所有点上,侦查探查所有的敌情。

    军事情报一份紧接着一份,有如雪片一样连续送往了阎罗王的桌上。

    无穷无尽的情报,看得阎罗王眼花缭乱之际,废寝忘食,也对自己即将成为对手的敌人,逐渐一一了如指掌。

    今天的阎罗王,巡查一番关隘内各处后,又回到了军府衙门中,看起了才送达的情报来。

    看了半晌后,阎罗王的贴身卫士走了过来,站到了阎罗王身边后俯身下去,在阎罗王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请他进来吧。”阎罗王随之说了这么一句后,合上了手中的情报。在卫兵直起腰来转身离开这里后,把手边的那些情报都整理了整理。

    这时,英翎星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没有打伞的英翎星,一路走来,身上头上都落了不少的雨滴。来到门槛前站定,身子连连摇动一抖,把那些雨滴水珠,全部朝着四面八方甩去去,才踏步跨过门槛,迈着他的四只蹄子,走向了阎罗王。

    精神饱满的英翎星,昂首挺胸,大步来到了阎罗王身前对面站定后,作揖行礼:“大帅,你有什么吩咐。”。

    “来了。”阎罗王一笑,虽然还是笑的有些狰狞,但是和他相处久了,英翎星知道阎罗王这个笑容,就是他真诚的笑容。

    “大帅,你吩咐,要我做什么?”英翎星也笑了笑,又问到。

    “英翎星,想过有一天,自己统兵出征吗?”阎罗王脸上笑意不减,故意绕着弯子问到:“有想过自己独当一面,去面对敌人吗?”。

    屋外屋檐上滴水,接二连三的落地,啪嗒啪嗒的声音不断的回响着。

    大堂内的英翎星愣了一愣,这个问题忽然起来,倒是给了他惊喜,也给了他惊讶。

    不过,这英翎星也是在战场上见过大世面的鬼,很快就回过神来,立正站好之际挺直腰杆,铿锵有力的回答道:“想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有此志向,让阎罗王倍感欣慰。

    而英翎星的能力,阎罗王也是知道的。无论是指挥作战,训练调度,还是上阵厮杀都不差。

    于是,阎罗王一摸自己颌下浓密的大胡子后,用他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对对面面带坚毅的英翎星,道:“好,很好,那我就直说了。玉阙宫来信了,主公钦点的将,要你统兵出击。”。

    英翎星双眼慢慢睁大了一些,眼眸中闪烁着惊讶和喜悦之色,又是愣了愣后,有点小心翼翼的问到:“真的?”。

    “真的,将印暂时用你现在的校尉印。但我会按主公军令,立刻调拨两个旅的兵力给你。”阎罗王放下了手,手上中指轻轻地敲了敲桌案桌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两个旅的统帅。后续,主公会给你发来任命文书,将印,调兵指挥所需的信物以及另外四个旅的兵力。至于还能不能再升,就看你日后的表现了。”。

    对面的英翎星惊讶之中一愣之后,眉开眼笑了起来。

    英翎星过去一直梦寐以求的事,今日总算成为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