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28】猗天山
    阴日如火光如血,让朔月岛各地都披上一层殷红。

    还是有些失魂落魄的龚明义,默不作声的跟着北阴朝的鬼将,来到了北方码头港口,登上了那个恶鬼鬼将的旗舰战船。

    他在朔月岛这一带打的这一场艰苦而又惨烈的大战,虽然险些胜了,而且九幽国赢得很是惨烈,可龚明义最终导致了北阴朝付出了更多更大的代价。

    现在的龚明义,要是还能笑得出来,那才是奇怪呢。

    他才上船去,下方港口上的九幽国管理官就立刻对着站到了船上甲板的龚明义毕恭毕敬的作揖行礼,同时高喊到:“多谢龚大人赠金扶贫我国。”。

    喊声这才落了地,码头上数千九幽国的工人和鬼吏们,也齐声高喊到:“多谢龚大人赠金扶贫我国。”。

    这次的喊声如雷,震天动地。很快就在海风呼呼声下,传遍了港口四周,回响在波涛拍岸的海浪声中。

    所有前来运送赔偿物资的北阴朝诸鬼,可都把字字句句听得一清二楚。用不了多久,这消息就会在北阴朝的国境内以讹传讹,成为龚明义暗中勾结九幽国,断送北阴朝百万大军的谣言。

    这也是萧石竹和英招早已计划好的,很大的意图是在激怒龚明义。

    这龚明义本就是个小心眼,一听这些话,果不出萧石竹所料,立刻就气得吹须瞪眼,说不出话来,眼角肌肉因为愤怒而不断抽搐下,眼中怒火更盛。

    盛怒之下,龚明义抬手起来,捂住了开始隐隐作痛的胸口。

    下方码头上,九幽国诸鬼在回声中尽是得意,一副胜利者凌驾于失败者之上,高高在上的模样,看得龚明义又急又气。

    一股憋屈之感油然而生,宛如巨石,压在龚明义的胸口上,让他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挥之不去。

    “龚大人,我家大王让我转达他给你的一句话:龚大人,你是阴曹地府中当之无愧的运输大队长。”管理官在喊声回音之中,又朗声大喊道:“下次我国再缺钱,希望还是你再送来啊。”。

    这一句话的目的,是要多疑的酆都大帝。这话要是传到了酆都,往后就算是酆都大帝不收拾龚明义,也冷落了他,让他不会再得到重用。

    萧石竹不屑于龚明义这种成长中的弱鸡对抗较量,但他牢记一句话——小人多心。

    龚明义是地地道道的小人,所以萧石竹怎么也会做一点准备,以便让此鬼是翻不了天的。

    此计一出,龚明义日后就是想在北阴朝内大有作为,也不可能的了。

    酆都大帝的多疑毛病,萧石竹已经能熟练的利用了,这也会让酆都大帝,对龚明义加强防备的。

    往后龚明义想要在和九幽国作对,机会也不多了。

    龚明义愤怒下稍加思索,也想到了这一层。可他百口莫辩,毕竟是他输了战争,让北阴朝损失惨重,这个哑巴亏,他就是不愿意也必须吃。

    一气之下,龚明义顿时面如猪肝,五官间一片铁青,难看至极。

    “升帆,起航。”龚明义身边的恶鬼鬼将脸色也很是难看,很想快速逃离这个地方。虽然这样比较狼狈,可也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一纸和平条约,让他们这些北阴朝的鬼将鬼兵,没法在九幽国的境内肆意妄为了。

    只能是架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走。

    北阴朝的船队相继撤去舢板,也开始升帆。

    白帆在海风中慢慢鼓了起来,桅杆上拉着帆布的缆绳逐一绷直。

    船桨摇动,破浪击水下水花四溅,北阴朝的船队徐徐驶出港口,驶入了海上石林,朝着北方而去。

    破浪前行的船队,在海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水痕。

    它们离开后的九幽国港口,又恢复如常。

    商贾贸易,军事巡航,一切照旧。

    而北阴朝的那个恶鬼鬼将,随之把龚明义引进了船舱之中。而龚明义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眼底满含着失落。

    船舱之中,昏暗下木板挤压的咯吱声响,此起彼伏的回荡着。龚明义一言不发,如行尸走肉,失了魂一样,呆滞的跟着鬼将朝着船舱深处而去。

    而船队跟着九幽国的指引船只,在海上石林的复杂地形海域上缓缓前行。四周总有高大的石林石缝,投下的巨大阴影朝着每一只船只笼罩下来。

    一年前,当他龚明义第一次来此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当时的龚明义,带着整个北阴朝各军各部和酆都大帝的期望和赞誉,势如破竹的来到此地,信心满满,势必要让九幽国的朔月岛被攻下。

    第一次进攻此地的场景,对于龚明义来说,至今还是那么的记忆犹新。

    而九幽国在此起家,就算萧石竹不在意朔月岛的什么圣地名誉,但在九幽国鬼民之中,朔月岛就是九幽国的圣地,无比神圣;这个观念已深入了九幽国诸鬼的鬼心之中。只要攻陷朔月岛,就能给予九幽国大多数鬼心理上的沉重打击。

    朔月岛一旦全面陷落,必定动摇诸多九幽国百鬼的心和意志,让他们心生对九幽国朝廷的失望。

    不得不说,龚明义的战略部署是对的。

    战争期间,朔月岛的任何不利于九幽国的消息,也确实让九幽国的一部分鬼,都已经人心惶惶。

    只可惜他龚明义败了,这不仅打消了之前九幽国诸鬼的人心惶惶,也让朔月岛在九幽国诸鬼心中,更是神圣了。

    萧石竹一直都在给九幽国诸鬼,一个力求和平,百鬼和谐相处,十洲公正六海太平的希望。现在这个希望就更近一步。诸鬼对萧石竹的忠心,也更重几分。

    萧石竹虽然是惨胜,但却获得了极大的民心,九幽国诸鬼多有觉得萧石竹能力强大,对此也深信不疑。并且坚信,萧石竹是能完成,并且给予他们的和平和公正新世界的希望和期盼;这才是龚明义最失落的地方。

    他策划如此之多,不但结果是败了,功亏一篑,而且还给萧石竹做了嫁衣。

    一如当年在酆都的赌坊里,萧石竹从他手上赢走了大笔银两一样。

    失落中怒不可遏,又无处发泄的龚明义只得继续憋屈失落,随着恶鬼鬼将,来到船舱之中指挥室里坐下。

    默不作声了许久的龚明义,坐下后终于开了口,对就坐在自己对面,把头盔取下放在中间桌子上的恶鬼鬼将问到:“这位将军,请问你是奉命送我去抱犊关继续留任守将吗?”。

    在九幽国的牢中,关得龚明义不但发福了些,还不再有那么多的傲气,居然说话都多了不少的客气。

    “龚大人,你已经不是抱犊关的守将了。”恶鬼呵呵一笑,却面露几分狰狞,道:“现在整个南部的军事统帅,是上清童子大人。按上清童子大人给陛下奏报建议,陆之道大人,现在已经接替了你在抱犊关的位置和官职。”。

    此言一出,龚明义眼中的失落神色显然是不减反增了。

    并不知道,也猜不到酆都大帝为何这么安排的龚明义,稍加思索后,执着的认为他这是被冷落了。

    他以后也不至于再被重用的危机感,也油然而生。

    不过上清童子这么做是对的,正确的。陆之道要比龚明义沉稳,老道。抱犊关作为酆都的南大门,必须交给一个经验老到和沉稳的鬼官或是鬼将去打理和重建。

    窗外海风中,波涛声此起彼伏,却让船舱内听得到这一切的龚明义,听得心乱,听得五味杂陈。

    船舱的窗户紧闭着,里面有些昏暗,阴影下的龚明义仿佛是置身于黑暗之中,看不到光明一样。

    距离心如死灰,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坐在阴影之中的龚明义在胡思乱想下忽然觉得,自己和九幽国,和萧石竹作对也是个错误的选择。他已经在阴影和船舱内弥散凉意之中,没了信心和自信。

    失落之中,面色麻木一脸呆滞的龚明义,胸中填满了迷茫。

    不过,很快就因为对面那个对龚明义还是很客气的恶鬼的一句话,让龚明义的胸中迷茫渐渐消散,自信和信心又恢复了一些。

    那个鬼将顿了顿声,让身边的鬼给龚明义上茶后,对龚明义说到:“陛下有谕,本将军会护送大人登陆,一路北上去往酆都。陛下要亲自接见大人的。”。

    就是这句话,让龚明义希望重燃;龚明义仿佛又看到了被重新重用的光明......

    酆都,罗酆山山顶。

    北阴中天殿上今日很是热闹,一个个身着金甲或是银甲的鬼将,来到大殿之中,分列两排,坐在了酆都大帝的面前左右。

    细细一数,足有一十八个鬼将。

    他们都来自于北阴朝治下的北方三洲土地,到酆都之中任职已有一段时间了。

    在于九幽国谈判前的大战,加上南方山鬼作乱,让北阴朝的六天洲军事将领出现了不足的现象。

    战后,酆都大帝按上清童子的建议,把过去和恶神鏖战夺权时,组建的军事议会再次组建。可大多数过去的将领,酆都大帝都要急调各地去统兵,力求六天洲各地安稳。这样一来,也就只能从北地驻军之中,挑选一些有战争经验的能将名将南下,再次重组他的军事议会。

    也就是他酆都大帝可以直接指挥,旁人他鬼不能随意插手的内司,也是辅佐他酆都大帝治理鬼界的头脑们。

    今日内司将领全聚集于此,只因为酆都大帝有非常重要的军事会议要在此地召开。

    在这些各个身材魁梧的鬼将中间,正中处与酆都大帝对面的,是轮转王。

    作为酆都大帝名义上的丞相,唯一的丞相,北阴朝各部各司的总管,轮转王有权利参加这次会议的。

    而在酆都大帝手上的那幅冥界十洲地舆全图,也挂了起来,就在酆都大帝背后高大且长的架子上。

    和九幽国不一样,酆都大帝手上并没有其他的详细地图了,每次军事会议,也就会有冥界十洲地舆全图的身影。

    而几个兵部任职的机要书吏也已经就位,就在将领们左右两侧,一字排开的小桌后坐下,铺开绢帛白纸,或是研墨,记录着会议上的一切。

    大殿上的香炉中点燃了龙炎熏香,地府中一种用龙口水做成的熏香,能让诸鬼在点燃的熏香溢出的香气下,保持头脑清醒,精神百倍。

    酆都大帝故意让宫奴点燃这种香,就是要他对面那些鬼将鬼官,别打瞌睡。可见今日的会议,对北阴朝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你继续说。”坐在地图前的酆都大帝端起了茶盏,瞥了一眼对面的轮转王后,喝茶起来。

    很是悠哉。

    而他对面的轮转王已经放下了自己茶盏,继续和其他鬼官一样,盘膝坐在地上的垫子上,点头一下,道:“是;陛下,我们的鬼探发现最近九幽国有军队相继调动的迹象,非常频繁。而且都伴随着物资的运送和调配,很多地方也已经开始扩建粮仓和仓廪了。”。

    “上次大战,九幽国至少也损失了六十万的军民。”就在轮转王话才说完之后,他身后一个牛头猴身,身子矮小,牛头硕大而牛角尖锐的妖鬼就插话说到:“轮转王,如此重创九幽国,他们哪里来人做这么多的战后重建?”。

    此鬼名为五通,是酆都大帝封赏的邪神之一。也是北阴朝中,在战争中经常战术无常多变的鬼将之一。

    他牛头上双眉拱起,好似皱眉了一样,眼中充满了困惑和费解。

    才从北地调来朝中不久的五通,对九幽国还是缺乏认识的。

    “这不奇怪,九幽国释放了被征服的各国奴隶,无一例外。”轮转王还未开口解答对方的狐疑,酆都大帝已经接过话来说到:“光是玄炎洲,就有数万万奴隶,还有云梦洲的,东夷洲的,能用之鬼不计其数。”。

    五通闻言,疑惑顿消,微微颌首一下,对轮转王道:“请轮转王继续。”。

    趁机喝了口茶的轮转王,端着还未放下的茶杯,又道:“这些粮仓和仓廪,基本修建在了九幽国的北部地区和西北地区。倒是东部地区,开始安静了下来。整个东夷洲开始休养生息,恢复农耕商贾的运作。由此可见,九幽国未来的目标,还是放在我国。”。

    这是轮转王手下才重建情报网络,最新送来的情报。

    九幽国动静太大,让轮转王手下的鬼探,都没有大费周章,就拿到了这些情报。

    可是,之前还面色平静的酆都大帝耐心的听轮转王说完,却皱眉起来。随之起身来,转身向后,注视着身后巨大的冥界十洲地舆全图,目光变得专注起来。

    “这么说,九幽国还是打算终有一日和我们开战?”

    “是啊,这么看,萧石竹必定是要往六天洲南部率先进攻的。”

    “只怕不是现在,但也不久了。”

    那些将领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虽如此,但他们谁都还没有尝过萧石竹的厉害,不但说话语气丝毫无惧,反而跃跃欲试,有种巴不得萧石竹现在就开战,好让他们大展身手的意思。

    酆都大帝负手背后,继续盯着地图看了许久后,目光移到了地图左边,东面的东瀛洲方向。

    待到大臣将领们,七嘴八舌议论了片刻,停歇下来后,他才缓缓问到:“轮转王,你说萧石竹在设法让东夷洲商贾和商业在恢复运作?难东夷洲和东瀛洲南部,九幽国已经占领的地方,已经开始通商了吗?”。

    此问题倒是问的和他们讨论的事情有些没关系;毕竟今日,只是讨论九幽国的军事行动,好提前做好准备而已。

    至于九幽国的经济恢复,和他们今日议题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既然酆都大帝都问了,轮转王自然要回答的。他回想了一下繁多的情报后,肯定的答到:“是的,九幽国已经让两洲开始通商,以此恢复经济。”。

    心中依旧不知道,酆都大帝这么问是要做什么?

    而酆都大帝一听,微微扬了扬嘴角,很快就平了下来。

    “这就对了,九幽国暂时不打算和我们作对。”紧接着,酆都大帝自信满满的说到:“萧石竹还是要吞并东瀛洲。很快,东瀛洲就会开战了。”。

    语气之中,暗藏着一丝丝的得意和兴奋。

    毕竟九幽国一旦和东瀛洲开战,酆都大帝坐山观虎斗的局,就算成了。

    其他诸鬼一听,无不是猛然一愣后一脸困惑之色,浮现于五官之间。

    “陛下,九幽国这是要打哪里啊?”轮转王愣了片刻后,如此问到。

    “不出意外,那就是猗天山了。”说着此话,酆都大帝把目光缓缓上移,最后定在了地图上,度朔山北部一座高耸入云,图案是被云雾笼罩,不见主峰真容,横亘在江河之间的连绵山脉上。

    那便是猗天山,度朔山的北面门户和屏障,是从度朔山北上,进入东瀛洲西北地区的唯一要道。

    可酆都大帝就算说的如此肯定,还是让身后的大臣们,无不是愣神下狐疑困惑,眉头都相继紧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