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26】繁荣
    阴日已经开始偏东,渐渐向着地平线那边远去。

    由于玉阙宫地处巨大的天坑之中,日头开始偏东,这宫中就会渐渐地暗了下来。

    光线一暗,酒林的酒树间,那些金黄色的夜明苔,就在昏暗中齐齐泛光,明亮如火,照亮了酒树林子。

    生活豢养林中几只头上长着独角的千岁虎慢慢苏醒,打理此地的宫人,已经给它们准备好了食物。这种千岁虎兽魂并不食肉,吃的食物都是一些素食,反常而又奇特。

    楼中的萧石竹说完后,又喝了一口手壶之中茶,举目远眺门外,正好看到了一只从门外溜达过去千岁虎。

    再收回目光时,林聪已经点头应声,答应下了此事。

    九幽国中,多数事情是萧石竹制定,或是和大臣商议后决定大的方针,手下臣属具体执行的。林聪就是遵循这样的规矩,才特地跑了这一趟的。

    而萧石竹身边的鬼母略一沉吟后,接过话来,对林聪说到:“林大人,你看这样可不可行?让这些敌人的鬼探中的一部分容易被发现端倪和痕迹的鬼,暴露出来,逐一抓捕,也好给我们的老对手们,一个心理上的恐惧。”。

    “前提是不要把关键的人抓起来,只抓一部分逐渐已经暴露的人。”萧石竹在鬼母说完话时,补充说到:“而且要循序渐进的抓,不要因为操之过急,倒是打草惊蛇了。”。

    此事上,他和鬼母想得是一样的。

    不过能不能这么做,还得看林聪的。

    这方面的事情,林聪要比他们夫妇经验老道,所以萧石竹鬼母,也只是提出了建议而已。

    林聪接过了辰若奉上的热茶,轻轻地用杯盖一刮杯中茶末,沉吟思索了起来。

    萧石竹夫妇,却在静静地等待。

    许久之后,林聪喝了一口杯中已经变得只是温热的茶水,缓缓把头一点,道:“这倒是可以,只是不能全部由玄教来做。还是要让这些鬼探,陷入到我们的鬼民的汪洋大海里去。让鬼民们也能揭发,察觉到他们的存在,积极的举报和反应对方鬼探们的行动和举动,并且各地鬼差衙役参与到抓捕和布控行动中去,这样的全民战争,才能让北阴朝的诸鬼心惊胆战。”。

    这也是一语中的,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去。

    要全民参与,不但能让敌人在九幽国内无藏身之地,还能培养九幽国鬼众们的荣誉感和忠心。

    萧石竹和鬼母听完林聪的建议后,对视一望。在交换了眼神之后,萧石竹当机立断,拍案下令,道:“就按你说的办,但要先抓到一两个鬼探,完全证实了对方身份,再开始宣传,让全民对北阴朝蛰伏下来的鬼探都陷入全民战争里去,让他们在我们上下一心的九幽鬼众面前瑟瑟发抖。”。

    萧石竹补充说明的,也是他和鬼母同意林聪此计划的原因。

    没有什么战斗力,能抵过全民上下一心的力量。只有内部的安定团结,九幽国才能众志成城,齐心合力抵抗一切困难险境。

    “是。”林聪应声,接下了这个重任。

    “你来得正好,我也正有事情要你去办的。”顿了顿声,就放下了茶壶的萧石竹,继而对林聪说到:“青丘狐王要来了,你也是知道的。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对青丘狐王的监视一定要在暗中进行。不能让他察觉到,我们在正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但是他带来了的卫兵,也非常擅长反侦察,你安排的玄教教徒,最好也是高手。不要以为青丘狐国是那么的好对付和糊弄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可马虎不得。”。

    “是。”林聪把头缓缓一点,信心满满的回到:“大王放心,臣已经调集了玄教里的高手和经验老道的侦测鬼探,就是要用来对付青丘狐王的。”。

    “你办事,我放心,就是别得意变成大意了就行。”萧石竹再次抬起了自己的手壶,把壶嘴送如嘴里,吸了一口壶中茶水。

    甘甜的茶水咽下,嘴里还隐隐回甜着。

    “是。”林聪给了萧石竹这个掷地有声的回答。

    “嗯,还有国宴上的食物,也由你和察查司来把关,千万别给青丘狐国,借机陷害我国下毒的机会。”再次放下了手壶的萧石竹,对林聪补充说到:“届时颛顼的特使也会在场,一旦青丘狐国真的有陷害阴谋而且得逞,我们将百口莫辩。”。

    “是。”喝了口茶的林聪,再次应声后,略一沉吟,又问到:“是否是要控制一下颛顼特使和青丘狐国的接触,避免两国接触太深。”。

    “不必表现的太刻意就行。”萧石竹也没有反对,随口说到。

    “是。”林聪放下了已经见底的茶杯,站起身来:“臣这就去安排这些事务。”。

    说完,他行了一礼,就退了出去。

    萧石竹也随之陷入了沉默,他呆呆的望着门外,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却见到有一只吃饱喝足的玉虎,在楼门外站定,张嘴打了个哈欠后走到一旁卧下,饭饱伤神的玉虎就此打盹起来。

    宫里的兽魂都是训练过的,有规有矩。玉虎知道,这楼里不是它们来的地方。

    “青丘狐王要来了,这只老狐狸会让你释放涂瑶清的。”在萧石竹沉默了许久之后,身旁已经独自看了许久奏本的鬼母,忽然张唇,缓缓说到:“他的大军,也同时兵临我国边境了。”。

    话才说完,门外有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老鼠,居然壮着胆溜达到了鼾声已起的玉虎嘴边,不断的嗅来嗅去,全然无视了健硕的玉虎。

    而鬼母也从自己身前的桌案上,拿起了一张地图,在萧石竹眼前徐徐展开。

    萧石竹收回目光,看向了地图之际,门外熟睡玉虎忽然睁眼,目露凶光。

    血溅飞舞,那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该死灰毛老鼠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就被玉虎咬在嘴里。玉虎尖利的獠牙将老鼠几下就四分五裂。

    宫人们见状,提了水桶过来,开始清洗地上的血迹。

    玉虎也起身,离开了此地去到处闲逛去了。

    而萧石竹看向的地图,正是姑射神女用菌人和空骑兵,马不停蹄互相接力,以最快的速度送抵玉阙城的边境地图。

    上面画着狻猊山附近的山水,还有姑射神女所标注出来的,双方陈兵位置等等。

    姑射神女把图送来的还算及时,只是算错了一件事,此地图不但萧石竹看得懂,就连鬼母也看得懂。

    此乃求援图,作用和求援信差不多。鬼母稍加回想狻猊山附近的驻军配备武器装备和兵力,并知道这是姑射神女再向他们求援空中力量。

    “放了涂瑶清也只是暂时的。”萧石竹自然也看得懂,一看之下,冷冷一哼,道:“好啊好啊,这个青丘狐国是不和我们打一战,就不知道什么叫疼了,那我乐意开战。”。

    说罢,狠狠地咬了咬后槽牙的萧石竹提笔起来,在空白的纸上写下一道命令。紧接着拿起桌上的大印,在落款上盖章之后,将这一纸命令,递给了就候在身边,给他规规矩矩抱着灭月剑的青岚:“把这个交给春云,让她立刻按命令行事。”......

    和海风相比,江风多了一些轻柔和舒爽。

    大多数时候,山脉相护之间的江上刮起的微风,总是柔柔的,清爽又舒适。

    迎着江风,站在甲板上,负手而立的青丘狐王顿觉神清气爽。

    比起前几日海上的狂风和巨浪,青丘狐王觉得这里要舒服多了。

    他的船队,已经在九幽水师的引领之下,沿着黄泉海的边缘地带,进入了云梦洲地区,走的依旧是水路而非陆路。

    九幽国的水师舰队,不但形影不离跟在左右,而且并没有给青丘狐王下船步行的机会。

    九幽国的理由很简单——九幽王萧石竹,还在玉阙城等候着呢。闲逛的事情,还是会晤完成之后再参观游玩。

    青丘狐王居然也没有反对,表现出一副小国见到上邦的顺从,欣然接受了九幽国的建议。

    九幽国的舰队,把他的船队带进了云梦洲,随江行走,一路向西而去。

    负责带路的九幽国水师舰队旗舰,也升起了开路旗帜,挂上了节杖的节旄,迎风飘扬。

    现如今,与他国的节杖节旄不一样,九幽国的节旄已经完全改用的是白泽下颌长须做成,一眼看去尽是雪白白净,很是顺眼。也有着祥瑞,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象征。

    主要是萧石竹觉得,图个祥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关键还看着顺眼,改了就改了,也没有异议。

    挂着这些,河道上的其他船只见了九幽国和青丘狐王的船队,都纷纷退让,以便保证船队畅通无阻。

    而九幽国水师带着青丘狐王走的,是云梦洲中最大的河流汉水。

    全段江水悠悠漾漾,从东到西,横贯了整个云梦洲。又多滩险峡谷、径流量大、水力资源丰富,航运条件极好。

    之前数千年,多数时候云梦洲都在酆都大帝的元婴统治下,根本没有完全开发。属于较为落后的冥洲鬼域地区。

    萧石竹在诛杀酆都大帝元婴,不战而屈人之兵,取得云梦洲和三苗一族的效忠之后采取了句龙的建议,疏浚汉水,引导河水灌溉两岸。也沿江设置沿江涵闸、具有灌溉和排涝效益,而且把河道改建成为可以行舟走船的河道,增加了整个云梦洲运输渠道。

    九幽国的舰队,是故意带领青丘狐王走这条河道的。

    虽说是两国之间的友好会晤,但这也是彰显九幽国实力的好机会。萧石竹也想要在青丘狐王面前装出昏君的样子,但是他不打算隐藏太多的九幽国实力。

    他就是要让青丘狐王看到九幽国的强大,也看到他的安于享受和图安逸的昏庸。尽全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手捧万贯家财却无所事事的败家子儿形象。

    也擅长欺骗的萧石竹知道,隐藏九幽国的实力是不可能的。九幽国都能把北阴朝逼迫到谈判桌上,要说没有实力一副穷酸样,说出来谁都不信。

    反而越是表现的强大,萧石竹越是容易表现出高枕无忧的安逸,更容易演出乐不思蜀的那种,百无一用的地主家傻儿子的形象来。

    一路走来,青丘狐王也看了很多。

    九幽国在汉水两岸的城镇,那叫一个繁荣。

    放眼望去,城镇中街道布局整齐,纵横城镇之中,四通八达到城镇里的每一个角落。四周精致或是简约的屋舍,高楼错落有致,绿窗朱户间商铺毗邻。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下街上鬼影遍布,百鬼来往不绝。

    人头攒动,行人如织。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于耳。

    喧嚣之中,城中集市更是人满为患,商贾来往不绝。

    就算夜里,沿岸的城镇也是灯火通明,热闹不减。

    就连城镇外的沿江码头,那也叫一个热闹。

    一队队商队,赶着健硕的兽魂来往码头。驼货的兽魂,也是来去不空,背上总是驮着满载的各式各样货物。

    青丘狐国也有如此繁荣景象,但多在大城市中,小城小镇,全无此喧嚣热闹可见。

    九幽国却不一样,城镇皆是热闹非凡。城外又是田垄上稻米流脂粟米白,山坡上梅子金黄杏子肥。农业和工商业是齐头并进,造就了随处可见的繁荣景象。

    “如此繁荣,难怪九幽大军能在朔月岛那种弹丸之地,挡住北阴朝酆都大军数月有余。”青丘狐王身边,狐十斗放眼望去,只见得江岸上尽是繁华,不禁感叹道:“要是没有这些繁荣和殷富,后勤绝对跟不上。”。

    再看城镇之间,笔直冥道连通各地,穿山过河,一往无前。这让九幽国的运输线路能遍布全国各地,便利了商贾和民用运输,也能迅速把军队调集到各地去。

    路上出现的拗口处,九幽国不但驻军设卡,也就地扎营,进行军屯。

    驻军因为有天险可守,数量倒是不错,不过却是进行了大量的军屯,也能减轻九幽国朝廷的军费开支负担。

    “哼!”怒哼一声的青丘狐王,不悦的轻声骂道:“一个土匪四处烧杀抢掠,早就的繁华繁荣,背后也少不了血腥。”。

    狐十斗的话字字句句无不扎心,让青丘狐王听得心里不但不悦,还对萧石竹很是妒忌。

    所以恶语相向,在所难免。

    “是土匪没错,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才有了这样的九幽国繁荣景象。”狐十斗似乎是故意要给青丘狐王不爽一样,继续不急不缓的说到:“不得不说,至少过去的萧石竹是个明君的。”。

    如果此时青丘狐王转头,一定能身边狐十斗眼中闪过的一丝丝钦佩;那是对萧石竹的钦佩。

    “抢来的财富,当然挥霍起来,连顾虑都没有咯。”嘴硬得很的青丘狐王还是很不服气,继续强辩着:“强盗挥金如土,就是贤明了吗?”。

    在他看来,天下只有他才是明君圣主。

    同时也觉得,要是民间的繁荣都是他青丘狐王的,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