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17】新发现
    阴日东落,天际那边开始变得一片橘黄的颜色。颜色也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深。

    轮转王手持奏本走出北阴中天殿,几只在殿前闲晃的九头鸟展翅高飞。

    九个脑袋,齐齐发出尖唳声声,回响在北阴中天殿的上空。

    轮转王下了大殿台基,直奔宫门而去。

    轮转王才走,殿内的酆都大帝就对身边宫奴说到:“传东仓使者。”。

    那个宫奴也不多问,应了一声,大步快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

    酆都大帝再次提笔起来,在蜈蚣珠柔光下细看奏本,然后提笔批阅。

    不可否认,酆都大帝和萧石竹,都不是慵懒的统治者。

    但最近,北阴朝内忧外患不断,奏本总是每日都堆积如山,这让酆都大帝也很辛苦。

    近来闲玩的时间,对于酆都大帝来说已经是奢侈了。往日更多的是,到了后半夜,他还要批衣接见大臣,或是熬夜处理政务。

    两鬓白发,也在不知不觉间平添了不少。

    尤其是完成交付给九幽国的赔偿后,北阴朝国库已经是出现了空虚现象,民间怨声载道,对北阴朝不再信任之事,总能让酆都大帝紧锁眉头,心力憔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酆都大帝都已经批阅完成了三五本奏本,眉头越来越是锁紧之时,宫奴去而复返。

    跟着他身后的,是一个肥硕的黄毛鼠妖。

    这个鼠妖肥硕,但也不高,矮胖的身材让他的身子显得更是臃肿。只是鼠妖的胡须和头顶,都已经尽数发白。

    看来,这个鼠妖,也已鬼龄不小了。

    这个两颗长厚板牙就竖在唇外的鼠妖,就是酆都大帝要见的东仓使者。他在酆都以东地区的国库里任职,主管整个北阴朝的钱粮存储,包括各地的朝廷钱庄经营。

    别看他是个鼠妖,对钱财管理却非常精通。在精打细算上,比起地府里那些擅于求财和规划用钱的钱柜鬼,更是精通规划和计算钱财之道。

    所以酆都大帝才敢把国库存钱,都交给他东仓使者来打理。

    这也是酆都大帝用人得当的地方。

    有东仓使者打理钱粮,北阴朝过去一直都是钱粮充裕的。才能打造精锐鬼军,不断的南征北战。

    东仓使者来到大殿深处,柔光笼罩下的奏案前,跪下叩头,酆都大帝就打发了宫奴下去。大殿上,只剩下酆都大帝和东仓使者。

    “东仓使者,现在国库还有多少钱?”酆都大帝开门见山,直言问到。

    话才出口,酆都大帝又继续低头下去,看着手中奏本上的黑纸白字。

    跪在前面的东仓使者,从脖子上掏出了挂着的,不过巴掌大小的金算盘,上下一晃。

    算珠轻响,金光一闪。

    东仓使者并未急于回答,而是默默地打起了抬在手上的算盘来。

    啪啪哒哒的声响,不间断的从算盘上响起。

    酆都大帝也一点没有受到算珠发出嘈杂声的影响,继续专心致志看着手中奏本,静待东仓使者给他一个肯定的结果。

    许久之后,噼噼啪啪的算珠拨弄声,终于停了下来。

    “回陛下。”眯了眯眼的东仓使者,伸手一捋自己颌下银须,答到:“不刨除今年的全境内各地军费的开支,国库现在只剩下不到三十亿两的瞑金了。”。

    这个东仓使者的记忆里也是非比寻常。他对其他的书籍看了就犯困,唯独那账本,不但一见之下神清气爽,而且过目不忘。

    所有的北阴朝收入和和开支,都在深深地烙印在了东仓使者的脑海里。

    就算现在在大殿上没有账本,东仓使者也能会意起每一笔国库的收入和开支来。

    微微一顿,东仓使者继续对酆都大帝说到:“但我们朝廷军费,还有以往战死的军属抚恤赔偿,以及安家费,一年就要八亿瞑金的开支。刨除这些开支,朝廷今年可用的瞑金,不过只有二十二亿。”。

    说话间的东仓使者,脸上浮现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为难之色。

    这些国库里所剩的钱财看着不少,非常富裕。但北阴朝现在所辖冥洲还有六个大洲,幅员辽阔,数千万里的土地,处处要用钱,这点钱就不算什么了。

    现在抓紧对鬼民们的征税,对于北阴朝国库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一时间,北阴朝也算是元气大伤了。

    “向各地诸侯开征税,要他们纳贡。调整各地税金,加大朝廷管理下的工坊产量,尽快赚钱。”酆都大帝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也没有东仓使者的苦恼,当下漫不经心的说到:“一切钱粮开支,也要先优先六天洲南部军队和关隘重建所用。”。

    而酆都大帝此时目不转睛盯着的手中奏本,正是来自于六天洲东南沿海地区的上清童子。

    上清童子在这本奏本上已经写得一清二楚,九幽国此时已经开始在瞑海各地的海岛上建造防御工事。

    甚至开始扩建礁石;九幽国在瞑海上以礁石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填海造岛,让一些独立的岛屿有了屏护。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些计划的资金来自于哪里。肯定就是北阴朝的赔偿款。

    不过这填海造岛之事,还是让酆都大帝看到之时,立刻就心头咯噔一跳,直跳到了嗓子眼处。

    虽然他面色平静,但他心中已如水中落石,涟漪不断,也惊恐不断。

    这种工业产物和技艺,来自于上古魔神的智慧。他鬼不知道,酆都大帝可是一清二楚。那时候的阴曹地府只有九州。北地并没有现在的三洲,不过也是两洲而已。

    魔神利用这种技术,不靠神鬼术的力量,硬是在一年的时间内,在海上填出一个洲来。

    只为了证明,神鬼术能做到的,工艺和技艺也能做到。

    按上清童子在奏本里的描述,九幽国现如今的填海办法和当年的魔神一样。也是先在礁石四周打下坚硬又不会生锈的天玄铁管子,让擅长控火的诸鬼,在每一根空心管子的相连处,用锡末和鬼火将其焊接在一起,再把诸多管子焊接成一圈。

    这些管子,都打在了海底,死死地嵌在了海床岩石之中,风摇不动,海浪难撼。

    大大小小的铁管环成的圈子一一相连,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再把抽空这个圈内以及铁管里的海水,内部也置相连的实心铁棍无数,全部焊接在一起。最后填上并且填满搅拌着粘土、白膏泥和糯米汁的沙石,使其成为陆地。

    并且加入了盐碱烘烤,使其内部坚固,雨水不浸。

    这样就算是外面最边缘的铁管碎裂,岛屿已经造成,也不能让岛屿有任何损害。

    最后再在岛上覆盖上松散的土石,种上草木。海峡管子四周,堆砌起岩石无数,这就成了海上岛屿了。

    这就是曾经的古神里,那群苦心经营各种奇巧淫技的魔神的造岛技艺。

    由此来看,萧石竹已经得到了酆都大帝,找寻千年而不得的魔神技艺了。

    这让酆都大帝有些毛骨悚然,后脊生凉。

    他经历过神魔大战,知道那些魔神的技艺有多可怕的。

    所以,但上清童子上奏,需要大量资金,为了对付和防御九幽国的这些填海战术时,酆都大帝毫不犹豫的把东仓使者叫来。

    让东仓使者无论如何,也要满足上清童子的钱财需求。只要这些钱花的值得,能挡住日后九幽国的进攻,酆都大帝在所不惜。

    东仓使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

    现在九幽国和北阴朝停战,两国实力和资源不再继续消耗。其他鬼国,只要不是昏头的,都暂时不敢冒然招惹他们这两个鬼国。北阴朝城池向下面的冥王鬼国多收点税和贡,还是容易的。

    这样也可以充盈一下国库,东仓使者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去吧。”放下手中奏本的酆都大帝,提笔起来,对东仓使者叮嘱道:“好好办公,切勿消极怠工。”。

    “诺。”又应了一声的东仓使者,叩头后起身,低头着后退,退出了大殿。

    外面天际已经黯淡,阴日东落后的昏暗,按时降临在天地之间,夜幕的黑暗紧随其后,即将到来。

    六天神鬼宫中诸多宫灯被点亮,每一处殿堂楼阁内外的蜈蚣珠与蛟珠,在昏暗中齐放光彩。

    那边,蜈蚣珠的柔光下,酆都大帝已经提笔在上清童子的奏本上,写下了批阅的内容:“继续监视九幽国在瞑海上的一举一动,及时上报一切情况。”。

    端着食物的宫奴们也相继走了进来,为酆都大帝奉上了他今天的晚餐......

    夜幕降临后的玉阙宫,也是灯火辉煌,一片璀璨。

    月壁宫的桂树,被宫灯照亮。

    主殿上一片通明,灯火明亮,照亮着每一个角落。

    吃过晚饭的赖月绮,在宫女的搀扶下,在宫苑之中散了散步后,来到了主殿上。

    最近鬼医告诉她,胎气稳定,胎位也正,孩子是正在健康的生长,让赖月绮欣喜不已。

    为了让孩子继续保持健康,这饭后散步和运动,赖月绮可不敢落下,对自己也一直小心翼翼的。

    散步后,她来到大殿上做到书案后。

    赖月绮的贴身宫女跟了进来,给她送来些果子糕点,就退到了大门后去。

    而赖月绮的书案,还是那么的杂乱,上面对面了大大小小的图纸和书籍无数,还有木尺以及曲尺和圆规一类的东西。

    这些工具,都是赖月绮常用的东西。

    就是在这数尺书案上,赖月绮用这些工具为九幽国设计了一代代的新式武器和军备。并且不断的更新,升级。

    以此不断的来提升九幽军的战斗力。

    这赖月绮才坐下来,就拿过了手边一本黄皮书卷,翻看了起来。

    现在她身前书案上,多数是鬼母带着辰若亲自翻译出来的,萧石竹才从黄泉里带回来的魔神著作。

    这些书中的内容,都是一些魔神的技艺和高超的工艺记载,涉及了各方各面。

    赖月绮要趁着自己还能动弹,想要抓紧时间,多研究研究。

    争取在自己分娩和坐月子之前,多研究出几件对九幽国,利国利民的东西来。

    赖月绮的计划把时间掐的很准;她是想在自己快要分娩之前,把东西研究出来,投入生产前实验。

    等她分娩过后,做了月子,这实验也就能大致完成了。

    到时候能行的东西就生产,不能的东西再继续研究就行。

    翻看了书卷许久,赖月绮有点困了,张嘴打了个长长缓缓的哈欠。

    在打完哈欠之时,赖月绮又是眼前一亮,见到了手中书卷上,画着一个奇奇怪怪的古塔。

    这幅图上的石塔造型奇特,式样别致。

    石塔笔直,上下大而中间缩小,中间长条状,有点像葫芦的内部一样。但外部,又无任何装饰,下山又是八棱。

    但无檐无角,怪异得很。

    细看之下,这还像个沙漏。只是旁边的批注已经写得一清二楚,正中实心,可见塔内部也没有什么。

    “古代魔神造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石塔做什么?”抱着这样的想法,赖月绮又专注了起来,细看下去。

    这一看之下,正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赖月绮反复阅读旁边的批注和备注后,内心更是惊讶诧异。

    她的这个新发现,打开了她的眼界,也让她对阴曹地府的过去,有了新的认识。

    在此之前,赖月绮怎么也想不到,魔神们已经能创造如此神奇的造物。

    她现在所看到的东西,在过去不过是鬼界诸多匠人们的猜想和希望。只是不知道,千万年前的魔神,已经把他们的猜想和希望,都化为了事实。

    如今赖月绮知道这些,一时间兴奋从心底不断涌起。

    “来人,请主公,快请主公和**。”愣神许久的赖月绮,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对自己身边的宫女宫人们,激动的高声喊道:“快,快去请他们来。”。

    这个新发现,赖月绮必须要告诉萧石竹和鬼母。

    那些宫女和宫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之际都呆在原地,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挪步。

    “快去啊。”紧接着,赖月绮又赶忙急声催促到。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宫人和宫女们,也不敢怠慢,更是无心多问,立马就选了几个走得快的宫人,飞奔出去,直奔了绝香苑那边。

    而赖月绮则是深深呼吸,让自己的激动稍微得到了一点点控制后,缓缓放下了手中书卷。

    只是脸上和眼中,依旧布满了激动和兴奋的神色。

    在她放下的书卷上,翻开的那一页书页上,那个石塔构造图画边上,在书页的最边缘处,写着一行赤红色的鬼文大字——千里传影塔。

    这个古神造物,就是赖月绮的新发现,也正是她现在的激动和兴奋不已的原因。

    在此图名字一旁,翻译过来的魔神所写备注上,将其石塔功能描述得一清二楚:“能将诸鬼幻影影像,以及声音传输到千里之外的联络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