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12】修建
    阴日之光已然偏东,开始东落。

    训练场上的军士们,还在阴风阵阵中挥汗如雨。

    在高出地面三丈的看台墙壁上,几道阴风袭来,吹得插在看台上的九幽国军旗,猎猎作响。

    旗帜迎风招展发出的呼啦呼啦声中,英招淡然一笑,转身继续注视着场地上,在训练的空骑兵,对满脸狐疑的鱼铉说到:“因为我不能越俎代庖啊。我是朔月岛的大帅,没有权利直接回绝北阴朝的使臣。”。

    这也是英招聪明的地方。

    他不仅仅不群不党,不贪不腐,誓死效忠于萧石竹,而且不是自己职责所在之事,无论大小,都会不惧麻烦的上报玉阙宫。

    从来不会说什么将在外的话。

    因此萧石竹,也从未对英招颇有微词过。

    相比陆吾那个暗中拉帮结伙的大傻子,英招借此让萧石竹更信任他。

    而他也不是要借着信任做什么,只是求个长命百岁,官场太平罢了。

    “也是了。”鱼铉恍然大悟,呵呵笑道:“谨言慎行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嗯,你去告诉北阴朝使臣,就说赔偿尚未结算清楚,龚明义不许他们带走。”紧接着,收起了笑容的英招,对鱼铉斩钉截铁的下令道:“也告诉他们,剩下赔偿物资尽快送来。”。

    “诺。”鱼铉应声着,行了一礼。

    “还有安排一下,今晚我和本地的玄教统领会谈一下,一些敌人在六天洲的南部海岸重建的情报,我需要得知,以便很好的调整各地驻军和防御情况。”就在鱼铉正要离开之时,英招又叫住了他,叮咛道:“记得还是先上报一下玉阙宫,拿到这些情报的知情权权限。”。

    “明白了。”鱼铉说着又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不好意思啊柯将军。”英招目送着鱼铉离开后,就走向了远处的柯韵,道:“忽然有些公事,处理了一下。”。

    “无妨,大帅每日也是日理万机的,柯韵理解。”柯韵轻轻一笑,表示不打紧后,问到:“大帅本来就是空骑兵出身,不妨趁此指点指点,我麾下士兵的空骑兵,训练如何。”。

    “好的。”英招说着此话,并未急于去点评一二,而是举目向前,看向了前方宽广的训练场上。

    在训练场上,几组空骑兵从高空之中,携劲风阵阵,带起长声锐啸穿云而出,直朝着地面俯冲而来。

    这几组空骑兵,在空中就编成了三角队形。

    两翼都是由带着小炮的空骑兵护卫着,还未抵达地面,就已经向着训练场的正中处,火炮齐鸣。

    拖曳着火光的赤红炮弹飞驰落地,轰鸣中大地连颤,火光腾起,接着就是浓烟滚滚升起。

    训练场上正中处的数十个人形标靶,四分五裂,吞没烈焰之中。

    而在编队正中的空骑兵,也架起了连发迅雷铳,对着地面上火焰的边缘,剩下的另外几十个在爆炸后,东倒西歪的标靶,进行扫射。

    其他的空骑兵用手中暴雨铳,对标靶进行了点射射击。

    自从精准的命中靶心。

    这几队空骑兵在俯冲至地面一丈左右,都快要贴到地上吞吐烈焰火舌时,驭兽再次踏风高飞。

    而其中几个空骑兵还在兽魂又飞起来时拉开了手中准备好的石榴雷,朝着地上已经所剩不多的标靶投去。

    待到他们须臾之后,再次迎接着东面慢慢滑落的阴日,高飞向天空之时,地上的标靶已经荡然无存。

    也因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这训练场上已经是千疮百孔。就算多数地方,已经用海沙和海石填埋了坑洼,也也盖不住训练后,留下的满目疮痍和遍地焦痕。

    英招观摩了他们这些空骑兵的进攻训练全过程,面露满意,道:“不错。”。

    一旁的柯韵听了,心生喜悦。

    最近柯韵麾下空骑兵不断的刻苦训练,总算是有成果了。

    “就是不应该迎着阴日离开,阴日的光芒会遮住空骑兵骑手和兽魂的视线。而且,俯冲得太低了,应该在离地两丈到三丈的距离就开始拉升(倾斜上升的飞行动作。)。”可是还没有喜悦太久,英招就提出了不足之处:“如果地面上的是敌人,而不是死物的标靶,很容易被立刻组织防空反击的。在俯冲之后,空骑兵的上升过程中,只要有机弩和连弩,也能对空骑兵造成很大的损伤的。”。

    柯韵专注了起来,把英招这番话牢记于心。

    而英招顿了顿声,又继续说到:“军器监不断再提升火器的射程和射速,就是要保证我军的空骑兵不必俯冲太低,在安全范围内也能有效的杀伤地面敌人和目标。”。

    “这些技巧,以后勤于练习就会孰能生巧的;切记不要在俯冲的时候,距离地面太近。”英招也知道,训练一个优秀的空骑兵,不可能是一朝一夕之事,因此也没有要柯韵他们急于求成。

    “好的。”柯韵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我会给所有的空骑兵,都交代一遍的。”。

    “这些事情,不用你亲力亲为的,训练他们的教官,也会教他们的。”英招说着此话,又看向了前方的训练场。

    负责标靶的士兵们,已经推着海沙上前灭火。

    落了下来的空骑兵们,在训练场边缘一字排开。他们的教官已经上前,站在他们的前面总结着他们训练的不足之处。

    “柯将军放心吧,我调派给你的教官,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鬼兵和鬼将,他们会帮你把鬼兵训练好的。”英招说着此话转身过来,朝着高高的看台下走去。

    “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军需官说。”英招对身后,跟上来的柯韵说到:“空骑兵的兽魂所需粮草,还有你士兵的食物什么的。”。

    “好的。”柯韵应了一声,也跟着英招站定在了高台下。

    英招的卫兵,已经在此等候了。

    “公事繁忙,今日就到此吧,改日我再来巡视。”英招对柯韵,微微行了一个道别礼。

    “好的大帅,你忙你的。”柯韵也回了一礼后,目送着英招带着几个卫兵,离开了此地,直奔不远处,山顶被云雾缭绕遮蔽的山顶而去......

    在远离九幽国北境,距朔月岛东北面数千里海域的地方,就是北阴朝六天洲的东南部沿海区域。

    这地方,已经临近黄泉海海域地区。但是岸边拍岸的海水和可见的海域,还是属于瞑海的。

    自从和九幽国签订了和平条约之后,瞑海不再是北阴朝的海域。

    海上的礁石,任何的海岛,都不再是归属于北阴朝的东西。

    在沿海地区,每日都见得到来往九幽国战船和大型运输船,把一批批的工匠,军士,还有大批大量的建筑材料,源源不断的送抵附近海域上的岛屿上去。

    九幽国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用各位物资和军士,让附近的岛屿,礁石,都变成一座座海上堡垒,全副武装的堡垒。

    这些曾经是北阴朝六天洲南部屏障的岛屿,现在在九幽国的修建下,成了抵在了北阴朝咽喉上的利箭。

    北阴朝为了一个龚明义,失去了和九幽国正面的所有屏障与缓冲地带。

    而九幽国则利用了这一点,把大多数的战争利器,都架到了这些地方,直抵北阴朝的国门。

    可北阴朝又不能不换回龚明义,也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九幽国,堂而皇之的进入这些海域,大张旗鼓的建造防御设施和海上堡垒,厉兵秣马。

    这一切,让此时此刻,就站在这处海滩滩头上的上清童子,看得心痛,又无可奈何。

    在他前面,海域上九幽国的厉兵秣马,在他的身后,是许久之前,才被九幽国为了逼迫北阴朝签订协议,洗劫一空之后,轰炸得面目全非的港口。

    这个名叫合谷港,背靠着后方合谷山的港口,是北阴朝在六天洲东南地区,最大的港口。

    却在一夜之间,被九幽国强大的空中部队毁于一旦。

    曾经人来人往的热闹已不见踪影,连横遍布岸上各处险要之地的炮台,也都不复存在。

    无论是身后还是眼前的一切,都看得让上清童子心疼之余,顿觉自己是接了个很难收拾的烂摊子。

    他要重建的不只是此地,还有周遭和附近的其他地方,以及这一带沿海所有的水师。

    那些北阴朝曾经骄傲的资本,沿海地区庞大的舰队和高大的战船,也在九幽国的多次空袭之中渐渐覆灭。

    九幽国的空袭能力,已经在阴曹地府中无人能敌。

    萧茯苓监国之际,九幽国发动的海上空袭被北阴朝围追堵截之事,在现如今不会在发生。

    这一切,上清童子从身边满目疮痍的废墟之中,就能看得出来。对手的空袭能力是何等的强大。

    上清童子他紧锁起了眉头,原本清秀的脸上布满了愁云。

    就连他身后,距离上清童子不远的亲兵侍卫们,看着四周炮弹留下的弹痕和焦土上弹坑,也倍感头疼。

    同时有无形的恐惧,从这些侍卫的心底缓缓升起。

    “大人。”就在上清童子一筹莫展之时,高褐从他身后走了过来,站定在上清童子身后,道:“本地的将军们,正在按你的要求统计损失,包括舰队的损失等等。”。

    海风吹来,迎面撞上了高褐的脸颊,吹乱了她耳边垂下的几率发丝。

    说这话的高褐,也微微皱眉起来,愁云显现在她双眉之间,皱起的地方。

    愁云密布,让这个女鬼面容,现在看上去也让人想要避让开她。

    只不过,连高褐都看得出来,此地幸存的将领们,在空袭之后无所作为,损失一直没有仔细统计,这才导致了上清童子在抵达此地之前,此地防御早已形同虚设。

    上清童子忽然明白了,酆都大帝为什么一定急于要促成和谈了。

    国门已破,敌人可以随时来往于北阴朝腹地,北阴朝是扛不住这样的多次侵扰的。

    促成和谈,双方偃旗息鼓,至少数年不再发动战争,休养生息,总会恢复如常的。

    到时候在和九幽国一较高下,对于现如今的北阴朝来说,虽说必须忍耐无奈,但也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先把水师舰队的损失放在一边吧,首先是重建岸上的炮台和港口。”上清童子继续注视着身前,海上那些零星岛屿,有点无奈的说道:“放在瞑海不再属于朝廷,这附近不许陈列战舰的。”。

    “是。”高褐应了一声,也好奇上清童子再看上,就顺着他目光所及之处看去。

    雪白的海浪依旧来来回回的,不断冲刷着他们身边的海滩和四周礁石。

    海风呼呼作响,几只海鸥在前方海域的上空,迎风翱翔。

    高褐看到海面上,几处零星小岛附近,有九幽国的船只来往岛屿之间。

    距离不远,就算没有千里镜,高褐也能依稀看到那几座海岛上,有工匠正在开山凿岩,似乎是要在岛上,修建什么东西。

    “那些是九幽国的军工吧?”高褐看了许久,对上清童子问到。

    她能看到的岛屿上,都竖起了九幽国的军旗,以及彼岸花旗帜。

    忙碌的人影,也能依稀看到,正在岛上山中林立,做开凿岩壁的工作。

    “是啊,修建这些岛屿,让我们没有缓冲地带,没有过去的屏障。”上清童子点了点头,皱着的眉头没有再打开:“再让这些岛屿全副武装,为将来有一日,朝廷再与九幽国开战之时,这些岛屿能成为进攻六天洲的跳板。”。

    这是上清童子最头疼的问题。

    他肩上担当着的不只是重建东南沿海的重任,更有为日后两国再次开战做准备的备战工作,而要做好备战,首先就要解决这些失去海域和海岛,没了缓冲地带的问题。

    “鸡贼的萧石竹。”高褐冷冷一哼,不悦地说到:“这样一来,把这些海岛都全副武装了后,他只要想发动攻击,可以随时问鼎六天洲,说不定能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冲到了忘川河,饮马忘川了呢。”。

    上清童子听得一愣,转头过来,非常吃惊的上清童子用惊讶目光,看向了高褐。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身边这个书吏,还有这般远见。

    “是啊。”片刻过后,舒展开了眉头的上清童子,心情好了不少,淡淡笑道:“所以我倒是要看看,九幽国要怎么修建这些岛屿,以便能拿出个对策来啊。”。

    说着,又转头看向了海上,那些蓝天白云下,被波涛环绕,不断拍打岛岸的岛屿。

    九幽国舰船,还在来往于那些岛屿之间,热闹得很。

    “九幽国的军工之强,不是我们能匹敌的。”叹息声从高褐嘴里发出后,她道:“我见识过他们厉害,能在瞬间千门火炮齐发,一瞬间把方圆数里化为教徒。如果这些岛屿上修建的是炮台,任由我们做什么对策,都是没用的。一旦九幽国嗅到我们的进攻信号,会立马用火炮招呼我们的。到时候,被烈焰覆盖的炮弹会像密集的雨点一样,从我们的头上毫不留情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