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75】胆大包天
    山风再起,竹林婆娑。

    几只飞禽兽魂乘风而落,就落在了泉水井栏的附近。

    沐浴在凉爽山风中的阿倍,说罢继续品茶起来。

    但是阿倍这解释还不如别解释,说了一番,还是让曲修和盘都,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得是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这阿倍神算子的名号,怎么看都觉得叫神棍子更贴切。

    “莫名其妙的,你们人魂的占卜就没有准过。”愣了半晌后,曲修嚷嚷道:“阿倍你学的也是半桶水,以后可别去给人瞎占卜,我怕你这样会被人打死的。”。

    阿倍本来也知道自己在占卜上几斤几两,他本来只是爱好学了玩的,至于神算子的名号,也只有在丹水三杰中流传;完全是图一乐。

    但曲修说出这番话后,阿倍也没有介意,反而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至于他阿倍的占卜术,丹水三杰自然也没有再说什么。反正准不准的,他们三鬼谁也不在乎的。

    于是笑声中,他们又一边品茶,一边闲聊了起来。

    除了家长里短的话题外,剩下的都是书籍里的学识问题。

    就算在大多数鬼看来,这些学识问题枯燥无味,但是三杰还是能聊得兴致勃勃,津津有味。

    茶香四溢,竹叶飞舞。这原本宁静的茅草亭子里,热闹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丹水三杰已经闲聊了很久,但他们却还不知。眼看日头已经偏东,三杰天南海北的都说了说后,盘都又道:“不过近来咱们的主公干得不错啊;我们九幽国鬼在阴曹地府,已经过去那么多的他鬼敢小瞧我们了。”。

    说着此话的盘都,脸上洋溢着骄傲。

    他也是九幽国鬼,自然也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遥想过去,屁大的小鬼国都敢欺负九幽国的时候,那时候九幽国诸鬼可没有这么自豪。

    那时候的九幽国,就算国土再大,实力再强,也很少有鬼把他们放在眼里。

    如今今非昔比,九幽国已经强大到能在谈判桌上,让北阴朝丧权辱国的地步,实力在诸鬼之间有目共睹。

    曾经鄙夷九幽国的那些鬼国,现在都不敢小看九幽国了。而那些曾经把萧石竹过去是狗监的轻蔑之语,挂在嘴边的鬼们,现在也都纷纷闭嘴了。

    现在,萧石竹是真的让九幽国鬼们不再抬不起头,也让他们彻彻底底的直起了腰来。

    这就是萧石竹凝聚人心的办法之一;鬼国太大,要凝聚诸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萧石竹让九幽国鬼在阴曹地府,抬头挺胸的做人,这一点就很能凝聚人心。

    看那丹水三杰,如此高傲的冥界知识分子,现如今谈论起此时,不也是对萧石竹面露钦佩吗?

    这可不只是是因为他们之前和萧石竹就是朋友的原因。

    “现在我们鬼国在冥界才算真正的立足了,要是现在主公再请我出山,我一定去的。”这时,点头表示赞同的曲修,接过了盘都的话来,道:“现在九幽国虽然强大了,但是树大招风,主公以后更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扶持。”。

    盘都也跟着点了点头,同意了曲修的话。

    他们两鬼已经决定,只要现在萧石竹发来邀请,他们一定入朝为官。

    唯有阿倍那人魂,不以为意的笑笑,并未说什么。

    他的笑而不语,让另外的两个妖魂来了兴趣,纷纷好奇的看向了阿倍。

    “阿倍,你怎么说呢?”盘都好奇的问到。

    阿倍闻言,放下了手中茶盏,笑了笑后直言道:“其实我不愿意去入朝做官,就算是主公来请,我也还是不会去的。”。

    盘都和曲修闻言一愣,呆呆的注视着嘴角含笑的阿倍。

    他们看不透阿倍此时在想什么,于是曲修愣了愣后,赶忙问到:“为什么?”。

    以他们和萧石竹的牢固友谊,只要萧石竹现在来请,阿倍没有必要拒绝萧石竹。

    更何况,日后九幽国即将要面对的强敌必然是北阴朝,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日子已不遥远;这样的情况下,萧石竹更需要丹水三杰的辅佐,才能在未来战争中多有建议可取,更容易立于不败之地。

    “朝廷需要的不是一个鬼才,而是无穷无尽的鬼才。”可是阿倍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不隐瞒什么,又直言说到:“我在学馆做事,正好可以为朝廷源源不断的培养鬼才,这才是我该为主公,为九幽国能做的事情。”......

    山下河畔,天通城中。

    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城西大街上,一处连着大街的小巷子与巷外的大街上截然相反,很是幽静。而在巷中深处,有着一道结实的白色高墙,围住了墙壁内那坐北朝南,层层递进的临街院落。

    墙外小巷清幽,但那墙内却和巷外的大街上一样,嘈杂得很。

    正午阴日正烈,而墙内还能从嘈杂声中,时而听到几声欢笑。

    这院墙之中,充斥着嘈杂之地就是天通城的学馆。

    城中唯一的一处学馆。

    院落之中建筑在布局上采用中轴对称、纵深多进的院落形式。主体建筑的大门和二门、甲乙丙丁等讲堂以及担任藏书过完的藏书楼,都集中于院落正中那条南北走向的中轴线上。四大讲堂布置在院落的中央,并排成了对正的方形。而学舍和老师们办公的大堂等排列于两旁。中轴对称、层层递进的院落,**中透着神妙,幽远。

    近年来,九幽国的教育制度已经渐渐得到了完善。

    从人间而来的现代人魂萧石竹,知道教育的重要性,知道教育真真正正的是百年大计。以其去四处寻访鬼才,不如投入些资金和人力物力,去培养对九幽国有用的鬼才,从而利于九幽国的发展。

    所以除了玉阙城的四大学宫这种高级学府以外,萧石竹还在各个鬼郡之中,开设了中级学府和启蒙学府等等。

    其中启蒙学府的书院,是针对的是十岁以下的小鬼,学一些礼乐算术等等基础知识。为了更好的鼓励小鬼入学,这种启蒙学府在九幽国中是完全免费,入学孩童不用缴纳书费学杂费等等。

    而中级学府就是学馆,虽有收费,但费用并不算太高,在大多数鬼民的承受范围之内;但在学府里所学知识就不再是简单的基础,而且都是实用的学识。除了礼乐之外,还开设了算,文,工,农和科等学科。

    萧石竹按地府现有的知识,将其划分为算术,文学和工业,以及农业和科学,统一编撰各类学识的课本书籍,再发放到各地学馆和书院中去。

    只是这所谓的科学和人间的大相径庭,没有飞机火箭,没有化学物理,倒是有飞车和仙槎,火铳和火炮等相关的基础知识,也有各种稀有的冥府矿物开采,利用和研究等等的学科。

    另外还专门设立了特殊的学馆;例如工艺学馆,专门教授工艺制作的技能,让九幽国的商品花样百出,琳琅满目。

    还有御车学馆,培养的是诸鬼驾车和驭兽技能,似乎和人间的驾校一样。

    因为有萧石竹和整个九幽国朝廷的支持,诸多种种的学馆书院,在近来几年,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遍布九幽国各地。

    这让九幽国的鬼才储备,在阴曹地府之中诸多鬼国里,遥遥领先。

    各方各面的技术发展更是因此得到了突飞猛进。

    还能为此解决大多数鬼的就业问题,让九幽国的市井之中,没了那么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闲散懒鬼,自然因为游手好闲发生的无事生非,也减少了不好。

    而现在,萧石竹让驾车的禁军,把车赶到了天通城学馆旁僻静的巷子里。自己没有从巷中的学府侧门进去看看这热闹的学府,倒是一直坐在车上,打发了那青岚下车去了学馆之中,找那在学馆里任职的阿倍去了。

    他知道,阿倍就在这里担任博士一职,主讲文和算这两类学科。

    三杰都是闲人,自由不受限,经常出门访友等飘忽不定的。唯有这阿倍,任职学府之中是学生不放假,他也不放假的,非常好找。

    萧石竹正是知道这点,才一入城就直奔此地而来,省去了不少四处找人的麻烦。

    他就坐在车上,和那打扮成车夫的禁军一起在巷中,等候青岚去把阿倍悄悄的带出来就好。

    至于黑猴,那可是个坐不住的鬼。早已尾随着青岚翻墙入院,进了学府去玩耍了。

    黑猴虽然调皮了点,但不至于搞破坏,最多也就是在院中左瞧右看一番就会出来的,萧石竹自然也没有去管他。

    “你家里几口人啊?”在车里坐了一会的萧石竹,掀起了门帘,挪到了车门外的车头处坐下,对正在给拉扯兽魂喂食的禁军问到。

    禁军闻言憨憨一笑,推了推头上帽子的帽檐,看了一眼萧石竹后,赶忙回到:“三口,我和我父母。”。

    萧石竹对他们这些亲随,也是很随和的。往日忙于政务,倒是很少和他们闲聊。今日正好闲来无事,萧石竹跟这个禁军受宠若惊。

    “你爸妈没有给你催婚啊?”萧石竹问着此话,一条腿曲起,另一条伸向了车外,在半空中轻轻的一荡一荡的。

    正好有个住在巷子里的人魂从此走过,瞟了一眼萧石竹现在那模样,觉得他那样子吊儿郎当的,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就是九幽王后,也没有引起那个走过的人魂的注意。那人魂脚不停步的就离开了。

    那个禁军又憨憨一笑,道:“没有催,就是给我介绍了几次呢。但我没有看得上的,就一直单着。反正我也才八百多年的鬼龄,我父母也不着急。”。

    始终是牢记着萧石竹之前所交代的话,出了玉阙宫,就不能管萧石竹叫大王或是主公的话。

    “也是,不喜欢的人别强求,哪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萧石竹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出了一番在九幽国之外,阴曹地府的其他地方都是离经叛道的话:“婚姻是你们两个鬼的事,要别人来指指点点的多管闲事干嘛?”。

    说话间,他把伸出车外的那条腿,晃荡得更快了一些。

    “嗯。”那个禁军也点点头,再次笑了笑。

    比之前笑得更开心;萧石竹似乎把话说的对他的胃口了,让他心情也更是大好。

    “主......”随之,那禁军口吐一字赶忙守住,顿了顿声,又才壮着胆对萧石竹问道:“掌柜的,等我成亲的时候给你递请柬你会不会来喝喜酒。”。

    萧石竹闻言,不假思索的回答到:“只要那天你开席的时候我没事,一定去喝。”。

    那个禁军猛然一愣后,大喜过望。

    他虽然是管萧石竹叫‘掌柜的’,可是知道萧石竹真实身份的。这么大的一个人物,要去禁军家喝喜酒,就只是这么一句话,也能让那禁军高兴半天了。

    那个禁军正在欢欣、高兴之时,萧石竹目光移动,已经看向了车前不远处,学馆的侧门那边。也渐渐的微微皱眉起来。

    转眼间,萧石竹就见到了三两个身着白衣的学馆男弟子,拖拽着一个女鬼从侧门而出。

    那女鬼身上的衣袍,与那几个男弟子一模一样,一声雪白,衣摆上和袖口绣有墨竹的纹路。后背正中处,绣着的是九幽国旗帜上那朵盛开的彼岸花。

    那是九幽国学馆统一的着装;据说是长琴设计的,雪白底寓意学生弟子们心灵纯洁,而墨竹象征着骨气和君子,有着刚正不阿、坚持自我的意义;以及长寿和简约淳朴的象征。

    只是这个女鬼的衣着多有补丁,但现在已被那几个男鬼拖拽,多处撕裂。其中一个男鬼还拖拽着这女鬼的长发,把她原本的一头秀发拉扯得凌乱如鸡窝。

    那女鬼被他们拉扯着,毫无还手之力。

    她被那几个男鬼三两下就被拉扯到了门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萧石竹隔得还是有一段距离,也听到了那女鬼摔倒时,发出的闷哼。

    几个男鬼不约而同的狞笑了起来,之前还拖拽着女鬼头发的那个男鬼,随即往那女鬼头上啐了一口吐沫,骂道:“穷鬼,你也配来读书?学府不是你这种穷鬼待的地方,想读书考功名,先给我们哥几个睡几晚上再说。”。

    全然无视萧石竹和那个禁军的存在,骂完后继续跟同伴们一起,对地上的女鬼拳打脚踢。

    “小兔崽子,真的是胆大包天了。”萧石竹看得怒从心头起,立马跃下马车,一个闪身向前而去。

    阴风顿起,小巷中随风而过的还有一闪而逝的残影道道。

    地上的女鬼,红着双眼咬着牙,默默地承受着落在她身上的拳脚。

    拖拽她头发的男鬼,已经举起了紧握的右拳,让其他的男鬼把女鬼架了起来。

    他正要挥拳打向女鬼满是血迹和灰土的脸时,右拳忽然被钳住,动不得半分半毫。

    这个男鬼惊愕下回头一看,看到了一张满是铁青的脸,沉浸在小巷中阴影下,甚是吓人。

    那正是萧石竹怒目圆睁着的脸。

    男鬼一愣,诧异之下惊慌的对萧石竹怒声问到:“你谁啊?你居然敢这么捏着我的手,胆大包天了你。”。

    萧石竹闻言,顿起杀心,手上用力把这男鬼手腕一把捏断。

    在咔嚓的骨裂声中,冷冷答到:“治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