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55】外宅
    午后的阴日之光,从天坑口洒了下来,凝聚成一束从天而降的巨大光幕,竖在了玉阙宫正中处。

    光幕之中,萧石竹饱含怒火的双眼,一直盯着去路上宗正府关押这涂瑶清的小院。

    形成光幕的阴日之光,把他怒火满溢的双眼照得泛起了淡淡的一片血红。

    那小院高墙环绕,大门紧闭,院中也是冷冷清清的。但门口守卫森严,门内院中想必也是如此。

    重兵把守的地方,向来不会热闹的。

    可这些禁军根本挡不住萧石竹,抛开他萧石竹有着九幽王的高贵身份不说,如今的萧石竹可已不是才到地府时,看到诸鬼动刀枪打个架都会双脚颤抖的小鬼了。

    十几年来,他在万军丛中杀出杀进不知多少次,又身怀玄力,那几个体格健壮的禁军,纵然精通神鬼术,也根本挡不住此时怒气冲冲的萧石竹。

    还没走出几步的萧石竹就把手按在了腰间灭月剑剑柄上,同时加快了步伐。

    青岚见状,暗叫不妙。

    此时此刻的萧石竹,一副眼含杀气,怒不可遏的神态,他青岚再熟悉不过了,那是萧石竹要大开杀戒时才能一见。一看之下,青岚就知道萧石竹动了杀心。

    此时萧石竹的目标,当然不会是宗正府派出来看守小院门口的那几个卫兵,而是紧闭着的院门后院中的涂瑶清。

    萧石竹现在脑中哪里还会有什么的夫妻情意,哪里还讲什么顾全大局。他满脑子都是你杀我女儿,我砍你头颅的念头。胸中怒气咆哮连连,愤怒和恨意不断冲刷着他的胸膛,也把他们的理智全部冲刷干净。

    电光火石间,青岚慌忙冲了过来,及时的拦在了萧石竹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条通往了关押涂瑶清的小院门前的宫中步道,不过只有五尺来宽;是玉阙宫中较小的一种步道。两侧都是玉阙宫中,其他宫苑的高墙。

    青岚拦住了去路,让萧石竹如果不用神鬼术,还真的没法直冲过去。

    猛然驻足的萧石竹,注视着已经平伸了双臂,完全挡住了他去路的青岚,冷冷地道:“让开。”。

    “大王要做什么?”青岚鼓起勇气,对萧石竹厉声质问到。

    “让开!”萧石竹一声大喝,手中灭月剑从剑鞘之中,抽出了一半。森然的寒光一闪,冰冷又锋利的长剑呈现在了青岚眼前。

    “大王要顾大局啊。涂瑶清现在还不能杀的。”青岚并未挪步,继续挡住萧石竹的去路:“大王现在要杀了涂瑶清,只会让青丘狐国有兴兵出征的借口,更会给我们两国带来隔阂和仇恨。”。

    青岚虽然不是文臣武将,但跟随在萧石竹和鬼母左右多年,也懂得一些怎么看时局的技巧。他知道萧石竹留着涂瑶清鬼命的重要性,虽然这是萧石竹的心头刺,但还是得忍。

    忠心耿耿的青岚,不希望自己的大王冲冠一怒,就做下了错事。

    “青岚,你要反吗?”萧石竹见那青岚不肯挪步让路,气得他直发抖。

    “青岚不敢,小的只是希望大王不要犯错。”那青岚还不让步,反而挺直了腰杆,缓缓闭上双眼:“大王执意要过去,就从小的身上踏过去吧。否则明知大王要犯错,小的却不阻拦,那才是不忠,那才是要反了。”。

    一旁的黑猴看得莫名其妙,他可没有太多的智商,自然听不懂青岚和萧石竹的这番对话,只是全是当热闹看,却也看不懂萧石竹和青岚要做什么。

    于是黑猴默不作声的左瞧瞧,右看看。目光不断移动,来回扫过了怒气冲冲的萧石竹,和那满脸坚定神色的青岚。

    而且黑猴感知不到,青岚身上有任何杀气,因此断定青岚对萧石竹没有危险,于是也没有动身去保护萧石竹。

    萧石竹见状,先是心中的怒火更盛。但许久之后青岚还是不让路,倒是让萧石竹平静了一些。

    他胸中的怒气慢慢消退;片刻过后,怒气全无的萧石竹面色恢复了平静,抽出了一半的灭月剑也缓缓地收回了剑鞘之中。

    冷静下来的萧石竹细细一想,觉得青岚也没有说错什么,做的也不是错事。他现在确实不能杀涂瑶清,并不是身为九幽国就能为所欲为的,也只好作罢。

    对面的青岚微微睁眼,见萧石竹已经完全冷静后,眼中没了之前森然的杀气后,松了一口气。

    萧石竹转身过去,默不作声的朝着绝香苑走去,离开了这眼不见心不烦的宗正府。青岚也缓缓放下了双手,跟着黑猴一起随着萧石竹,离开了此地......

    阴日东落,夜幕降临。

    青丘山附近地区,还是雨雾笼罩。

    乌云遮住了星辰夜空,雨雾让这个夜晚阴冷。

    从青丘山上下来的狐清平,缓步走在雨中。

    身前有卫兵和手持灯笼的宫奴为他开路,身后有举着雨伞的宫奴相随,把手中雨伞举到了狐清平的头顶上,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帘。

    狐清平身上的锦衣华服,滴水未沾。

    身后举着伞的宫奴,早已被夜雨淋湿成了落汤鸡。

    狐清平是才从山上宫中的酒宴里出来的;今日青丘狐国接待九幽国来使长琴,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

    好酒好菜尽数都是上品,还有乐师舞姬歌舞助兴,好好的热闹了一番。

    到了宴席结束的时候,已是伶仃大醉的长琴还意犹未尽。只是那时候长琴站都站不稳了,青丘狐王只好让人把长琴,搀扶着回馆驿先去休息去了。

    那些陪坐的青丘狐国鬼官们,自然也就散去了。至于狐清平,却被狐王留了下来深谈了许久。

    所说的无非是要狐清平,明日开始陪长琴游山玩水,并且暗示拉拢长琴。

    交代好了一切后,狐王才让狐清平退下。已成年有自己府邸的狐清平,不能在山上宫中过也了。当他从山上下来时,已是夜深人静。

    也有那夜空下的风雨声,回荡在耳边。

    山下的城中多数人家已经休息了,走出了立在了山下的牌坊时,狐清平忽然站定在雨中。

    今日酒宴上,长琴也是被他和他父亲狐王给套了话的。从长琴的回答来看,萧石竹现在是生于忧患,快要死于安乐了。

    从长琴那些自然的回答中,无论是青丘狐王还是现在站在雨中的狐清平,看出了萧石竹似乎对和北阴朝,平分了天下就心满意足了。

    萧石竹在长琴的话里话外中,都是一个打算做太平冥王的人魂。

    虽然长琴没有直言说明,但话里不难听出,萧石竹现在似乎是对争斗厌倦了,对于北阴朝,九幽国现在开始采用只要对方不再找事,九幽国也打算就此罢休,从此也要停下征伐的脚步。

    这对于青丘狐国来说,正好是个兴起的大好机会。

    青丘狐王也好,还是现在站在冰冷风雨下也内心激动不已的小太子狐清平也罢,都盘算着或许可以借此不但把九幽军,赶出东瀛洲后,任由狐国独霸此地。

    甚至青丘狐国还可以挥师南下,征服已经是属于九幽国的东夷洲。

    既然北阴朝要用青丘狐国来达到三分天下,鼎足之势来遏制九幽国的力量,那参与其中的青丘狐国为什么只能有一洲土地呢?

    狐王和狐国的太子,都有贪念驱使,想要得到更多。

    想到此的狐清平,再次迈步朝前走去。身前的开路宫奴和卫兵,也跟着迈步向前。

    “去外宅。”没走出几步去,狐清平就对身前的卫兵和宫奴们交代到。

    外宅,是狐清平豢养他最喜欢的一个瘦马的地方。地处一个远离了他的府邸,免得他的正室和侧室知道了,又去大哭大闹。

    而且去这外宅时,狐清平向来不坐车也不乘轿,都是步行而去。免得他的正室和侧室们,知道他去了哪里又要吵闹,烦人得很。

    白天时,他的父亲青丘狐王还交代他别去跟瘦马厮混,现在狐清平就把这些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无非是想就去一次,反正明天开始他就要忙着拉拢长琴了,也没有时间去风花雪月了,所以狐清平想着在开始工作之前,再放松放松。

    前面为他开路的卫兵和宫奴,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听了他的吩咐后就转了个弯,引着狐清平朝着他的外宅去了。

    停在山下等候狐清平的冥轿,自然也被留在了雨里。

    风雨下两盏灯笼破开了雨雾中的朦胧和黑暗,引领着那狐清平去往了青丘山西麓山脚方向。

    在城中走了半晌后,狐清平随着掌灯的宫奴,来到了青丘山西麓,转进了紧挨着山脚下的一条僻静的巷子里。

    这条曲折的小巷并不宽敞,不过三尺左右,却很悠长。

    又走了半晌,前方提着灯笼的宫奴停了下来。巷子的深处,有一片翠竹拦住了去路。在翠竹的环抱之中,有一座别致的方形四合院。

    大门左右的院墙,也封住了巷子的去路,让这条小巷子成了一条死胡同。

    绿树翠竹相映下的小院门前,有两只石雕灵狐蹲坐在左右,眼睛被掏空,其中安置着的灯台里点着灯火,在风雨下的黑夜里,两只石雕灵狐双眼泛光,照亮了大门前三尺之地。

    门头上却无牌无匾。

    在阴曹地府之中,或许除了九幽国外,大多地方都有鬼会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小女鬼,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待到女鬼长大后,再分成三六九等,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

    而狐清平身前这座小院中,就住着一个瘦马,他买来的瘦马。

    这类的女鬼不会他鬼尊重,她们被迫成为了男鬼的玩物。也必须任由买主任意摧残和蹂躏。

    是阴曹地府中诸多黑暗里的一面。

    但在狐清平等这种喜欢买瘦马的王公贵族,纨绔子弟看来,却是一种享乐的方式而已。

    狐清平都还没有下令,给他引路照明的一个宫奴就已大步上前,三两步冲到了外宅门口,抬手起来,重重的拍打着紧闭的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