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26】治病
    酆都大帝站起身来,朝着大殿外走去。

    轮转王赶忙跟上。

    所过之处,所有宫中的鬼奴纷纷下跪,把头低下去不敢直视着酆都大帝。

    “买弓的事情,也要抓紧了。”很快,徐行走出酆都大帝,再次走到了大殿门外,远眺前方,对身边的轮转王说到。

    “诺。”轮转王应了一声后,道:“那臣先告退,把这诏书先发出去。”。

    酆都大帝一挥手,示意他走吧。

    轮转王又行了一礼,捧着装着诏书的木盒离开了北阴中天殿。至今,轮转王还是不太清楚酆都大帝要买那些九幽弓来做什么?

    但既然是酆都大帝吩咐的,而且九幽弓也能拿来装备酆都军,轮转王也没有什么异议的。

    轮转王一走后,一个鬼官从另一边赶了过来,跪在了酆都大帝身边,叩头道:“陛下,青丘狐国派出的鬼使已经从凤麟洲,转道到了酆都了。按陛下你的要求,已经暗中把这个鬼使安置妥当了,你看要不要见一见此鬼?”。

    酆都大帝都没有迟疑,轻哼一声后就回绝道:“这种无名小鬼还轮不到朕来接见他,你们去办就行。”。

    酆都大帝说完,不等还跪在地上的鬼官应声,又道:“告诉那个鬼使,东瀛洲的雨季一过就对九幽国发动进攻。这边已经给他们准备好的幽冥鬼炮,也会源源不断的运送过去。”。

    “诺。”那个跪在地上的鬼官,又磕了个头后站起身来,又匆匆离去......

    黄昏下的啸风平原上,一片橙红。

    荒野上的部分红土,在夕阳下颜色更深。荒野上热闹了一天的啸风城,在夕阳下褪去了喧嚣。

    炊烟袅袅,迎着阴日余晖徐徐升腾。就连在城外驻扎的大军军营里,也是炊烟升腾。军士们开始埋锅造饭。

    这几日九幽国虽然在当地展开了围捕行动,但一切都是暗中秘密进行的,所以啸风平原上的一切都照常进行,各行各业的日常也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一切都没有变,夕阳下还是那么的宁静,又平和。

    就连被盯上了的青丘狐鬼们,都未曾察觉到丝毫的端倪。

    而啸风城的郡府衙门后院中,萧茯苓和赖月绮一起,已经坐在自己的帐篷里,端着饭碗,开始用膳。

    这几日在这啸风城中,萧茯苓也没有闲着。

    她除了要处理一些为了逮捕倒卖稀有矿物的青丘狐鬼的部署外,还忙里偷闲的,跟着赖月绮一起微服出巡。

    城内外各处都被她们逛了个遍,有名的小吃也吃了个遍。

    尽兴过后,还是不能离开。萧石竹的一纸诏令,让萧茯苓暂时留在了这里。等待一个时机,再逮捕那些青丘狐国的犯罪团伙。

    帐外大风又起,呼呼作响。

    帐内的火塘中,火焰腾起之时,点点火星徐徐飘飞了起来。

    “茯苓啊,你得多吃点肉啊。”见萧茯苓总是吃素菜,赖月绮说着这话,就把一块肉夹给了萧茯苓。

    “我不爱吃这肉。”萧茯苓当即面露厌恶,但很快又恢复如此,笑道:“但月娘你给我吃的我肯定吃。”。

    赖月绮看着她很快把肉片夹到了嘴里后,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多吃点,不然饿着长不高了。”赖月绮说着,又给萧茯苓夹了一块。

    这次,萧茯苓没有再流露出厌恶那肉片的神色了,欣然接受后,夹起送到了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频频点头。

    咽下后,萧茯苓放下饭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问到:“月娘,我要长那么高干嘛?再稍微高一点点就行了?”。

    说着,萧茯苓站起来把自己上下一打量,面露满意神色后又坐了下去。

    “长高了好看,等你长大了,你父王和母妃好给你找婆家。”赖月绮抿嘴一笑,逗着对面的萧茯苓:“然后呢,想娶你的小伙都能把玉阙宫的宫门门槛,才能给踏平了。”。

    “月娘,那门槛踩踏了不得重建吗?”萧茯苓听得脸颊一红,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她骄傲的微微昂起了下巴,轻哼一声,得意的道:“再说了,我父王说了,我那是娶姑爷不是嫁出去。是我娶小伙,不是小伙娶我。”。

    这话从萧茯苓口中说出来,听得赖月绮噗嗤一笑,觉得萧茯苓这模样甚是可爱。

    “翁主。”这时,被大风扬起的帐门外传来的范锦鸿中气十足的声音:“赖夫人,臣有要事汇报。”。

    “范锦鸿,你肚子不饿吗?”萧茯苓没有直接让范锦鸿进来,只是隔着那被大风吹起的帐门,对门外的范锦鸿说到:“什么事情就不能吃完饭再来?”。

    她这几天都不太爱搭理范锦鸿;还在为之前范锦鸿去鬼母那里,密告萧茯苓要怒闯察查司,手刃涂瑶清一事耿耿于怀。

    对那范锦鸿,萧茯苓已经好久没给他好脸色了,说话也是时不时的就阴阳怪气的。

    这萧茯苓也是被萧石竹和鬼母,还有赖月绮宠得都有了些刁蛮公主的脾气了。

    “茯苓。”赖月绮瞪了一眼萧茯苓,道:“让他进来吧,万一有什么紧要的事呢?”。

    赖月绮这么一说,萧茯苓才对着帐门外不耐烦的说到:“进来吧。”。

    门外的范锦鸿应声而入,站到了火塘边上给萧茯苓和赖月绮行了一礼后,面向了不爱搭理他,自顾自端起了饭碗的萧茯苓,说到:“翁主,所有的部属都已经完成。而按之前商定的逮捕计划,有秘密逮捕了几个这个团伙的骨干成员,现在都已经控制好了,在我们军士的监视下。他们又招供出了几个重要的团伙骨干,现在都已经派出军士去盯上了。”。

    “都是狐鬼吗?”赖月绮问到。

    范锦鸿点了一下头,道:“表面上是过来倒卖青丘狐国山货的商人,实际上都是假借倒卖山货为由,把偷来的稀有矿物夹带在货物里后,运出港口去。”。

    萧茯苓已经不再跟范锦鸿置气,她思忖片刻后,说到:“那就按之前商定的只是先盯着,千万别打草惊蛇了。”。

    “至于运出去的货物,海港那边会加强搜索的。”在范锦鸿点了点头,应声答应了下来时,萧茯苓又说到:“反正矿物不能再运出去了,也不能打草惊蛇了。”。

    这就是萧茯苓他们商定了后的策略;关闭了一段时间的港口后,加强了搜查。但还藏在九幽国啸风平原上的,那些偷窃稀有矿物的鬼们,都没有全部抓了,只是暗中抓住控制了几个骨干而已。

    这种外紧内松的策略,已经得到了萧石竹和鬼母的同意。

    九幽国就是要营造一种,能迷惑这些倒卖九幽国稀有矿物的狐鬼的氛围。让这伙犯罪团伙,都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自然也不会很快就知道,他们已经被盯上了。

    而且这样一来,矿物不会再继续运送出去。

    很快,萧石竹就会诏告天下,规定一些矿物绝不出口。这样一来,就有了双保险,让海港加强搜索就更是合情合理了。

    而在九幽国中的罪犯们,还蒙在鼓里,离死不远了还不知呢。

    做这么多的就是为了等着一网打尽,除恶必尽。

    “港口那边已经派人去盯着了吗?”这时候,赖月绮又问到。

    范锦鸿点头着,道:“已经安排上了,是主公亲自调拨过来的察查司密探,已经安插到了各地港口之中,专门负责查这些夹带的稀有矿物的。”。

    “都安排好了就行,这事还是范锦鸿你来总指挥吧。”萧茯苓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使性子,对那范锦鸿说到:“务求到收网时,一定要把这伙人一网打尽。”。

    “诺。”范锦鸿赶忙应声答应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是玉阙城才传过来的消息。”范锦鸿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赖月绮,道:“赖夫人,主公已经回宫了。他下了个令给禁军统领,已经派出了一支骑兵赶往这边,要护送你回到都城去治病。玉阙宫那边也已经做好了迎接你回宫的准备,就是......”。

    话未说完,欲言又止的范锦鸿转头又看向了萧茯苓,然后道:“不过翁主还得在啸风郡待一些日子。”。

    萧茯苓听闻此话不但没有生气,还有点激动。

    她好不容易能出宫一次,还没有玩够呢,当然不会想着急急忙忙的回去。加上这边逮捕那些倒卖矿物的事,萧石竹交给了萧茯苓来处理,事未完成,萧茯苓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行,多待一段时间就多待一段时间吧。”萧茯苓笑笑,看向了赖月绮,却见到赖月绮面露担忧,微微蹙眉起来。

    “茯苓,你自己留在这里能行吗?”四目相对时,赖月绮赶忙问到。

    “能行能行,绝对能行。”萧茯苓连连点头,迫不及待的说到:“月娘,你就快回去吧,治病要紧。你这治好了还能给我生个小弟弟,要不小妹妹呢。”。

    赖月绮还是有些担心,但也觉得给萧茯苓一个证明自己能的机会,也未尝不可。

    于是思忖片刻后,还是答应了下来,但却对萧茯苓叮嘱道:“那你万事小心,切勿冲动,对范锦鸿他们的建议要多听,多想。做事情别意气用事。”。

    “知道了。”萧茯苓放下了饭碗,道:“月娘你就别操心了,安安心心的等待着我父王的亲兵,来接你回去治病就行。说不定等你回去了的时候,涂瑶清那毒妇已经被我父王碎尸万段了呢。”。

    赖月绮笑而不语,当听到涂瑶清的名字时又忽然黯然伤神,眼中立时含悲,又想起了女儿被摔死的惨状。

    这个名字,已经烙印在了赖月绮的心中,成为了永远抹除不了的痛。

    “范锦鸿,我父王派出的亲兵卫队什么时候到啊?”萧茯苓见赖月绮悲从心头起,于是赶忙岔开了话题,对范锦鸿问到。

    “已经出发了,因为都是快骑,感到这边的话最多三日时间。”范锦鸿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