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24】政治表演
    阴气弥散,形成鬼雾道道在玉阙宫中徐徐飘飞,绕梁环柱,或白或绿,阴森又略带诡异。

    天阳宫中花圃中,种着的萤火芝开出了紫色花,在迷雾中散发着淡淡的萤光。

    天阳宫正殿上,那非天闻言低头注视着自己裙摆下的鞋尖,认认真真的沉思了起来。

    对面的萧石竹和鬼母对视一笑后,自顾自的扭动拇指上的扳指,也没有急于去催促那非天,要她尽快给出答复。

    萧石竹和鬼母的宝座左右,寻香点燃两个碧玉塔式炉中檀香。淡淡薄烟升腾,青烟袅袅中辰若端来了热茶,敬给萧石竹和鬼母,也没有忘了给非天一杯。

    许久之后,捧着一口未品茶杯的非天,再次摇头,注视着杯中热气缓缓说到:“活了千年万年,早已有太多的无所求了。还真的不知道需要什么了。若是九幽王并无需要非天效力的地方,非天倒是想去,过一过平平淡淡的日子。种点薄田,养点兽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说到此的非天,眼中充满了期待,嘴角也不禁微微弯了起来。

    萧石竹微微一愣,但细看非天神情,似乎对方已经打算去过采菊东篱下的日子了。于是他也不再说什么,对青岚招招手,道:“奖非天鬼宅一座,冥银百两。让她去我们国中找一个清静的所在,过她想过的清静日子去吧。”。

    青岚点头几下时,放下了茶杯的非天已经起身,再次对萧石竹跪下,叩头道:“多谢主公成全。”。

    “要谢我就不要弯曲你的膝盖,做我国的鬼民,就要守我国国法,先从这喜欢下跪的陋习改起。”萧石竹背靠宝座已被,对非天说到:“九幽国不要没有骨头的鬼。”。

    “是。”非天应声着,忙不迭的站起身来。

    青岚也走到了她的身边,正要带她离去时萧石竹又叫住了她,道:“非天,做好准备。等我知道你能做什么后,会随时传你回来做官的。”。

    “诺。”这次,非天没有再下跪,只是微微行了一礼后,就跟着青岚离开了大殿。

    “你还是不信她吗?”待她走后,鬼母屏退左右,对丈夫蹙眉问到。

    萧石竹把头缓缓一摇,注视着大殿敞开的殿门,道:“我要不信她就不会收留她了,更会叫林聪和玄教,暗杀了她的。只是我真不知道,该让她做点什么。既然她这么向往无争无斗的清闲日子,就让她先去过向往的日子吧。”。

    萧石竹这番话一出口,倒是让身旁的鬼母足足愣了几息。

    她知道非天虽然是酆都大帝制造出来的,但并非和酆都大帝心意相通,非天能金簪刺心,可见她与北阴朝分道扬镳的决心之大。而鬼母也知道非天的能力,至少可以给萧石竹做个顾问一样的谏议大夫,专门给萧石竹谏言谏言。

    萧石竹向来是求贤若渴的,这次放着这么一个鬼才不用,倒是任由那非天去过清闲的日子,这让鬼母看来,好像是一场政治表演。

    “你不会是在演大度吧?”很快,从愣神中缓过神来的鬼母,若有所思的说到:“让非天先去体会一下我国的生活,让她彻底杜绝了对北阴朝的心存希望?”。

    “哈哈哈,我有必要那么做吗?”萧石竹乐得大笑了几声,道:“那就算我启用她,也能让她体验一下我国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啊。我是真的觉得,她愿意做什么,只要不违法,就随她去吧。全当是我,做了一次能实现她愿望的神灵吧。”。

    鬼母还是不信,微微歪头看向丈夫,问到:“就这么简单?”。

    萧石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茗后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鬼母不再多说;反正萧石竹都决定了,那就按他说的办就行。只是接下来,萧石竹就要处理涂瑶清了。

    这事才是一个**烦。

    毕竟涂瑶清也是萧石竹的小妾,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又关系着青丘狐国和九幽国的同盟关系,一旦处理不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但又不能不处理;毕竟涂瑶清,摔死了小翁主萧茯沄,那也是萧石竹的骨肉。

    这天下还没有太平,就敢骨肉相残,此事要是萧石竹宽进宽出来处理了,日后那么多的公子和翁主,不得斗得鸡飞狗跳。

    九幽国都不用面对外敌了,自己就能从内部瓦解的。

    “那...涂瑶清的事情你要怎么处理?”欲言又止了片刻,鬼母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萧石竹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拳,眼中杀气毕现;但是,很快又慢慢恢复了平静,缓缓的松开了双手十指。

    “嗯,这事情必须要处理。”萧石竹一个点头,沉声说到:“不过这几日我冷静的想了想,或许此事在现在这个时候,我还真的表演表演。”。

    鬼母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把茶杯放在了案几上,又折身而返,坐到了萧石竹的身边去。

    “你打算做什么?”坐下后,鬼母又问到。

    萧石竹沉吟片刻,答到:“就现在的形势来看,我得诏告天下。虽然涂瑶清杀了我的女儿,但是念及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和涂瑶清有好几日的夫妻,好多天的恩了,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罚她幽禁牢中反省改过。但不削去其封号,可以剥夺她的权利,保留她的一切吃穿用度的待遇。”。

    这等于说,是让涂瑶清在牢中过着过去荣华富贵的日子。除了限制了其活动范围和权利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这确实让鬼母诧异了片刻;毕竟涂瑶清是杀了翁主的罪魁祸首,这样的惩罚也太轻了。

    但是转念一想,鬼民如此聪慧的鬼也觉得于情于理,萧石竹这么处理也不如不妥。

    于情,萧石竹不会很快对自己的小妾下死手,倒也真的是做到了一日夫妻百日恩。

    于理,萧石竹他现在不能杀涂瑶清。

    那不是普普通通的女鬼,涂瑶清的身后是青丘狐国。在九幽国秘密逮捕那些吃里扒外的青丘狐国之际,在九幽国派出了句龙和大羿赶往东瀛洲,修建各种关隘和防御工事之时,对于九幽国来说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不杀涂瑶清,就能不会逼反青丘狐国。青丘狐国不反,九幽国就能赢得更多的时间去筹备更多的事情,九幽国的鬼民就能在未来发生的变故中少死几个。

    为了自己,萧石竹可以怒发冲冠,亲自手刃了杀了自己女儿的涂瑶清。哪怕这个女鬼是和他同床共枕过的。

    但为了鬼民们,他不能这么冲动,也不能这么莽撞。

    他再次攥紧了双拳,手背上的青筋静静的显现而出。

    就连额头上的青筋,也一点点的凸起。

    “我不仅仅要这么做,我还要嘉奖青丘狐王和青丘狐国,嘉奖他们作为我们的附属国,在战斗中英勇的表现。”紧接着,使劲咬了咬牙的萧石竹,一字一顿的说到。

    他的眼圈,随着他说出这些话而微微发红。

    他愤怒,也憋屈。

    他明明高高在上,万鬼敬仰,可是坐在王座上也不能为所欲为。有时候为了更高的利益,他只能忍气吞声。

    这样的事情过去也发生过很多次,但这次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他女儿的死,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只有这样,才能用涂瑶清和这些表演来牵制着青丘狐国。

    才能为九幽国的军士们,鬼民们赢得利益和时间。

    这种痛苦,萧石竹只能是深埋在心中,一直压抑着。要是被左右,从而冲动起来,那还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了。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萧石竹愿意的,所以他才说这些都是表演,为了赢得时间,为了九幽国的表演。

    “我还要,还要嘉奖狐岚。肯定他在国中作为两国友好和平联络使者的表现,重重的嘉奖他。”萧石竹把双手紧攥得更,任由指尖深陷掌中肉里去。

    鬼母见状,赶忙伸手出去,轻轻的掰开了萧石竹紧攥的十指,已经看到了掌心中,深陷下去皮肉,心头一阵抽搐。

    握着萧石竹的手,鬼母清楚的感觉到萧石竹在颤抖。那不是怕,那是萧石竹的愤怒使得他抖个不停。

    这让鬼母更是揪心。

    她忽然萌生了不再争斗的念头;去他的天下,去他的太平,鬼母在这一瞬间只想着要自己的丈夫开开心心,平平安安。

    可转念一想,他们又能去哪儿呢?出入冥界的地方,还在酆都大帝的地盘上。而酆都大帝,是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阴曹地府的。

    这让鬼母也不得不心疼归心疼,但还是点头了一下,赞同了萧石竹做法,道:“稳住了青丘狐国的表演,确实是高招。”。

    萧石竹沉默不语,眼中再现杀气。

    他已经打算好了,忍辱负重一时,日后一定要青丘狐国加倍奉还的。

    萧石竹站起身来,带起一阵阵阴风,吹得大殿中的帷幔猎猎作响。

    “我九幽国积蓄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力量,全民一心,势必要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有如展翅高飞雄鹰一般扶摇直上,势不可挡,但却要对一个区区的青丘狐国去委曲求全。”萧石竹压低着声音,但愤怒难以遏制,他一个拂袖后又道:“可有什么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就连我自己女儿的死,我也要仔细斟酌着去处理,为了一切得去违心的表演,这算什么狗屁高招!”。

    身后的鬼母看着丈夫委屈,轻叹一声,也是那么的无奈。

    可无奈归无奈,憋屈归憋屈,她和萧石竹都知道,这样的政治表演必不可少。而且要演的真实,无丝毫做戏的样子,一定要达到让后世史官,在此事上也只能是猜测揣度,并无真凭实据的地步,才能真正的迷惑了青丘狐国。

    故此也只能无奈,也只能憋屈。

    “那这要不要先暗中,给月丫头交个底?”叹息声落地后,鬼母有点担忧的问到:“我有点怕,她不知情的话,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