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21】坐镇
    瞑海上空万里无云,海上波光粼粼。

    朔月岛附近海域上,那些海上石林的擎天石峰间千帆如云,一艘艘从阴曹地府各地开来的商船,驶入了岛上的四大港口,与九幽国进行着商业往来的交易。

    阴日西升之时,岛上就热闹了起来。

    而在小虞山城山顶的军府衙门里倒是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是安排在这院中的九幽国鬼兵们,都紧盯着魏征和陆之道。生怕这两个愤怒到了极点的鬼使,会在盛怒之下,对英招蒋子文他们,做出什么极端之事来。

    不过,已经入座了的英招和蒋子文他们倒是镇定得很。

    毕竟都是是见过大世面,也是上过战场见惯了刀光剑影间就鲜血喷飞的鬼官鬼将,英招他们是不会被陆之道和魏征怒容吓到的。

    陆之道和魏征自然也知道吓不倒英招他们,但是他们怒火难消,需要泄愤。

    而蒋子文说罢,陆之道和魏征还是不坐下,依旧是怒气冲冲。

    “二位鬼使何必动怒呢?”这时,看完战报的英招微微一笑,道:“我国与贵国的血海深仇,在和谈结束,双方兑现承诺之前都会一直延续下去。你我现在坐在这谈判桌上费着口舌的和谈,不就是为了终止这样的事情在往后的日子里,再次发生吗?二位有闲工夫发怒,不如坐下来把和谈继续下去,争取早日把和谈完成,以免双方再有什么摩擦。”。

    英招这一招,不过是要以退为进而已。

    当然,英招嘴上说的是要和谈尽快完成,其实他和蒋子文们已经打算好了,能拖延就拖延,最好再拖延他个十天半个月的,让狸天应和黄土共工他们,再多抢夺些资源,多摧毁一些北阴朝的防御工事。

    而且他的那番话说的也是合情合理,让陆之道和魏征一愣之下,胸中原本难消的怒气也无形中消散了几分,更是一时间都没法张口,完全语塞,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英招了。

    “那么这么说,英招将军是认为,如果我们的朝廷大军在和谈期间,也公然出现在了贵国的领土上,只要是和谈还没有结束,也是合法又合情合理的啰?”但不过片刻之后,冷哼一声坐下的陆之道,冷眼一瞥英招的同时,问到:“在此期间,我们朝廷的大军也可以来贵国领土上烧杀抢掠啰?”。

    此言一出,气氛比之前更是紧张。四周的九幽国卫士,已经纷纷把手紧握在腰间长刀刀柄之上,随时准备着发难,把陆之道和魏征剁碎。

    但英招和蒋子文、嵇康,却不怒反喜。

    面含微笑的英招,一边下令让书吏们去准备谈判所需物品,一边伸手拍了拍鱼铉握刀的手背,示意鱼铉把已经抽出刀鞘一分的长刀收回去,也示意对方不要紧张兮兮的。

    这一切看来,英招似乎都是在追求一种以和为贵。

    但是,须臾过后,英招对陆之道开了口,道:“陆大人这话也没毛病;在和谈结束之前我们两国都是水火不容的事态,你我双方还是仇敌。不过,贵国大军与我军开战不止一次,可哪一次不只是占了小便宜,却吃了大亏呢?你们敢派兵前来,我们刀枪火炮欢迎,至于贵国大军能不能活下来,我国概不负责。”。

    此言一出,蒋子文和嵇康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对面的陆之道和魏征脸色更是难看了,色如猪肝一般,五官也都拧在了一起。

    他们都看出来了,蒋子文也好英招也罢,还真的巴不得和谈完成前,再借此和北阴朝打一战。然后和谈继续,说不定还能加一些赔偿呢。

    想到此,陆之道就算有气也无处发泄,真的是打碎了牙,只能是往肚里咽了。

    陆之道和魏征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也只能是咬碎了牙后,都入座到谈判桌上,忍气吞声着,和九幽国的代表们继续谈判......

    高耸入云的罗酆山上,山风微凉,很是清爽。

    六天神鬼宫的殿堂楼阁翘角上,挂着的风铃在风中摇曳,发出一阵阵轻快的悦耳声响。

    酆都大帝站在六天神鬼宫的宫门前,在玉阑干后负手而立,手上捻着一小团带血的棉球,正在默不作声的眺望远方天际。

    在酆都大帝的目光所及之处,是南方天际的一朵血云。

    殷红如血的血云深处,散发出暗红色的血芒。这样奇特的云朵,在阴曹地府中的清晨并不少见。

    而在那朵血云的下方,就是九幽国的朔月岛方向。岛上的和谈,正在进行着。

    无论是已经赶往了玉阙城的萧石竹,还是此时站在六天神鬼宫中,看着苍穹上云朵愣愣出神的酆都大帝,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场和谈。

    而萧石竹和酆都大帝,这两个阴曹地府中的霸主都知道,这次和谈并不能完全消弭兵灾,换来的不过是短暂的和平而已。

    而这一短暂的和平过后,北阴朝和九幽国双方都会展开更多的大规模战争。

    而这两个阴曹地府里最大的霸主,都甚至不久的将来,将会发生的那些战争的输赢,都将决定萧石竹和酆都大帝的生死。

    双方不但盯着朔月岛上的和谈进程,也在极力促成和谈的成功,至少明着是这么做的。不过是为了换来短暂的和平后,好有时间为最后的决战,做好能做到的一切准备,以便多一分胜算。

    酆都大帝捻动手中棉球,心中困惑再起。

    他想不明白,萧石竹抵达阴曹地府十数载,虽说一开始因为北阴朝内部多有内鬼,早已谋划了帮助萧石竹的计策,让酆都大帝失去了先机。但是其后,酆都大帝一直在打压和整治萧石竹。

    明枪暗箭都使用上了,但萧石竹不但没有畏惧,没有被打倒,反而越来越是顽强。九幽国这个原本只能在各大强国之间夹缝里生存的小鬼国,实力也越来越强。

    就连酆都大帝故意放走了泰山府君一缕元神,借助对方,把萧石竹骗进了黄泉之中后,也未能使得萧石竹客死他乡。

    如今,狐岚送出来转运到凤麟洲,再从凤麟洲送来,带着萧石竹鬼血的棉球就在酆都大帝手中。长途转运之后,血中还蕴含着淡淡玄力,且玄力之中并无虚弱之象就足以证明,萧石竹不但从黄泉之中回来了,还毫发无损。

    当然,酆都大帝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萧石竹作假的。

    只是想起这些,酆都大帝不免有些失落,不由得长叹一声。

    现在在酆都大帝看来,他唯一赢了萧石竹的地方在于,已经悄无声息的把九幽国的盟友青丘狐国,利诱成为了九幽国的敌人。

    且就算是九幽国发现了此事,也不能把北阴朝怎么样,反而要为多了一个敌人而头疼。

    此计利大于弊,酆都大帝稳赚不赔。

    最多也就是丢了东瀛洲,但他本来也打算放弃东瀛洲了。

    可问题是,就这么一个好消息而已,还不足以打消酆都大帝萦绕在心头的失落。

    不过,好在裂天血魂兽的制造已经在暗中,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了。只要和谈能换来五年以上的时间,酆都大帝就能制造出一支强大的凶兽大军来,与九幽国抗衡。

    到时候九幽国有强大的军工,和谙熟一些神鬼术的士兵,而北阴朝有强大耐打的凶手大军,和精通部分神鬼术的鬼将精兵。双方孰优孰劣,就不好预料了。

    至少,北阴朝能挽回渐渐显现而出的颓势。至少,酆都大帝是这样预判的。

    想到这些的酆都大帝,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就在此时,收回了目光的他看到了轮转王正从不远处,急匆匆的朝着他这边而来。

    酆都大帝默不作声的运起玄奇,捻着棉球的指间腾起一团鬼火,把他手中棉球瞬间烧了个一干二净。

    青烟随风徐徐升腾,棉球化为的点点灰烬从酆都大帝指间缓缓滑落时,急匆匆的轮转王已经粗喘着快步走到了酆都大帝身边,站定后都顾不上喘匀了气,就慌忙行礼。

    “出什么事了?”酆都大帝继续看着天空缓缓变化的云朵,不急不慢的问到。

    一般轮转王神色慌张,快步疾行赶来见酆都大帝的时候,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的。

    酆都大帝都已经习惯了;更何况现在的北阴朝已经是风雨飘摇,虱子多了不怕痒,债多了不愁,再坏又能能坏到哪里去。

    酆都大帝因此倒是镇定得很。

    “陛下,不好了。”轮转王抬手抹去额上汗珠,神色更是惊慌,急声说到:“我们东南沿海地区的防御工事,巡海水师和军队专用的仓廪,遭到了九幽国的袭击。”。

    说着这些,轮转王已经从袖中逃出了加急送来酆都的战报,递给了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眼角肌肉连连抽搐几下,伸手接过了战报,展开细看了起来。

    不看之前,酆都大帝五官间神色还是平静的。一看之下,酆都大帝双眉上挑,额上青筋渐渐的暴起,怒色瞬间布满了立刻就变得铁青的脸颊。

    战报上写的很清楚了,九幽国的舰队和军队如暴风一般,快速席卷了酆都大帝治下六天洲的东南沿海地区,给北阴朝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不光是军队和舰队的损失,还有仓廪里的屋子,被九幽国掠夺走了不少。

    其中很多是供给北阴朝大军的粮草和被服,还有箭镞与**。

    这些被抢夺的物资虽然不是数不胜数,可是让酆都大帝还是怒不可遏。

    “战报给陆之道送去了吗?”他一把把战报撕碎,压抑着胸中翻腾的怒火,咬咬牙沉声问到。

    身边的轮转王没有开口作答,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这份战报已经有送过去了。

    “陛下,当下最重要的是,派谁去坐镇东南啊。”不过片刻后,轮转王又赶忙对酆都大帝谏言道:“从战报来看,六天洲东南地区军士士气低落。而且各处防御工事必须重建,得派出得力干将去坐镇东南地区,主持重建工作,以免东南地区成为九幽国长驱直入的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