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20】坚决
    仙槎驭风凌空,破云闯雾,在萧石竹和林聪谈话时,已飞过了丛山峻岭,距离玉阙城越来越近。

    此时,仙槎如离弦之箭一样,一头冲入了前方的云雾之中,瞬间带起了一阵旋风,把云雾卷的旋转起来。

    仙槎四周很快就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云雾之后有些什么。

    “青岚,去传令给陆吾,让他和天宫众官吏们不必迎驾了,尽快商量出一套封侯的标准和制度来。”仙槎上的萧石竹叫来了青岚,道:“同时给主刑狱的秋宫也下个令,让司寇夏星和她手下的官吏们立刻也制定出相应削去爵位的律法来,加入我过的九幽律法中去。”。

    “诺。”几下这些的青岚微微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林聪,你也先下去休息吧。”紧接着,萧石竹对那林聪说到:“今日之事,回宫后我就会给你记一功的。但考虑到你的工作特殊性,记功也只能存录在秘档中,我没法给你挡着群臣的面嘉奖的。”。

    “规矩臣懂的。”毫无怨言的林聪站起身来,给萧石竹和鬼母一一行礼之后,退了下去。

    “传刑天将军和国师盈盈。”林聪才离开,萧石竹就对侯在一旁的辰若说到。

    “诺。”辰若也应了一声,转身离去;顺带把林聪喝过的茶水也端了下去。

    而仙槎也在此时冲出了云端,阴日之光再现,甲板上又明媚光亮了起来。

    “既然封侯解决了,裁军不裁,你还打算做什么?”萧石竹身边的鬼母见他肃色下令,不知丈夫要找刑天和国师来做什么?

    “我要扩军啊,在黑龙岛上进行大规模的扩军。一旦谈判结束,瞑海上所有海岛都是我们的了,哪怕是一块礁石也是我们的,就得有大军驻守。”萧石竹对鬼母也毫无隐瞒,直言说到:“到时候还要开垦岛上荒地,小一些的礁石要填海扩建,这一切都得早做绸缪,免得到时候乱了手脚;否则我跟北阴朝要那面多的钱干嘛?堆起来欣赏吗?还是让画师给我画一幅金银财宝图啊?”。

    “我就知道你肯定要谋划此事,还好我出城之前已让司农(财政部长),开始筹措钱粮了。”鬼母会心一笑,又道:“如果能抓住那伙盗卖矿物的鬼,抄没他们的家产,我们的国库会更充盈。”。

    “那不过是能一时之忧,不能让国库完全充盈。回去后我就要开始着手改制公田等制度,把人力物力都发挥到极致,那才是真正的国库充盈。”萧石竹坐直了身子,收起了笑意,又是肃色满脸的说到:“这一次,我要让九幽国更强大。”。

    语气和神色都很坚定,看来萧石竹是下了决心的了......

    萧石竹赶往玉阙城时,远方的小虞山城山顶上,军府衙门院中又架起了谈判桌。

    用过早饭的英招和蒋子文,还有嵇康已到了院中,相继入座。

    这几日他们已经把一些条款定了下来,诸如金属矿物等的赔偿,北阴朝派出的鬼使魏征和陆之道,也只是象征性的砍砍价,随便讨价还价一下就都答应了。

    看来北阴朝中并不是很缺乏这些萧石竹索要的矿物。他们更看重的,是能不能用封侯的特权和裁军,来继续压制九幽国。

    对于北阴朝这种类似于庞然巨兽的大鬼国来说,地大物博,赔偿点物资不算什么。就算是萧石竹狮子大开口了,他们也拿得出来。

    但是若是能继续压制九幽国,对北阴朝至关重要。

    加上封侯之事,还能在暗中慢慢的分裂九幽国,所以临行之前,酆都大帝特地交代陆之道,什么都可以退让,但这两条要坚决要求九幽国完成不可。

    除非到了谈崩的地步,否则裁军和封侯这两条,一定要谈成了。

    陆之道的势在必得之心,英招和蒋子文还有嵇康三鬼,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现在主公是决心已定,坚决不答应北阴朝的条件。”见陆之道和魏征等北阴朝鬼使鬼差还没有来,英招一边打发手下鱼铉去请北阴朝的诸鬼,一边跟蒋子文和嵇康闲聊着:“看来北阴朝鬼使这次又要暴跳如雷了。”。

    说罢,英招缓缓捋须几下。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平淡至极,没有丝毫的慌张和担心。本来,他们代表九幽国来谈判也没有打算给北阴朝占便宜的。

    萧石竹的决心,三鬼是深有体会的。现在萧石竹都不退步了,他们更乐意让北阴朝吃瘪。

    哪怕蒋子文和嵇康曾经效忠于北阴朝,此事已经易主,他们也坚决站在九幽国这边。在英招话音落地之时,两鬼已是满眼期待,期待着看到魏征听闻萧石竹毫不退让的消息,然后暴跳如雷了。

    当然,也不是蒋子文和嵇康,与北阴朝派来的鬼使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那封侯之事,就算主公不答应,但这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许久之后,蒋子文率先收起了笑意,肃色道:“此计意图达到离间的效果,用心歹毒,事后我一定要专门上奏主公,让他小心提防此事啊。”。

    蒋子文也不是蠢鬼,虽然迟了些,但如今他也看透了这是酆都大帝的伎俩。且此计已经生效,不由得有些为现在效忠的九幽国感到担心。

    “蒋大人所言甚是。”而他身边的嵇康,细细一想也是想到了封侯条件,不过是暗暗分裂九幽国的一条毒计,当下猛然心头一紧,急声对英招说到:“大帅何不把此事专门上奏给主公,也好提早引起主公的注意,好早做筹备和对策啊。”。

    反观英招,依旧是处之泰然。慢悠悠的捋须着,双眼微微一眯,淡淡一笑,全然没有丝毫的担心和慌张,与那蒋子文和嵇康截然相反。

    “大帅?”嵇康和蒋子文齐刷刷的看向了英招后,又轻声齐唤了一声。

    “二位大人不必担心,主公早已想到了这一层了,自然会早有准备。”英招是接到了萧石竹传回来的消息的,自然是不会心慌意乱的,同时也不再卖关子,给蒋子文和嵇康稍微解释了一下,道:“主公天资聪颖,一定会想到对策的。”。

    这下,嵇康和蒋子文也安心了,连连点头后不再心慌。

    “不过。”紧接着,英招又对他们说到:“菌人传信是我们的秘密,对外一直没有承认我国使用菌人,所以主公坚决不答应北阴朝提出的条件的此事,还得多拖几天再表态。今日北阴朝的鬼使来了,我们继续和谈其他的事和其他的赔偿,也不要提及此事。”。

    山风吹过院落,旗幡迎风招展。

    蒋子文和嵇康齐齐点头,应了下来。

    这样一来,也能达到萧石竹要求的,让和谈谈得越久越好的要求。

    反正九幽国不着急,让北阴朝去着急就行。

    三鬼又闲聊了片刻,忽然听到门外有鬼大喊:“我要抗议,坚决抗议贵国这种无耻的行为。”。

    话音传来,还伴随着一阵咣咣当当的铁链撞击声,而怒气冲冲的魏征也随着这一声怒声大喊,冲了进来。

    迎面朝着英招大步疾行而去。

    对面的英招定睛一看,今日的魏征圆睁的双眼中,只有怒气。挑起的双眉之间,更是青筋暴突。

    看他那样子,好像是英招睡了他老婆,要不就是杀了他爹一样。深仇大恨带来的愤怒,也不过如此了。

    可惜这两件事,英招都没有做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英招,心中费解横生。

    鬼知道,不,鬼也不知道这魏征今日又发什么疯了。

    “无耻无耻无耻。”振臂一呼的魏征几个箭步,就冲到了英招面前,却被赶上了鱼铉拔刀拦住了去路。

    但这样一来,那魏征依旧怒气不减,脸色铁青无惊惧之色,直瞪着英招吐沫横飞的大声怒骂道:“你们九幽国下作至极;堂堂大国,尽然作出这种连流氓地痞,也会骂娘的无耻之事,我呸!”。

    说着,就是一口口水朝着英招的脸上喷吐而去。却眼疾手快的英招一个拂袖,忽然阴风,把那口涂抹吹得倒飞,扑到了魏征脸上五官之间。

    “魏大人,你身为上国大邦的朝廷鬼使,也如泼妇当街骂人吐口水,就不觉得丢人吗?”就在魏征本能抬手,抹去脸上口水,却越涂抹越是抹的满脸都是的时候,英招放下手来,不急不缓的说到:“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好好说吗?非要表现的像是一个没有教养的市井地痞一样。”。

    这话才出口,也是怒色上脸的陆之道,也走了进来,手中攥着一份战报,走到英招身边后把这封加急战报往英招身前谈判桌上一拍后,沉声骂道:“我代表朝廷对贵国表示坚决且严重的抗议。贵国在和谈期间不顾一切,对朝廷六天洲东南等地沿海防御工事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使得朝廷将士死伤惨重。贵国做出这等无耻下作之举,下流又卑鄙。”。

    嵇康和蒋子文拿起那份,已经被陆之道紧攥得皱巴巴的战报,细细一看。

    那战报来自于北阴朝,是用飞禽送来的。记载的狸天应黄土和金雕等九幽国的大将们,与水师大统帅共工都督一起,对六天洲东南沿海地区的军事设施,军队仓廪和军团重镇等地区施行的攻击与袭扰。

    几个九幽国的将领完全按照萧石竹的要求,对这些地区实施了敌住我扰、敌疲我打、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战略。

    仅仅半个月内就拆毁北阴朝沿海防御设施二十几座,掠夺仓廪七八座,还击败了北阴朝的一支,由五十多艘战船组成的巡海水师。

    六天洲东南地区驻军苦不堪言,士兵已十有六七,见到九幽国彼岸花旗,就心惊胆战。

    难怪身为北阴朝鬼使的陆之道和魏征,要坚决的对九幽国提出严重抗议呢。

    看完战报的蒋子文把它交给了英招,冷冷一笑,对陆之道和魏征道:“二位还是坐下好好说话,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