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919】可以
    穿堂风呼啸而来,屋外云雾被大风吹得模样变化多端。

    身为有着丰富作战经验将领的波东哈知道那东瀛洲中一些情况,也知道东瀛洲中如今战局,看似九幽国军占据上风,实则当地战争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东瀛洲不同于东夷洲;东夷洲那时候是四分五裂的,就算是有北阴朝大军驻扎东夷洲中,但是各鬼国心不在一起。

    九幽国是钻了这个空子。

    但东瀛洲不一样啊,酆都大帝一撤军,那些曾经效忠的鬼国们孤立无援,不愿意坐以待毙只能是团结一致。要么与九幽国抗衡到底,要么与青丘狐国决一死战。

    那些东瀛洲中等待着自身自灭的鬼国如今已经做到了团结一致,但青丘狐国和九幽国的间隙,也在此时渐渐的显现。

    青丘狐国快速崛起,让狐鬼们不听从调遣之事,时有发生。加上涂瑶清摔死了小翁主萧茯沄持宠娇纵的狂举,使得这两国的关系已无过去那么和谐了。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萧石竹和鬼母调兵东进,前往东瀛洲以南的东夷洲驻扎,真正的是高瞻远瞩,未雨绸缪。

    这点波东哈暗暗佩服得很,当然在选将一事上也不敢怠慢,心想着一定要仔细斟酌,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否则要是选去了只会夸夸其谈的无用之辈,反而坏事。

    “军士家人也要随行,迁徙款项陆吾大人很快就会拨过来的。”黑无常在桌子上一阵翻找,找到一纸调令后起身,递给了不远处的波东哈。

    “迁民?”接过了那一纸调令的波东哈快速一扫纸上的寥寥数十字,已经把命令看得一清二楚,微微皱了皱眉。

    这些年的九幽国,也有过多次往各地迁民的措施。只是过的迁民都是往人烟稀少,需要开荒的地方去迁徙,以便使九幽国无太多荒地。

    这一次可不一样;无论是东夷洲还是云梦洲,如今都不是地广人稀之地了,波东哈一时间不知道此举目的何在?

    “很快,东夷洲中一些鬼民也会迁徙过来。”黑无常一眼看出了波东哈心中困惑,坐会了自己椅子上,道:“你不必担心迁民之后,土地良田荒废。到时候,迁走的鬼民农田会分发给迁徙过来的其他鬼民。他们来自于东夷洲,也会带来东夷洲的耕种技术。”。

    “嗯,例外你可以告诉要迁徙的鬼民们,不必担心日后思念远在云梦洲的亲属不能相见之事。”在波东哈点头站起来,准备去继续调拨军士时,黑无常又说到:“国内马上就要开通民用飞车和仙槎的航线,专门为运载鬼民和民用物品所用。主公会亲自试航的,一旦试航完成,立马投入使用,开辟航线。”。

    “真的?”站定的波东哈没有急于离去,直视着提笔起来的黑无常,眼中尽是欣喜。

    波东哈知道那飞车仙槎,可一日行万里,但造价高昂,所需之物又极其稀有,过去几年之内只有配备给九幽军和朝廷重臣使用。而且只配备给空中军队使用,像波东哈这样的步兵统帅,也只是见过没坐过。

    但是若是有了飞车和仙槎能够民用,那九幽国的鬼民们自然也能在自己的国土上,如风一般来去自如了。

    “你我共事也不是一两日了,我的脾气你知道的,我不会骗人的。”黑无常把手中长笔在墨中蘸了蘸,对波东哈道:“用不了多久,民用的仙槎和飞车就会在我国上空,开辟出一条条民用的航线,四通八达到各处去的。”......

    玄炎洲上空,萧石竹乘坐的仙槎继续向南而行。

    这艘仙槎就是用来试航的第一艘民用仙槎,用的是制作军用仙槎剩下的材料制作而成,并未配备任何的武器。

    除了运载着萧石竹和鬼母,以及他随行大臣卫队外,就是他的神舆了。

    就目前来看,速度与军用的仙槎不相上下,而且飞的也很稳。

    萧石竹既然在阴曹地府制造不出飞机,那就用此物代替。

    一旦试航成功,就要开辟航行制造停靠场地,不但能解决不少鬼民的吃饭问题,也能让他的九幽国中各地物资,迅速运往全国各地。

    甚至战事可以用于调兵,加速兵马集结和运输速度。

    起初,萧石竹就一直有此构想,在他得到了飞车图纸之时就一直谋划着此事。但那时候的他没有强大的防空力量,和指挥,监控空中大量运载载具的工具。

    甚至没有那么多的菌人,让他们登上每一辆飞车,每一艘仙槎,令其与地面随时保持着联系。

    如今今非昔比,萧石竹有了九霄镜,已经大量投入了生产。菌人的数量,也足够他给每一辆飞车每一艘仙槎,都配备一个。

    更有他从黄泉带回来的魔神科技,足以让萧石竹在阴曹地府之中,也开设出人间一样的民用航线来。

    闲时战时皆可使用,利民利国,一举两得。

    飞行高空之中的载着萧石竹一路向南而行,若是不遇到高空气流,一直都是四平八稳的。若是遇到,也只是稍有颠簸而已。

    就坐在甲板的萧石竹,心不慌气不乱的把北阴朝提出的谈判条件,给坐在对面的林聪说完之后,拿起了坐榻中间小案几上的几个杏子,递给了对面的林聪:“你给我说说,这接受封侯特权一事能答应吗?不能答应又要怎么弥补?”。

    他递给林聪的,是阴曹地府里才有的仙人杏,与人间杏子没有什么不同,大小形状都一模一样,但是冬天结果,到了春天就熟了,变得很甜。

    林聪没有推脱,拿过杏子咬了一口,沉吟思索了起来。

    萧石竹也不急于要他答复,再次斜靠在坐榻上,静静等着林聪的答复。

    “臣倒是觉得,这封侯特权可以不接受,但是主公你可以自己赋予自己这个特权。”林聪思忖了许久后,才开了口,不急不慢的对萧石竹,若有所思道:“主公和**无非是担心,这一旦封侯了,国中诸鬼分裂。分了的要较量一下自己和别人的待遇,总要觉得自己亏了。没有封侯的就更是觉得亏了,难以拿捏清楚这封侯条件的功过,怎么定论才能公允。”。

    萧石竹和鬼母一起,齐齐点头后,拿起案几上的一个仙人杏,也啃了起来。

    “可这天下哪有对决的公允,有人哭就要有人笑,这点主公比我清楚。”林聪笑了笑,也啃了一口手中杏后,嚼碎了咽下,又道:“主公的担心,要是在他国确实会导致难以控制的分裂。但在我国,可就难了。朝中重臣都是跟着主公和**,一路走来到的。忠心耿耿绝非他国大臣可比,主公和**对待臣民们,又视如己出,已经是爱民如子不说,还让九幽国诸鬼高贵。如今国内已是国泰民安,各行各业蓬勃发展,鬼民衣食无忧,且国中之事多求平等,无贵贱定论。生活在这样美好的鬼国中,谁要为了芝麻绿豆大小的头衔,为封侯后食邑多少户去闹出分裂,那就是脑子有病了。”。

    “所以北阴朝此举主公可以不答应,但可以借此自己论功行赏对臣属们进行封侯,这样一来,既能让我国不为此再次向北阴朝称臣,也能减少分裂。”顿了顿声,放下了杏子喝了口茶的林聪,继续给萧石竹说到:“然后就算封侯了,被封臣属也不得领民亲政,惟得衣食租税,亦不可世袭,有过还能剥夺封号,还怕什么分裂?”。

    萧石竹也是被北阴朝惹急了,这让林聪一番仔细分析,立马就豁然开朗起来,思路也比急躁时清晰了很多。

    确实如此,封侯是可以的。只要萧石竹控制得好,那么行使一下封侯的权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就像是九幽国大军中的军功一样,有功者升,有过者罚,都是一个道理。

    更何况林聪说的也对,这从人间到阴曹地府,哪里有绝对的公允。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事,时有发生,没法完全杜绝,萧石竹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加上他又不是强迫症患者,也不会追求万事都是绝对的完美,当下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已不再忧心。

    他已经决定行使一下封侯的权利;打了这么多年的战,追随着他和他妻子鬼母出生入死的鬼也不少,是该给他们点好处的时候了。

    总不能是送死他鬼去,享福自己来。

    “林聪啊林聪,你有不错的眼光和清晰的思维和分析能力,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萧石竹乐了起来,连连夸赞对面林聪,道:“当年北阴朝没有重用你,墨家的墨翟没有重用你,活该他们得不了天下。”。

    “所以天下是主公你的。”微笑着的林聪,难得的拍着萧石竹的‘马屁’,不过倒是诚心诚意的,他也是这样想的。

    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

    萧石竹能比他的对手更胜一筹,靠的绝不是他是神之子,他身怀玄力。而是他比对手更会知人善用。

    “我要接纳你这个谏言,往后我自己都可以封侯,但是论功行赏是根本的条件。且被封侯之鬼不得领民亲政,惟得衣食租税,亦不可世袭,有过还能剥夺封号。”萧石竹抬手,重重的一拍自己大腿,激动得急声道:“到时候北阴朝的这个离间计,就绝对要破产了。”。

    兴奋之色,在说话之时一直洋溢在脸上。

    同时心情更好了。

    “不止如此,还得把侯爵分分等级。诸如有百户的,千户的,万户的,这样也就不至于让封侯之鬼,产生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过分的自豪。”紧接着,林聪又给萧石竹献了一计:“同时要敢在和谈结束之前,就把此事昭告天下。如此一来,也能向天下昭示我国绝不在为北阴朝奴役的决心。”。

    “行啊。”萧石竹稍加细想后,也就得可行,用手指点着对面的林聪说到:“你小子确实也是个了不起的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