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91】现行
    鬼母肝肠寸断,悲痛欲绝下捂脸痛哭,可不只是为了遮住脸上的泪水,还有忍心在多看一眼带着萧石竹鬼血的棉球。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只因为当年神魔大战时,她见过了不少古神和魔神在奄奄一息时,流出的鬼血就是这样的。

    变得越来越淡,像是用没有熟透了的西瓜瓤挤出来的果汁一样。而且都是腋下大量出汗,就和现在的萧石竹一样,一点点小伤那两腋下都湿透了。

    她让辰若赶忙去清洗器物和销毁带血的棉球,就是为了不能让此事给传了出去。

    萧石竹经她提醒,也注意到了这点。要是鬼母不说,他还真没有注意到。

    可是现在都点到此了,再瞒着也瞒不住了。

    萧石竹也无计可施了,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再哭下去,赶忙挨着鬼母坐下后不停的悄声说到:“没这么严重你可别瞎想了,你那想象力都能跑偏到银河系去了。这事情我也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不就是怕你知道了就瞎想,然后跟现在这样,哭得叫人心疼吗?”。

    “你要是答应我不哭了,那我们好好的把这些事情给说了,成吗?”顿了顿声,萧石竹又小心翼翼的问到。

    鬼母还是在哭,她更是担心萧石竹会就忽然去了;悲伤一开始还有些怨,怨萧石竹瞒着她。

    现在听萧石竹这么一说都没怨了,更多的是悲伤,还有后悔。

    后悔当初她怎么就答应了萧石竹,往那黄泉里去闯了呢?

    而萧石竹见她流泪不止,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反反复复就是那几句话,却是越说越急。

    说了半晌了,萧石竹都说得口干舌燥,嗓子直冒烟儿了,鬼母才渐渐的停下了如决堤洪水般的流泪。

    萧石竹赶忙献殷勤,又是给她擦脸又是给她递水的,忙活了半天,鬼母冷静多了,萧石竹才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得到了黄泉的恩惠,还有寻香提出的建议以及补救措施等等,都给一一细说了一遍。

    鬼母总是听得心惊胆战的,有时候又咬牙切齿。每当听到黄泉女王酒宴变鸿门宴,再到追兵的穷追不舍,都让鬼母一听就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率兵再去一趟黄泉。

    等萧石竹都说完了,鬼母又是五味杂陈。

    自从认识了萧石竹后,很多时候她都是让萧石竹去选择面对危险。嫁给了萧石竹后,更是什么都让他挡在自己前面,给她和这个国家遮风避雨。

    虽然萧石竹乐此不疲,但作为妻子,鬼母是真的心疼。

    “所以你别担心,你要是再不信我,你现在就把国师盈盈叫来问问,我说的是不是实话?”见鬼母沉默不语,萧石竹立马信誓旦旦的道:“这次我要是再骗你,那我立马就脚丫子里起水痘,痒得我哭爹喊娘,然后抓挠不停,一破不但流一手浓水,还疼得呲牙咧嘴。”。

    鬼母一听,险些笑了出来。使劲一忍还是没能忍住,给噗哧笑出了声来。

    见她笑了,萧石竹总算松了一口气。正如他私下和英招说的一样:这哄老婆比处理政务,行军打仗还要麻烦。能与之相比的,就只有哄女儿了。

    “你啊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能开玩笑?”鬼母收起笑意瞪了丈夫一样,娇嗔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气我。”。

    鬼母深知,萧石竹还能开的出玩笑来,那至少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这真的是萧石竹没再瞒着她了。心里的疙瘩,解开了那么一点点。

    可是还是担心。

    按国师盈盈的说法,她也拿不准萧石竹这鬼命还剩下多少。只是估计,有个几十年左右而已。这期间,萧石竹可就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要是有点什么变数,根本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好在他的玄力被强化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但鬼母还是担心,想着日后一切都要小心翼翼的了,重点就在对萧石竹的保护。

    鬼母担心之余,暗暗决定,这次不能什么都交给丈夫了。也是该她,保护一次萧石竹的时候了。

    “就这样,你还傻乎乎的和北阴朝和谈里加了一条,休养生息互不侵犯五六年的条约?”鬼母在萧石竹的傻笑下,抬手一拍打他的肩头,道:“你是不是傻?”。

    见她笑了,萧石竹松了一口气也忘乎所以了,索性斗嘴起来:“你才傻呢?这种时候越是着急,越是漏洞百出,更要稳扎稳打的同时,给酆都大帝一种错觉;我,萧石竹,就是闯了有龙潭虎穴,有他酆都大帝千方百计设下夺命诡计的黄泉了。嗨,还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越说越得意的萧石竹,眉飞色舞起来。

    “他酆都大帝一看一瞧,肯定纳闷啊。纳闷了再顺着这思路一想,心里呢就暗暗吃惊了。他会想,萧石竹那小王八蛋还真的好好的回来了。”萧石竹说到最激动的地方了,一拍自己的大腿,乐道:“然后,他就会有挫败感。千方百计,机关算尽,怎么就让萧石竹那小王八蛋给跑回来了。”。

    这激动起来能给自己取个小王八蛋的冥王,也就是只有萧石竹了。

    这番话听得鬼母又是一笑,可随之想了想后,觉得萧石竹此言也是在理。

    酆都大帝是凶残的,也是多疑的。越是故布疑阵,他就越是会想多了。因此明明是个聪明的古神,却尽是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

    这毛病在酆都大帝上台,统治了阴曹地府十洲六海后更是严重,且愈发的难以控制了。

    倒是让萧石竹,给抓住了这点,经常以此大做文章,占尽便宜。

    “瞧着吧,我会活着的,活得好好的。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去了,我还等着做外公呢。”末了,萧石竹收了得意面露严肃,道:“子孙满堂,然后瞧尽人间呢。”......

    神舆外,前院中,辰若追上了已经到了水井边的鬼医们和青岚,立马下令让他们赶忙清洗所有的疗伤器物,并且把萧石竹用过的止血棉球交给她来处理。

    先行一步的青岚,听得纳闷。心里暗暗想道:这又是要闹什么了?

    疗伤器物立马处理这是鬼医的习惯,但马上烧毁棉球,这事情就让青岚纳闷了。

    他把辰若拉到一旁,悄声问到:“怎么了?”。

    “别问了,**的命令照办吧。”辰若这么回了一句,朝着鬼医那那边看去。那些鬼医已经在按照鬼母的命令行事了。

    其实辰若也是不知道,鬼母怎么特意下了这么一道有点多此一举的意思,又很是奇怪的命令。当然只能拿这样的回答,来搪塞糊弄一下青岚了。

    “嗯,也是。”青岚也只是一时的好奇,随之就没在多想,跟辰若站在一起,监督着鬼医们把那些器物洗干净,并且把棉球集中起来。

    这个过程很缓慢。

    无论是鬼医还是人医,都是有着仔细又耐心的美好品德的,且多为病人着想负责的。那些疗伤所用的东西,几个鬼医们反反复复的洗了好几遍,然后用烈酒开始消毒。

    辰若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那些鬼医做这复杂有耗时的活儿。

    等那些鬼医把疗伤的器物用器都清洗好了时,已经一盏茶的功夫后了。他们几个鬼医开始收拾器物,都收到了医箱里去了。

    眼尖的辰若一直没有移开目光,却看到了一个削瘦的高高鬼医在收拾工具器物的时候,趁着大家都忙着,快速背过身,背对着大家的同时伸手到了盛棉球的坛子里,抓了一小团棉球。

    要不是缩手时忙了小半拍,辰若还真的发现不了。

    但这一发现,辰若就纳闷了。那坛子里装着的都是她一会就要烧毁的棉球,都是用过的。这鬼医怎么还自己悄悄的,给揣起来了一团呢?

    辰若知道这个鬼医姓武,是个饿死鬼所以削瘦,呈现出的是他死的时候那骨瘦嶙峋的样子。

    接着,辰若又想到鬼母特意交代此事,是马虎不得的。别管是什么理由,肯定是不能让这些东西流传出去的。

    想到这一层的辰若,没有急于揭穿那个鬼医,但是却暗暗思忖着,不能让那个削瘦鬼医把棉球带走。

    辰若唤来了前院中的几个玄教教徒和素天居弟子,在鬼医们都装好了器物后,带着玄教弟子和素天居弟子走了过去。

    那个偷棉球的鬼医可能是做贼心虚,一直微微垂首着,刻意避开辰若的目光。

    辰若站在鬼医们的前面,环视着他们,斩钉截铁道:“今天主公的伤,不能外传。都憋在肚子里烂在心里,谁要是外传了,惩罚你们的时候可别喊冤。”。

    鬼医们齐齐点头后,辰若目光落在了那个削瘦的鬼医脸上,又道:“武鬼医,你留一下。有些主公的伤势,以后要注意什么的地方要问你。”。

    这么一说,其他鬼医就都带着药物和器物自信离去了。

    留下的武鬼医也镇定多了;自以为是的认为,辰若没有发现他偷偷摸摸做的事。

    辰若拿了火折子,直接点燃后伸到了青花瓷坛子里,把所有的棉球相继点燃,让它们在风中一点点燃起了火焰,淹没在其中后,辰若才转身过来,一把抓住了不远处的武鬼医左手手腕。

    那武鬼医一惊之下,辰若已经钳制着他的手腕,另一手把火折子一盖,抛到一边倏地伸进了对方袖中,又快速抽了出来。

    这个动作迅捷如电,看得附近玄教弟子和素天居弟子都暗暗吃惊;当然,也包括那个武鬼医。

    辰若这一出手,可比他快太多了。他甚至没有看清楚辰若的手什么时候进入袖中,又怎么出来的,好像是从未动过一样。

    要不是缩回来的辰若手中,多了一团棉球后,武鬼医还真的不敢确定辰若的手,有没有进入过他的袖中?

    “我传了**的令,你还敢阳奉阴违!”辰若秀眉一挑,直视着武鬼医,怒道:“不抓你个现行,你都不知道姑奶奶以前是干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