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82】随行
    宫门外天地间越来越亮,地上铺满的霞光也越来越红,殷红得犹如地上铺满了鲜血。就连弥散的薄雾,也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这等奇异中透着诡异的场景,在阴曹地府中倒是也不难见,反而寻常得很。

    而玉阙宫中的晨钟,已敲响了第二遍。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四声,寓意着一年之中的二十四个节气。

    嘹亮的钟声回荡开来,鸣声远扬,传遍了整个玉阙宫和玉阙城中的每一个角落。

    洪亮钟声余音下,鬼母掏出一块纯金的圆形金牌,递给了女儿:“如遇不顾鬼民生死,或是只牟求私利,不顾一切的的赃官和恶鬼,只要证据确凿,你可凭此行使生杀大权。不必先奏宫中。”。

    萧茯苓接过了金牌一看,只见得顶端刻着一只张口呲牙,活灵活现,且威风凛凛,虎视眈眈的虎头狴犴。金牌正面正中处,刻着一个苍劲有力的生字。而一阵翻看,背面刻着的正是死字。

    “生死牌?”萧茯苓一惊之下愣了一愣,再抬头看向鬼母的眼中兴奋不减反增。

    身为九幽国的长翁主,又掌权监国过的萧茯苓,自然知道这手中金牌是什么。也知道这块金牌的作用。

    那是九幽国惩恶司的生死牌,持有此牌之鬼,只要在证据确凿,绝非伪造的情况下,就可以对罪犯先斩后奏。无论罪犯是王公贵族还是百姓庶民,都可以不必把犯人送往衙门或是都城三司,就能由持此牌之鬼私自量刑,自行处置。

    萧茯苓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也能有持有此牌的一天。

    鬼母注视着女儿兴奋布满的脸颊,抬手起来拍了拍女儿的肩头,轻声道:“母妃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公平公证,也一定能把巡查的这个任务,出色的完成。”。

    话音落地,鬼母脸上也洋溢起了自豪和骄傲。

    虽然她没有说过提过,也没有一直挂在嘴边。但她心底里一直认为,此生已过千年,最值得骄傲和自傲的,也是最幸福的不过两件事。其一是遇到了萧石竹,其二并是他们有了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萧茯苓。

    “我的女儿,我为你......”鬼母微微扬起嘴角时,俯身低头,在女儿耳边轻声细语着,一字一顿的缓缓道:“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也以你为荣。”。

    “好了,出发吧。”萧茯苓又是一愣,万万没有想到母亲会这么认可自己。她还在愣神,没能缓过神来时,**已经直起腰来,对即将远行的小队里的每个成员朗声说道:“望诸位能平安归来。”。

    诸鬼一点头,赖月绮在侍女的搀扶下,登上了车舆。随行的宫人卫士和其他的几个侍女,也骑上了各自的兽魂坐骑。

    缓过神来的萧茯苓,对鬼母郑重其事的说到:“母妃,我不会让你失望也绝不会给你丢脸的。”。

    然后满怀着欣喜愉悦,脸上也洋溢着自豪和骄傲,翻身跃上她的矔疏后,揣好了金牌,率先驭兽踏步,走出宫门。

    挑起窗帘的赖月绮,也给鬼母挥手道别后,乘着车舆在护卫们的护送下,紧随而去。

    鬼母缓步徐行,跟在他们一行鬼的身后,直走到宫门的门洞前,才停了下来。却一直注视着渐行渐远的小队,迎着朝阳向东而去。

    直到这支小队很快就没入了宫城外远处的城内鳞次栉比的屋舍中,消失在了鬼母的眼里。但她还是没有转身就走,一直注视着女儿远去的地方。

    “**,你不再考虑一下了吗?让翁主去查走私的事,是不是太凶险了。”身后的陆吾,终于忍不住说到:“虽然阿三的情报没有错过,这次他告诉主公,九幽国以外地区出现了稀有金属的走私情况,那一定是准确无误的;但这才是最危险的。正因为如此,茯苓侄女此行只怕是麻烦不小的。”。

    鬼母没有回头,也没有搭话。其中凶险她也心知肚明。

    阿三在朔月岛告诉了萧石竹,有啸风平原上的稀有金属,被一些鬼暗地里秘密走私出去,高价出售时,鬼母和萧石竹都就知道要查清此事,就必须要涉险。

    见鬼母不言不语,身后的陆吾有些急躁,眼中焦虑毕现,急声道:“那些在暗地走私稀有金属的犯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善茬。你这样的决定,只会......”。

    “这是你大哥的决定,可不是我的决定。我唯一做的,就是赶巧了能医治赖夫人的鬼医也在啸风平原上,索性派出茯苓去明察暗访啸风平原走私出去的稀有金属,同时护卫赖夫人去就医。这有什么不妥吗?”鬼母忽然开口,打断了陆吾的话:“再说,萧茯苓已经不是孩子了,她能保护好自己也能为国家去奉献。”。

    “察查司的暗探,都没能查到端倪之事,倒不如让我女儿试试。”顿了顿声,鬼母又这么说到。

    说出的这些不但是她的想法,也是萧石竹深思熟虑后的决策。两鬼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可担此重任。原因无他,就因为萧茯苓也是精明之鬼。

    从小,萧石竹就多教她观察之道。时至今日,萧茯苓已经练就了一双慧眼,是多数察查司的暗探都不能比的。

    且萧茯苓又随着国师盈盈,学艺多年。除了习得一身素天居的神鬼术之外,国师盈盈还教会了她寻根问底,细节中察查线索得到判断的诀窍。

    加上察查司的一些密探,对宫外那些顶风作案的鬼来说,早已熟络,甚至可能已经勾结在了一起。

    因此把萧茯苓派去暗查此事,正是最好的办法。又有赖月绮能从旁协助,查清此事的希望更大。

    陆吾暗暗思忖许久,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但还是有些担忧;毕竟能在九幽国的地界上犯法的鬼,可是有势力的。

    明里没有,暗中势力肯定不小。那就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

    身为萧石竹的结拜兄弟,萧茯苓的叔叔的陆吾,是担心要是萧茯苓真的查出了什么,逼得作恶的恶鬼们铤而走险,这翁主有什么闪失就不好给萧石竹交代了。

    “陆大人,去忙你自己该做的事吧。”就在陆吾欲言又止时,鬼母转身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带着随从们,朝着深宫里头也不回的缓步走去。

    根本不给陆吾,再说什么的机会。

    走出很远后,鬼母见四下无人,转了个弯走进了道路边上,一道守卫外松内紧,尽是难以察觉的暗哨看守的宫门之中。

    宫门后,高墙内的院落里秀木佳荫,阴风回旋下竹林清响。错落排列亭阁间,玲珑精致假山,清冽的清泉溪流环绕。泉水溪水中阴气升腾,薄雾徐徐弥散四周,雾里朦胧,但院中林木间回顾曲径相连,依旧风景秀丽。

    谁能想到,如此僻静幽静之地,就是九幽国的玄教总坛。

    国中除了玄教的一些教徒,和萧石竹鬼母外,其他鬼官鬼吏,也不知道这里就是玄教的总坛。

    他们只知道,这里是萧石竹的一处书房。有时候,萧石竹或是鬼母,都会来此看看书,消遣消遣,打发打发时间。

    鬼母径直向前,朝着院子正中处有溪水环绕的小楼而去。

    那小楼不过两层高,也是小巧精致。

    才进入楼内,青岚就去屏退了阁楼的宫人和宫女,以及忙碌着的官吏。鬼母也径直的走到大殿深处,做到了深处,在两侧就是上到二楼的转角楼梯间的书案后。

    楼中唯一没有离开的林聪,赶忙对坐下的鬼母行了一礼。鬼母也给青岚和辰若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去楼外等候。

    “林大人,主公的密令想必你也知道了?”那两个跟班走后,问着此话的鬼母,终于是面色不再平静,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对女儿,对赖月绮此行的担忧之色。

    “是,玄教教徒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请**放心。”压低了声音的林聪,微微垂首着回答道:“臣早已安排了两支精锐的玄教教徒小队,在暗中随行,保护翁主和赖夫人的安全。无论翁主他们去到什么地方,这两支教徒小队,都能保证他们安然无恙的。”。

    低声细语,只在他和鬼母之间回荡。并未能飘向更远的地方。以至于就在敞开的大门外左右两旁的青岚和辰若,也听不到楼中两鬼所些什么。

    “嗯,你看看能不能再加一支队伍随行,暗中保护一下翁主?”微微颌首后的鬼母,放下面子和架子,略带请求的问到。

    她之前表现的不管不顾,满不在乎萧茯苓的种种,无非是装的。哪有哪个母亲,会对自己儿女安危视而不见的。

    倒是林聪至今尚未婚娶,也无子嗣,自然不懂这些。一问之下愣了愣,嘴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啊?”。

    在他看来,首先想到的也是鬼母觉得两支小队,暗中保护不太保险。但联想到的,却是鬼母不信任他手下的能力。

    随之,林聪不以为意的一笑,脸上笑意中洋溢着骄傲,对鬼母信誓旦旦道:“**放心,我派出的这两支小队里,每一个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虽然玄教在此之前,没有介入过察查司的案子,但保护人是我们成员最拿手的。这次派出的这两支暗中随行小队的成员,曾经还保护过泰逢大人从凤麟洲逃出来呢。翁主和赖夫人此行的安全,绝对是有保障的。”。

    鬼母闻言,沉吟良久后,还是忧心忡忡的说到:“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加派一到两支小队吧。”。

    忐忑之情,溢于言表。

    林聪之前的兴致勃勃和洋溢出的骄傲,慢慢的化为了费解之色。

    “你可知道主公为何要忽然察查此事?”鬼母抬头一瞥,见到了林聪眼中费解之色后,当即问到。

    林聪又是一愣,稍稍猜想一番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他接到的密令,就是暗中派人在萧茯苓四周秘密随行,保护前往啸风郡的翁主安全而已。

    一时间林聪不但不知萧石竹用意,还勾起了心底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