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78】出狱
    微风习习,树影晃动。马场里的兽魂鸣叫声,此起彼伏。

    英招派人抬来了桌椅,上了茶水点心和水果后,屏退左右。

    萧石竹请蒋子文和英招嵇康他们,都坐下后,打发紧随左右的黑猴自己去玩去了。

    黑猴得令立刻一跃而起,立刻就是离地两丈,然后兴奋的朝着参天大树树顶上,迅速爬去。

    “主公新收的这个卫士,倒是像只猴子一样,不像是个人魂啊。”嵇康举目抬头,看向落叶随风翻飞头顶上空,已经不见了黑猴的踪影,微微一笑后啧啧称奇道:“身手似乎比山野灵猴还要敏捷啊。”。

    “是啊,这小鬼身手不错,除了已经不会说话了,倒是也听得懂鬼话。”萧石竹点点头,收起笑容,面露肃色之际转眼看向了蒋子文,言归正传后问道:“这魏征是不是人间唐朝的那个魏征?被李世明给推了坟碑的那个魏征?”。

    “正是,据黑白无常后来回报的人间诸事和生死簿记载来看,据说是当年侯君集和杜正伦谋反,而杜正伦是魏征推荐的,李世明以此认为魏征和杜正伦是一伙的,魏征也有可能参与谋反,所以他非常生气,但是魏征已经死了,李世明也只能推倒魏征的墓碑以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点了点头的蒋子文,目视着自斟茶水的萧石竹,缓缓道:“原来主公也知道此事?”。

    山风拂来,萧石竹把倒好的茶水分别递给了围坐在他身边鬼官鬼将:“嗯,在人间时涉猎了不少奇闻轶事和正史野史的书籍,多少知道一些过去的旧事。但听说后来,李世明又命人把魏征的坟碑给树起来了,到也算是知错能改吧。那李世明如今还在阴曹地府吗?”。

    说罢,萧石竹抬起了茶盏抿了一口香茗。

    “主公明知故问了,这种帝王很少有留在阴曹地府的。当年他才到地府,当日还在北阴朝为官的臣,就按规矩直接打发了他去投胎做猪狗了。”蒋子文接过的茶盏捧在手里,悠悠说到:“时至今日,都不知道转世了多少世了。更何况自从战国之后,阴曹地府就很少留下人间有文化的人魂。稍有读过书的,都是会被转世投胎的。臣还记得当初,臣亲自判过,主公也要百年后转世,不是吗?只因生死簿上现实你上过学,并不是目不识丁。就这样,臣当年也不敢让主公在阴间日子好过,直接发配了你去鬼母国做了狗监。”。

    说罢,讪笑几声的蒋子文,面露几分尴尬。

    “唉。”但并没在意自己,却面露惋惜的萧石竹,长叹一声:“这些帝王,多数在在人间都是叱刹风云的人物,就算无德无能,坐上了皇位也能对天下人吆五喝六,统治天下时更是何等威风。到了这阴曹地府,真龙天子的身份还不如一张擦屁股的草纸,不也被酆都老鬼轻易的就打发了。”。

    “言归正传,这魏征在北阴朝倒底做了什么?”萧石竹放下茶盏,拿起一个果子:“陆之道又是做什么的?”。

    “先说陆之道吧。”萧石竹啃起了果子时,喝了口茶润了润喉的蒋子文,继续对他讲道:“这陆之道人称陆判官,人间宋时人。当时阴曹地府急需人才,酆都老鬼钦定留下了他。并且让他掌管北阴朝的察查司。也让黑白无常和索命鬼差们,在人间留下了此鬼刚直不阿的形象,来美化地府。倒是也是个刚直不阿的鬼,主管察查司以来,若不是酆都老鬼有意为之需要他徇私舞弊的,倒是也没有听说他做过什么昧着良心的事。关键是此鬼聪明,有些时候做事独辟蹊径,总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又擅长逼供和诱供,选他来做鬼使,是现在酆都老鬼这个北阴帝最好的选择。他擅长的诱供和逼供,是最能从我们的谈判里找出漏洞,然后给我们谈价钱。”。

    萧石竹继续啃着果子,静静的听着。

    “这魏征吧,就有点复杂了。”蒋子文说到此,皱了皱眉。

    “这魏征不会还一直被关在地狱里吧?”英招瞳孔微缩,看向了蒋子文。

    自从古神时代结束后,他们这些神仆多数不是被暗杀铲除就是被流放,要么就投奔其他的新主去了。稍微好一点的也是被软禁在酆都之中。要不是得了黑白无常的令牌,他们借此出城追上了萧石竹,现在英招还在酆都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呢。

    因此英招对酆都中北阴朝的鬼官鬼吏们的事,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关着?不是判官吗?”蒋子文还没有回答,萧石竹已经转头目视着英招,皱眉狐疑道:“关着他还怎么办公职事?”。

    “起初几年倒是在酆都的衙门里还能见得到此鬼,后来关起来了。听说是他顶撞了酆都老鬼。”英招一笑,两手一摊道:“至于怎么办公职事,就不知道了。”。

    微风又拂来,四周树木枝叶摇曳晃动,哗啦作响。

    萧石竹还是没有听明白,心中好奇反而更盛。陆之道和魏征这两个人魂,现在萧石竹更好奇魏征了。

    “还办什么公啊?这魏征已经很久没有办公职事了。”蒋子文接过话来,继续对萧石竹说到:“他确实是顶撞了酆都老鬼,而且不止一次,似乎顶撞能显得他特立独行,还因此乐此不疲;魏征好像永远不知道,正在的官场高手,是能不顶撞执政者,也能牵着执政者的鼻子把事情给做好了的。因此引得酆都老鬼极其不满,也恼怒得很。但酆都老鬼的厉害之处就是在于,有时候知道自己需要一些不同的声音。于是恼怒归恼怒,但没有杀了他也没有把他送去转世投胎。就这样关在了罗酆山下的地狱里。”。

    “日子过的倒是不错,不服苦役,不受酷刑。除了住的地方不尽如意外,就连吃的都是不错的。甚至还有邸报每日送去给他看,为了让他能随时了解时事。”顿了顿声,蒋子文又道:“有时候酆都老鬼会去地狱和他聊聊,倒是也能有些新政实施的办法。”。

    萧石竹听到此,冷笑一声,把蒋子文那句无心所说的正在的官场高手,是能不顶撞执政者,也能牵着执政者的鼻子把事情给做好了的这句话,牢记在了心里。

    他又因此学会了一招。

    但冷笑,并不是对这话不满。那带着鄙夷的冷笑,不过嘲笑北阴朝的邸报。

    他在酆都也待过,看过这一类的邸报,多少报喜不报忧。这样的邸报,能看出什么来?

    紧接着,蒋子文眼中钦佩一闪而逝,嘴里又道:“说来也怪,这魏征还真的能,总是能从北阴朝那些报喜不报忧的邸报里,看出不好问题来。正因如此,酆都那边才一直留着他的鬼命。”。

    听了这话,萧石竹忽然笑不出来了。他渐渐的面露肃色,把眉头又皱了起来......

    罗酆山山腹中,有一处地狱。

    在地狱深处,远离了那些刑罚之地,此起彼伏,撕心裂肺的地方,有一间独特的牢房。

    这牢房打扫得一尘不染,没有污秽之物也没有血腥,牢中更是灯火通明,全无昏暗。牢中摆设更是独树一帜,挨墙放满了堆满书卷的书架。深处还有一张华丽的床榻,和精雕细琢图纹的书案。

    置身其中的囚犯,那个相貌平平,但却笑容可掬的人魂身上囚衣不但没有缝缝补补的痕迹,崭新又干净。

    就连囚犯手脚上的玄铁铁镣,也在灯火下锃亮反光。

    虽然带着铁镣穿着囚衣,但这个人魂囚犯的待遇真的不像是坐牢的。

    地上铺着火麒麟尾毛织成的地毯,暖意横生,驱散着这牢房里的阴寒和湿气。书案上摆着的青花瓷圆形攒盒里,摆满了地府里各类上成的果脯和糕点。

    至于住在此处的人魂,自然就是远在朔月岛上的蒋子文,给萧石竹提起来的魏征。

    要不是他穿着囚服带着铁镣,这还真不像是来坐牢的。

    此时,魏征正坐在牢中书案后,翻看着手中邸报。这些邸报都是近日十天半个月的邸报,无非都是北阴朝大军乘胜追击,平定各地叛乱的喜报。

    言辞间,还不忘了夸赞一番酆都大帝的威武明智,让魏征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看得他顿觉无趣,直接把那些邸报都扔进了书案边的八角形脚炉里去了。

    纸落炭中,火焰腾起,白纸化为了黑色智慧,其中腾起了几点火星。

    “狱卒老王头。”魏征站起身来,身上铁链一阵乱颤,叮当作响。

    牢门外的狱卒闻言转身,苍白的脸上,两只眼角长满皱纹的眼睛看向了牢房里的魏征:“魏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魏征手提两手间的铁镣铁链,缓步走了过来,隔着牢门对看守牢门的狱卒问到:“有九幽国的消息吗?”。

    阴风阵阵中,狱卒愣愣思索片刻,默然摇头。

    牢中魏征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只怕朔月岛那边的战况不利啊。”。

    牢外狱卒哪懂这些,听得茫然,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玄成兄倒是猜的没错。(玄成,魏征的字)”与此同时,一双目如电,绿脸红胡子,模样尤其狞恶的人魂手持黄帛大步走了过来,正是陆判陆道之。

    回声阵阵,久久不散。

    陆判很快就走到了门前,把手中帛书展开给对面的魏征一看,朗声道:“玄成兄,你出狱了。”。

    隔着牢门,那牢中魏征定睛一看,帛书上内容乃是酆都大帝的亲笔手谕,内容与陆判说的一样,是要魏征出狱,然后随陆判一起前往九幽国,开始和谈。

    又看了几遍,牢中魏征满脸惊疑。

    魏征想不明白,怎么忽然就和谈上了?堂堂北阴朝,居然要和一个小小鬼国和谈,奇耻大辱。

    还未等魏征反应过来,对面的陆之道一边让狱卒奉命开了牢门,一边卷起了帛书,将其收入袖中后,又从其中掏出了抄录的九幽国提出的条件,递给了走出牢门的魏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