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68】筹码
    夜已深,忙了一夜的鬼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绝香苑主楼中,坐到了奏案后的凤仪宝座上,长吁一口气,脸上疲惫之色尚在。

    今日可算把她忙坏了,涂瑶清的一举一动让她做了比往日更多的工作。再想想赖月绮的悲伤,鬼母已经是身心俱疲。

    她才把背靠在了椅背上,就觉得眼皮沉重得很,不一会就闭了起来,睡着了过去。

    辰若赶忙去取来了冰蚕丝所织的神锦衾,给鬼母盖在了身上。

    宫女们端着沐浴之物走了进来,辰若又赶忙把食指竖起,抵在唇边比划了个嘘声的手势后,摆摆手,示意那个准备伺候鬼母沐浴的宫女们先出去。

    可宫女们才走,青岚就大喊大叫着飞奔了进来:“**,喜讯啊喜讯,朔月岛传来的消息,主公回来了,安然无恙。”。

    辰若要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满脸欢喜的青岚已经冲到了鬼母前身,而才眯了一会的鬼母,也惊醒了过来。

    “你说什么?”坐直了身子的鬼母,紧盯着青岚急声问到。迷迷糊糊间,她隐约听到了青岚提到主公二字。

    而她身上那用冰蚕丝所织的神锦衾,也落了地。

    辰若去捡起来之前,还不忘了白了青岚一眼,对他那没有个眼力见很是不满。

    “朔月岛的英招将军,方才让菌人联络了速报司,主公回来了。”欢欣鼓舞的青岚,自然没有注意到辰若白他的那一眼,继续对鬼母兴奋的嚷嚷道:“平安无事,还带回来了几万鬼兵。”。

    “知道了,去领赏吧。”鬼母也在一愣之后欣喜从心底升起,打发了青岚下去后,站起身来大步走到了主楼深处的角落里。

    萧石竹在此地供奉两尊高有两尺的神像,分别是羲皇和娲皇。神龛前整日香火不断,青烟袅袅。

    鬼母跪在了神像前地上的蒲团上,双手合十仰视着高高在上的神像,感激道:“感谢父母庇佑,萧石竹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说话间,眼中闪烁着感激的泪花。

    说罢,给慈眉善目的神像,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每一个都是落地有声。鬼母再抬起头来时,脑门已经隐约发红。

    “**,你慢点。”跟过来的辰若,扶起了鬼母,抿嘴一笑,道:“这也就是我们主公有本事;换了别人他鬼,在有十几个古神庇佑,也未必能从那异界中走一趟,再安然无恙的回来。”。

    “那当然。”鬼母脸上,洋溢着自豪和骄傲。

    “一会你就去传令,明天召开御前会议。把主公回来的消息小范围的传播,先让当局人心稳定下来。”鬼母朝着奏案那边走去,边走边说道:“同时通知春寒,可以调动水师主力,到朔月岛附近集结了。主公很快就会用到他们,还是先调动共工的水师主力。”。

    坐到了奏案后的鬼母,提起了朱笔,在辰若已经给她展开的帛书上,奋笔疾书着命令,嘴里继续说到:“各地的财政和考核的详细账簿,也要尽快交上来,等着主公回朝,就可以开始进行今年的考核和财政的核对了。”。

    说罢就停下笔来的鬼母,把才写的这道命令,递给了辰若,皱眉道:“今天就发出去,但涂瑶清的事,暂且不要告诉主公。翁主也让她,晚两三天回来吧。否则这事情可瞒不住了。”。

    “诺。”辰若卷起了帛书,行了一礼,出门而去......

    风和日丽的朔月岛,已经恢复如初。不少的军士家眷,随着水师战船,回到了岛上。降了的酆都鬼兵已经安置妥当,愿意留下当兵或者务农的,暂且留在了岛上。愿意去经商的,也给了本钱,安排到了九幽国辽阔国土上的各地去了。

    朔月岛的一切,秩序和生产都已经恢复了。

    兵源的补充,也已快速完成。防御工事的重建,也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很快,这个贸易码头就会继续开市。阴曹地府各地的物资会源源不断的运来此地,进行交易。

    至于那些降兵,也早已被九幽国安定祥和的氛围,以及在此绝对能吃饱穿暖的好日子,给‘乐不思蜀’了。现在就是有鬼鼓动他们反了九幽国,他们也不愿意了。

    更何况北阴朝在战争后期对他们的放弃和不管不顾,将永远是他们心底的恨和怨,挥之不去了。再让他们效忠于北阴朝,已经不可能了。

    至于吃饱喝足,在小虞山城中休息了一日的萧石竹,今日兴起,站在小虞山城顶的临崖凉亭中,看起了景儿来。他俯瞰着山下的欣欣向荣,喧嚣热闹,对身后的国师盈盈等鬼官鬼将道:“这世道只有一个办法,能避免大部分的背叛,那就是给子民们最好的生活和安定的居所。日子好过了,谁吃饱了撑着造反啊。你们都记住了,谁要是在敢在自己的治下土地上,给鬼民们过不安生,那就是给我萧石竹找麻烦。”。

    “诺。”身后一众鬼官鬼将,齐齐拱手行礼着,齐声道:“臣等谨遵王命。”。

    萧石竹凭栏而立,崖下山风涌起,他身上的玄袍鼓舞起来。

    “爹,我也记住了。”站在他身边的萧茯苓,抬头看着他说到。

    萧石竹微微一笑,轻抚几下女儿的脑瓜。

    “主公,近来四周海域平静,附近一带也安定了下来。北边没有打过来,南边也没有叛乱,我们也是在各司其责,听从主公和**的教诲,劝课农桑大兴水利,修理道路,任用贤良。你尽可能安安心心的,我九幽国只会越来越强。”身后英招踏前一步,拱手问到:“但前些天,翁主抓了几个吃饱了撑着,对她衣服穿着品头论足的女鬼,这事情怎么处理?还请主公明示。”。

    说着,英招面露几分为难。

    这两个女鬼犯下的事,根本就没有律法可以制裁她们。或者说,她做的事太小,根本还不够量刑。

    “几个小鬼,罪不至死,放了她们不就行了。”对此事略有耳闻的萧石竹也没有多想,就下了令,然后对儿女萧茯苓,直言教训道:“你啊你,可得学学宽容了,别什么事情都小题大做。她们骂你是不对,但也别仗着自己是翁主,把她们给欺负惨了。”。

    倒也没有怒声咒骂,但却也说的萧茯苓心服口服,当下赶忙应声称是。

    “这事就这么定了,英招你亲自去放人吧。”萧石竹说着转身,朝着凉亭外缓步走去:“再给点钱,补偿一下她们这几天蹲大牢的损失。但告诉她们,无故辱骂翁主和吃饱了撑着的事,还是不对的,这可不得再犯。”。

    那些鬼官鬼将一分为二,给他和萧茯苓让开了路。

    走出了凉亭的萧石竹,站定在了阴日之光下,想起了还关押在地牢里的石决明后,对身后的官鬼们说到:“各自忙各自该忙的事情去吧。寻香跟着国师盈盈,泰逢,去安顿黄泉来的诸鬼。他们愿意从戎就编入军籍,不愿意的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让他们去做什么。刑天去黑龙岛,替我视察一下那边的事情。石决明和女魃,去三星岛替我视察一下海防。英招去放了萧茯苓抓的那两个女鬼,告诉她们以后别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是可以的,但别吓唬她们。鱼铉,你来带我去地牢,是时候该见一见那龚明义了。”。

    “诺。”一众鬼官和鬼将应了一声后,各自散去。

    鱼铉引着萧石竹父女,朝着那地牢方向走去。身后无非也只是带着钦原和范锦鸿,还有另外的三五个卫兵。

    许久之后,萧石竹他们来到了地牢深处,萧石竹让女儿和他鬼站到了地牢门边,自己走了进去,很快就见到了关在牢中的龚明义。率先朝着他空荡荡的袖子,望了过去。

    龚明义也透过栏杆,看向了身披玄袍的萧石竹,眼中怒火顿显。

    要不是跟着加持了神鬼术和禁制符篆的牢门,龚明义会立马跃起,撕咬萧石竹的脖颈和喉咙的。

    “别用那么仇恨的目光看着我,你的手不是我剁了的。”萧石竹倒是平静得很,面色也是无惊无惧又无怒,不急不慢的说到:“你居然把这笔帐,都算在我的头上,说不过去。我去赌场赌钱,凭借着本事赢了赌场的钱,怎么说都怪不到我的头上。只怪你那些老东家太不仁义了。”。

    萧石竹说罢,在狱卒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就坐在了一言不发的龚明义对面,继续说到:“但你因此,迁怒于我。因为你死的鬼不计其数。我给你算算,光是这一仗,朔月岛四周和玄炎洲北部海岸,死伤军士百万,鬼民近十万。你若与我真的有仇,这事情还说的过去。或是你我各为其主,造成这么大的杀孽,也说的过去。可砍你手的真不是我。那这笔帐,就还得你来还。”。

    对面的龚明义,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丝夹杂着费解的狐疑。

    对手就近在咫尺,龚明义忽然发现,他还是看不透一门之隔的这个人魂。更不知道,萧石竹要他怎么还债。

    “告诉你也无妨,你即将成为一个很重要的筹码。”萧石竹翘起了二郎腿,有节奏的抖动着,对牢门后的龚明义侃侃而谈道:“在我和北阴朝的谈判桌上,你,龚明义可以换来海域,换来禁售品,换来粮草换来受过训练的两种兽魂。你还能让北阴朝,自从开国以来,第一次委曲求全,不得不割地赔款。大批的冥银,大量的物资我都会用你去换回来的。”。

    果不其然,萧石竹绝不会放弃这个敲诈勒索北阴朝的机会的。

    听说了龚明义被俘之时,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一招。

    绝不会把这么大的一个筹码,给白白浪费了的。

    对面的龚明义也是狡诈之人,一听萧石竹这话,浑身颤抖了起来;有恨有怒又有怕。萧石竹要真的这么做了,龚明义认为酆都大帝一定会把他做了弃子的。

    可龚明义还不想死,额上和后背冷汗涔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