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56】宣判
    夜风吹入大殿,血腥味弥散开来。

    今日月壁宫的大殿不再纤尘不染,注定要血染大殿。

    鬼母眯起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寒光后,转身面朝林聪那边,沉声道:“林聪,该你了。”。

    “诺。”一直默不作声的林聪应了一声,踏步离开了大殿。

    在灯火和夜明珠的光芒下,他鬼无不是茫然,不知道林聪要去做什么?

    鬼母也折身而返,回到了她的宝座上,掏出了绣帕仔仔细细的擦了擦打人的那只手的掌心和每一根手指后,将那绣帕随手扔到了一边的地上。

    “诸位,本宫执掌九幽国的后宫,以及与主公一起朝政十数年来,从未冤枉过一个好人好鬼。这点诸位应该有目共睹。”说到此,顿了顿声的鬼母用她美丽的双目,环视着大殿上的每一个鬼,在他们纷纷点头称是后,她的目光最终又落在了涂瑶清的身上,眼中再次怒火迸射:“但也从不放走任何一个作恶的恶鬼。”。

    话音落地,她愤怒的目光移开,落在了那个说谎的卫兵脸上。

    很快,离开了不过片刻的林聪,就带着一个矮小到不过五尺的年轻女鬼,折返月壁宫,走了正殿来。

    虽然这个女鬼不过是个小矮子的侏儒,但是生得别致,也眉清目秀的,完全不像其他侏儒一样的丑陋,只是可能小时候吃的不好,没能长高长大而已。

    她身上穿着的是月白的燕尾曲裾,那是玉阙宫各宫娘娘贴身宫女的统一着装。正如辰若和之前进来的证人侍女,身着的也是这样的服饰。

    不过这个矮小女子的衣袖上,绣着的不是辰若那种袖口上的月下飞翔的展翅祥鸟,也不是那个月壁宫侍女袖口上的火炼真金图纹,而是精巧的踏云九尾灵狐。

    这个袖口集聚绣成的刺绣,证明了她是千乘宫涂瑶清的侍女。

    她才跟着林聪走了进来,涂瑶清和那个说谎的卫士目光,就一直落在了她的身上,没有移开。

    林聪把她带到了距离夏星较近的地方,让她站好后,自己退回了朝臣的行列中去。

    “姓名,职位。”鬼母随之示意夏星继续发话后,夏星对这个矮小女子问到。

    “碧悠,千乘宫狐姬娘娘贴身宫女,负责为娘娘沐浴和打理管理服饰。”矮小女鬼开口回答到。

    “女犯涂瑶清,是这样的吗?”夏星微微颌首后,询问的目光落在了涂瑶清脸上。

    身为宫女总管的辰若,已经让手下递来了一本厚厚的书,抬在手上翻看了起来。

    那本长足有一尺二,宽一尺,近乎四四方方的书本,足有半尺后。正是九幽国玉阙宫的宫女名册。

    所有进宫挣钱的宫女通过审核后,都要在上面登记造册。

    在辰若翻看名册之时,那个自称为碧悠的人魂女鬼,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核桃大小的铜铸圆球。

    这枚圆球制作相当繁复,工艺要求极高周身百孔,最里一只球为实心,上面烙印着扬起九条长尾的灵狐。

    她把这枚铜球捧在手心,展示给了所有在场的他鬼看。那正是千乘宫宫女的身份证明。

    而辰若也在花名册上,找到了她的名字,所属宫和长相描述以及附带的画像,与眼前这个宫女一模一样。

    涂瑶清也是愣愣的点头后,嗯了一声。

    “今天,这名宫女随你来过月壁宫吗?当时她在场吗?”夏星又问到。

    “嗯。”涂瑶清又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困惑得很,不知道林聪此时把这个女的带来要做什么?

    涂瑶清很自信,自信的认为所有千乘宫的鬼都会帮她的。不仅仅是因为往日她对这些宫人,卫兵和宫女还不错,也因为在鬼母抵达这里之前,她已经私下交代了所有随行的卫兵和宫女,一定要说是涂瑶清失手摔了小翁主。

    不的说她是盛怒之下,故意把小翁主谋杀的。

    并且允诺,事后他们可以得到青丘狐国半年的财政收入。涂瑶清相信,为了得到九幽国,青丘狐王会很情愿支付这笔高昂的费用的。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冥银,是这里所有宫女卫兵们,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赚不到的钱。虽然九幽国的任何行业收入都还算客观。

    涂瑶清想,这样一大笔宝藏面前没人会出卖她的。

    一念至此,涂瑶清不再狐疑。她挺直了腰杆迎上了夏星犀利的目光。

    也不再困惑。因为那个碧悠,也是得到了她的命令和允诺的鬼。

    “那你看到了什么?”夏星再次开口问到。

    “涂瑶清抱着公子萧茯雷,与抱着翁主萧茯沄的赖夫人聊天时,翁主和小公子闹着玩,不小心用她的指甲把公子脸上抓出了一条痕,脸上会留下一道很不怎么起眼的血疤痕,这是肯定的。于是愤怒的涂瑶清赶忙把公子,交给了我抱着查看伤势。”这个宫女,用不急不缓的语速,缓缓说到:“就在赖夫人赶忙让宫人去传鬼医后,涂瑶清忽然下令她的卫兵,劫持控制了大殿上的卫兵后一把抢过了翁主萧茯沄,高高举起。赖夫人想要让她别伤害孩子,所以不许宫女和卫兵动手,以免激怒涂瑶清。但是很快,涂瑶清就把小翁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在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涂瑶清已经把翁主摔死了。”。

    涂瑶清听得心头一凛,眼角肌肉抽搐不停,手指也颤抖了起来。

    “她说谎,她说谎。”很快,涂瑶清就环视着诸鬼,一边流泪一边咆哮着:“她被买通了诬陷我的。她已经被买通了。”。

    碧悠说出了实话,让涂瑶清顿觉挨了一记晴天霹雳,双耳莫名其妙的耳鸣,嗡嗡作响个不停。

    “我没有说谎,也没有鬼能买通我,就算**也不能,因为我隶属于主公直接调遣和管理的玄教。”涂琼瑶的咆哮才落地时,碧悠掏出了一块玄铁打造成的腰牌。那是一块长方形,有巴掌大小的铁牌。

    “我以我身为玄教教徒的荣誉和名誉,以及我的性命起誓。”她高举起令牌,一字一顿的说到:“我只会把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若是我说谎,必然遭到牙刑惩处。”

    上方顶端拱形有弧,正中处写着九幽国玄教教徒七个大字。龙飞凤舞的大字,皆由远古的古代鬼文,上面还加持着玄教的秘密符篆和禁制。

    “我证明,她正是我玄教的弟子。”林聪踏前一步,对好奇的盯着令牌细看的诸鬼朗声说到:“一年多前,千乘宫发生了行刺玉阙翁主之事后,主公私下让我调拨了这名忠诚可靠的教徒,秘密进入千乘宫。其目的,是监视千乘宫的一切,以免在有别有用心的青丘狐国鬼们,打着访友的旗号到千乘宫中,鼓动狐姬或是身边宫人宫女还有卫兵,作出任何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大殿上的诸鬼,再次哗然。涂瑶清和她买通的那个卫兵愣在原地,面如死灰。

    鬼母正是也知道此时,所以在到此后先秘密召见了这个碧悠。问清了来龙去脉后,更是火大。

    玄教是连鬼母都无权说服他们,为自己单独效忠的部门。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么给这群鬼‘洗脑’的,但玄教对萧石竹的忠诚牢不可破。

    他们是九幽国这个非家天下的鬼国中,萧石竹的自留地。也是有着如阴日之光,光芒万丈的神之子九幽王的自豪和骄傲。

    正因如此,鬼母才率先询问碧悠。因为,她猜到了涂瑶清会心虚,从而撒谎。但玄教教徒不会因为涂瑶清的金山银山而说谎。

    而鬼母在此之前,和涂瑶清向来无冤无仇,哪怕是涂瑶清生了萧茯雷后频繁的在背地里不断弄些小动作,鬼母也未曾打算和她结怨。哪怕是知道小翁主被她摔死,怒不可遏时,鬼母也只想要涂瑶清血债血还。

    但现在,见识了涂瑶清的嘴脸,以及在听了一道道可以啪啪打涂瑶清脸的铁证后,鬼母忽然想要用九幽国最厉害的刑罚对付这个满口胡言的婊子——把她绑在柱子浑身涂满鬼血,挂上兽魂的内脏和肠子,放出宫中所有的天狗咬死她。

    萧石竹给此刑罚取了个名字——牙刑。正是之前玄教教徒碧悠说的那种刑罚。

    “说到收买,好像是你收买我们吧。”收好了令牌碧悠,转头看向了涂瑶清,继而缓缓道:“你在宫中禁军赶来之前许诺了我们,今天所有在月壁宫的千乘宫宫女和卫兵,如果配合你说谎,说是你无意摔死小翁主的,那将可以得到青丘狐国一年的财政和赋税收入。”。

    “杀了她这个罪不容诛的女人!”就在话音落地时,不知是谁忍不住大吼一声。

    吼声中带着恨意;可能是因方才,自己差点被涂瑶清的楚楚可怜所骗,恨自己竟然会因此心生怜悯。

    紧接着而来的是更多的请愿声:“杀了她,杀了涂瑶清。”。

    铁证如山下,请愿声越来越多,撼天动地。整个大殿地面,以及辉煌的精美梁柱,都在微微颤抖着。

    甚至有鬼提出,要对他们施用牙刑。

    作伪证的士兵裤裆一潮,尿骚味还未飘散时,当即就吓晕在大殿上。

    他知道牙刑是多么的恐怖,也亲眼见证过当年这片土地上,豪门世家的公子们,在反对九幽国新政的谋反后被施以牙刑的惨状。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至今还在他耳畔回荡。

    所以当听到牙刑的时候,整个鬼一懵,当即晕死过去。

    “静一静。”给足了他们发泄的时间后,鬼母站起身来。诸鬼喊声戛然而止。

    “铁证如山,涂瑶清你还能编出什么样的谎言?”每问一字,鬼母就缓缓踏前一步,朝着不远处的涂瑶清走了过去。

    当她所有的话说完时,已经站到了涂瑶清的对面,直视着面如死灰,呆愣在原地,目光也跟着呆滞的涂瑶清。

    片刻后,鬼母移开了目光,环视着诸鬼一圈后转身看向夏星,淡淡道:“宣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