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54】发威
    夜风拂过,凉意四散的小店里,其他鬼客人们,也被那两个女鬼趾高气昂下,发出的尖锐高声吸引了注意力。

    他们齐齐转头看向了萧茯苓这边,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围观,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在他们都注视着萧茯苓他们时,那个厚唇的女鬼已撇嘴冷笑道:“这年头什么鬼都以为披上国服,就是上流鬼了,还能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呢。”。

    灯火下,她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带来的自豪。

    “就是,不懂就别穿着国服出来丢人现眼。”另一个龅牙鬼随之接过话来,讽刺萧茯苓道:“穿了国服,不安规定带着华丽的耳坠,也好意思出来转悠!你是来恶行谁的?”。

    说罢,还不忘了和那个厚唇鬼一起,齐齐白了萧茯苓一眼。

    反观萧茯苓,怒火已经内敛。她感知到了自己的师姐们,和往日多数时间能寸步不离到烦人的范锦鸿,正朝这边赶来。

    看样子,没必要她自己动手教训这两个蠢货了。

    她直视着两个无缘无故,把她一顿喷的女鬼,也撇嘴冷笑后,故意激怒这两个蠢货,道:“快滚,否则你们再多说两句,就要倒霉了。”。

    “切。”那两个女鬼胆子真的不小,齐齐冷哼着再次撇了撇嘴。随之,不屑一顾的目光,又齐齐落在了萧茯苓的脸上时,龅牙鬼自以为是的猜测道:“怎么?你丢脸就骂你了,你还要到鬼衙去击鼓鸣冤吗?”。

    语气一如既往的充满了轻蔑。

    而厚唇鬼也随之接过话来,嚣张的对萧茯苓嚷嚷道:“鬼衙有什么好怕的?我认得里面的鬼,有本事你告我去啊,看看是把我抓进去,还是抓你进去。”。

    说得一字一句里,都充满了恶意的挑衅。

    末了,还对那龅牙鬼补充说到:“真想上手抽她那不要面子的脸。”。

    “你抽一个给我看看?”就在她话才出口时,身后鬼影一闪,浑身森然鬼气直冒的范锦鸿闪现而来,手中长刀已出鞘,抵在了龅牙鬼的后脖颈上:“你手要是敢抬起来,我就叫你鬼头落地!”。

    刀刃的凉意传来,吓得那龅牙鬼立刻没了嚣张,浑身一抖后,眼中脸上的得意洋洋,立刻化为了惊惧和惶恐。

    紧随而来,破门而入的几个素天居弟子,堵住了另外一个已经落荒而逃厚唇鬼。两个素天居弟子出手,三两下就强制性地把这个厚唇鬼按扭住,押到了萧茯苓对面。随之,厚唇鬼的头、颈和背部,使其上肢和下肢呈九十度度,两只胳膊向后上方或向侧伸直。

    厚唇鬼的鬼头,随着沉闷的一声“砰”,被素天居弟子摁在了桌子上。

    与萧茯苓四目相对的眼中,也只剩下了惊慌失措。

    “各位各位,有话好好说。”掌柜的被惊动,赶忙飞奔过来,好言好语的求着萧茯苓他们:“小本买卖,可别伤了我们店里的东西啊。”。

    “掌柜的放心,我手下有分寸的。”萧茯苓扭头对掌柜的一笑,点头后对范锦鸿他们道:“绝不许毁了店家的一桌一椅,一砖一瓦。”。

    “诺。”素天居弟子和范锦鸿齐齐应声。

    掌柜的安心了不少,但还是没有离去。他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桌椅板凳。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你们也配教训我。”萧茯苓面朝那两个女鬼,掏出了怀里的一块玉牌,展现在女鬼面前。

    其他诸鬼,也跟着那两个女鬼一起,把目光落在了萧茯苓手中的玉牌上。

    那是一块阴曹地府盛产的七彩琉璃玉雕琢而成的玉牌。巴掌大小,两侧笔直而两头椭圆,篆刻云纹在两头之上。

    往日如白玉一般雪白,一旦在光芒下立刻会泛起虹光,显得缤纷绚烂。

    萧茯苓展现而出的玉牌正面,雕刻着两只祥鸟展翅环飞,围绕着正中处几个古老苍劲有力的鬼文——九幽国九幽王长女玉阙翁主萧茯苓。

    以及环绕在鬼文四周,防伪的禁制符篆。

    其中几鬼不认得那种古老的鬼文,便悄声询问身边知道的他鬼,得到答案之后,与其他诸鬼一起呆愣在了原地,微张双唇却舌头打结,说不出话来。

    他们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能见到高高在上,尊贵的翁主。甚至都没有想到,养尊处优的翁主,尽然进入了这间小店,而且至始至终,没有丝毫的趾高气昂和高人一等的表现。

    亲和,随和都表现得一览无遗,也毫无做作,完全掩饰了她与生俱来的高贵。在萧茯苓没有亮出身份玉牌之前,小店里的他鬼甚至以为萧茯苓只是个鬼宅里的小姐。

    “见过翁主。”他鬼在愣神许久后,齐齐弯腰拱手,对萧茯苓毕恭毕敬的行礼。同时垂首看地,不敢与萧茯苓四目相对。

    九幽国的规矩和礼数,在萧茯苓没有让他们免礼之前,与翁主四目相对是大不敬,因此那些鬼只好望着前脚地面。

    据说这规矩也是国师盈盈奉萧石竹的命,在与长琴一直制定九幽国礼数时制定的;萧石竹在努力磨平阶级制度,但就这一条,就证明了阶级制度没有完全磨平,只能是弱化。

    “都免礼。”萧茯苓很快就说出了这三个字,小店里其他的鬼们直起腰来。

    “把她们两个贱人带上,我们去见英招叔叔。”萧茯苓掏出一锭冥银,放在了桌子上后,又对店掌柜盈盈一笑,道:“掌柜的,我点的菜过几天来吃。”。

    说完已经收好了玉牌的萧茯苓,带着手下们出门而去......

    辰若在玉阙宫中,那些玉石铺砌成的宫道上疾奔。面色如土的辰若慌乱下脚下一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鞋子都因此甩掉了一只,但辰若也没有在意,爬起来就往绝香苑方向继续跑去。

    她撒腿飞奔,快得像阵风,很快就冲到了绝香苑的宫门前,高举着身份令牌直冲到宫中,径直的闯入了主楼。

    芳草飘香的主楼里,鬼母拿着一个小布虎正在给萧茯茶玩。难得清闲一下的鬼母,正沉浸在逗女儿的乐趣里,就被急匆匆的冲到她面前的辰若,把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怎么了?”**扭头一看满头大汗,急的气喘不匀而没法说话,更是着急,连脸都憋得通红的样子,镇定的问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罢,她结果了躺在床上,笑呵呵的萧茯茶递还的玩具。

    “翁主茯沄死了。”片刻后,喘匀了一点点气的辰若,颤声说到:“死了,活活被摔死了。”。

    她睁大而显得更圆的双眼里,布满了惶恐。

    “什么?”震惊不已的鬼母,从床沿上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直视着辰若时,眼角肌肉一阵抽搐。

    “你说什么?”顿了顿声,鬼母踏前一步,距离辰若更近些,像是质问一样重复着刚才才说出口的那四个字:“你说什么?”。

    她眼中流露出的震惊不减反增,而说出口的话,也因此有些颤抖。

    深宫之内守卫森严,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怎么会摔死了?

    鬼母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想象不出萧茯沄身为翁主,大王骨血,九幽国的掌上明珠之一,是怎么在严密的保护和尽心尽力的照顾下还能摔死的?

    “摔死了,青丘狐国的贱人亲手摔死的。”忽地,辰若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目光,她咬了咬牙,额上已是青筋暴起,对鬼母一字一顿的道:“我奉命去给赖夫人送赏赐,亲眼看到青丘狐姬大骂着‘肮脏的小杂种也敢抓伤公子的脸。’这样的话,抢过了夫人怀里的翁主,当场摔死在月壁宫的正殿上。”。

    鬼母又是一怔,瞪大的眼睛里眼珠子都快暴突出来。辰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怔过后愤怒的鬼母不但气得浑身发抖,而且眼珠子四周,已经泛起了血丝。

    这个掌管着几乎半个冥界的主母怒了,彻彻底底的怒了。

    很快,辰若就见证了鬼母发威是有多么的恐怖。

    浑身鬼气暴涨四溢的鬼母,对着大门那边,用尖锐且急的声音大喊道:“青岚,青岚。”。

    “**,你有何吩咐?”门外的青岚飞奔了进来,站到辰若身边,见到鬼母怒不可遏到双眼几乎发红的模样,吓得一跳。

    “传令宫中禁军值殿鬼将,立刻带兵包围千乘宫,不许放走任何一个青丘狐国来的鬼。”鬼母越来越怒,头上金簪滑落,黑发一散之后随着冲天鬼气,竖了起来。

    “传令察查司,惩恶司精锐鬼吏迅速进入月壁宫,逮捕青丘狐姬听候发落。传令陆吾春云,林聪等大臣到月壁宫待命。”很快,鬼母就快语下了三道命令。

    “传令宫门禁卫严查出入之鬼,不许放走任何一个宫中的青丘鬼。”青岚还未缓过神来,鬼母的第四道命令又来了:“同时限制青丘狐姬一切权利。”。

    “诺。”青岚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赶忙应了一声后,见鬼母也没有其他的命令了,就转身离开,飞奔着去传令了。

    鬼母直起来的头发,慢慢恢复了原样,散披在了她的肩头。床上的小翁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觉得刚才母亲的头发很有趣。

    不哭不闹的她一直注视着鬼母散披在肩头的长发,期待着它再起竖起来。

    辰若赶忙去取来梳子,捡起了地上的金簪后给鬼母开始梳头,要把她的发髻恢复原样。

    辰若在梳头的时候,看到的鬼母眼中打转的泪水。那是满溢着悲伤的泪水。

    萧茯沄不但是九幽国的三翁主,掌上明珠之一,也是以后都没有生育能力的赖月绮的唯一骨肉。就这么没了,任谁知道了都会为此心痛不已。

    辰若还看到了那些泪水里,交织着自责。

    想必是鬼母在自责自己,没能保护好这个孩子吧。

    但她也看到了鬼母的泪水,始终强忍在眼眶之中。

    “摆驾。”在发髻重新梳好时,鬼母抬手拭去了眼角快要忍不住流出的泪水,率先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