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53】光荣
    风中在密道中回响不停,萧石竹也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没像石决明一样,一直喜上眉梢,一直满脸覆盖着显而易见的兴奋。

    萧石竹做到了把兴奋内敛在眼眶之中,藏在了乌黑的瞳孔深处。

    片刻后,萧石竹向前走了几步,距离那处唯一的出口更近了一些。

    石决明跟了上来,与萧石竹一起迈步走向出口。

    轻快的脚步声,在这条最后的密道中回响不停。两个鬼在走了半晌后,终于来到了出口前。只见在远处看来,这出口不过一条细缝。现在靠近,可见出口并不小。

    宽半丈左右,高一丈有余的出口足够大型的兽魂骑兵单骑通过。只是在远处看着小而已。

    出口外,也是满地的飞沙走石和席卷乱撞的劲风,还有扬起的迷濛风沙。灰蒙蒙的一片。

    萧石竹站到了洞口外,迎着漫天的风沙四顾周遭。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荒野中的石山山顶。

    不算高的四周尽是漫山遍野的嶙峋怪石,形态各异耸立在山坡上。但不长草木,无泉无瀑,干燥又荒芜得和黄泉南部其他地方的荒山一样。

    除了乱石和散落的沙粒之外,山中也没有长出其他的东西了。

    荒山没有什么好看的,萧石竹眯眼眺望四方看得都是山下。他想要透过风沙,找寻着耸立在荒野上通道。

    可看了半晌,萧石竹什么都没有看到,还险些眼睛进了沙子。这风沙太大了,就算是借助着石决明递来的千里镜,他也没能从茫茫风沙,和山下满地滚转着的石头荒野上找不到那条通道的所在。

    他们看了半晌也找寻了半晌,还是没有找到通道,决定转身回密道里去取司南来辨别方向。

    正在萧石竹和石决明都要转身折返时,天地之间的风沙弱了不少。

    走到出口前的石决明忽然驻足不前,转头细看了几眼东方,然后一把拉住了前脚已经迈入密道中的萧石竹,急声喊道:“义父,义父你快看。”。

    说着抬手指向了目光所及之处之处。

    萧石竹退了出来,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后一愣,渐渐的睁大双眼之际,手指指尖微微一颤,立刻喜上眉梢。

    渐渐减弱的风沙中,灰蒙也淡去。在翻飞旋转的风沙里,萧石竹看到了山下不远处的荒野上,有上斗拱承托着层层叠叠的屋面在风沙之中若隐若现。向外伸展飞檐翘角,在转角斗拱上使用龙凤交颈拱,屋脊上还有类似于鸱尾等装饰,也正沉浸在漫天风沙之中。

    这个建筑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几个特征都尽收眼底。萧石竹对此太熟悉了,那正是他来这里时的出入口。

    是连接着另一个世界,连接着阴曹地府的通道。

    “石决明,回去后我记你一功。”许久后,萧石竹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不急不缓的自言自语到:“它没骗我,黄泉没有骗我。”。

    “多谢义父。”石决明没有多想也没推脱,急忙拱手道谢。

    萧石竹在风沙中扬起嘴角,但是再高兴激动,他也断然不敢张嘴大笑。这时候一旦张嘴,说不定迎面就来一口风沙。

    又过了片刻,天地间的风沙更弱了。

    虽然天地间还是灰蒙蒙一片的,但不少近处之物却也清晰了起来。

    萧石竹再次拉开了手中的千里镜,朝着通道那边望去。

    风沙中狂风和飞沙都在怒啸。千里镜透过风沙,看向了通道附近。

    很快,萧石竹就在千里镜里,看到了通道以南,以及东南和西南三面上多出来的东西。那是他之前来时,从未见过的,显然是最近才建造起来的。

    萧石竹双眉紧皱了起来。

    千里镜里,他看到了石块垒砌起来的女墙和壕沟,纵横交错在荒野之上,形成一道道防线。

    甚至,萧石竹还看到了防线之间耸立起了坚实的箭塔。黄泉的旗帜在塔顶迎风招展。

    “这才几日光景,这些黄泉恶鬼就建造了这么一大片坚固防线。”一旁的石决明,也从自己的千里镜里,看到了萧石竹看到的一切。

    气得石决明牙根痒痒,几下磨牙之后恨恨道:“早拿出这能耐来对付酆都鬼兵,黄泉何必被奴役千百年之久。”。

    “事实证明,有的鬼和人一样,其他的事情一事无成,唯一的专长就是窝里横和对同胞吐口水。”萧石竹倒是镇定得很,接过话来的他,语气平静,不急不慢的对义子石决明说到:“既然如此,我们就教教他们怎么做鬼!这防线也不难破,既然都送上门来了,那打他个落花流水,如何?”。

    说罢,转头看向石决明的萧石竹翘起的嘴角上,又泛起了狡黠。

    眼中闪烁着在他身上,并不难就的狡诈。只是初略一看,萧石竹就看出了那庞大的防线弱点和短板所在。并且料定,只要攻击这几个地方,下方的敌军虽多,却也能立马溃不成军的。

    石决明收回目光也收了千里镜,与萧石竹四目相对下,也笑了起来。

    笑容中,还暗藏着一丝丝迫不及待的跃跃欲试。

    若是大军此时就在身边,只要萧石竹一声令下,石决明会毫不犹豫的挥刀指向山下后,率军第一个冲下去。

    “这么就好玩的事,当然是求之不得了。”片刻后,没有丝毫畏惧和犹豫的石决明,很是爽快的答到......

    “翁主。”范锦鸿大喊一声,追上了甲板。

    但萧茯苓已经几个踮足飞跃,跃下了才进入港口的船只甲板,率先冲到了沙滩上去。

    甲板上的范锦鸿驻足不前,长叹一声后还是继续追赶了上去。但当他跃下甲板,踩在了柔软的沙滩上时,已经不见了萧茯苓的踪影。

    如今的萧茯苓,已经能熟练的控制体魄内的玄力,道行提升了不小。令范锦鸿他们这些只是能熟练掌控鬼气的卫士和侍从,也是望尘莫及。

    “各位,快找寻翁主。”焦急的范锦鸿左瞧右看,继续在热闹的港口上找寻着萧茯苓的身影同时,对紧随其后的素天居弟子们说到:“拜托了。”。

    而远离了他们的萧茯苓,很快从来来往往的鬼群中,飞跃到港口上一家小店门前。她抬头一打量门口风中摇曳的幌子,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小二哥,给我两个大椰子,再来一盘爆炒紫螺。”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的萧茯苓,对个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的店小二说到:“再来两三个你们店里的特色小菜和一大碗米饭。”。

    船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吃的东西自然没有多好,可把这位九幽国翁主给馋坏了。

    那小二用肩头抹布把她身前桌子胡乱一擦后,笑道:“好嘞,你请稍等。”。

    说完就直起腰来,准备去给她上菜时,萧茯苓又改口道:“对了,椰子我要三个,一定要汁多清甜的。”。

    “好嘞。”那小二哥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去。

    萧茯苓微微俯身向前,从筷筒中拿起一双筷子握在手里,我聊的把玩着。

    今天的萧茯苓,穿上了九幽国的国服寿衣。外面披着的是形似斗篷绸衾,绣以花卉、虫鱼、寿星等吉祥图案。

    这都是她师父定的,说是什么寿衣定为国服,一些重大的庆典必须穿着国服参加。而萧茯苓觉得好久不见自己的父亲,穿的正式一点还是有必要的。

    于是把这套几百天都不穿一次的寿衣翻了出来穿上。

    但是没想到,绣五蝠捧寿图案葱白色短袄和长裙加上这一身绸衾,穿起来实在麻烦。才穿上萧茯苓就后悔了,可船已经到岸边,也来不及换了,索性将就着就这么穿着吧。

    就在萧茯苓无聊的等菜时,忽然察觉到不远处,这家小店深处的角落里,有四道目光总是朝她而来。好奇之下,萧茯苓抬头朝着那边望去,看到了两个也是穿着寿衣的小女鬼。

    就鬼龄而言,似乎比她大一些,正在注视着她悄悄议论什么?

    “难道我身份暴露了?”心生纳闷的萧茯苓这么想着,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寿衣,见没有绣着王室标志和翁主标志的祥鸟后,松了一口气。

    她最烦的事情之一,和她父亲萧石竹一样是微服出来玩的时候,被他鬼认出来。

    如今看来,身份没有暴露,萧茯苓也对那两个女鬼的注视,视而不见了。

    可就在此时,那两个女鬼已经站起身来,走向了萧茯苓这边。

    才站到桌边,其中那个长着龅牙的女鬼就直言对萧茯苓说到:“小妹妹,你知不知道现在寿衣是国服啊?你是不是九幽国的鬼啊?”。

    萧茯苓被她们问的一愣后,呆呆的点了点头,费解的目光朝着这两个,已经把双手环抱在胸前,趾高气昂俯视着她的女鬼而去,把她们上下一阵打量。

    “你知道你还敢带耳坠?”另一个厚嘴唇的女鬼,已经伸出一根手指,指指点点着萧茯苓,没好气的骂道:“你看看你,不但带了鎏金的耳坠还带了宝石和珍珠的,你这是不尊重国服。不知道穿寿衣是不许带这些华丽的配饰吗?你这是在侮辱国服,穿成这样也好意思出来,出来就是找骂的吧。”。

    语气嚣张态度恶劣,好像就因为一个耳坠的疏忽,她们就要合力恨不得要撕了萧茯苓一样。

    说着,两人目光齐齐落在了萧茯苓耳垂上,那个六瓣花瓣外形,每个花瓣都镶嵌了圆润珍珠梅花耳坠上,目光中尽是愤恨。

    这么一说,萧茯苓也想起来了,她确实忘了摘下耳坠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只是怒火。

    “你们谁啊,在这里给我哔哔哔的?”萧茯苓抬眼,冷冷一扫那两个女鬼,无惊无惧,眼中怒火也随之毕现。

    “我们是寿衣爱好者。”两个女鬼齐齐一答,不但扬眉起来的脸上神色骄傲,就连语气中透着自豪。

    好像她们爱好是多么光荣,以至于光芒万丈一样。

    “就见不得你这种瞎穿国服的鬼。”紧接着,那个龅牙鬼又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