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25】嚣张
    月光是那么的静谧又美丽,但血腥和恶臭随风四溢,惨叫声咒骂声连连响起的奇石山谷中却宛如阿鼻地狱一般。

    不少军士是在慌乱之中,被成群结队的毒虫群起攻之,瞬间就身中数十种不同的剧毒当场暴毙而亡。

    一时间,整个山谷里的啸月大军,就在惨叫声中瞬间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部队。就连啸月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虫海扑到后吞噬淹没。

    风沙过后的山谷中地上,倒是聚集了不少在风沙中,到此来躲避风沙的毒虫。再加上这荒凉的黄泉南部,虽然没有遍地的青山绿水,但是地下和沙土,以及石头下面倒是藏匿着不少昼伏夜出的毒虫。

    这一点被萧石竹完全利用;让钦原不断拍打翅膀,召集毒虫形成一片虫海,开始攻击山谷中的黄泉鬼兵。

    当然为了把啸月引入山谷,同时为了让钦原更好超控毒虫,他也冒险只带着几个鬼,最后从黑雷山上撤退下来。就是为了留下更多的气息,好方便追兵的追踪。

    萧石竹太清楚一点,就是黄泉女王主要针对的是他。那一定会想方设法留下有他气息的东西,比如那小楼里萧石竹用过的碗筷和餐具。

    而这一点也被萧石竹很好的利用了起来。

    而钦原的提前离开,也只是按萧石竹的要求,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可以更专注的施术。

    于是就有了他此时此刻眼前这片凄惨的场景。整个山谷中没有一个黄泉鬼兵,能腾出手来对付萧石竹的。光是面对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无穷无尽的毒虫,就已经让他们措手不及了。

    而那些毒虫也在钦原的超控下,对萧石竹他们三鬼视而不见。

    “石决明你看到了吗?”萧石竹扫视着四周惨状,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眼中充满了兴奋,扫视四周之际口述着那些死去敌人的凄惨死状:“这就是用生命在找死的下场。不过这样的下场真恶心,看得我都快把胃里的食物吐出来了。你看那些痛苦死去的敌人不但要倒在地上抽搐,还有浑身浮肿发黑的,还有皮肉开始迅速腐烂的。快看快看,那个那个跟这个真恶心,你看他们的眼珠子都痛苦的快爆出来了。整个眼球都炸裂了,就像被踩碎了的气球。”。

    他越说越是得意,越说越是起劲,全然没有注意到虫海中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啸月,奋力从虫海中一跃而去,瞬间就离地数丈朝着萧石竹怒吼咆哮着,扑了过去:“神之子!”。

    双刀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啸月两手空空,索性伸长爪子,亮出了尖锐锋利的长爪,直指站得笔直的萧石竹胸前。

    石决明和柯韵正要上前护驾,萧石竹已经先他们一步,提剑冲上前去。

    “萧石竹!”其中一颗狼头的一颗眼珠,已经被毒虫啃噬殆尽,眼眶里只剩下爆裂成一片血污的啸月显得更是狰狞,他咆哮着继续扑向萧石竹。

    萧石竹不慌不忙的举起灭月剑,轻声说了句:“咕嘟你个拜拜了。”。

    话才出口的他摆出一个箭步,双手持剑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啸月腰部,横劈过去!

    寒光一闪下灭月剑势,随着萧石竹的劈砍如破竹向前而去,注入了玄力的剑身上迸射出耀眼的白光。下一秒后,在殷红腥臭的血珠飞舞中,欺身而进的啸月腰间冷芒一闪而逝。月光下,可以看到肚皮肠留的他,身子已经被萧石竹拦腰截断。

    把剑缓缓垂下的萧石竹,微微扬起嘴角上溢出了得意:“我的玄力,终于可以运转自如了!”。

    而啸月上半段身子落地后,还靠着惯性向前滑行了出去,直到柯韵和石决明脚前,才停了下来。

    石决明毫不犹豫的举起了羊头骶,让它划过自己头顶后,携带劲风落下,把啸月那一颗嘴里还低声喊着萧石竹名字的狼头,两三下敲得粉碎,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的残渣碎肉。

    柯韵也毫不犹豫的把手中铜叉,向前一递,刺破了啸月另一个狼头。

    他俩前方不远处的萧石竹已举起了还在滴血的灭月剑,笔直指天。身旁阴风凭空忽生,急速旋转下他身上玄袍鼓舞了起来。

    原本晴朗的夜空中风云忽变,忽现的乌云随风飘飞聚集而来,在奇石山谷上空中旋转着,盖住了漫天的星月之光。

    不一会后,那些浓墨一般的厚重乌云,就在山谷上空卷起一道由乌云的漩涡。

    萧石竹把手中灭月剑,向前一挥,乌云中点点豆大雨点就飞速落下,密集如蝗,朝着山谷之中砸了下来。

    只是尚未落地,被夜风一吹,那些雨珠无不是在落地之前就已经凝聚成冰。在被阴寒的夜风一吹,立刻在风中化为了锥状,飞速落地。

    尖锐的冰就像是一把把利箭,带着咻咻咻的破空锐响,冲向了山谷中还未死去的黄泉鬼兵们。

    黄泉鬼兵们听到锐响声,抬头起来遁声望向空中,就见到了头顶上寒芒一片,漫天尽是闪烁着的冷芒......

    入夜后的黄泉圣地,已经没了白天的嘈杂和热闹,陷入了寂静之中。

    月光静静的洒在了山谷里,悦耳的虫鸣声随着夜风拂过,从那些摇曳晃动的草木间响起。

    等到大多数鬼都入睡后,黄泉女王独自离开了湖中岛,悄然前往了地牢。

    这次她一个卫兵都没有带,所以当她只身一鬼,站到地牢大厅里时,也把里面的看守和狱卒,吓了一跳。

    不等狱卒们行礼,黄泉女王已经自己提起一盏灯笼,朝着地牢更深处而去。

    急快的脚步声,在死寂的地牢里回响不停。直到半晌后,脚步声停了下来,而黄泉女王也停在了关押林菀的牢房门前。

    她才把灯笼,挂到了牢门旁的岩壁上,幽幽灯火照射下,牢门后只能依稀看清楚脸上轮廓的林菀就醒了过来,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女王啊。”。

    “为什么?”黄泉女王把手中那两根夺命杵抛到了牢门后,沉声质问林菀道:“为什么会没用?黄泉的气候什么没有改变?你欠我一个交代。”。

    金属落地的清脆叮咣声响,在寂静地牢中回响着,有些刺耳。

    “萧石竹死了?”还是只能趴在地上的林菀,打量着滚到自己眼前的夺命杵,答非所问着。

    “回答问题,否则我现在就会让你死!”但牢门外的黄泉女王,铁青着的脸上,洋溢着愤怒。显然她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那你总得告诉我倒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我才知道为什么没用吧?”林菀抬头与她对视着,没有丝毫的慌张和畏惧,依旧不急不慢的说到:“否则就算你是对我咆哮,我也不清楚倒底为什么没用啊?”。

    黄泉女王右眼微微一眯,眼角肌肉因为要克制愤怒,而猛烈的跳了一下。

    不一会后,黄泉女王还真的克制住了愤怒,把自己如何暗算萧石竹,又如何按林菀教她的办法施术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当然,萧石竹还活着的事情,她也告诉了林菀。

    当牢中林菀听到萧石竹死里逃生之时,眼底升起了一丝丝惊讶,很快又化为了失望。而牢外只顾着讲述这些的黄泉女王,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变化。

    再加上灯火幽暗,就算黄泉女王注意力集中,也未必能看到这个微弱的眼神变化。

    而不一会后,当黄泉女王说到已经吸走了萧石竹大多数鬼命,令其虚弱不堪时,林菀的眼中又浮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欣喜目光。

    “但我在山谷口等了整整一个下午,气候还是没有改变。”说到此,黄泉女王再次拉下脸来,眼中几欲喷火,继而怒声道:“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否则你必死无疑。”。

    一道牢门之隔的林菀轻轻一笑,脸上尽是不以为意之色。

    听到萧石竹变得虚弱不堪,而且先是腋下大汗淋漓之时,林菀就知道萧石竹的鬼命真的被吸走了很多。

    而且用不了太久,萧石竹就会死去。

    曾经给她带来这个计划的鬼,清楚的告诉了她,作为神之子,萧石竹快死的征兆和古神一模一样,都是腋下挥汗如雨之时,便是命不久矣。

    林菀自然也曾经给黄泉女王透露过此时,所以黄泉女王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你笑什么?”黄泉女王注视着林菀问到;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额上有几道青筋随着愤怒的不减反增而暴突起来。

    “我笑你就是个蠢货,哈哈哈。”林菀很不客气,也很嚣张的回答道:“黄泉又不是萧石竹制造的,怎么可能用他的鬼命,就改变这里千年来都未曾改变的地貌和气候呢?”。

    牢门外的黄泉女王一惊,脸色瞬间变得别猪肝还要难看。她胸中除了愤怒在燃烧之外,剩下的都是惊讶。

    “我骗你的,我为了报复你骗你的。你居然蠢到真的对萧石竹出手了。”林菀用轻蔑的语气这么说着,脸上笑容之中也透着嘲讽,对黄泉女王的嘲讽。

    “确实,我给你的幽冥赤金和配方打造的夺命杵,是可以夺取任何鬼的鬼命的。这点我没有骗你。”笑够了林菀,冷哼一声,又对门外愣在原地,只是双手颤抖不停的黄泉女王继而很是嚣张的说到:“但是改变气候真的是我骗你的,而且是诚心的。反正我也命不久矣了,骗你收拾萧石竹,让你们这对曾经手拉手肩并肩的好盟友狗咬狗,也是我临死前最大的乐趣。”。

    “这就是得罪我们北阴朝的下场!”顿了一顿,林菀恶狠狠的说到。

    话音方才落地,已经是忍无可忍的黄泉女王抬手起来,一掌拍出,直击牢门之上。轰隆作响下,玄铁打造的坚硬牢门应声而破,碎成了无数的破铁,随着强劲的掌风飞射。

    “你尽敢骗我!”黄泉女王掌心对准了地上的林菀,一个吸力从掌心中油然而生,把地上的林菀,硬生生的朝着她这边,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