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806】围起来
    行营中多数鬼兵已经悄然睡去,急行军的几天让他们疲惫。不一会就有微微的鼾声,从每个帐篷里传来。

    只有那些暗哨和明哨,巡逻队和中军大帐里的萧石竹等鬼,还是醒着的。

    萧石竹沉默间思索片刻,眼珠子快速急转几圈,伸手出去摸了摸那黑毛鬼的头,另一手一指国师盈盈,对黑毛鬼好言好语的问到:“小鬼啊,你让这位美女姐姐碰一碰你,他就能知道你是中了什么咒术,才会这么笨,才会失忆的好吗?”。

    黑毛鬼当即转头狠狠地瞪了萧石竹一眼,他听懂了萧石竹说他笨而生气,一脸尽是不忿。

    但随之见到萧石竹的笑容,眼中怒火渐渐的淡去。他沉默着思索起来,居然脸上的不忿神色淡去,流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他在思考,认认真真的思考着萧石竹的提议。

    最终在许久之后,这个黑毛鬼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嘴里发出了一声:“嗯。”。

    一旁的盈盈,听到萧石竹夸她是美女双颊微微发红发烫,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萧石竹对他招了招手,才缓过神来,缓步走到了黑毛鬼的身边,在那个黑毛鬼微微昂头的注视下,小心翼翼伸手出去,轻轻的搭在了黑毛鬼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上。

    国师盈盈缓缓闭目,凝神聚气,屏住呼吸细细的感知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她就感知到了对方乌黑的长毛下,皮肉骨骼下的脑子里,残留着大量施展神鬼术所需的阴气。只是已经碎成了点点片片,并未流通,静滞在对方脑中经脉脉络里。

    因此,也没有留下任何神鬼术的痕迹。

    久而久之,国师盈盈还能感知到他的脑中浸如了一些药物,都是阴曹地府的鬼药。但时间已久,只是有淡淡的药味气息,却也判断不出是什么药来了。

    许久之后,国师盈盈的手缓缓从黑毛鬼投敌移开,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敛紧了眉头,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黑毛鬼见国师盈盈不再喷他,也就没在警惕,继续手抓肉干,吃了起来。

    “怎么了?”倒是萧石竹好奇心不减反增了,见那国师盈盈许久不言不语,也着急了起来。

    “是我错了。”盈盈缓过神来,脸上浮现淡淡的失落神色,嘴里悠悠道:“不是封印了他的神识和记忆,而是被药物和神鬼术配合,彻底抹去了。现在的他,虽然是个鬼,但和野兽兽魂无异。可以被驯化,却没法做到如人魂妖魂一般思考复杂的问题了。记忆也是,抹去的不会再有,连同他的过去一起消散。剩下的只有未来,他的过去没法恢复了。”。

    说完一声长叹,脱口而出。连寻香也面露惋惜神色,顿觉这黑毛鬼有些可怜。

    唯有萧石竹不言不语,低头沉思许久后忽地淡然一笑,缓缓道:“这不挺好吗?万一他的过去是不好的过去,活活是一部悲剧呢?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

    说罢,萧石竹的手伸向前去,重重的拍了拍黑毛鬼的肩头。一触之下,那黑毛鬼警觉的转头过来,不过这次没有对萧石竹在呲牙咧嘴。只是好奇的望着萧石竹,轻轻的眨了眨眼。

    似乎他对萧石竹,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敌意了。

    “这位美女姐姐说你的记忆没法恢复了,既然如此,我觉得也没必要恢复了。你也别伤心,以后你就跟着我,你肯定有吃的有穿的也不用风餐露宿。”萧石竹微微扬起嘴角,对这个黑毛鬼露出善意,随口说到:“我给你取个名字,你这一身的黑毛像个猴子,就简单一点,以后我就叫你黑猴。你就跟着我,以后我们就是亲人,是兄弟,好吗?”。

    黑毛鬼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低眉沉思起来。直到许久之后才点着头,嗯了一声。

    萧石竹随之呵呵一笑,但那黑猴又道:“兄弟?亲人?什么?”。

    这话也不是很通顺,但萧石竹他们稍加细想就知道,黑猴是问他们兄弟亲人是什么?

    萧石竹忽然欲言又止,回想了半天也组织了一下语言,措辞一番后才缓缓道:“这亲人就是至亲至爱的人,不曾想起却永远不能忘记的人。只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被受伤害也绝不离的人,风里雨里永生不弃的人,能舍弃自己利益而成就对方的人。”。

    “这个,有吗?”似懂非懂点点头的黑猴,用长长的手指指了指怀里,已经空了见底的碗。

    “不一定有,但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萧石竹脸上笑意不减,对他耐心的说到:“还有你不用在吃生冷的东西,也能有衣服穿。你不必在山林里生活,可以跟着我过上温饱有保障的生活,愿意吗?”。

    那黑猴闻言,还是没有急于回答,依旧沉默思索着。有些话和词,他得用他那已经迟钝的脑子想上半天,才能完全理解。

    萧石竹却也耐心十足,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

    许久之后,那黑猴才收起是说傻傻一笑,紧接着重重点头,对萧石竹道:“好啊,兄弟,我们是兄弟。”。

    说话间还拿自己的手指,先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萧石竹的胸膛,来来回回了两三次。

    那傻笑的笑容中,充满了友善。

    “那以后听我的话,不许打和杀我不允许你杀的鬼。不许做我不希望你做的事。”萧石竹也乐了起来,在他面前的黑猴就是个一见如故的好朋友一样。

    虽然说对方傻,笨,蠢,但萧石竹还是真心希望和这个好玩的长毛人魂,做个朋友的。至少以后公务忙完了,也能和黑猴耍耍玩玩,找点乐子放松放松。

    “兄弟,可以。”黑猴欲言又止,结结巴巴半天,吐出这四个字后,又乐呵呵的傻笑起来......

    最后的一抹夕阳消失在海平面后,朔月岛上陷入了夜幕的黑暗笼罩下。天地间横飞了一天一夜的暴风雪,也停了下来。

    留下了遍地的积雪,和被冻结的江河与沼泽泥泞。山间和屋檐上也挂上了不少大小的冰柱,却无洁白透明,也是一片乌黑发亮。

    空中星月无光,被密布着的乌云严严实实的遮盖住。

    四艘贯月槎趁着夜黑,朝着朔月岛而来。

    这四周贯月槎不惧严寒,一直飞在最高飞行高度的高空中,不敢有丝毫松懈。生怕是被岛上的九幽军察觉他们的行踪,把他们打下来一样。

    但一路走来,他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阻拦,更没有伏击。岛上的九幽军像是成了聋子和瞎子一样,全然不知道有四艘庞然大物飞抵岛上。

    就这样,在呼啸的北风中,这四艘贯月槎趁着黑夜的无光和黑暗,悄悄飞到了小虞山城外,按照龚明义密信里给予的地址找到了酆都军的大营。

    甲板上的鬼兵们没有急于降下贯月槎,先让其保持凌空不落后,纷纷拿着千里镜趴在了边缘的女墙上,透过千里镜向下眺望。

    那地面上大营里的如繁星点点的灯火,透过千里镜,清晰的映入了鬼兵们的眼帘后,他们确认了下方就是军营,立刻传信,让舵手降低贯月槎的高度,向下徐徐降落而去。

    越来越低的贯月槎,在降落的同时,地盘上的缓速符篆和驭风符篆统统亮起,红蓝光芒交错闪烁,带起阵阵强劲有力的疾风,微微托举着笨重的巨大贯月槎向下落去。

    也卷起了一股股气流,朝着地上喷薄疾射。

    地上的酆都军们借着火光看到了贯月槎,早已结合诸鬼之力,在片刻之间腾出了极快空地,供贯月槎停放。

    四艘贯月槎徐徐落地,地盘与地面接触下挺稳,顿时阵阵疾风继而呼啸四散,道道尘埃腾起飞扬。

    地上的酆都军顶着疾风上前,用木条石头,顶住贯月槎接触不到地面的地盘,使其不歪不斜,平平稳稳的停在了地上。

    甲板上也放下了软梯,槎上的将领和多数鬼兵,继而连三的顺着软梯爬下,站到了地面上。就见到了此地的酆都鬼兵们,几乎都围了过来。

    把他们瞬间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还不知道除了什么事的一个紫面厉鬼鬼将,仆一落地就笑着上前,对那些酆都鬼兵们笑着道:“兄弟们作战辛苦了。大帅在哪里,我等奉命而来,恭候大帅调遣。请引我去见大帅。”。

    当然,这一切也是龚明义教的。密信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

    虽然这个鬼将也不忍心丢下其他的鬼兵,但上司的命令是不敢违抗的。只好照做,一字不漏的说出了这番骗鬼的话。

    话才说完,一个满脸不忿的鬼兵千户,就站到了他的面前,将其一阵上下打量后,粗声粗气的道:“大帅都说了,你们是来接他走的,并不是来作战的!”。

    那个紫面厉鬼鬼将一愣,当即转念一想,心生一计,又撒谎道:“是来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只知道大帅让我带贯月槎来,供他调遣。”。

    说话间那目光飘忽的举动,被对面的恶鬼千户看得一清二楚。附近的诸多鬼兵,亦是如此。

    话才出口,围住他们的酆都鬼兵们立刻一片哗然。

    本来,他们对九幽军和叛变了的卢腾的话,只是信了三分。但如今听那个鬼将这么一说,那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这些贯月槎偷偷摸摸的来,就是为了按龚明义的计划,把龚明义和手下亲兵们带走。而其他的鬼兵就要被迫牺牲,留下来在这冰天雪地里,在缺衣少食还羽箭紧缺的情况下,和援军已到,无论是粮草还是被服弹药都充足的九幽国军继续作战。

    这个事实让所有战场的酆都鬼兵,都立刻怒气横生,群情激愤。不少酆都鬼兵还把头上铁盔一脱,愤怒间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们真的被背叛了。

    这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没了理智。

    那个紫面鬼将还在愣神,不知道这些酆都鬼兵战友们愤怒什么时,对面的千户也厉声下令道:“围起来,不能放走贯月槎上的任何一个鬼,也不准放走任何一艘贯月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