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93】臣服
    晨风飘过了小虞山城,四周遍布着焦痕的焦土上回响着一片轻微的籁籁声响。

    和鬼民们一起欢呼完的援军,已经开始打扫山城内外的狼藉,重新修建着城内外防御工事。

    还立在城门前几个高官和鬼将们,围着那柄插在地上弯曲变形的钢刀。面面相觑的电光火石间,快速思忖着英招的提议。最终都纷纷点头,赞同了英招的建议。

    以如今的战局来看,小虞山城附近的海域,和瞑海以北大部分海域已经被九幽国水师完全封锁。东西海域还有黑龙岛和三星岛的拦击,倒是让北阴朝的物资和援军很难再送抵岛上了。

    而远在酆都的酆都大帝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或是高估了龚明义的能力。近来运送而来的物资能减则减,援兵是再也没有再送第二批。

    显然,这样的一来就令岛上龚明义已是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困境。而他手下的大将虚日鼠也被黄土率兵乱械斩杀,只剩下奎木狼等将领,还随龚明义率军负隅顽抗。

    在小虞山城前的老鬼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且不说黄土和英招是经验老道的将领,就连蒋子文和嵇康,也曾经在北阴朝中统兵征战过四方。可就算是他们一眼都看得出,木青冥酆都鬼兵处于的不利,却也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就容易引发敌军的狗急跳墙。

    到时候,九幽国军的伤亡会很大。以至于短期之内没法恢复元气,也就会遂了酆都大帝的心愿了。

    九幽国必须保存实力,以便应付以后对北阴朝的进攻和防守。

    “我们有飞雷车,有仙槎。”黄土沉默许久后抬手举起,笔直指天后竖起的食指在头顶上虚化一圈:“空袭吧。”。

    诸鬼抬头,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就看到了随着援军而至,正悬浮在山顶云端的那十多艘大型仙槎。

    每艘仙槎皆有有五层结构,高百余尺,总长二三十丈。恰似一片片巨大的云朵,向着大地头来庞大的阴影,笼罩着大部分土地。船舷两侧的风火轮缓慢的旋转着,呼呼生风。

    这些都是九幽国的军器监总局,在战争开始前就制造的新一批仙槎。由于赖月绮才生完孩子需要休养,所以这批仙槎都是沐显儿和龙谷云亲自督造。

    与过去赖月绮督造的仙槎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体形更大,能承载的士兵和武器更多。且由于仙槎不止是用悬浮符篆带来动力,还常用了风火轮的技术,使得仙槎比北阴朝的贯月槎速度要快,俨然已是一座座庞大的空中移动要塞。

    有如此强大的军工武器在手,英招等九幽国将领对接下来的行动,也是信心满满,底气十足。

    “夜袭是我们擅长的,那我们就夜袭吧。还能给对方打个措手不及。”紧接着,放下手来的黄土,嘿嘿一笑后说到:“该让龚明义和酆都军,尝尝失去同伴战友的痛苦滋味了。”......

    又是一个黑夜降临在了黄泉中。

    夜幕笼罩下九泉谷没了火光冲天,却是废墟遍地。残垣断壁在谷中随处可见,还有被烧焦的痕迹,也遍布在山谷中各处。

    黄泉鬼兵的军旗耸立了起来,在山谷中迎风招展。

    黄泉鬼兵胜了,付出了数万鬼兵的生命后,他们还是胜利了。不得不说,九泉谷中的酆都鬼兵还是彪悍的,面对败局他们还是慢慢的镇定了下来,开始组织井然有序还击,企图扭转局势。

    尤其是在援军抵达后,此地酆都鬼兵的反扑更是疯狂。

    要不是萧石竹砍下了天王的头颅,让多数酆都鬼兵打着打着,看到天王头颅后纷纷胆怯失去了信心,从而放弃了抵抗。黄泉鬼兵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而此时此刻,黄泉八王中就有六王的脑袋,都被砍了下来,高挂在了旗杆上。这不但让幸存的酆都鬼兵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就连赶来支援的援军一见,也多有四散而逃,溃不成军。

    剩下的都加入了俘虏的行列。

    阴风中散落的火光摇曳,照耀着旗杆上那六颗血淋淋的鬼头触目惊心,威慑着跪在了萧石竹身前,那些幸存下来的酆都鬼兵俘虏们。

    萧石竹把灭月剑扛在肩头,环视着身前跪在地上的俘虏们。一个恍惚间,萧石竹的思绪飘忽了起来。

    他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在三星岛在黑龙岛,还有玉阙城前,多数的鬼也曾经这样给他下跪过。

    但不知为何,萧石竹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丝毫的成就感,没有丝毫的自豪,反而觉得这些跪着的鬼很是可怜。

    这是一些没有骨气的鬼,让萧石竹觉得他们可怜又可恨。

    唯独最前面仅存的两王,并未给他下跪。他们依旧站的笔直,高昂着高贵的头颅,努力挺起了他们的胸膛,不惊不惧的迎上了萧石竹审视的目光。

    这两个鬼一男一女。左边那个男鬼有的三头六臂,三张脸都是青黑色,一头赤发无风飞舞的厉鬼,三张脸上都是带着愤怒,长相很是恐怖,令人望而生畏。

    右边那个女鬼就是一个和人魂少女外形无异的鬼,只是体态稍有些丰满。腰间飘带已赞赏了不少尘土和血污,却依旧在阴风飞扬,凌空飘荡起来,显得她体态依然是那么的优美。

    “那个长的很丑的小哪咤,你瞪什么瞪?”萧石竹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个三头六臂的罗刹王脸上,看到他怒目生威,几欲喷火后撇嘴冷笑道:“你一个手下败将还敢瞪眼,还瞪得这么理直气壮?”。

    说罢,萧石竹就踱步来到了罗刹王的身前,又把对发上下一阵打量,还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怒火与对他的不屑。

    “你是耍诈,有什么好得意的?”片刻后,罗刹王咬牙切齿的咒骂道:“无耻小人,有本事我们拉开阵势,在面对面的打一战。”。

    “哈哈。”萧石竹被他气得一乐,开怀大笑了起来。笑罢,他环视四周,目光扫过了身边的黄泉鬼兵和自己的亲随,讥讽道:“你们听到了吗?这里有一个打战一辈子,还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的鬼。”。

    四周的黄泉鬼兵们也大笑了起来,脸上尽是流露出对罗刹王的鄙夷或是轻蔑。

    “你是怎么坐上王位的?”收回目光的萧石竹,迎上了罗刹王恼羞成怒的目光,不急不缓道:“战场上只有输赢,从来没有卑鄙和高尚。要说高尚,我现在不杀你下手放下武器的鬼兵,就已经很仁慈高尚了。”。

    此言一出,罗刹王脸上的恼羞成怒不减反增。他恨不得立刻伸出他的六只有着结实臂膀的打手,抓着萧石竹的四肢和头颅,把萧石竹撕成片片。

    但他还没来得及这么做,萧石竹就又问到:“其他鬼都臣服了,你们到底降不降?”。

    说着此话的他,缓步走到一边,一把抓住一个跪在地上的酆都鬼兵,连拖带拽拉到了罗刹王面前。

    此时的萧石竹,瞬间浑身上下有凌厉的玄力环绕,其中源源不断溢出的凶戾气息,压得四周诸鬼喘不过气来,就连幸存的两王亦是如此。

    他们看到了萧石竹面无表情,须臾之间冷若冰霜的脸上,眉宇间俾睨天下的霸气显现而出,都是心头一凛。

    “再问一句,二位倒底降不降?”萧石竹用平稳的声音问着此话,把扛在肩头的长剑放下,横在了那个被他拖拽来,正在瑟瑟发抖的酆都鬼兵的脖子上。

    二王不语,屏住呼吸静静的注视着萧石竹。

    忽然,冷芒寒光一闪,灭月剑在那个鬼兵脖子上划过,溅起一片血花,迸溅向了二王。

    这两个黄泉鬼王本能的闭眼,偏头过去躲闪着飞溅的血珠之际,也不忍心去多看一眼那个被灭月剑划开喉咙,吐着血沫倒地抽搐的酆都鬼兵。

    但还是在几滴血珠飞溅到了他们的脸颊和前襟上,缓慢的绽放开来。

    面无表情的萧石竹不管不顾,又镇定自若走到了降兵之中,冷冷说着:“你们的行为,决定了他们的生死。是你们的负隅顽抗,断送了他们的性命。”后,随即又抓住一个鬼兵的头发,拖拽到了罗刹王的面前。

    同样的动作,他把灭月剑再次横在了这个鬼兵的脖子下。

    静静的等待着二王的开口。

    同时,他也给身边的石决明使个眼色。

    石决明当下会意,知道了他义父要他做什么,当下抬手举起,高声喊道:“刀斧手准备!”。

    喊声才起,在头顶上回荡开来,就有不少的黄泉鬼兵冲入俘虏中,举起了各自的刀斧,各自对准了其中一个俘虏。

    细细一数,冲入其中的刀斧手尽然有近千个鬼。

    “这次不答,我杀一千零一个无辜的战俘。下次不答,就是两千零一了。”萧石竹说完此话,毫不犹豫的把灭月剑一划,再次往俘虏脖子上开了一个骇目惊心的血口子。

    同时,冲入俘虏中的刀斧手们,随着石决明放下的手,连接挥动着手中锋利的刀斧。寒光道道闪烁不息,惨叫声顿起之际,一颗颗血淋淋的鬼头,在迸溅的血雾中高高抛飞而起。

    一千颗鬼头相继抛飞,甚是壮观却又恐怖诡异。

    山谷中的血腥味,再次变得浓郁。

    “我降,请您别再杀鬼了。”就在那些在空中翻飞的鬼头,开始相继落地时,那个女鬼鬼王扑通一声,跪在了萧石竹面前,叩头着急声道:“从此时此刻开始我愿诚心效忠神之子,我愿臣服于您,若是往后再有二心,您可随时将我乱械砍死。”。

    说话间,她的额头连续不断的撞击着身前地面,咚咚咚的声响,有节奏的响起。

    萧石竹终于面露满意的神色,微微俯身下去,单手扶起了这个鬼王,道:“很好,我会把你带回阴曹地府的,你不必留在这黄泉之中了。”。

    说罢,萧石竹又转头过去,把目光落在了心有余悸,但一言不发也不表态的罗刹王脸上,幽幽问到:“那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