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88】及时
    凌厉夜风在朔月岛上肆虐,吟啸声有如鬼哭狼嚎一样。

    凄厉中满溢着悲壮。

    破烂不堪,已经是成了残垣断壁的小虞山城城墙墙头上,还屹立着的九幽国军旗,在夜幕下再次迎风招展。

    破烂的旗面上,正中处的九幽国标志彼岸花依旧完好无缺。在夜风下仿佛也随风缓缓摇曳着一样。

    毫不犹豫的,毅然决然冲上前去的十几分钟九幽国鬼兵,在身后远处不顾浑身剧痛,也要挣扎着站起身来的鱼铉,瞪大双眼的注视下,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敌军先锋骑兵,头也不回的猛扑而去。

    鱼铉圆睁的双眼眼角,几乎都要因为双眼瞪得太大而裂开了。这个年纪尚小,但战场经验丰富又见惯了生死的鬼将眼中,露出了他第一次上战场,见到同胞们倒下之时的恐惧和惊慌。

    鱼铉至今对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场景记忆犹新,那是九幽国对黑龙岛鬼王国发动的第二次征讨时。他在那场战斗中看到了他同胞们的勇气,也看到了他们的无畏。

    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

    鱼铉惊愕慌乱的注视下,那十几个鬼兵不顾身上伤口因剧烈运动而撕裂流血,用尽浑身气力疾奔向前。

    一步一滴血,一步一个骇目惊心的血脚印!

    九幽国鬼兵很快就与敌军的先锋骑兵不过相距咫尺。他们相继抬手一把抓住领口,撕开了身上早已是破破烂烂的战袍,向敌人展示出了他们身上和腰上缠着的十数枚*,还有双臂上挂着的震天雷。

    他们在阵阵隆隆闷响兽蹄声中嘶吼着,咆哮着。也看到了敌人的骑兵,在一见他们身上挂着的震天雷和缠着*的瞬间,露出的恐惧和惊慌。这让这些九幽鬼兵乐得无不是一声仰天长笑,在充满了轻蔑的笑声中,他们又伸手猛力拉开了*的引线。

    来不及掉头和回避的酆都鬼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十来个昂首挺胸着的九幽国鬼兵,满脸洋溢着自豪和骄傲,像疾风一样,视死如归的冲到了他们中间。

    几个一跃而起,瞬间就离地几丈的九幽国妖魂鬼兵,转眼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如坠地流星一般,撞入了酆都鬼兵的骑兵群中,激起道道鬼气弥散的飞扬尘埃。

    措手不及接踵而至,酆都鬼兵连搭箭拉弓射杀九幽国鬼兵的时间和准备都没有,就眼睁睁的看着一颗颗点燃的震天雷和*,发着嘶嘶声响,随着那些九幽国鬼兵冲到了酆都鬼兵们中间。

    “九幽国万岁!”一声声咆哮和怒吼中爆炸四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一团团耀眼火光冲破黑暗,照亮了夜空。炎风热浪顿起,把爆炸中迸射的烈焰和残肢断臂,吹得抛飞弹射向四面八方!

    尘埃也随之翻涌,惨叫声和*随之从烈焰与热浪中响起。

    巨大震动的让大地颤抖不停,冲击波接踵而至,爆炸点四周有成百的兽魂嘶吼着被掀翻倒地,兽魂背上的骑手们抛飞摔落,酆都军的先锋骑兵乱做一团,进攻被迫暂缓。

    没死的在焦土上惊慌失措,死了的被爆炸掀飞到空中碎裂开来,又从空中跌落。剧烈的爆炸把这些酆都鬼兵的体魄,撕碎成了起火的残肢断臂,也沉浸在夜风中散发升腾着青烟。

    在后方中军大阵中的虚日鼠,看着整个骑兵先锋军,瞬间就死伤千余名鬼兵,不禁心头一颤。而敌人悲壮的举动,让他的眼角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不停。

    他为北阴朝和酆都大帝统兵数千年,征战沙场无数次,不怕死的鬼兵可没有少见。但在败局已定时,还能带着骄傲和自豪,视死如归冲入敌阵败兵,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这让他心中满溢着慌乱,其中还有畏惧不禁横生。

    尤其是远处破烂城墙上和缺口后,还屹立不倒着的几面九幽国军旗。虽然是破破烂烂的,但在虚日鼠看来,那是已不是什么军旗,是一个个九幽勇士意志和反抗的勇气组成的高山。他们酆都军永远没法跨过的一座大山。

    烈焰卷起热风,把尘埃灰烬卷上半空。酆都鬼兵的先锋骑兵很快也镇定了下来,再次重组阵形,再次大步朝前,如洪流般向着小虞山城杀来。

    南城战场上,形单影只的鱼铉,终于也在此时杵着他的长刀,从尸山血海中缓缓站起了身来。

    四周吹来的夜风,把地上的血色齑粉吹起来形成了一道血雾,环在了鱼铉身边。他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因为动上一动而剧痛。但他必须不顾一切的站起来,他是城南的最后一道防线,绝不能不战而降。

    否则山上数十万的鬼民必然会惨遭屠杀。而之前冲上去的那十几个九幽鬼兵的牺牲,也会因此而光芒黯淡。

    鱼铉眼中的恐惧很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无畏。他满是血污的脸上,同样洋溢着自豪和骄傲。

    一鬼一刀,直面着身前数万来势汹汹的酆都鬼兵,却是不惧。

    “杀了他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而对面的虚日鼠,借着夜幕下的烈焰火光,看到站起身来的鱼铉面露和牺牲的九幽鬼兵,一模一样的神情后,浑身都颤抖个不停。

    “来吧酆都狗们!”轻声说着此话的鱼铉,五指曲起反手握紧刀柄,把长刀从土中缓缓拔出:“我在阵地在!”。

    四周散落的烈焰随风而动,赤芒闪动下,亮晃晃的刀身上闪烁着比烈焰还要刺眼的寒光。

    “还有我们!”一声怒喝从他身后,火光旁的昏暗中传来。

    鱼铉转头一看,就见到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龙女手提双剑,已经站到了鱼铉身后不远处的斜坡上。

    数千火把在龙女身边四周,接二连三的点燃。点点火光如落地星辰,遍布鱼铉身后,撕裂了山中的昏暗。

    夜风呼啸而来,点点火光下都站着三四个小虞山城的鬼民。高矮胖瘦,男女老少皆有。多数都是九幽国军的家属。无不是手持刀枪剑戟,雄赳赳气昂昂的。

    他们的家乡他们的土地,他们亲自来保卫。

    浓郁的鬼气升腾,随着夜风四溢开来。每个九幽国鬼民都是眉横杀气,眼露凶光,直视着城外来势汹汹的敌军。

    鱼铉轻轻一笑,转回头来再次注视着越来越近的酆都鬼兵,轻声自言自语道:“一群傻鬼,好好的地道里不会待着,硬要出来吹这夜晚的冷风。”。

    说着,就把手中长刀横在了胸前。

    “小鬼,你的计划是什么?”面冷如霜的龙女已经三两步走到他身边,与鱼铉比肩而立,举目注视着身前不远处,越来越近的酆都骑兵们。

    “还没想好,把他们击退就是。”答话着的鱼铉眼珠左右来回一转,警惕的目光扫视着来势汹汹的酆都鬼兵。

    就在鱼铉话音才落地只是,他头顶上空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一声声轰鸣响起,震碎了弥补夜空中的硝烟。

    一道道亮晃晃的绚目雷电,有如一柄柄无坚不摧的利箭,在横空出世后轰然落地,准确无误的朝着酆都军的先锋骑兵而去。

    狂风肆虐下雷声隆隆,震耳欲聋。不断闪动的电光尖啸着把黑夜照亮,天地间一片肃杀。

    雷电落地轰然炸开,电芒在凛冽狂风中窜动,疾射向四面八方。如筷子捅向了豆腐,雷电不费吹灰之力,就轻而易举的刺穿了所过之处的酆都鬼兵铠甲,带着点点泼洒的血肉,再从另一面破甲窜出。

    “飞雷车?”惊愕顿起的鱼铉和龙女齐齐抬头,看向了夜幕笼罩下的黑暗夜空。

    飞雷车他们没看到,却看到一个个全副武装的九幽国空骑与飞天军,在相伴着一枚枚赤红的炮弹,从空中俯冲而下,直朝城外的酆都鬼兵而去。

    密集的炮弹率先落地,轰隆巨响下烈焰迸射腾空,火海一片中,城外几里地内瞬间积尸成丘,草木尽毁。

    虚日鼠率领着的进攻难成的酆都鬼兵,先锋和左右翼无不是在从天而降的炮弹爆炸下死伤无数,幸存者寥寥无几。

    俯冲而下的九幽国空骑和飞天军,直扑死伤较小的酆都军中军而去。喊杀声顿起,震天动地。

    忽然杀出的九幽国鬼兵,把酆都鬼兵打了个措手不及。惊慌失措下,酆都鬼兵慌乱成一团,不少鬼兵面对着烈焰灼烧的战友尸体,竟然吓得连抵抗都遗忘了。

    烈焰火海间刀剑相撞,血雾飞溅。天地间除了硝烟的刺鼻,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也在四溢飘散。

    九幽国派出的援军,终于来了。

    炮击方停,大批飞天军和空骑在夜幕下纵横苍穹,随着不计其数的飞雷车编队疾飞,向小虞山城四面各处战场驰援而去。

    “鱼铉小鬼!”黄土粗犷有利的声音,从鱼铉头上响起。同时随着这声音而来的,还有一阵劲风。

    黄土骑着长着一颗龙头的龙马兽魂,从天而降。龙马四蹄在鱼铉身边仆一落地,劲风顿声,呼啸着吹起了腾飞的尘埃。

    “你小子的样子真狼狈!”转头看了一眼血污满身鱼铉的黄土,继而把目光移到龙女身上,道:“嫂子,这战场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带着鬼民们撤回山城,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嗯。”龙女松了一口气,点头后转身离去。

    龙马踏蹄,尘埃再起。黄土目光再次收回,落在了还把长刀横在胸前的鱼铉身上,又道:“看来我们还是迟到了。”。

    “不,还算及时。”鱼铉在夜风中轻轻一笑,举目看向前方。

    火海中,不断的有九幽国军从天而降,与虚日鼠率领的酆都军厮杀起来。目光向上,隐约可见火光照亮的夜空中,几艘庞大的仙槎在火光赤芒边缘的黑暗中凌空不落。

    源源不断的九幽国鬼兵,就是从仙槎上空降而下的。

    “传令全军,落地后迅速汇聚。”意气风发的黄土,对趴在龙马头上鬃毛里的菌人,斩钉截铁道:“我们必须形成一道战线,把酆都鬼兵挡在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