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75】死守
    夜色深沉,月亮星寒。

    阴气腾腾的月光,投在了地上铺上了一片湛蓝。

    九幽国军的营寨之中,巡逻的鬼兵来往穿梭在战壕,站岗的鬼兵在警惕的环视四周,夜幕下的黑暗深处。

    守卫森严的中军大帐里,言毕的阎罗王抬起了茶杯,豪饮一口杯中温茶,脸上怒色依旧。

    虽然九幽国与空桑国的战争中,一直处于上风,可是九幽国的鬼兵也不是金刚之身,刀枪不入。

    有血有肉的士兵们在刀剑无眼的战场上,也有死有伤。这让阎罗王愤怒,对空桑国国主绝不饶恕。

    大帐中,除了他和姑射神女,还有暂时在他麾下效力的英翎星。这个小将一听这番怒气冲冲的话,又看了看阎罗王那张满脸尽是怒色,面目狰狞的脸,赶忙好言劝道:“大帅,恕我冒昧唐突,这主公和*定下的规矩,但凡敌军诚心诚意归降,我们必须善待。你这样虽然是为战死的弟兄们报仇了,可也违反了主公和*定下的规矩啊。”。

    “而且容易物极必反,要是把城中的空桑国国民给逼急了,他们不但以后不对我国感恩戴德,也不会忠心耿耿,更会死守。”顿了顿声,英翎星脸上浮现的为难之色更重了几分。

    “是啊,大帅,英将军所言甚是。”另一边的姑射神女,接过话来,继续劝阎罗王道:“届时他们一旦死守空桑城,我军要付出小代价来获得胜利,只有一个办法——炮击屠城。到时候,涂炭生灵滥杀无辜在所难免,并不是上上之策。”。

    阎罗王脸上的怒容,淡去了几分。再耐心的听完他们的建议后,扫视着英翎星和姑射神女淡淡一笑,道:“我说的是不放过空桑国国主,你们怎么都把本帅的意思,给误会呢了?”。

    又把茶杯端起来,将杯中最后一口茶水一饮而尽后,阎罗王继而说到:“本帅还没有愤怒到不顾一切,也要大开杀戒的地步呢。城中鬼民,可以活下来,成为我国的鬼民,享受和国中鬼民一样的待遇。但是空桑国国主必须死,包括他的族人。只要是空桑国的王族,一个不留。”。

    说到要把空桑国国主全族,都给诛灭时,阎罗王那一双圆睁大眼中,再次浮现了冰冷的杀意。

    若是这空桑国主全族不死,不但阎罗王和在此地作战的九幽国官兵们,胸中的气愤难平,且日后对空桑国投诚的鬼民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要知道九幽国一开始并没有进攻空桑国,而是空桑国响应北阴朝的号召,不断对九幽国大军发动攻击的。

    这笔帐,必须算在空桑国国主的头上。他得为他的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

    “哦,原来如此。”英翎星说着此话,松了一口气,和姑射神女一样,脸上的难为神色淡去,静静的消失不见。

    “你们别管了,各自先去休息,明天返回各自的营地,做好你们的防守工作,别让度朔山的北阴朝鬼兵,又钻了空子。”阎罗王也没再多说什么,摆摆手示意英翎星和姑射神女退下。

    “诺。”英翎星和姑射神女齐齐拱手,对他微微行礼后,缓步退了出去。

    阎罗王在他们才走了的那一刻,一把抓起了帅案上的降书,三两下揉成一团之际,愣了愣又把揉的皱巴巴的降书,展开后好好的折起来。

    “来人。”

    在帐中蜈蚣珠的柔光下,阎罗王听着被风声吹得猎猎作响帐篷篷布,发出的猎猎作响的呼啦声,阎罗王沉思许久后对着被夜风吹得飞扬的帐门那边喊了一声。

    喊声才落地之时,一个健壮魁梧的人魂鬼兵,掀起帐门快步疾行入大帐中。这个头戴银盔的人魂三两步冲到了帅案前,双手已抱拳一拱,微微弯腰对阎罗王行了一礼,开口发出沉闷如雷的声音,问阎罗王道:“大帅,你有什么吩咐?”。

    阎罗王抬手一抹环在嘴边浓密的胡子,对这个鬼兵说到:“下令空骑兵,把从战场上收集来羽箭,绑上劝说城中鬼开城投降,缴枪不杀的劝降书,都射到城中去。记得在劝降书上加上一句——鬼族不杀鬼族。让他们快点投降,别顽抗了。”......

    海风腥臭,拂过浓烟笼罩着的朔月岛。岛上花草,黯然失色。

    龚明义还是等来了他的大量物资补给和援军;正如参水猿的猜测一样,真正的补给和援军不是从正北方向来的。而是弱水方向而来,绕道九幽国的黑龙岛后,忽然出现在朔月岛西面海域。

    酆都大帝不但钻了空子,还采起了龚明义的建议,剽窃九幽国的战术。

    水师在海上行进时,空骑兵就在空中展开了高空侦查,指挥着这支庞大的北阴朝水师怎么绕靠九幽国海上巡逻和岗哨。

    加上九幽国的水师,多数都在朔月岛作战,瞑海的北方海域又有北阴朝安排的疑兵,牵制着共工的水师,还真让龚明义顺利的取得了物资补给和援兵。

    一时间,朔月岛四周海域作战的九幽国水师根据玉阙宫的命令,不与其正面交锋,打开口子把这些物资和援兵放到了海上石林里。

    正如英招第一次与龚明义的交锋一样,海上石林的机关启动,鲛人出击,倒是也让北阴水师吃了不少的亏。

    只是敌对水师舰队庞大,护航的水莽鬼和丹虾海骑兵成千上万,伏击对龚明义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援军和物资。

    仗着物资和援军,龚明义在半月之内连破八城,把朔月岛边缘城市,统统占领。

    一时间,朔月岛上战争进入了白热化。龚明义为占据近乎半座岛屿而沾沾自喜,可九幽国的内外夹击再次形成,把北阴朝的大军围困在了海上石林之中。

    至于丢了的城市,早在玉阙宫下达了关门打狗的命令时。英招就派人运走了城中的存粮和存银,把城中留下的鬼民也先撤退之际,清空了这些城市的弹药库和军器监作坊。再在城内暗中布下了不少的陷阱,即为震天雷万人敌等火器为材,制作而成。

    当面对来势汹汹的酆都军,九幽国军稍作抵抗后,按命令趁夜撤退。被他们在之前打惨了的酆都军,不畏生死,不顾一切的冲杀进城后,引发了城中所有的机关。

    十数万的酆都军,报销在了烈焰和爆炸之中。随着火光闪耀、弹片横飞,鬼血染红了朔月岛四周城市。

    英招借此得到了喘息,在朔月岛中心地带,在小虞山城四周开始了加强布防和巩固防御工事的机会与时间。

    双方都拼尽全力,却都只是打了个平手。酆都军虽然被炸死十数万鬼兵,但九幽国军在撤退中和稍作抵抗阶段是,也是死伤惨重。数万九幽国大军和十几万的鬼民,在于酆都军的交火下逐一送命。

    海上战局亦是如此,双方战船你来我往下各有胜负。九幽国水师站着天时地利,而北阴水师则是用人海战术。高大的战船和船只的数量,让北阴水师硬生生的把战局扭转,使其胜负各半。

    萧茯苓提出的关门打狗也不是未能奏效,相对来说虽然北阴朝大军,避免了一败涂地的战局发生,却也被围在了海上石林之中,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军。

    孤军奋战,纵然得到了几座城池,龚明义和麾下大军也压力不小的。

    以至于英招率军退到了小虞山城附近后,酆都军都没有急于进攻。

    趁着这个机会,九幽国大军巩固了防御之际,得以换来暂时的休养生息。士兵们忙着加固防御工事,而主帅英招迎着血腥散发的海风,站到了壕沟边缘,眺望着远方空中,凌空不落的贯月槎,圆睁的双眼渐渐的眯了起来。

    现在他眼前的这些贯月槎,是随着援军而来的。这些贯月槎一到,倒是给龚明义及其麾下的酆都军,增加了不少的勇气。

    “大帅,按你的要求已经把大多数的战备物资,转运到了小虞山城。”许久后,站到他身边的嵇康,也在说话间举目看向了英招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了能遮天蔽日的贯月槎前。

    还以为英招是担忧那些贯月槎的嵇康,想也不想,不以为然道:“大帅不必担心,我军的飞雷车轻巧灵活的特点,正好克制这笨重庞大的贯月槎。不管北阴朝给龚明义增援多少贯月槎,也别想占到丝毫便宜。”。

    海风吹动英招脖颈上鬃毛,在鬃毛齐齐摇晃时,英招摇了摇头,继而目视着那些悬停在远方空中的贯月槎,悠悠道:“本帅才不怕酆都狗的飞天武器呢,只是在想,这些贯月槎既然登岛了,能不能尽可能的在不是大规模的破坏下,把它们打下来,也好把制造它们的影木回收,为我国所用。”。

    嵇康想了想把头一点,道:“也对。”。

    顿了顿声,那嵇康又道:“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的压力也不小了。”。只是这话说的言不由衷,一点点担忧和畏惧都没有。

    在九幽国诸鬼的眼中,酆都军虽然也是骁勇善战,统军之将龚明义也心狠手辣,但还是不足为惧。

    九幽国大军士气尚在,装备又是精良先进,统帅英招等鬼将又不是庸才,嵇康自然能也不怵远方漫山遍野的酆都军。

    “大帅。”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传信兵喊声。

    英招转头,遁声望去,就见到他的传信兵从他身后不远处,朝着他这边飞奔而来。

    “大帅。”才站到英招身前的传信兵,顾不上喘匀了气,就上气不接下气道:“玉阙,玉阙城传来密信。国,*要我军,我军再死守十日。十日之后,援军必到。在此之前守军只能死守不能进攻,也不要和敌军死磕。这就是*的原话。”。

    “知道了。”英招应了一声,打法那传信兵回去了后,回头看向嵇康道:“不过我们还是得好好合计合计了,这十日怎么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