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72】殿堂楼阁
    灯火通明的天阳宫前殿上,蜈蚣珠和龙珠散发出的柔光并不刺眼。在照亮了大殿每一个角落,驱散着夜幕带来的昏暗之时,让碧玉砌成的殿墙和地板,以及用户黄玉打磨而成,统统是线条分明的梁柱上散发出柔和淡光,倍显圆润光滑,且比白天是更是温润顺滑。细腻水润间高贵优雅,无不是委婉又不失大气。

    大殿上诸鬼听了萧茯苓的话,都不发声。大殿上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萧茯苓一怔,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说了个让人觉得幼稚的计策,脸上自信随之淡去。却没看到,这些鬼们看向她的鬼的双眼中,渐渐的浮现了钦佩之色。

    在场的鬼不管年龄大小,那都是聪颖之鬼。只是仔细想想,就顿时恍然大悟。别看萧茯苓年纪不大,但她在深思熟虑后说出这番的话,确实很是在理,也是最好的对策。如果共工的猜测是对的,要面对这么一支庞大的北阴朝舰队,朔月岛不改变战术只会被敌军分割开来,逐个消灭。

    如今的朔月岛,是九幽国水师和朔月岛守军,把龚明义大军夹在岛外海上石林中,来了个内外夹击;这对九幽国非常有利,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可一旦龚明义的补给和援军一到,在外围的九幽国水师要与援军硬碰硬,必然会让龚明义有利,让龚明义有与前来支援的北阴朝援军,可以内外夹击九幽水师的机会。

    并且如此一来,远在岛上的英招,以及麾下守军就会鞭长莫及,远水救不了近火。天时和地利一点也用不上了。

    萧石竹历经十数载,苦心经营而出的强大水师主力,很可能一战而亡。从此之后,还会产生更多的连锁反应,尽是对九幽国不利之事;比如九幽国从此失去制海权,还有重建水师主力的大量开销等等。

    到时候就算是萧石竹平平安安的从黄泉回来,九幽国也一战元气大伤,短时间内难以恢复了。

    可如果按萧茯苓所言,外围的九幽国水师不与敌军援兵硬碰硬,不但可以保存实力,还能在放他们进入海上石林后,再次形成包围圈,那么看似龚明义得到了物资和援兵已占据了上风,可被内外夹击的局面和难题再次形成,还在摆在他龚明义的面前难以解决的问题。

    再加上海上石林的复杂路径,以及其中的机关,藏身在石柱峰丛下,那些海中溶洞里的九幽国蛟龙鲛人,以及水莽鬼,就能依托地形对北阴朝大军发动猛烈的进攻。只要组织有序进退自如,不要过于操之过急,必然使其死伤惨重。

    “翁主所言甚是,从各方面综合来看,目前只能这样,才能保证我军继续立于不败之地。”沉默许久后,春云率先开口,若有所思着说到:“也不至于乱了方寸,被北阴朝和酆都老鬼,钻了这海域广阔的空子。”。

    此言一出,其他诸鬼中多有附和,七嘴八舌之声,再次让大殿上变得嘈杂起来。虽然之前他们争论不休,但也都沉思良久后认为萧茯苓的建议确实是极好的,也是就唯一状况最好对策。

    “就这么办。”鬼母拉着萧茯苓,让洋溢起喜悦神色的女儿坐下后,发声镇住了那些嘈杂之声,一锤定音道:“命令共工不要急匆匆的去驰援朔月岛,他的任务依旧不变,在瞑海以北拦截一切北阴朝水师战船。再下令南蛮诸郡把早已准备好的援军兵马,交由大将石贲率领,奔赴玄炎洲北地各郡各州驻防,防止北阴朝小人多心,调大军趁虚而入。命风暮郡,涕竹郡守军随黄土将军北上,渡海驰援朔月岛。”。

    “蒋子文。”顿了顿声,鬼母转头看向了坐在陆吾身边的蒋子文。

    “臣在。”蒋子文从楠木桌椅上站起身来,一整衣袍,转身面向鬼母,拱手微微行了一礼。

    “急调你先去给黄土做个掌监察军务之职的副将。你对北阴朝的鬼兵作战方式熟悉,望你尽心尽力的辅佐黄土。”鬼母直视着毕恭毕敬的蒋子文,缓缓道:“待到战后再回玉阙城,官复原职。”。

    “诺。”拱手不放的蒋子文,应了下来。能再会害了他的龚明义,蒋子文也是求之不得。

    “林聪,让昆仑洲和凤麟洲的探子们,立刻去调查一下,最近北阴朝有没有往这两洲的各个港口中,调集大量的物资和战船,还有鬼兵等等的情报。”继而鬼母又对坐在不远处的林聪,下令到:“证实一下共工的猜测,也好知己知彼。”。

    “诺。”林聪也站起身来,行礼间应了一声。

    “时候也不早了,各位快去把命令都发出去。”随之鬼母摆摆手,示意这些顾问们都可以退下了:“此事就这么解决。”。

    “诺!”在春云和陆吾的率领下,诸鬼站起身来,齐齐对鬼母躬身行礼道:“臣等告退。”。

    十几个鬼的齐声回答如雷,绕梁回响久久不散。

    直到诸鬼都逐一退了出去,这大殿上才安静了下来,转瞬之间一点点轻微的声音,都清晰得很。

    本还略显拥挤的大殿上,一下子只剩下了依旧的珠圆玉润,和鬼母萧茯苓母女。

    “表现不错,今晚真给娘长脸,一会娘好好奖励奖励你。”鬼母脸上泛起了骄傲和自豪,萧茯苓今日确实给她长脸了不少:“你不是一只想要一只白狮吗。正好,曾经的罗刹王和罗刹国摄政王,到玉阙城来定居时,带来了不少优良强壮的白狮,你去挑几只玩玩。”。

    “娘,过去我还狐疑,如今我百分百的肯定,我父王真的不在朔月岛上。”萧茯苓注视着身前远处,敞开的大门外,对身边的鬼母轻声的答非所问道:“若是他在,怎么对付这些事情根本用不着您,兴师动众的大晚上来开会。”。

    鬼母这次没有惊讶;都说知女莫如母,她也知道都到这个时候了,萧茯苓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在朔月岛的。于是只是微微扬起了嘴角,用笑而不语来回答萧茯苓而已......

    黄泉,九泉谷以南。

    那个地处连绵不绝的山脉上,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里的隐秘山洞中,轻快的脚步声还在弯弯曲曲的山洞中回响。

    萧石竹带着他的亲信们,在山洞中向着更深的地方,缓步朝前而去。

    这山洞时而宽敞,时而狭窄。最窄的地方,诸鬼都得侧身吸气,收着肚子才能通过。而最宽之地,也不过容得下两个人魂并排而行。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一行鬼也没有来到尽头,还真是深邃又不知会通往何处?

    “小石头,你们倒底是怎么发现这山洞的?”走走看看的泰逢,忽然对石决明问到:“这山洞不但在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入口还如此掩蔽,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小石头,是泰逢给石决明取得外号。

    问话声在山洞之中,带起了阵阵回音,伴随着细微的嗡嗡声回响。

    “我本来是想扯点藤条,给我义父和你们都垫出几个软软的榻来,那咱们也能好好的睡个觉。”走在最前面,带路的石决明在回声中答道:“正好看到此处藤条茂密,长得很好。我寻思着上前就动手来扯,没想到一拉这些藤条,后面的石洞就露了出来。”。

    “我和女魃想着,有个山洞总好过在外面风餐露宿吧,于是就把扯藤条的事情放到一边,想着先进来洞里探探路。”说到此,石决明忽然驻足不前,停了下来后才又道:“然后就发现了这条路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山中溶洞。”。

    石决明身后诸鬼,也跟着驻足下来,举目向前看去,就见眼前已是豁然开朗。

    一眼看不到头的巨大溶洞,横在了他们的面前。洞中放眼望去,尽是顶天立地的石笋,气势磅礴的石幔和千姿百态的石花遍布洞中,琳琅满目。

    不但千奇百怪,而且万态纷呈。

    期间,还散落着不少不长绿叶的柳树。一根根光秃秃的柳条上,散发着淡淡的蓝芒柔光,把四周的石笋石柱,照得斑斓。就算是在阴曹地府之中,萧石竹他们也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柳树,只怕是这树,乃是黄泉独有的。

    但眼前这个高顶的溶洞,还是让萧石竹他们,看了都惊得合不拢嘴。

    不仅仅是因为千姿百态的石笋,和那些会发光的洞中柳树,更因为这个溶洞自大,面积不小。大小面积,或许都不亚于九幽国的玉阙宫天坑。

    借着女魃手中的火光,还有那些生长在蔚为壮观的玉笋奇岩间的柳树上,散发出的蓝芒柔光,可以看到他们身前宏伟的溶洞中溪潭横流,水波盈盈,熠熠闪闪。岸上建造了不少的殿堂楼阁,水榭歌台,井然有序地排列在洞中。

    各个建筑与玉阙宫也是大同小异,都是用打磨成砖瓦梁柱的石头,搭建而成的。简直就是玉阙宫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玉阙宫用得都是上好的玉石为建筑材料,这里用得只不过是普通的石头而已。

    如果说阴曹地府中的玉阙宫是正版官方认证的神殿,那此时萧石竹他们眼前这座宫殿,就是九块九包邮的那种。形似,神不似而已。

    就算是这样,有一个恍惚间,萧石竹还是有这么一个感觉,他好像回家了。回到了那个有妻妾子女,有温暖和亲情的地方。

    那个名叫玉阙宫的地方。

    他呆愣在了原地,注视着前方蓝芒柔光之中,若隐若现的飞檐翘角,亭台楼阁瞪大双眼,张口却没法言语。

    那些殿堂楼阁的一砖一瓦,都让烙印这玉阙宫的影子。让他不禁想起了远在另一个时间的鬼母萧茯苓,萧茯茶和赖月绮,还有赖月绮才生下的孩子。

    之后,是青丘狐姬。

    “看来我们能睡个好觉了。”直到许久之后,萧石竹才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缓缓说到。

    双眼依旧直视着前方柔光中,昏暗下的殿堂楼阁,没有移开目光。